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台灣 2016總統大選電視辯論會

2016台灣總統候選人辯論申論全文

明年1月16日即將舉行台灣總統大選,今(27日)的辯論會三方候選人唇槍舌戰,首先登場的申論階段,看看他們提出了哪些政見?


三組候選人申論全文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攝:Pool/中央社/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攝:Pool/中央社/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宋楚瑜申論全文:

前天(12/25)我發表政見的時候,就特別提到台灣面臨六項重大挑戰:

氣候的劇烈變化帶給台灣是天然災害變成常態;中國大陸的崛起;科技生產技術的改變;台灣人口結構的失衡;政府財政持續惡化;分配正義變成台灣現代社會主要聲音。

我今天特別提出三項我執政之後的具體對策:

第一大對策,那就是我會提出2030年「超韓趕星」的計劃,超越南韓趕上新加坡 詳細的內容在我的官網上面發佈,這項計劃將由我的夥伴李桐豪委員擔任總召集人來推動執行。

我執政後將設定台灣的經濟成長率每年要高於南韓的經濟成長率1.5個百分點,也就是我們過去16年我們虛耗台灣而落後韓國超過5300美元的人均所得。

所有今天台灣面臨的問題包括最重要的財政問題 向政府赤字、債務、低薪、社會福利的問題,都不能依靠講的社會的正義來化解。

只有我們務實的經濟成長才是王道 才能解決 如果我們設定經濟成長1%,失業率就會減1.23%,實質薪金就可以增加1.99%,政府收入可以增加350億,公共債務會減少0.65%。我們除了要設定成長之外,也要解決台灣公共債務問題。

我們面臨非常嚴重的財政拓展問題,所以我執政後,我會要求建立財政紀律,最重要的方法就是嚴格要求我們政府的債務成長率必須低於經濟成長率1個百分點,才能讓債務佔GDP的比重逐漸微調,增加我們國家債務負擔的能力。

我將規劃具體的五大策略:產業轉型、人才培訓、財政改革、政府的再造、重新找回我們現代政府的夥伴智能和服務來達成我的目標。

我具體作為有兩項:推動低碳減碳綠能產業,由政府帶頭形成產業鏈,發展工業4.0。面對這些低碳綠能趨勢。

我在922世界無車日就提出低碳經濟的計畫和構想,未來會全力來推動低碳經濟。

我將推動落實ADSL全面升級為光纖寬頻,四年內上網的速度達到世界前4名。很不幸台灣現在跌到第33名,而韓國變世界第一,我會限期要求改善高鐵跟國道不斷斷訊的問題。

第二個我提出來的重要計劃,我要推動南進計劃,命名為鄭和再下西洋,基本精神為創新我們產業和市場 以台灣試點佈局亞洲來行銷世界。

同時我有兩個重點:就是加入TPP和RCEP自由貿易之前,我將採取單點突破的策略來強化台灣具有利基或有潛力的產業競爭力。我要運用政府資源和民間合作重點 重點南進到菲律賓、印尼、越南、緬甸。

我第三項的國土規劃和防災的都更是我將來解決我們這些財政問題的最大的動力,這項計劃將交由李鴻源來執行 詳細的內容請各位看我的官網。會呼吸的土地,有活力的國家,宋楚瑜的國土規劃草案。我的目標是3個,那就是善用地利 解決國債來充裕我們的建設:

具體作法跟效益有四項:

第一,我要把現有的閒置土地做總處理跟總清查 來好好規劃。

第二,是政府法規政策要靈活調整,透過公共設施保留地的解編,和地目的變更,讓政府跟土地所有權者更同開發並分配,讓土地的活化和利得和開發的利益,讓全民能夠分享。

初步估計,有25700公頃的都市計劃來徵收,解編之後會把過去40年來的民怨來消除。同時這是最好的方法來創造我們的財富,解決債務負擔、擴大內需,是我們最好的辦法,來做我們未來國土規劃。

第三,是土地建設部分,把它的所得來配合國家政策用來指定用途。包括青年 國宅和銀髮族的安定。 因應少子化高齡化社會來臨,我們閒置的私立大學院校或校舍來照顧老人安養的計劃 。

請大家相信宋楚瑜所提出的這三項重大的計劃是有執行力,是有規劃力的。最重要的是,台灣要的不是各個部落,而是讓各部會和中央政府跟地方政府整合起來,發揮一個現代政府需要有領導力的三號宋楚瑜。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攝:Pool/中央社/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攝:Pool/中央社/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朱立倫申論全文:

這次的選舉非常的重要,對台灣來講是關鍵的時刻,因為我們知道,世界局勢也好,兩岸關係也好,國內政經環境都到了一個極為關鍵,需要我們大開大闔的時候,朱立倫必須要跟大家報告,我們要下定決心,翻轉台灣。

過去8年來,兩岸關係非常的穩定,國際局勢、台灣地位也大幅提升,我們中華民國護照可以走遍158個國家免簽證,我們台灣人出國走路有風,我們同樣的看到來自各國的觀光客今年已經突破一年1千萬人次;但是如果你問我國民黨執政八年到底做得好不好,我誠實的答案是還不夠好,為什麼還不夠好?我們經濟上開放的決心不夠,我們產業升級不夠,分配正義也不夠,凝聚社會共識的能力不夠,當然我們改革的決心也不夠,身為執政團隊的一員,朱立倫必須要在這邊為我們做得不夠好或不好的地方向全國人民表示致歉。

這段期間,我痛定思痛,反省檢討,覺得或許過去我們走的方向是正確的,但是我們大刀闊斧的魄力跟決心還不夠,但是我的對手蔡主席到現在為止,提出來的政策,基本上是一切模糊,很多的空話,很多的空耗,只會讓台灣未來面對一個不確定不穩定不安定的未來,所以我必須在正確的道路上,提出大開大闔的政策,未來讓台灣走向一個更確定更穩定更安定更有自信的台灣。因此我會在今天的電視辯論會當中,提出三項重要的政策,我稱為「戰略三策」,這戰略三策就是要調高基本工資、要能夠縮小貧富差距、同時要凝聚共識讓我們能開拓國際空間,未來我會在接下來的電視政見會或辯論會當中,提出來其他的政見。

我們的戰略第一策,朱立倫保證在4年的任內,會將基本工資從現在的20008元調高到30000元,這不是只是調薪,這是是台灣經濟戰略的翻轉,我們要透過調薪來推動台灣產業升級、經濟翻轉,整個經濟戰略的一個新的重要手段,我必須要說,低薪成為國恥,是我們大家很痛心的,也造成人才流失,我們競爭力不能進步的重要原因,陳前總統任內8年調了一次,馬總統8年調了5次,但是為什麼很多民眾很多百姓還是無感,因為幅度不夠,太低了。

各位朋友,所以朱立倫要大幅度的調高基本工資,讓我們的戰略從過去的透過利潤帶動成長的方式,改變為透過加薪帶動成長,這樣也可以讓只領有基本工資的民眾,至少有尊嚴的生活着,當然我們不是只是調高基本工資,我們要配合其他所有的政策,包括前天我在電視政見會當中提出來所有產經的政策,大幅度地調整我們的薪資結構,這樣我們才有足夠的能力跟先進國家競爭人才,朱立倫是學財經的,再告訴大家一次,我們要改變過去以利潤帶動成長,現在必須要以加薪、薪資帶動成長,台灣的未來要透過產業的翻轉,要以工業4.0取代過去的傳統勞力產業,讓創新研發帶動台灣整體的競爭力。同時我們也要讓自由經濟島,就是開放來展現出台灣的活力,這樣台灣會走向一個高薪資、高成長、高競爭力的正向循環,所以朱立倫承諾,在就任第一年就將我們的基本工資從20008元調高到22200元,4年內調高到3萬元。

我們的戰略第二策,我會推動稅制改革,持續堅持富人加稅、中產階級減稅,對收入跟資產占台灣前百分之一的有錢人課徵富人稅,這不是要製造對立,這反倒是希望社會更和諧更安定,去年在討論所得稅修正的時候,我記得張忠謀先生、郭台銘先生也贊同同樣的想法,希望社會貧富差距能夠縮小,不要仇富,社會才會更安定。同時我們希望有錢人對社會多一些回饋,強化社會穩定的力量,這樣大家都能夠受惠,徵收富人稅之後,我們會全數用來降低中產階級的稅賦,照顧中小企業以及中低收入戶,我們會專款專用,用在所有受薪階級的免稅額跟扣除額能夠全面提升,特別針對新生兒我們要增列特別扣除額,同時我們要落實我們提出來的員工加薪、企業減稅的政策,同時我們也宣示,所有畢業的學子,在畢業就業後五年內,所有的學貸一率免息,這是我們的戰略第二策。

戰略第三策我們要能夠凝聚國人的共識,一定要能夠開拓我們的國際空間。兩岸的關係這近幾年來,和平穩定發展,我們已經大幅度的改善,從上一個世代的對立對抗,走向和平穩定,朱立倫宣示,我們要走向合作雙贏,未來我們只要能夠加強互信、堅持九二共識,能夠相互尊重,我們台灣的國際空間可以大幅度的開展,我們希望我們國人能夠看到在運動場上,我們用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旗,為中華隊加油,我們也希望我們參加所有國際活動的時候,能夠受到歡迎,參加國際組織的時候,能夠平等尊嚴,這些我有信心我們一定能做到。

政治人物不是說空話,不是讓台灣空轉,用具體的政見來改變台灣,讓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團結台灣,共同翻轉台灣。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攝:Pool/中央社/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攝:Pool/中央社/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蔡英文申論全文:

前兩天的政見發表會,跟剛剛我聽了朱主席跟宋主席的申論,尤其是我們朱主席的申論,證明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情,就是說一個執政黨,或者是一個政治人物,不管他們做得再怎麼差,只要自我感覺良好,都可以編織出美麗的謊言,開出美麗的空頭支票。第二,朱主席與馬總統一樣,離人民非常遙遠。

前天,當我提到了中小企業第二代的困境時候,朱主席的反應讓我非常訝異。當他聽到人民的掙扎與困境時候,他不僅沒有反省,反而去責怪人民不夠努力,自我放棄。

一個執政黨,對於人民的痛苦,無動於衷到這種程度,真是台灣的悲哀。在這裏,我要清楚地告訴朱主席,台灣人民從來都沒有放棄,是你們放棄了台灣人民。

2012年的5月20日,馬總統在就職演說時候,曾經跟人民承諾,他「絕對不會把燙手山芋跟沉重包袱留給下一代」。

但是,這幾年來,執政的國民黨留給台灣卻是一個正在衰退的經濟環境,和一個瀕臨破產的年金體制。馬總統說,他要讓台灣「逆風高飛」,現在的台灣還在逆風,卻沒有高飛。

2008年開始,有史以來第一次,台灣的社會與經濟,出現了「悶」、「壞」、「崩」等流行的形容詞。朱主席,這就是國民黨八年執政的歷史定位。

台灣過去曾經苦過,但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悶過。台灣過去曾經有過危機,但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整個國家的人,眼睜睜地看着希望,在他們的面前逐漸瓦解。

我相信,台灣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關鍵時刻了。

對立的政治非改不可。要終結政治上的惡鬥,國家領導人應該負起最大的責任。總統的責任在於團結這個國家,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操弄對立來捍衛政權。

人心不安的社會也應該要來改。我提出「五大社會安定計畫」,把人民食、衣、住、行,當成是政府最嚴肅的責任。我會進一步建構一個完整的社會安全網,讓台灣真正邁向先進社會國家的腳步。

台灣的經濟發展,也真的是到了非改不可的關頭。我剛才聆聽到宋主席的講法,其實宋主席的講法跟我們過去幾個月提出來的,面對工總的五缺問題,或者是我們五大創新研發計畫,或者是我們的南向政策,都大致相同。

我也聽了我們朱主席說他的最新的三策,以加薪來帶動成長。朱主席先前也講過三弓四箭,今天又加了一個最新的三策。這些口號可能很新鮮,不過,實際的情況是,幫他規畫的人,與過去這八年來,把台灣經濟搞壞的人,就是同一批人。

三弓四箭的主張就是繼續做代工,繼續降低成本,台灣的經濟繼續與中國大陸的經濟綁在一起。簡單地說,就是馬政府過去政策的延續。

要救台灣的經濟,過去馬政府做不到,現在,朱主席又怎麼可以說服台灣人民說,他也做得到?

在前天的政見發表會,我已經很清楚、完整的說明我的經濟政策。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就不在這裏重複。但是,我要利用這個機會,特別向我們的勞工朋友們說幾句話。我不會忘記,這個國家是誰在受苦。

我能夠體會勞工朋友的心情,各位對現在的執政黨,已經沒有任何地期待。各位向我抗議,向我陳情,我都沒有抱怨。各位的聲音,我也都聽見了。如果我當選總統,我一定會跟大家一起來努力。

民進黨知道大家的辛苦,所以,在加班、工時、薪資、中高齡就業、職業災害,以及派遣等等,各個勞動條件的議題上,我們都已經做好了政策的準備。

民進黨長期以來都是跟弱勢站在一起,過去也是如此,未來我的政府,也是如此。 這個國家需要一個真正能夠帶領着這個國家走出困境的領導人。這個國家也需要一個會解決問題的人。

過去這二十年,我的人生,一直跟這個國家的命運,緊緊地結合在一起。每一個歷史轉折點,我都沒有缺席過。

90年代, WTO 的談判,我在談判桌上,堅守台灣的利益,開啟了台灣進入全球貿易的大門。2000年,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兩岸關係面臨變局。我擔任陸委會主委,從小三通到包機直航,到兩岸條例大規模的修改,打下了兩岸經貿交流走向正常化的基礎。2008年,民進黨輸掉了政權,跌到谷底。我義無反顧,出任民進黨的黨主席。在一次又一次的選戰當中,我們跟人民站在一起,獲得人民的信賴。

不管選情多麼地低迷,不管情勢多麼地艱困,不管我們的對手黨產多麼地龐大,我們從來都沒有放棄,更不曾把黨名與黨徽都全部藏起來。

我帶領的政黨失敗過,現在也站起來了。

回顧我的人生,國際貿易的錯綜複雜,我處理過。兩岸關係的敏感議題,我處理過。政黨的衰敗和再起,我也處理過。每一個重要的關鍵時刻,我都扮演那個解決問題的人。

這次我的競選團隊,跟我所有的,將來準備要執政的團隊,現在已經都到位,我們將來還會有更多的人,我們不分黨派,不分我們在過去有沒有任何衝突,我們都會讓所有的人一起加入我們的團隊,讓台灣的力量可以集結起來,得到最多人的支持,因為我們面臨的將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困難的艱困的局面,最需要改革的時刻,這個時刻是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

所以領導人必須要團結這個國家,必須要包容,包容跟團結就是我一向的態度,解決問題、面對問題、有同理心也是我作一個執政者的態度。謝謝大家。

台灣 2016台灣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