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一個跳樓的國中女生 一場沒來由的「陸配歧視」

一件原本無關「歧視」問題的師生衝突、校園安全事件,卻被挑動為族群對立的政治事件,一名陸配直言:「最討厭外頭給我們分黨分派,我們沒有政治立場。」


這起事件彷彿一齣電視劇:10月16日,一名韓姓國中女生跳樓。事件發生後,一張駭人的「遺書」被晾在螢光幕前,在網路上廣為流傳。

滿布皺摺的紙上,清楚可見孩子潦草的鉛筆字跡:「因為康OO(老師)在罵我的過程中,ㄨ ㄖㄨˇ(侮辱)到了我媽媽,我對媽媽感到很抱ㄑㄧㄢˋ(歉),在教室裏用一帶(袋)的蘋果打她。罵我的過程~因為被記緊告(警告),我很不爽她,所以用不好的口氣回她話,然後她就在過程中一再提到我媽。」

下頭有個「反省欄」,欄外一行「請拿給我媽看」並畫了一道箭頭指着欄位寫道:「我對不起我媽媽,她花這麼多錢在我身上,我是個壞女孩,請你用心ㄗㄞ ㄆㄟˊ(栽培)哥哥,我們下生(下輩子)再見!」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鬼門前走一遭 心智停在3歲

單單看見這樣的文字,就已讓人於心不忍。但在這孩子墜地後,悲劇才真正開始。

孩子的媽媽是一位來自中國東北吉林的「大陸配偶」。自這張「自述書」一曝光,媒體標題、網路論壇都用上了「霸凌、歧視」的字眼。事件成了一起「老師歧視陸配母親」的事件。而這樣的消息,迅速點燃了許多母親的怒火。10月22日一場聲援母親的記者會上,全台陸配團體自北中南大集結前來抗議。

「因為我的身份可以炒作成這樣,我很無奈,」 第一次與林慶宜(化名,以下同)見面,是在成功大學附屬醫院。她在照顧女兒之餘,接受了端傳媒記者的訪問。

搶救超過兩週,韓小妹奇蹟般地生還了。故事也有了意想不到的發展。

進到病房時,林慶宜的母親站在病床旁微笑迎接。「姊姊好,」韓小妹主動大聲問好,身體微微顫抖。奶奶握起她的手輕聲說:「是姊姊,別怕,是姊姊阿。」這段期間,林慶宜的母親經由海協會開通的快速管道,從吉林來到台南分擔韓小妹的照顧工作。

記者請林慶宜回憶事發經過,她壓抑着自己的情緒,語音顫抖。

事情來得突然。記得前一天晚上,韓妹妹為一週後林慶宜的生日,訂了生日蛋糕,並陪媽媽到街上買染髮劑。隔天早上上學前,妹妹給了媽媽一個「愛的抱抱」,計劃放學後要拿前一天買好的染髮劑幫母親染髮。

林慶宜送走女兒後,則趕去工作崗位。平時,她是國民黨議員林美燕的秘書,選舉將近,一整個早上都必須跟着議員跑行程。中午回到服務處,發現手機裏有女兒傳來的簡訊內容:「心情不好,需要跟媽媽聊一聊。」林慶宜直覺打給班導康老師。電話另一頭,老師的語氣有些情緒,不斷強調「我沒有侮辱你」;還沒理清楚狀況,她決定先出發前往學校。下一刻,她接到校方打來的電話,劈頭就問:「要送哪家(醫院)?」

頓時,她心都碎了。講起而後妹妹經歷的痛苦,她忍不住激動淚流。好長一段時間跟死神拔河,右腿、骨盆兩次長達10多小時的大手術,終於在第18天終於恢復意識,確定沒有生命危險。「我的孩子的確也做錯了,做出了讓我這個媽媽心碎的錯事。她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慘痛代價。」她說。

命是保住了,但經過這場重大創傷,韓小妹的心智年齡暫時停留在3至5歲,需要長期的復健才能找回重新站起來的可能。林慶宜幾個月前才與丈夫離婚,3個月欠繳房租,每月新台幣2萬3千元的秘書工作,也因照顧妹妹而中止,兩個小孩的經濟壓力重擔,與妹妹長期復健的壓力,讓她不敢想像。轉出加護病房前,林慶宜和護理長說她付不起獨立病房的錢,她要讓妹妹轉到多人同住、最基本配備的健保病房,護理長立刻難過的斥責:「我們好不容易把她救回來,妳怎麼可以讓她住健保房?」

監視器畫面裏,老師氣得不住地揮手跺腳……事後檢視監視器畫面曾經看到韓妹妹在擦眼淚,但校方卻堅稱當時沒有異狀。

事發的崇明國中被認為是台南市的明星國中之一,音樂班也是全國比賽的常勝軍。韓小妹主修中阮(國樂樂器,外形類似月琴,擁有四弦直柄圓形共鳴箱),曾經得過全國音樂比賽特優。平時,她是別人眼中開朗外向的孩子,沒有人想到她會做出這樣驚人之舉。

向晚的夕陽映着崇明國中的行政大樓,端傳媒記者重回原地,一樓女廁旁的教室,傳來悠揚的笛聲。當時,韓小妹就是跟學務處老師說自己要上廁所,走上女廁旁的樓梯。順着樓梯往上,到達5樓的國樂教室,圍牆外約40公分寬的花叢台。

接着就發生了讓人不忍重述的事。

事情怎麼發生的?記者訪問了校長王宏寶。他解釋,當天早上韓同學因為搞丟了媽媽給她的新台幣一千塊錢而心情不佳,她家經濟情況不好,一千元是足足一個月存下來的零用錢。接着同一天,她又因為違反班規記滿五點,要轉為一支小過。韓同學對老師沒有事前告知這項規定而耿耿於懷。這一天,她還擔任「水果值日生」處理當天午餐剩下的蘋果,當老師問起要不要回收,她說「不要」,老師便說:「妳可以這樣對妳媽媽,但妳不可以對我這樣。」接着,韓小妹從背後向老師丟整袋蘋果,老師氣得把她帶到學務處去。

監視器畫面裏,老師氣得不住地揮手跺腳。學務主任陳啟彬第一時間判斷,先將老師帶去晤談室了解情形,請韓妹妹寫一份自述表,寫清楚發生的情況,並交給另一位老師看管。林慶宜對記者說,事後檢視監視器畫面曾經看到韓妹妹在擦眼淚,但校方卻堅稱當時沒有異狀。

寫到一半,韓同學向老師表明要去廁所,隔沒多久時間,便從同一棟行政大樓五樓墜落。校方和調查員事後調出監視錄影機的畫面,看到那時在五樓花台上有兩名老師經過,其中一名與韓同學有短暫交談,但並沒有要求韓妹妹從圍牆外的花台,回到圍牆內的走廊上。對此校方解釋,因為過去曾經有學生為了撿東西跨越圍牆,這讓過路的老師沒有太多警覺。

被媒體上綱的歧視、霸凌

一起原本看似不複雜的校園意外事件,為什麼會上綱成一場「政治爭論」?

林慶宜說,事發當時接到校方電話,她一心只想要女兒活着,沒有心思想其他的。當時她與校方達成協議,由校方處理,林慶宜不會對外露面。但事發第二天,她的兒子便收到同學傳來的新聞,媒體進入學校報導,內容稱孩子因為媽媽是大陸配偶的關係被同儕霸凌。她覺得很不解,第一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的陸配身份;再者,妹妹與音樂班同學從國小以來7年的感情,不可能是「同學霸凌」。

得知這樣情形,國民黨籍市議員林美燕與林燕祝邀請教育局、校方舉行記者會。記者會開始時,林慶宜想到韓小妹還躺在加護病房生命危及,林慶宜情緒崩潰,在發言時大吼大哭。

除了議員、校長和林慶宜。這場記者會還出現一批近300人的聲援者。發動聲援的是住在高雄的馬芸,她是聯絡陸配團體與支持者的人之一。「同為東北姊妹,有事一定要出力幫忙,」他們在Line群組裏得知了這件事,便用網路社群,聯繫了全台灣的姊妹與相關陸配組織與團體。許多各地的新住民協會、聯誼會,搭乘遊覽車前往台南支持慶宜。馬芸也聯繫了中華婦女黨的涂明慧主席前來關心。聲援的團體在現場與校方和教育局人員爭吵起來,中途被請出會議室。

林燕祝在會後指責台南市教育局副局長王崑源全程講台語,欺負許多陸配不懂台語,指責其態度挑釁。

王崑源回憶當時,許多抗議者舉着布條,上頭斗大的字寫着:「歧視外配小孩,逼迫學生跳樓」、「教育敗類,遺害未來主人翁」。開會前收到標題為「霸凌下的犧牲者」的會議通知,在會議上,手上資料則換成「認知差異,造成悲劇」、訴求「真相、集氣、祝福與協助、一視同仁有教無類。」

「歧視外配」、「霸凌」的指控太沉重,王崑源在現場開頭先表明,崇明國中是台南市優質的國中,不認同布條上的內容,也強調,發掘真相必須有完整調查程序。他回憶,接着自己在現場遭到七嘴八舌的指責,「官僚、不負責任」罵聲連連。他承認當下他也大聲回應:「政府官員不是來這裏被你們羞辱,」也用「台語」說了:「不是大聲就贏啊。」他說,只有這一句。

「這件事情跟外配完全沒有關係,但是我不曉得為什麼會被媒體或民意代表操作成這樣?」陳啟彬說,「記者會更讓我覺得很荒謬,為了一個不存在的議題,甚至現在還有一些外配在攻擊我們家長,包括寫信打電話來罵我們,我們解釋,他們就說『新聞就是這樣寫的』。」

「我從來沒有開記者會開成這樣,」談起那場記者會,林美燕議員事後也很懊惱。「可是那些人(聲援者)是她(林慶宜)動員來的啊。」林美燕說,原本只是想請聲援者在旁邊關心就好,但他們帶來了布條、標語,就在現場一直舉着,直到記者會才應議員的要求收起來。會後他們原來執意要去學校與教育局抗議、丟雞蛋,議員再三阻止。林美燕最終的感想是:「我是覺得個人的角度不一樣,大家看得不一樣。」

許多聲援林慶宜的陸配團體與朋友們,和學校家長、老師在臉書上展開罵戰……其實家長跟老師都很想幫忙,但家屬(林慶宜)態度令大家都心灰意冷,都覺得說想幫助她都被她醜化,被言論醜化污衊。

儘管這場記者會有了國民黨議員與其他陸配團體的支持,甚至在兩週後,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親自登門,10分鐘的探望,也致贈一筆慰問金。但就因為藍營政治人物的支持,與陸配團體的大力聲援,林慶宜雖然對他們的付出感激在心,但也坦言「資源反而更少了」。除了婉拒一些陸配團體的聲援,許多民進黨朋友想幫忙,難免基於陣營立場顯得躊躇不決。在這片「綠色執政」的土地上,特別是選舉前的敏感時刻,她也隱隱擔心政治的牽連,反使人投射有色眼光。

一場哄哄鬧鬧的記者會在電視新聞裏播了出來,也確實有同學校家長的態度有了轉變。一位家長在臉書上公開〈給(台南市)賴清德市長的一封信〉,內容寫着:「該生(韓同學)母親藉此大作文章,並藉以挑動外籍配偶族群的情緒,在網路及新聞媒體上公然污衊及抹黑導師,甚至透過網路號召,揚言要到學校抗爭,阻礙師生上課。」

又寫道:「為何不立即公開(調查報告),而讓對方不斷以此單一事件包裝成政治議題,對我們無辜的師長及學生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呢?」擔心外界會誤會是班級中的其他孩子霸凌了陸配小孩。而許多聲援林慶宜的陸配團體與朋友們,和學校家長、老師在臉書上展開罵戰。

王宏寶向記者表示,其實家長跟老師都很想幫忙,但家屬(林慶宜)態度令大家都心灰意冷,都覺得說想幫助她都被她醜化,被言論醜化污衊,「也許這個不是家長本意,但是旁邊有很多人煽風點火、推波助瀾。」

韓母陸配身份少人知

這究竟是不是一場「歧視陸配」事件,或者只是一起師生間過激的管教衝突?關鍵在於老師的言談,也就是韓同學認定「老師侮辱到我媽媽」的那些言詞中,究竟是不是突出了林慶宜原本的「大陸籍身份」?

就這一點,台南市政府教育局在11月8日網站上公布的報告全無交待。而台南市教育局發言人、該局主任秘書陳獻明向端傳媒表示,報告是由同年級共14 名事發在場同學的訪談、及全班同學的問卷調查,以及老師的訪談而來,公開資訊如網站上公布的,若要知道全部的訪談內容,則需「對簿公堂」才願公開。

王宏寶也強調,老師沒有任何侮辱「陸配」的言詞;林慶宜自己也表示,目前沒有直接證據可以證明老師針對她的「大陸籍身份」有任何不當言詞。而林慶宜取得台灣身份已經10年,甚至許多學校家長都不知道她是所謂的「陸配」,她自己原本也無意特別強調。

為什麼韓小妹會對老師這麼生氣,台南市政府教育局一位官員應要求向記者出示了對老師的訪談,裏面提到的原因包括:一、韓同學要求要看記班規的登記表,老師表示在班長那裏。二、老師要韓同學收水果韓同學不要,但這位官員用手遮住其他部分,表示當中涉及隱私不能公開。

至於最重要的事件當事人韓同學,以她目前的身心狀況,無法準確回答這個問題。

指導韓妹妹主修樂器「中阮」的吳老師,處在校方與林慶宜之間,十分清楚兩方的誤會與歧見。但在端傳媒記者致電向他查證情況時,他直截了當地回答:「你們不要再傷害人了」,「我不太相信你們媒體」。他不斷批評,媒體報導上的斷章取義,是造成這起事件中誤會對立的重要原因。

官方和校方的態度,更讓雙方彼此信任感降到低點。記者會上教育局說一星期提供報告,等了一個星期沒提供報告,第二星期與管學校安全的科長在議會了解調查情況,科長無法說明調查過程,承諾說再下星期三會給調查報告。但在星期三前一天,校方與教育局就在學校對外開了場記者會,公布報告書,結論是「校方沒有疏失」。

「校方沒有疏失」這個結論,讓林慶宜感到非常不滿。她真正在意的是,韓妹妹為什麼能夠從學務處離開,又明明上了五樓的國樂教室,站到圍牆外的花台上,何以學校師長都沒有任何預防措施,究竟校園安全SOP(標準作業程序)是什麼?但她的質疑一直得不到解答。

王宏寶在回應校園安全的問題時,則說學校向來很注重校園安全,但是學生的個別行為很難杜絕,無法避免突發性意外,未來會加強宣導工作。

來台20多年,小英不覺得自己和台灣人有什麼差別,被扣上族群對立的帽子,只覺得無奈……她平時交友廣闊,大陸、台灣的朋友都有,沒有感受到「被歧視」問題。

網路上的罵戰,也迫使林慶宜不敢再公開發言,每說一句話就害怕被抹黑,「網路上攻擊我的人,你們有來看過我嗎?為什麼隨之起舞?但我沒心力,我只在乎我的小孩。」

林慶宜有位名叫小英的好朋友,因為女兒和韓小妹是音樂教室同學,再加上同樣來自中國大陸,彼此交情又更深一層。事發後,她打電話給林慶宜,本意是慰問,想到慶宜承受的壓力,忍不住自己先大哭起來。

接受採訪時,有趣的是,小英反問記者:「抱歉,講台語你聽得懂嗎?我講台語卡(比較)順。」講起這起事件的政治效應,她直說,「最討厭外頭給我們分黨分派,我們沒有政治立場。」曾經,也有姊妹想幫助慶宜,引介中華統一促進黨主席白狼來探視,他們也幫慶宜擋下了。

來台20多年,小英不覺得自己和台灣人有什麼差別,被扣上族群對立的帽子,只覺得無奈。「大家以為我們是來要錢的,但我們也是培養台灣未來的國家棟樑,很努力的融入台灣社會,」她平時交友廣闊,大陸、台灣的朋友都有,沒有感受到「被歧視」問題。但是,她買菜的時候,還是不會買「大陸妹」(一種萵苣類蔬菜的台灣俗名),也最不喜歡經過「大陸妹檳榔攤」。

「這件事情並沒有歧視的問題,但你說(大陸人生活在台灣)有沒有歧視?一定有,」林慶宜想起自己之前在民進黨議員的助理工作,有人當面和她的議員老闆說道:「是都沒人了嗎,怎麼請一個大陸來的?」辭退的理由是因為「不會講台語」。雖有其他助理認為,這是對工作的正當要求,她認為自己過去並無因「不會講台語」產生缺失,儼然成為工作上的歧視。

「以前我很喜歡台南,但現在,我很心寒。」林慶宜離開前對端傳媒記者這麼說。深夜的護理之家,林慶宜為了韓妹妹的轉院忙到天黑。幾天後,林慶宜因為體力不支住進了急診病房。在臉書、微博上,許多熱心的朋友與網民,幫忙號召捐募善款和持續追蹤韓妹妹的動態。

得知這樣一起事件,成大法律所的小風幫忙林慶宜創辦臉書粉絲頁面與社團,因為感覺輿論圍繞着「族群對立」,加上記者會上有些陸配激動發言,除了澄清事件,也讓大家理性維權和更關注校園安全,也讓朋友們能夠更新韓小妹的狀況,創辦社團為韓小妹祈福。在韓小妹轉出醫院不久後,名字改為校園安全公民論壇。

同時間,仍然有政治團體持續以自己對此事件的認知和詮釋發聲……

中華婦女黨在官方臉書頁面掛上一則影片。開頭是「母控師歧視外配害女輕生」的電視新聞,接着轉到婦女黨成員們的談話:「我們在台灣生活了好幾十年,還會有歧視,逼着幼小孩子被迫害……」

影片最後,一位接着一位對着鏡頭說:「反歧視、反霸凌!」「反歧視、反霸凌!」

「讓我們找回台灣的良知!」

(本文依照台灣《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規定,為避免揭露「足以識別身份之資訊」,對相關當事人使用化名)

附件:

《台南市教育局對本案發布的調查報告》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