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現場視頻:深圳工業區山泥傾瀉疑為「人禍」,建築渣土「成山」終成災

20日深圳西北部光明新區發生山泥傾瀉,已導致至少59人失聯,30餘棟樓房被掩埋。端傳媒記者現場第一時間調查發現,坍塌的山谷實為多年建築渣土堆積而成,而潛在環保風險早已露端倪。


 救援人員到災區搜救。攝:端傳媒攝影部
救援人員到災區搜救。攝:端傳媒攝影部

爆炸!泥石流!逃命!

20日上午11:40,伴隨著一連串好似「鞭炮聲」的震動聲響,加上人群匯集而成的此起彼伏的高喊「跑啊!」徐志輝本能的從椅子上跳起來,走向了位於三樓的廠房陽台。

他所在的廠房位於深圳西北部光明新區紅坳村,而窗外正對著由廢棄的建築渣土堆出的高100多米的人工「山谷」。

深圳當日陰天,上午伴有零星的小雨,但這個人工山谷卻出現了──山泥傾瀉(滑坡)。

十幾分鐘後,中國大陸的社交媒體上傳出消息,「深圳一處工業園區發生嚴重的山體滑坡,10萬平方米被吞噬」。

事後證明,整個由渣土堆成的山谷,不但發生了泥石流,還曾發生大爆炸。

在現場的徐志輝當時還在「看熱鬧」,他拿出手機開始拍攝,以為只是輕微的泥石流滑落,拍攝未持續一分鐘。突如其來的大爆炸將黃土炸向天空,噴發而出的泥漿頃刻間湧起數十米高,並傾瀉向6層樓的廠房,整座樓房轟然倒地,令他「嚇蒙了」。

徐志輝這才意識到──趕緊逃命。他逃到樓下,發動了自己的汽車,開向了工業區外的主馬路光僑路上,不一會,這裏就停滿了幾十輛逃出來的私家汽車。

逃跑的人群中,還包括來自離山體更近的德吉程工業園區的宋乾坤。

五小時後,初步統計數字表明,「山體滑坡」導致位於紅坳村的恆泰裕、德吉程、柳溪三個工業園部分淹沒,共有33棟樓被掩埋。

根據現場航拍照片,以Google Earth衛星圖為基礎勾畫的山泥傾瀉區域圖。
根據現場航拍照片,以Google Earth衛星圖為基礎勾畫的山泥傾瀉區域圖。

宋乾坤從工業園逃出來的時候身上只穿了件單薄的藍色工作制服。說話這一會正躺在政府臨時安置的救助點──位於事發地不遠處的羽毛球館中。他蜷縮在政府分發的被子和床墊裏,向端傳媒記者回憶事發經過。

上午11點半,他從崗位上下來吃飯,沒吃幾口就把手裏的飯碗一丟,開始逃跑,一路上瞥見很多人從二樓、三樓開始往下跳。

宋乾坤形容當時有上千工人在一米寬的道路上奮力逃跑,「簡直太恐怖了」。工業園外的光僑路上站滿了倖免於難又不知所措的工人。

宋28歲,來自湖北,在這片工業園的一家iphone手機殼加工廠打工。他逃跑的時候手機沒有拿,外套留在宿舍裏。既沒有帶身份證也沒有一分錢,更不敢往家裏打電話。下午他去封鎖區內望了一眼廠房,徹徹底底的被埋在黃土之下了。

對企業主來說,這更是一場噩夢。開塑膠廠的馬勇指著手機拍攝的畫面,在一片渣土覆蓋的位置指給記者看,「這個方位就是我的廠房和宿舍,現在全沒有了,可以宣布倒閉了。」馬勇說自己的廠房總值千萬,這是他十多年來在深圳打拼的心血。

從下午開始,紅坳村工業園區中的企業主們聚集恆泰裕集團的二樓,這棟五層樓的建築在長鳳路口,離事發地有幾百米的距離。這裏也被徵做公安臨時指揮部和救援點。 截止當晚23點,救援部門統計,共59人失聯,但具體多少人被活埋,以及事故原因,沒有人給出答案。

救援人員帶同搜救犬到災區,入黑後搜救持續。攝:端傳媒攝影部
救援人員帶同搜救犬到災區,入黑後搜救持續。攝:端傳媒攝影部

三十多個企業主聚集在此,他們更多是時間是保持沉默。因為都是逃命而出,他們手裏除了手機之外,沒有更多的物品。他們接起各種慰問電話,第一句話就是,「人沒事,廠沒了。」

「飛來」的渣土

這裏的企業主和工人是每天見着他們面前的渣土山越堆越高的,他們原本對這個骯髒又充滿噪音的環境僅僅是抱怨。「我看著渣土山越來越高,卻怎麼也想不到會被它掩埋。」徐志輝在事發十個小時後說話仍然有些出神。

他口裏的渣土山全稱是光明新區紅坳餘泥渣土臨時受納場。這個土山哪裏來的? 它又是為什麼會突然坍塌的呢?

事實上,紅坳村工業園原本是採石場,官方信息顯示,「2014年2月,經新區城市管理局審批同意,在鳳凰社區紅坳村原採石場設立餘泥渣土臨時受納場(受納場地證編號:20140003,該受納場使用期限至2015年2月21日)。」

但實際情況是,在該受納場動工之前,採石場上的石粉被挖盡時,便形成了一個深坑,被用為違法渣土傾倒地點。當地居民曾多年抱怨,來自四面八方的泥土車,運載大量建築渣土,偷倒於此。直至2014年,紅坳村採石場被當地政府正式審批建立餘泥渣土受納場,渣土傾倒「合法化」。

據鼎堅塑膠廠的員工回憶,過去幾年,這裏日日夜夜都有泥頭車傾倒渣土,最誇張的時候有400輛車。「渣土堆得差不多有100多米高,雨水滲透後這裏的土就更鬆了。」

據深圳本地媒體報導,2014年10月,紅坳村村民曾向媒體和當地社區管理部門反映過泥土車偷倒渣土問題。而光明街道辦當時回覆稱,由於泥頭車進入該受納場的道路需經過長鳳路,因此,造成該路段大量泥頭車經過,但回覆中並未提及傾倒渣土問題,也未提出任何處理意見,此事不了了之。

始終存在的環保風險

但實際上,端傳媒記者翻查資料顯示,即使按照官方信息,紅坳村渣土臨時受納場實際正式投入使用也始於2013年,而非2014年。

光明新區是2007年深圳政府成立的四個新區之一,目前以第二產業為主,佔全區GDP的七成。2013年3月,深圳光明新區還曾獲「國家綠色生態示範城區」稱號。

但是從Google Earth的衛星圖記錄來看,自03年到15年間,該片工業園區周遭生態環境嚴重惡化。被渣土覆蓋的土黃色區域逐年擴大。

Google Earth衞星圖記錄了柳溪工業區周遭生態環境的惡化過程。可以看到,自03年到15年,土黃色區域逐年擴大。此地原為採石場,本來就因山體植被毀損形成大面積土壤裸露;近兩年又來被當成臨時渣土受納場,棄土任意堆放,完全超過了受納場的承受能力。(Android app用户推薦用網頁瀏覽器觀看完整gif動畫)
Google Earth衞星圖記錄了柳溪工業區周遭生態環境的惡化過程。可以看到,自03年到15年,土黃色區域逐年擴大。此地原為採石場,本來就因山體植被毀損形成大面積土壤裸露;近兩年又來被當成臨時渣土受納場,棄土任意堆放,完全超過了受納場的承受能力。(Android app用户推薦用網頁瀏覽器觀看完整gif動畫)

2015年1月由深圳市宗興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編製的一份長達54頁的《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表》顯示,「隨着光明新區經濟的快速發展,城市進程化的加快,基礎設施、市政工程和房地產開發建設項目增多,產生大量的餘泥渣土,光明新區每年產生餘泥渣土約100萬m3,因此,規劃選址建設光明紅坳餘泥渣土受納場十分緊迫。

作為市政項目,紅坳受納場建設單位為深圳市綠威物業管理有限公司。項目總佔地面積為30萬平方米,設計填埋庫容800萬立方米(現已填埋100萬立方米),建設內容主要包括填埋庫區、臨時入場道路、擋土壩以及其它相關附屬設施,服務年限約11年。

其中,受納場在南面50m標高處修築垃圾壩至65m高程,然後從65m標高開始自北向南方向填埋,最高填埋標高155m。

這份報告還警示了滑坡風險,在提到選址地的環境問題時,報告中着重提到,「項目選址原為紅坳石場,由於石場開採,造成山體植被嚴重破壞,棄土任意堆放,開採區形成大面積土壤裸露,造成水土流失嚴重。」

潛在的水土流失危害可能會導致崩塌、滑坡危害,「危及山體和邊坡的安全。」

在「環境風險分析」部分,報告提到「擋土壩發生潰壩風險主要是可能對北側柳溪工業園和混凝土有限公司的安全造成一定的影響。」

該環評報告給出了一系列應對措施,但風險最終沒有避免,直到20日,災難發生。

此份報告的網絡鏈接,在事故發生後,也已無法打開。

一切還在繼續

在事發地50米開外,深圳地鐵六號線長圳站正在施工建設。記者在現場看到,周邊多個範圍正在大興土木。

事發後,警方封鎖了通往事發地的長鳳路段,只有消防、公安、救援等車輛可以進入。截止當晚11點,官方消息顯示,此次山體滑坡災害共造成33棟建築物被掩埋或不同程度損壞。當中失聯人員總數已經上升到59名,其中男性36名,女性23名。現場救出7人,現場救援人員多達1500人。

 救緩人員到災區搜救。攝:端傳媒攝影部
救緩人員到災區搜救。攝:端傳媒攝影部

那個跑出來的工人宋乾坤告訴記者他目前不打算回家,「我的工資還沒有發呢,也沒有錢買車票。」然後他瞪著大眼睛憨憨的一笑,「老闆不會跑的吧。」而本來就是老闆的徐志輝在想,要不要請個律師準備和政府打官司,「不然誰來賠償我的廠房。」

(實習生彭越對本文亦有貢獻)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