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Google「重回」中國,到底它離開過沒有?

冤家宜解不宜結。全球最大的互聯網公司谷歌(Google)在「退出中國」將近六年之後,艱難地邁開了重回中國之路。但物是人非,谷歌將如何重新適應中國特色的互聯網環境?它會不會繼續堅守信息自由的底線?


谷歌(Google)在中國北京總部。攝 : Jason Lee/REUTERS
谷歌(Google)在中國北京總部。攝 : Jason Lee/REUTERS

2015年12月初,國內外多家媒體報導稱,谷歌(Google)有望在2016年重返中國市場。

此次「重返」的證據之一是:谷歌即將推出大陸定製版Google Play。

Google Play是一個提供應用程序及遊戲的應用商店。據路透社和Investing.com的消息,Google Play將專為中國用戶設置,而不是鏈接到海外版本。此外,谷歌還被認為「有意遵守中國關於內容篩選方面的法律規定,以及要求該公司在中國境內存儲應用程序數據的規定。」

谷歌中國辦事處向端傳媒表示,對於以上消息「不予置評」。

谷歌的其他業務還沒有在中國大陸恢復正常使用的消息。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2010年,谷歌因為拒絕對搜索結果進行網絡審查,並稱「受到了來自中國的、複雜的網絡攻擊」,因而「退出中國」。

當時,谷歌關閉了中國域名(Google.cn),將網頁搜索、圖片搜索和新聞搜索定向至香港域名(Google.com.hk),以便提供未經審查和過濾的搜索引擎服務。

曾有大量網友在得知此消息後前往位於北京清華科技園的谷歌北京辦事處獻花、留影,對谷歌退出中國表示遺憾和惋惜。谷歌曾因高質量的互聯網產品和「不作惡」(do no evil)的企業精神而受到中國用戶的擁護。

然而,從2010年到2015年,谷歌從未在公開場合承認「退出中國」一事。

對於當時的離開,目前谷歌的公關部門回應媒體問詢的一致口徑是「將服務器遷移到香港」。

在過去五年當中,谷歌在中國的服務頻繁遭到干擾,大陸地區始終無法穩定地訪問谷歌。特別是在2014年,谷歌在中國遭到了大規模的屏蔽,谷歌的各個分站和其他服務均無法在大陸正常訪問與使用。Gmail更是被全面封鎖,中國用戶不僅無法從網頁登陸,甚至無法從手機和電腦的客戶端收發郵件。在2014年12月,來自中國的Gmail訪問流量一度降到了零。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在「牆外」的谷歌並沒有對中國大陸用戶終止服務。端傳媒記者在北京通過俗稱「翻牆」的虛擬專用網絡(VPN)使用Google.com進行中文搜索,可以獲得最新並經過優化的搜索結果;Google Map在大陸地區的交通信息依然在不斷地更新當中。

但是,使用「翻牆」技術的中國網民尚在少數。

2015年11月2日,Alphabet(谷歌母公司)執行主席Eric Schmidt在北京舉行的TechCrunch國際創新峰會上表示,中國的發展讓他非常震撼,谷歌也「一直在與中國政府保持溝通」。

然而,在急速發展的中國互聯網行業中長期缺席,谷歌在此刻需要面對的法律、政策與環境,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此次「重返」,所有來自谷歌的中文新聞資料,無一例外地展示科技推動社會進步、帶來美好的感受,而對於它真正需要面對的困境和挑戰,則迴避不提。

同樣,谷歌以「不是一個特別好的時機」為由,拒絕了端傳媒的採訪。

「『回來了』的Google,其實是另外一個Google」

「中國市場在世界互聯網版圖的位置,要比五年前(指2010年)更加重要了。」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胡泳教授告訴端傳媒記者。

俗稱「BAT」的中國互聯網公司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和騰訊(Tencent)均已經躋身全球市值最高的互聯網行列之中。與此同時,中國移動互聯網的發展速度令人側目,用戶總數在2015年突破8.75億。

在2010年之前,谷歌佔據中國網絡搜索市場約36.4%的份額。據Analysys International的統計數據,截至2015年第三季度,百度佔有中國網絡搜索市場81.1%的份額,而谷歌的市場份額僅剩10.2%。

多家媒體報導稱,谷歌(Google)將在明年重返中國市場。攝 : Lintao Zhang/GETTY
多家媒體報導稱,谷歌(Google)將在明年重返中國市場。攝 : Lintao Zhang/GETTY

據市場調研公司Kantar的數字,截至2015年8月,手機安卓(Android)操作系統在中國的市場份額為66.9%。但是中國的大多數手機廠商並未安裝原生安卓系統,安卓應用商店市場被騰訊、百度、小米、360和豌豆莢等中國公司瓜分,谷歌無法從中獲得紅利。

谷歌必須要面對如此嚴峻的市場份額流失。

儘管谷歌前任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曾公開指責蘋果公司的App Store(蘋果應用商店)在中國的本土化是「對科技和信息的背叛」,但中文科技媒體「極客公園」(Geekpark)指出,此番重回中國的Google Play「將會實現比App Store更加徹底的本地化」。

據中國科技媒體「愛範兒」的報導,谷歌也已在中國大陸設立服務器並進行內測。谷歌「回歸」的操作方式與此前亞馬遜和Evernote落地中國的方式類似:用戶需要重新註冊中國區的賬戶,並無法與谷歌在其他國家的服務共享和同步。也就是説,即便谷歌「回歸」,用戶無法使用現有的谷歌賬戶登入中國區的谷歌服務。

至於搜索引擎這一谷歌的核心產品,被外界猜測因涉及言論自由與意識形態問題,回到中國的路途依然相當遙遠。

「『回來了』的那個Google,其實是另外一個Google」。科技媒體Pingwest的創始人駱軼航撰文稱,「那個『整合世界上所有信息,讓信息自由流動』的Google沒有回來。」

互聯網的「中國道路」

「在中國做生意真的不一樣。」Uber創始人Travis Klanick接受媒體的採訪時曾説。他亦公開表示,谷歌在中國市場的某些方面失敗了。

為了獲得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在過去兩年中,Travis Klanick連續到訪中國十幾次。在2015年9月習近平訪美期間,美國西雅圖的Uber用戶甚至可以在客戶端看到「歡迎中國國家主席到訪」(Welcome President of China)的彈窗。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Uber擔任公關總監一職的Rachel Whetstone,曾在谷歌負責公共政策與傳播事務,並在2010年主持起草了谷歌「退出中國」的官方聲明。

而被中國拒之門外的Facebook為了向中國表示友好姿態,其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苦練中文,還曾請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他的女兒取中文名字。

很多國際互聯網科技公司都曾遇到與谷歌相似的困境——如何在堅持言論自由和信息的自由分享與獲取,和具有中國特色的商業環境之間找到平衡。而自由流動的信息和不受審查的言論自由,一直被西方社會視作互聯網世界的核心精神。

來自美國的職業社交網站領英(LinkedIn)在2014年進入中國時,不僅表示願意遵守中國的言論規則,還將其中文網站7%的股份出讓給了兩家中國風投公司。

2015年10月,IBM公司向中國政府交出了源代碼。中國政府在不久前提出要加強管理在中國經營的外國科技公司,據BBC報導,IBM是第一家遵守中國政府要求的美國大公司。

「在中國國內的運作當中,以市場為砝碼,政府毫無疑問可以對任何一個跨國公司施加壓力。某種意義上來説,這不僅是在政治上保護中國,在經濟上也保證產業是在可控的中國公司手裏。這是符合政府利益的。」胡泳認為。

更重要的是,「中國政府認為中國可以在世界互聯網當中享有更多的發言權。在國際上,政府也越來越多地想要把中國對互聯網的看法傳遞到其它地方。」胡泳對端傳媒記者説。

在胡泳看來,「現在互聯網主要的增長力量是來自於發展中國家,而不是發達國家。這意味着,全球互聯網發展中新增加的用戶,不一定持有歐美國家的使用習慣和價值觀,而是有自己的使用習慣和價值觀。所以這個地方(指互聯網)會變成一個鬥爭的場域,我們會看到互聯網全球治理當中越來越多地充滿各種衝突,關於互聯網將怎樣走,將不再是一極、而是多極的看法。」正是因此,「剛開始,中國政府比較強調國情,還在談『中國特色論』。但是現在,已經超越中國國情的簡單説法,而是在挑戰美國製定的互聯網規則和規範。」

他補充,「中國政府覺得,對於互聯網,我們可以有自己的道路。」

從未離開過?「Google在中國的業務比人們想象的要大」

「其實從對外宣傳的重點就能看出來(谷歌)策略的轉移,」一位在2015年秋天辭職的前谷歌中國員工相當含蓄地對端傳媒表示,「但是有一些文化和價值觀的東西,其實是沒有變的。」

中國信息經濟學會信息社會研究所所長王俊秀認為,「谷歌的發展代表了互聯網行業的新趨勢,它的維度是立體的,例如對於人工智能、太空科技、醫療等領域的探索,開拓未知的疆域,引領時代向前走。」

「中國也需要谷歌這種大的國際化平台來營銷自己的產品,提升整個經濟。」王俊秀補充。

一位熟悉谷歌的業內人士表示,谷歌之所以成為國際一流的互聯網公司,主要因為其 「加速了信息的流動」,同時,它擅長在在信息流動的中尋找盈利機會。

在「退出中國」風波之後,谷歌重新確立了針對中國的三項業務重點:Google的展示廣告、移動廣告以及針對外貿企業的網絡營銷。2011 年,時任谷歌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負責人的劉允對谷歌中國的營銷部門和整個渠道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整合;同時,產品研發團隊被大幅度削減。但谷歌並未證實這一舉措。

前谷歌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負責人劉允。攝 : GETTY
前谷歌全球副總裁、大中華區負責人劉允。攝 : GETTY

在「退出中國」的第二年,因為幫助中國企業主規劃和實現市場目標,谷歌中國的銷售小組贏得了由谷歌管理層頒發的內部特殊獎勵。

2013年,四川雅安地震之後,為了重振旅遊形象,四川省旅遊局通過谷歌,買下了台灣、香港、韓國、日本和新加坡這五個亞太國家主要客源地的YouTube首頁廣告。

四川旅遊局還使用谷歌的在線視頻產品Hang-out,讓在成都熊貓基地誕生的嬰兒大熊貓與全球網友進行實時的在線互動。這個互動活動時長1小時,在YouTube首頁進行,共有約15,000位網友加入。而在線下,成都熊貓基地在旺季每天接待的外國遊客數量不超過500人。

在山東省,包括青島、煙台在內的17個山東省下轄的旅遊城市均通過谷歌在YouTube上開通了自己的頻道,並發布旅遊宣傳短片。谷歌使用谷歌地圖的360全景技術拍攝了周村和台兒莊兩個山東古城,將京杭大運河、大紅燈籠、染坊等帶有東方韻味的景點呈現其中。

中國客戶則既默認了谷歌在中國互聯網的「缺席」,又以一種實用主義心態希望藉助谷歌在國際上的互聯網資源與經驗,儘快地打開海外銷售市場。

廣告業務佔谷歌收入來源的90%以上,谷歌沒有透露其中多少來自中國。谷歌大中華區總裁石博盟在2015年接受採訪時曾表示,「Google在中國的業務比人們想象的要大……到2016年,我們要成為谷歌Google全球前十位市場」(指廣告業務)。

「重返」中國的前夕,端傳媒記者在谷歌的官方網站上發現,目前谷歌在北京、上海的公開招聘,以戰略合作伙伴、廣告解決方案、業務拓展、公關營銷等方面的人才居多,而非工程師和程序員。

市場的歸市場

2015年8月,谷歌曾進行了一次企業架構調整,將公司更名為Alphabet,搜索業務、YouTube、Google X和風投業務等部門實現獨立運營。

谷歌聯合創始人Sergey Brin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表示,在重組為控股母公司Alphabet之後,各個業務可以自行決定在哪些國家運營,一些業務或許可以率先重返中國市場。

計劃在2016年重返中國市場的Google Play,被認為是在谷歌的諸多產品當中較不涉及敏感信息的,審核工作也相對簡單。並且,很多中國創業者的夢想都建造在谷歌開放的安卓(Android)平台上——因為Android源代碼的開放,任何開發者或者創業企業都可以獲取Android的核心資料,學習App開發知識,並參與Android設備的生產。谷歌曾對媒體表示,「開發人員是無國家、地區劃分的。」

「對很多人來説,Google並不是一家互聯網公司,更是一種互聯網精神和道德堅持的象徵。無論Google實際是否如此,至少在這個國家,網民們需要這種信仰。」駱軼航撰文提到。但是這一次,「中國一部分互聯網精英用戶心目中道德和價值觀化身的Google沒有回來。」駱軼航寫道。

畢竟,除了大陸定製版Google Play之外,中國網民並不知道要等待多久才會在搜索、出行、支付、學術、醫療、社交等等場景中重新與谷歌相逢。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