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高大上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三日記

中國政府以高調姿態召開烏鎮互聯網大會,議題廣泛「接地氣」,但關於互聯網精神中的開放和自由討論的缺乏,令世界仍然對中國式的互聯網模式疑慮難消。


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小米創辦人雷軍,和百度董事長李彥宏和騰訊主席馬化騰(左到右)出席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攝:Aly Song/REUTERS
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小米創辦人雷軍,和百度董事長李彥宏和騰訊主席馬化騰(左到右)出席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攝:Aly Song/REUTERS

12月18日,歷時三天的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閉幕。這個位於浙江的5A景區小鎮,早在峰會前就做好了一番精心的梳洗打扮。除了與會者,烏鎮幾乎看不到遊客。

在過去的三天裏,烏鎮經歷了寧靜到觥籌交錯。短暫的安靜後,商户們又準備好了迎接新一輪洶湧而至的遊客。

16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烏鎮做了主旨演講。近50個發展中國家均派出了政要出席,佔據國內互聯網及科技半壁江山的公司董事長及CEO悉數出席。大會規模較去年擴大了兩倍。由於習近平的到來和講話,烏鎮成為出現在中內外媒體上一個熱門詞彙。

政治氣味蓋過產業

儘管這是一個互聯網主題的峰會,但政治的氣味顯然蓋過了產業。

國內媒體報導稱,有2000多名參會嘉賓,包括600多位互聯網企業領軍人物、互聯網名人、專家學者,中外嘉賓比例幾近1:1。

根據大會公布的嘉賓名單,外國政要有巴基斯坦、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8個國家的領導人,古巴、柬埔寨、尼泊爾、敘利亞、伊朗、納米比亞、馬其頓等近50個國家也派出了部長級官員出席。但美國、日本等西方互聯網大國並沒有派代表參加。

一位不願意透露名字的外媒記者告訴端傳媒,開幕式當天,外交部的人告訴這位記者,「習近平的演講是本次大會最重要的部分」。

從中國政府派出的代表陣容也能看出,此次大會已經被視為了一個國事活動而非行業技術大會:工信部、科技部、教育部、財政部、廣電總局、工商總局、團中央、知識產權局等10多個部委部長都出席了本次大會。此外,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12月9日就於北京召開了新聞發布會。

大會的安保和服務方面也處處體現着這是一次國事活動。多名參會者告訴端傳媒,此次大會硬件設備很完善,接送機及住宿均由主辦方提供,會場區域內,幾乎五米就設有一個志願者,這些志願者都來自浙江省內的各大高校。

「從機場去會場,只能乘坐主辦方安排的大巴,否則進不去。從杭州蕭山機場到烏鎮的路上應該有交通管制,因為一路上的車都很少。從大巴上能看見幾乎每個村落的路口都有人把守。報到處和酒店入口都設立了嚴格的安檢。因為有外國政要參會,會場內也不時實行交通管制,給攜帶大件行李的參會者帶來了很多不便。」一名參會記者說。

軍警在會場區域巡邏。攝:JOHANNES EISELE / AFP
軍警在會場區域巡邏。攝:JOHANNES EISELE / AFP

一位被特邀參加會議的創新企業代表說,此界會議確實在很多方面比上一屆做得出色,可以看出「中國政府在推動互聯網發展,表現對互聯網發展的重視。」

根據主辦方的描述,舉辦互聯網大會的目的是「互聯互通,共享共治」,中國官方希望營造一個「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的主旨。

但是,讓很多參會媒體比較失望的,很多國際互聯網公司的高管並沒有出現。

去年,被中國當局封鎖的Facebook企業發展部的VP Vaughan Smith出席了首屆大會,今年,他再次出現,並稱「很期待能在中國拓展業務」。主辦方對他的介紹為Facebook全球副總裁,然而這一頭銜並不確切。媒體和網友期待的Google、Twitter等互聯網巨頭則未派代表參加。彭博、領英、微軟、卡巴斯基、諾基亞、亞馬遜等外國公司的代表則出現在了嘉賓名單上。

這些公司的代表都顯得比較低調。據悉,微軟的代表拒絕了一家主流國際媒體的採訪。在面對媒體尖鋭的提問時,外國公司的代表則顯示了少有的謹慎。

「習近平的演講結束後,我們在主會場採訪一名外國公司的代表,我們問了關於網絡自由的問題,這位代表笑着說,你的問題太多了。」一位參會的外媒記者告訴端傳媒。

在會場,Google還是處於被屏蔽狀態

這名外媒記者還稱,他們到會場媒體中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測試能否在不使用VPN的情況下使用Google,發現Google還是處於被屏蔽狀態。「後來我們才意識到,大會給參會者專門發放了一個賬號和密碼,使用專用的賬號而非公用Wifi登錄,就能上這些平時被屏蔽的網站」,這名記者說。

在烏鎮之外的網絡世界,則有評論調侃稱,本次互聯網大會是「一個不準與國際網絡互聯的國家拉攏一堆沒有互聯網的國家在一個與國際網絡不互聯的地方舉行國際互聯網大會……」。

而相對於外國公司的缺席,中國互聯網及科技公司的高層幾乎悉數到場。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雲、騰訊公司主要創辦人之一馬化騰、百度創始人李彥宏、小米科技創始人雷軍、京東創始人劉強東等幾乎都有發言。

與會的無界傳媒智庫秘書長周凱莉告訴端傳媒:「這次會議其實更大程度上是一個社交場合,你能明顯看到哪些企業家在一塊玩,不帶哪些人。參會的企業家跟此前隨行習近平訪美的是一脈相承的,另外多了一些代表先進生產力的年輕企業家,比如滴滴的程維,美團的王興,他們應該是想跟國家戰略走得更近。」

從參會代表的觀察來看,有些人認為會議議題的設計比首屆會議「更接地氣」。然而,西方媒體關注的「開放」、「自由」等議題並沒有在大會議程上體現。

「大會關於中國互聯網行業現狀和產業方式都有所涉及。活動總體而言還是很不錯。中國確實沒有一個這種規格的平台,能把最前沿和領先的企業聚在一起。」上述不願意透露名字的參會代表說。

例如,馬化騰稱,「我們鼓勵內部競爭內部創新,團隊把自己當成企業創始人,組織才能不斷創新」,雷軍稱「創新來自創業家個人,來自對企業願景,來自企業家內心。」

但是,非常顯而易見的是,中國官方加大了對大會的議程設置和輸出口徑的主管控制。議程設置緊扣中國過去兩年的宣傳口徑。

比如「網聚正能量 傳播善動力」,這場論壇的參會者有新華網總裁田舒斌、新浪董事長曹國偉、奇虎360董事長周鴻偉等。這一議題顯然與微博上的議程設置、水軍日益突起相符,也與當局要求的主旋律「正能量」相符。

曹國偉稱,在微博,「廣大網友們可以通過觀點的集合,得出一個最豐富、最中立的討論立場,這為塑造一個理性討論的環境提供了可能。」

也有一些看似宏大但相對空泛的議題,比如「互聯網時代的文化傳承與創新」、「中國文化網絡傳播」等。有分析者認為,這些議題也實際反映了這兩年的動向及當局想要中國文化走出去的雄心。

至於媒體和互聯網用户關心的互聯網自由的問題,大會的議程並未設置。

國內媒體遠離紅線

在大宣傳的指導下,國內媒體的報導顯得小心翼翼,遠離紅線。有自媒體稱,12月8日至16日,共監測到習參加大會的相關信息43885條,其中新聞22338篇,微信4471篇,微博11944篇,另加其他渠道的報導。

不管是新媒體還是紙媒,宣傳用語都是如此地相似,比如「腦洞大開,智慧雲集,烏鎮點亮互聯網之光」、「看得見的改變,看不見的挑戰」等。為大會製作了會刊的新京報則是如此緊跟宣傳口徑進行報導:「習大大為什麼要去烏鎮,答案就在這裏!」、烏鎮蛻變:一場互聯網智慧生活的實踐」、「習近平講話體現了中國式文化精神」。

儘管有網友稱中國應先解禁Google、Twitter等網站再開一場「世界互聯網大會」,但在媒體上,不同的聲音幾乎沒有被聽到。

「互聯網公司現在已經不關心傳統媒體關注的自由和政治了,他們關心的是怎麼把產業做好。」上述參會代表稱。

18日的閉幕上,馬雲做了閉幕演講,他在演講中將互聯網比喻為「水」,並稱「水是公共的,必須共同治理」,「如果不對互聯網未來的發展進行系統的治理,將會是對全人類的挑戰」,他說。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