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最好的聖誕禮物:將你的一部分送出去?

經濟學家精打細算研究聖誕送禮帶來多少「無謂損失」,心理學家分析禮物背後的幸福感還有什麼是絕妙禮物,但在人類學家看來,這些分析都弱爆了。


市民選購聖誕禮物。攝 : Xaume Olleros/Anadolu Agency
市民選購聖誕禮物。攝 : Xaume Olleros/Anadolu Agency

每次給朋友挑禮物我都要糾結好幾天。買條圍巾吧,我愛鮮豔的但對方可能愛日系純色的,買他喜歡的還是我喜歡的?像思考一個哲學問題那樣反覆咀嚼思量,我最終下定決心,挑最貴的那條,對方想必喜愛。不過轉念又想,他真的會明白這份禮物其實很貴重嗎?

聖誕新年,送禮的浪潮又洶洶來襲,挑禮物是件讓人焦慮的事,對我這樣的選擇恐懼症患者來說就更加痛苦。不過在一些經濟學家眼中,我這種痛苦真是自找苦吃,因為他們認為「送禮」行為是毫無意義的,還會帶來意想不到的虧損。

從純粹經濟學的角度來看,你送出去的那條1000元的圍巾並不代表你一定會收回一份價值相等的禮物,更可憐的是,在對方眼中,這條圍巾根本就不值1000元。

別人或許覺得這有點小器,但經濟學家Joel Waldfogel還為此專門寫了一本正經的書《小器鬼經濟學:為什麼你不應該為節日買禮物?》。在他看來,送禮是你替別人做主的消費,但你眼中的好東西不一定是他人所喜歡的,這種落差就會帶來「無謂損失」(deadweight lose)。這個經濟學家甚至還估算,送禮導致的無謂損失估值為10%,換句話說,收禮者平均認為,禮物的價值不過是實際售價的九成。

這樣說來,給經濟學家送禮,最好是直接送錢或者可以當現金使的禮物卡?很明顯,一千元就是一千元。

不過在心理學家看來,經濟學家還真是一種呆板僵化的經濟動物。誰不知道,禮物背後除了價格數字以外,還有一種東西叫心意?而人類就是那麼神奇的生物,將錢花在別人身上比花在自己身上更快樂。

2008年一篇在《科學》(Science)雜誌發表的論文指出,研究了16位成年人如何花費年終獎金之後,科研團隊發現,人們將錢花在別人身上更快樂。4年之後,這個團隊又在小孩身上做了相似的測試,結果發現,比起自己得到糖果,與別人分享糖果的小孩更快樂。

在收禮者的角度看來,情感竟然也是相通的。剛在2015年11月發表在《個性與社會心理學期刊》(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的一篇論文就分別研究了人們對於在聖誕節時自己購買的東西和收到的聖誕禮物的不同感受。研究發現,假若一個東西是自買自用的,那麼愉悅感很快消失了;但假若一個東西是朋友或親人送的禮物,那麼隨着時間增長,禮物背後所隱含的情感因素會不斷給你帶來幸福感,你會愈發不能割捨它。

經濟、心理和人類學家怎樣看你收到的聖誕禮物。圖:端傳媒設計部
經濟、心理和人類學家怎樣看你收到的聖誕禮物。圖:端傳媒設計部

看到這些研究,我不禁想起中學時第一次給暗戀的男孩子送蘋果時的一臉滿足;又想起奶奶送給我的鉛筆盒,雖然已經破損不堪不合時宜,卻一直被珍視,放在我的櫃子裏。我豁然開朗了,經濟學家不就是看不透人情嗎?禮物消費除了衝擊GDP外,還帶動起送禮者和收禮者兩邊的幸福感,可謂一石三鳥。

而我給朋友送的圍巾,不管價格多少,都會產生如青春偶像劇裏的夢幻劇情,朋友戴起圍巾時會聯想起我的心意,並且隨着時間增長,圍巾愈舊,而情意愈濃。

當然,細膩的心理學家也明白,並不是任何一份禮物都可以增進幸福感的,送禮是一門大學問,有些禮物簡直堪稱幸福感的殺手。

人們常以為,最絕妙的禮物當然是收禮者最需要的,不過2015年9月的一份最新研究發現,人們最喜歡的,其實是那些「最能代表送禮者性格」的禮物。這份調查研究了122位大學生,讓他們在iTune上買歌送給朋友,結果很有趣,收禮者通常更喜歡那些被認為是「代表送禮者個性和興趣」的歌曲。

換句話說,「將你的一部分送出去」是最明智的。我領悟了,送圍巾當然是送代表我自己品味的,我應該挑選一條具有東南亞風情的碎花圍巾送給朋友並與對方說:看,這是自己最喜歡的一類圍巾,送給你。

但且慢,我又發現還有一份更細緻的研究這樣說,在伴侶關係中,比起女人,男人收到不喜歡的禮物時對雙方情感的衝擊更大。2008年時發表在期刊《社會認知》(Social Cognition)的一篇論文發現,當男人收到一份讓他很失望的禮物時,會傾向於認為自己與伴侶沒什麼共同點,對親密關係的看法也大打折扣。這份研究還發現,男性一般更喜歡收到那些代表他和伴侶共同點的禮物。舉個例子吧,如果男朋友都喜歡登山,送他一雙登山鞋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人類的心思真複雜,而心理學家對送禮貼士的研究也真是五花八門。不過人類學家和社會學家可不喜歡研究這些送禮貼士,他們更像一個犀利的觀察者,細緻洞察在人類社會中,送禮的行為準則是如何建立起來的。

1979年,美國的社會學家Theodore Caplow就跑到了美國印度安那州的一個小鎮,驚訝地發現即使在那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小社會裏,人們也維持著聖誕節交換禮物的傳統,而且規矩繁複多樣。例如直接送錢的話,一般只能是長輩送給晚輩;禮物送出之前一定要精心包裹,一定要在一個親友聚會上送出等等。

別光覺得這些儀式很煩人。人類學家和社會學家相信,正是這些具有儀式感的禮物交換活動,一直讓我們脆弱的人際關係網絡維持運轉,保持完整。當你向一位珍視的朋友或伴侶送出禮物,然後不久後收到他或她的回禮時,你們之間就存在一種互惠性,從而確定你和對方正處於一種將會不斷延續的關係當中。

說到底,茫茫都會中,要擁有可延續的關係多不容易,無論親情、友誼還是愛情。我戰戰兢兢送出一份聖誕禮物,除了擔憂對方是否喜歡,也期待能得到對方的熱烈回應,至少在急速變動的都市生活裏,確認我們真的在一起。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