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觀點 2016台灣總統候選人辯論會

顧爾德:首場總統辯論,蔡朱得分有限

就像一場搏擊賽,蔡朱都有出拳,卻得分有限。倒是沒什麼牽掛的宋楚瑜,雖然是配角,但藉着老辣政治江湖經驗,伺機進攻。


2016台灣總統選舉電視辯論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攝:Pool/中央社/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2016台灣總統選舉電視辯論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攝:Pool/中央社/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

台灣總統大選電視辯論,主角蔡英文、朱立倫平手,倒是配角宋楚瑜有點緊張。

台灣總統大選25日的電視政見會上,蔡英文、朱立倫與宋楚瑜三人就已有初步交鋒、不完全只是個自表述;到了27日的電視辯論會上,三人進一步向對方發射炮彈,但幾輪攻防下來,大概也只是讓選民較清楚三方既有立場,並沒有讓議題討論更深化。

這場辯論中,宋楚瑜與朱立倫在政策方面都提得比以前詳盡。宋楚瑜提到具體的的「超韓趕星」計畫,要求GDP成長每年高於韓1.5%,但這也只是提出一個標桿,沒有具體方法。宋其他政策就如蔡英文會中所言,其實與蔡的差別沒太多。兩人最大差別就只是宋楚瑜還是強調與中國的經貿連結。

而朱立倫提出「戰略三策」,其中最亮眼的就是要大幅調高基本工資,第一年先調高一成,四年後從現行20008台幣提高到30000。等於四年調高五成。這是個大膽主張,也迎合民眾對低薪的抱怨,但如何配套並沒有說清楚。

而對蔡英文而言,她之前已陸續公布了政策,所以在辯論會上對政策着墨不多,而是強調自己從政以來在每個歷史重要的關鍵時刻都扮演解決問題的人。一向言詞較穩健的蔡英文,辯論會上有她較積極進攻。她批評現在幫朱立倫規畫政策的人就是過去八年幫台灣搞砸的人,並反諷朱立倫曾說要「逆風高飛」,結果「台灣還在逆風沒有高飛」。

媒體提問時,也針對近來國民黨的亂象內鬥來質疑朱立倫的領導能力。朱立倫則以「政黨不同 要尊重不同意見」,他把國民黨「變成民主政黨」來回應。這樣的答案顯然有點避重就輕。

三個候選人最近提出的財經政見,「工業4.0」成了準總統們有志一同的救經濟處方。不過三人都沒把什麼是台灣版的「工業4.0」描繪較明確,反倒像是把它當個不得不跟流行的口號。例如,朱立倫在政見會上說要用「大數據」推動「工業4.0」,聽起來言之成理,聽的人卻搞不清兩者關係到底如何。

在辯論中,朱立倫的策略很清楚,他對蔡英文的攻擊點着重在喚起民眾的不安意識。他質疑阿扁貪腐團隊會藉蔡英文班師回朝,用民進黨批評公教人員退休待遇太好,以強化公務人員對蔡英文的反感,稱蔡英文的兩岸政策會讓「兩岸要重啟戰火」, 回到扁政府時代。

而在面對媒體提問,台灣為了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是否要開放美國含瘦肉精的豬肉進口時,蔡英文的回應也為自己留轉圜。她在會後記者會上也只說:美國豬肉開不開放「言之過早」。而朱立倫在這議題上其實也沒有把話說滿,只有宋楚瑜較明確反對開放。

整體而言,這場辯論會中,原本口才就較便給的朱立倫藉由對蔡英文的主動攻擊,點燃一些亮點,但蔡英文有攻有守的回應也讓她沒什麼失分——包括以朱藉政策炒作房價反擊朱對她家族炒地皮的攻擊。蔡英文雖攻擊朱立倫政策傾斜財團炒地皮等,但在民調居優勢的她對朱的抨擊也多只是重申原有立場。

就像一場搏擊賽,蔡朱都有出拳,卻得分有限。倒是沒什麼牽掛的宋楚瑜,雖然是配角,但藉着老辣政治江湖經驗,伺機進攻,喊出「憂國(民黨)、憂民(進黨),就選3 號」,給人留下不淺印象。尤其最後結語時哽咽加九十度鞠躬,應該可以賺到一些選票——這個選票大概也是從朱立倫身上挖來的肉。

台灣 2016台灣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