觀點 全民退休保障

孔誥烽:反對全民退保的本土青年在反對什麼?

有關全民退保的討論,顯示了香港老社運老社福老學界的觀念與本土青年對現實的理解出現越來越大的鴻溝。本土青年們到底在不滿什麼?


孔誥烽:退保方案一旦實行,現在的年輕人立刻開始供款,現在的老人立刻開始提款,這等於是要上流受阻、機會萎縮的年輕一代,去供養發財於香港黃金時代、擁有大量資產物業的戰後嬰兒一代。攝:盧翊銘/端傳媒
孔誥烽:退保方案一旦實行,現在的年輕人立刻開始供款,現在的老人立刻開始提款,這等於是要上流受阻、機會萎縮的年輕一代,去供養發財於香港黃金時代、擁有大量資產物業的戰後嬰兒一代。攝:盧翊銘/端傳媒

最近退休保障問題在網上網下鬧過不停。政府與社福界社運界學界互不認同方案,是意料中事。更值得留意的是不少本土青年正通過各個網上輿論平台猛烈砲轟社運社福界支持的學者方案。高登巴絲(高登是香港著名的網上討論區;巴=巴打,Brother;絲=絲打,Sister),群情洶湧。

觀乎政府態度,這場爭論恐怕最後都會淪爲導向一切依舊的口水煙幕。不過口水還口水,有關討論,顯示了香港老社運老社福老學界的觀念與本土青年對現實的理解出現越來越大的鴻溝。本土青年們到底在不滿什麼?

移民審批權、代際不公與階級不公

簡單歸納,本土青年的不滿,主要有三點:

一、香港對中國移民沒有審批權、審批權在中國公安機關。在香港無權過問移民數量與背景的情況下,任何有關全民退保基金財政可持續性的預測,都無法準確。任何告訴你幾十年前後退保基金不會爆煲的保證都不可信。

二、退保方案一旦實行,現在的年輕人立刻開始供款,現在的老人立刻開始提款,這等於是要上流受阻、機會萎縮的年輕一代,去供養發財於香港黃金時代、擁有大量資產物業的戰後嬰兒一代。有論者很形象化地指出,這等於要黃之鋒每月供養阿叻。或者更貼切地說,是要「我覺得自己是零」的阿源(無綫電視時事專題節目《星期日檔案》2005年的受訪者,當時為雙失青年)每月供養阿叻。而因爲人口老化,現在供款的年輕人到達退休年齡時,退保基金可能早已破產。這是代際不公義。

三、根據學者方案,在職人士要將現存公積金每月供款的一半轉化成退保基金供款,上下限與現行強積金看齊。現在的強積金,性質上是強迫儲蓄,自己供多少退休後便拿多少,月入超過7100元的,便要開始每月供收入的5%,供款上限是1500元。將這個供款的一半變成退保基金供款,等於偷偷將在職人士的儲蓄轉化成一項新的累退退保稅,收入越高,稅率越低。一個月入一萬的「廢青」,每月需要交收入2.5%的退保稅,但月入10萬的富裕中年,卻只交上限的750元即收入0.75%。這是階級不公義。

這三個質疑都不是無的放矢。擁抱全民退保人士,與其空泛地質問香港作爲高收入地區爲何港人不能享有北歐式安心西人生活,不如具體回應這些質疑。

歐洲福利國家的全民退休金、免費教育、免費醫療、失業保障等,的確是很值得羡慕。但北歐全民受惠(equal benefits to all)的福利模式,只是社會民主主義的其中一個基礎。另外兩個不可或缺的基礎,乃是清楚界定的公民界線,以及收入越高稅率越高的累進稅制。

歐式福利全民受惠原則裏的「全民」,乃是指全體公民,而不是全歐洲、全人類。這個體制強調公民間不會因爲階級、性別、族群等因素獲得差別對待,但前提是你一定需要是公民,其民主政府,則對怎樣確定公民與非公民界線、以什麼標準容納非公民成爲公民,有絕對的主權。眾所周知,香港對於中國移民沒有審批權,審批權在中國公安那裏,香港方面無法預先調控和知悉移入人口的數量和成分。本地自然出生率不斷下降,中國移民人口便成爲香港人口增長的主要來源。在無法準確預測未來人口構成的情況下,香港對任何福利的融資與需求,都很難作長遠規劃。在香港英治城邦時代確立的公共醫療和免費教育體制,近年在中國因素下受到的衝擊,乃是前車之鑑。

泛民、「左翼」一直反對「全民受惠」福利原則

就算我們將審批權問題放一旁,「左翼」和泛民要推銷全民退保背後的全民受惠原則,也十分困難,因爲不少泛民政黨和「左翼」大老,都是一直反對這個原則的。例如在2011年,政府因爲投機市場好景、庫房水浸,有激進民主派政團爭取政府還富於民,向每位香港永久居民均等派發現金。這個建議,體現了全民受惠原則,卻在當時受到不少社運社福界人士、「左翼」學者和泛民政客猛烈攻擊。例如一位民主黨政客認爲方案一點也不進步,屬右翼民粹:「馬克思的理想是按需分配,較溫和的左翼主張至少是援助弱勢,派錢這種無差別的分配,怎也說不上左翼。」一位德高望重的學界大老,批判得更兇狠:

顯然,平均向國民派錢的政策,既無學理根據,也缺乏往績經驗,是典型的愚民反智瞎指揮的結果……(這是)缺乏承擔,迴避面對千瘡百孔的經濟社會結構性矛盾,以飲鴆止渴方式耍弄的低級民粹主義伎倆。

平均派錢為什麼不是良方,反是毒藥,是因為這種措施只問資格,不問需要。富者六千、貧者六千——它所涉及的資源錯置和浪擲是其一大弊端……不過,最壞的還在於,這種「一刀切」的利益再分配,偏離了一個自由主義社會底下,社會收入再分配應是根據一些可以供反思和理性辯論的公義原則。

「左翼」、泛民當初激烈反對全民受惠的全民派錢,說只惠及弱勢有需要者的福利才算進步公義,如果現在他們要説服大家支持貧富均等受惠、一刀切的全民退保、反對政府傾向支持的以資產審查確保只有弱勢受惠的退保方案,我們應該覺得好笑抑或氣憤?當年全民派錢的資源源自房地產飈升的不義之財,他們尚且反對,現在全民退保的資源大部分源自在職貧窮青年交更高稅率的累退稅,他們反而大力推銷?是我看漏了什麽嗎?

本土青年反對全民退保方案,相信是方案設計人的意料之外。如果他們條件反射地歸咎於惡毒右翼在背後煽動一小撮廢青無事生非,我只好勸諭他們先冷靜下來不要妄下判斷,並反思一下自己在考慮福利改革問題時,是否往往太着重技術細節而欠缺整全考量,沒有將香港的福利問題與世代問題、公民主體問題聯繫一起來思考呢?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