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政經人文

關焯照:強美元 香港資產價格無運行

大部分市民認為強美元只會削弱香港的出口競爭力,影響出口表現。這種看法其實是不太正確。


關焯照:當香港經濟表現較美國差的時候,美國聯儲局卻開始加息,這可以為香港經濟添煩添亂。攝:羅國輝/端傳媒
關焯照:當香港經濟表現較美國差的時候,美國聯儲局卻開始加息,這可以為香港經濟添煩添亂。攝:羅國輝/端傳媒

最近幾星期,美元指數(US Dollar Index)強勢畢現。在11月27日,美元指數曾升破100點大關,創下2003年後新高(圖一),反映市場普遍預期美國聯儲局將於本月中的議息會議後加息。誠然,一旦加息落實,美元會否持續強勢,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圖一。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一。圖:端傳媒設計部

筆者沒有水晶球,未能預知未來。但經濟理論和歷史告訴我們,在預期美息上升和日本及歐元區將會繼續量寬的影響下,美元在未來幾個月仍會維持上升走勢。從圖一來看,如果美元指數能夠成功升穿100點大關,後市隨時可以挑戰110或甚至120水平,即是主要貨幣包括歐元和日元將仍有可觀的下跌空間。

大部分市民認為強美元只會削弱香港的出口競爭力,影響出口表現。這種看法其實是不太正確的,因為香港是採用聯繫匯率,即是港元與美元掛鈎,所以在聯繫匯率機制下,香港的息口變化在絶大部分時間内是跟着美息變動,即使兩個經濟體出現完全不同的經濟步伐,香港也要跟隨美國的貨幣政策。

當香港經濟表現較美國差的時候,美國聯儲局卻開始加息,這可以為香港經濟添煩添亂,特別是美元已處於強勢,一旦加息只會令美元更強,這更會為香港產生一個荒謬局面──即使香港經濟放緩仍要被迫加息,對已表現不佳的經濟來說只會變成催命符。

內部價格自動回調過程痛苦

香港是否沒有自我調整的能力呢?答案是有的。從經濟調整的角度來看,唯一可以變動的參數(parameters)便是内部價格,例如,資產價格、工資等。綜觀現時港股的變化及樓價、的士牌價和工資等走勢,均面對頗大的調整壓力以平衡過強的外部價格(即是強美元),但這種調整過程是相當痛苦的。

在過去兩、三年,由於外圍經濟疲弱,香港作為一個外向型經濟體系是必會受到拖累。此外,美元於上年7月又再轉強,驅使本地出口增長明顯轉差,而近兩、三季的出口按年變化更出現收縮,令香港的經濟增長逐漸放緩。

強美元與香港出現較正常為慢的經濟步伐表示本地正處於一個失衡狀態。要重新調整這情況,香港內部價格會作出自動回調,令本地成本下降,這才可以重新回復經濟動力。

假若大家有留意本地的樓市變化,在過去兩個月,二手樓價已從歷史高位回吐接近6%。而大型地產發展商,包括長實和新鴻基,於最近兩星期更將新盤價格訂低於同區二手樓價,反映積極去貨心態。假若地產商不看淡後市,又焉會將二手樓價大幅壓低?所以大家對地產商近期的「關照」,實在要小心才是。

在強美元的影響下,持續幾年的樓市泡沫已經爆破了,對希望置業的市民將會製造一個較佳的「上車價」。此外,美元強勢亦同時打擊香港旅遊業,而與旅遊業有密切關係的零售業已被拖累。在過去幾個月,本地主要旅遊區的商舖價格和租金已明顯回調,反映部分零售業的不景氣。然而,商舖價格和租金下跌卻可以有助降低零售業的營運成本。從長遠角度來看,這調整對零售及旅遊兩個行業肯定有正面幫助。

圖二。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二。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三。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三。圖:端傳媒設計部

較靈活的內部價格,例如股價和的士牌價,也相繼回調。從圖二圖三,大家可以看到恆指和市區的士牌價於今年高位分別下挫超過兩成及一成。當然,筆者不是認為美元強勢是驅使這兩種資產價格下跌的唯一因素,而是希望指出強美元對香港內部資產價格產生的抑壓作用。尤其是在股票市場,當環球和本地的經濟表現持續呆滯,而投資者預期美息將會上調,股價是不可能不調整的。即使港股的估值相對合理,但宏觀經濟形勢惡化和加息是絕對不利企業盈利增長,所以香港股市於今年4至5月的高位大約28500點明顯下挫也不是一個意外。

經濟放緩的背後含意是勞工需求轉弱和職位空缺減少,而強美元只會令情況更差,因此,工資增長放緩是必然的命運。然而,最近職工盟卻指出零售業的重災區只是集中於奢侈品,加上預期明年經濟和通脹仍有增長,所以要求僱主於明年加薪6%。究意這是否一個合理的要求,大家心知肚明。

以現時本地經濟逐漸失去動力來看,唯一支持香港經濟的支柱只剩下私人消費開支。無奈,私人消費開支對經濟變化是十分敏感的,當樓價及股價同時轉弱,筆者預期在未來幾季私人消費開支增長也會慢慢放緩,這肯定會拖累勞動市場的表現。基於就業情況預期轉差,僱主對員工加薪6%的要求肯定十分抗拒。

美元上升短期難扭轉

從以上圖一,美元已進入一個上升週期,這趨勢在短期內是難以扭轉的。然而,美元過分強勢對美國經濟始終是一個計時炸彈,例如強美元不利美國出口,令出口行業的就業狀況惡化,但更差的是不少美國企業的收入是來自海外市場,美元兑其他貨幣大幅升值便會嚴重損害其盈利能力,對這類型企業的股價會產生頗大的負面影響。這會否引發美股顯著波動?筆者認為機會是絕對不低的。

如果大家不是太過善忘,應該仍記得環球股市於今年第三季曾出現顯著波動,因此美國市民的私人消費開支增長也由今年第二季的3.6 %放緩至第三季3%,顯示資產價格大幅上落對市民的消費意欲產生衝擊。

現時各大工業國的經濟表現非常參差。雖然美國已進入較全面的復甦階段,無奈美國政府的債務仍然是有增無減。假若環球再出現新一輪的經濟危機,恐怕屆時各工業大國已沒有足夠的武器可以抵禦這等震盪。作為經濟學家的筆者也只能求神拜佛,希望這情況不會出現。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