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廣東勞工NGO遭連串打壓,至少3人被刑拘

12月初,廣東廣州和佛山警方針對本地區四家主要勞工權利機構採取行動,帶走至少15位勞工NGO主要工作人員和工友。據NGO業內分析,被帶走的人士都曾服務於番禺打工族服務部。


圖為廣東省製衣廠集中地廬江村。攝:China Photos/GETTY
圖為廣東省製衣廠集中地廬江村。攝:China Photos/GETTY

12月4日,在失聯近一天後,廣東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的曾飛洋和朱小梅家屬分別接到通知,二人因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刑事拘留,羈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此外,勞工工傷維權NGO佛山市南飛雁社會工作服務中心負責人何曉波因涉嫌職務侵佔罪,被刑事拘留,現羈押在佛山市南海區看守所。

這是兩家機構在近一年來,因為支持工人維權,被切斷境外資金來源、停止政府項目、負責人被限制出境之後,遭遇的最嚴重打擊。

至此,此次在廣州和佛山警方針對本地區四家主要勞工權利機構採取的行動,帶走至少15位勞工NGO主要工作人員和工友。截止發稿時為止,3人被確認刑事拘留,6人已確定被釋放,還有5人未能取得聯繫,1人被軟禁。據NGO業內分析,被帶走的人士都曾服務於番禺打工族服務部。

一位勞工權利人士認為,「這次很明顯是有比較高級的統籌布局。從一些朋友被問話的內容可以看出,當局是要把實際上幾個各自獨立的勞工機構證明為由曾飛洋為首的一個集團,很有可能以此加大監控力度。」

12月3日上午11時左右,警方突然來到廣州海哥勞工服務部,帶走辦公室內辦公的工作人員賓雪、何兵,以及兩名到訪的工友黃冬梅、成能文。四人被羈押在富華派出所,到下午四點半做完筆錄以後被釋放。警察到來時,該機構的主任陳輝海因為要去區政府拿一些工商資料而僥倖不在。但警方以電話的方式通知,要帶他走。隨後,陳輝海暫時躲避在一間酒店內,並在兩點左右接受了自由亞洲電台的電話採訪。接近下午四點的時候,陳輝海手機關機,外界和陳輝海失去聯繫。截止發稿時,陳輝海電話可以接通,目前正被警方軟禁在未知地點。

警方問及的內容都涉及曾飛洋

在警方突襲廣州海哥勞工服務部的同時,廣東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總幹事曾飛洋與廣州市番禺區向陽花社工服務中心駱紅梅,以及工作人員朱小梅、彭家勇、孟晗、何明輝、鄧小明、鄒佳俊一併處於失聯狀態。據悉被帶往南村派出所,有工友前往派出所打聽消息,但派出所拒絕他們進入。直到當晚十點,駱紅梅與鄒佳俊錄完筆錄後被警方釋放。駱紅梅表示,派出所給出的調查理由為「曾飛洋等人涉嫌聚眾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罪」。11月28日,曾飛洋等人剛剛結束對逢源街環衞工人罷工維權行動的支持,這是他們最近的一次支持勞工集體維權活動。在這一事件期間,一位被警方傳訊的人士表示,警方問及的內容都涉及曾飛洋。曾飛洋也向身邊人表示,自己可能會很快被抓。

同一天下午三點二十七分,位於佛山的南飛雁負責人何曉波剛剛出門準備前往法院時,被警方帶走。大約二十分鐘後,公安局前往何曉波住處搜查,帶走了家裏所有電子產品以及工作方面的財務票據,以及外出參加培訓的資料。現場的警官對何曉波的妻子表示,何曉波涉嫌財務侵佔罪,現在是協助調查。該警官同時反覆提醒何曉波妻子不能在微信、微博等渠道發布案情信息。之後,南飛雁祖廟辦公室也被警方搜查,由於當時辦公室並沒有人,還不知道被帶走了哪些資料。事後,其妻子在尋找何曉波的過程中得知,何曉波是被佛山經濟犯罪偵查支隊帶走。2015年8月,佛山市民政局對南飛雁進行財務審計,並以項目跨年為由,要求再審查2012-2013年度的財務審計。

此外,有消息稱,原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工作人員湯健,在北京被警方帶走。

涉案機構之中,廣東番禺打工族服務部成立於1998年,長期關注工人權益、勞工服務等工作。南飛雁社會工作服務中心於2007年開始活動,2012年在民政局正式登記註冊,是廣東佛山唯一一家勞工工傷維權NGO。番禺區向陽花社工服務中心在2012年9月完成登記註冊,其初衷是為女工提供一個學習培訓和生活交流的空間,在13年3月以後,逐漸開始轉向女工權益。陳輝海本人長期擔任工人維權義工,其機構海哥勞工服務部於2014年11月成立,致力於推動勞資集體談判。

四家勞工機構頻遭政府壓力

四家勞工機構的工作內容各有側重,但均觸及工人權利問題。除去工人維權組織常遭遇的人身威脅之外,這幾家機構在2015年頻頻遭遇政府壓力。

2015年1月1日正式實施的廣州市《社會組織管理辦法》規定,NGO如接受境外資金捐助,需提前至少15日向登記機關及相關部門書面報告。早在2014年9月,中國國家安全部已通知番禺打工族服務部,不能接受香港勞工權益組織中國勞工通訊的資金,而這是他們當時唯一的資金來源。從去年9月起,主任曾飛洋也被邊控,無法離開大陸。失去基金會支持後,打工族服務部還在繼續為勞工提供服務。

向陽花社工服務中心註冊成立之初,因為專注女工的社區服務,曾得到廣東省婦聯、廣州市團委等讚賞。從去年3月開始,該機構在社區中發現越來越多女工遭遇性騷擾和勞資糾紛問題,隨後開始提供維權服務,也開始受到主管部門的壓力。今年3月,它的分支機構遭遇斷水斷電,被迫於4月10日正式關閉。隨後該中心總部也被迫搬遷,財務資料受到民政局檢查。民政局在確認機構遷出原辦公場地後不久,就通過頻繁約談和電話方式,表示希望機構「自己去註銷」。6月23日,拒絕主動註銷的向陽花收到了《廣州市番禺區民政局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擬撤銷登記。這一打壓,可能與介入勤藝珠寶廠等工人發起的維權活動有關。

南飛雁在2012年廣東民間組織管理的開放中,順利在民政部門登記註冊,並能夠拿到政府購買服務的經費,承接政府扶持社工機構的資金項目。但從2014年底開始,該機構逐漸感到活動空間的壓縮。到今年6月年審時,佛山市民政局對南飛雁的評定為「基本合格」。如果連續兩年評定結果為「基本合格」,機構將被撤銷。年審評定之後,南飛雁本已獲得的政府社會組織發展專項扶持資金項目資助,最終未獲審批。此外,南飛雁與佛山市救助站的社工服務合作原本到今年年底到期,也於8月被提前終止。到9月時,南飛雁共有三個服務點分別被關停和終止合作,一個項目經費不足。11月,何曉波突然被限制出境。

工廠倒閉與勞資糾紛問題日趨嚴重

政府明顯收緊對勞工機構態度的同時,隨着國內經濟的下行,工廠倒閉與勞資糾紛問題日趨嚴重。根據中國勞工通訊的統計,今年10月和11月,廣東省的罷工抗議事件創造了新高,7月的時候有23起事件,10月達到了52起,十一月更是達到56起,相當數量的事件是由工廠倒閉引起的。

對於這一事件,國內多位勞工專家表示不能發表意見。香港勞工通訊負責人韓東方認為,此番打擊背後的黑手非總工會莫屬,其目的則是阻撓工會改革,從而保住工會官僚的既得利益。

目前,廣東省深圳市、東莞市等地勞工組織還未受到這一事件的波及,但勞工機構負責人均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