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今評

曾志豪:當小孩子說考試很開心

如果一個成年人,說自己很鍾意返工,你已經會懷疑他是否「鬼上身」;如今一個小四的學童,居然說自己很喜歡考試……


2015年11月29日,香港,家長帶同子女於立法會外示威,要求取消小三TSA考試。攝:林亦非/端傳媒
2015年11月29日,香港,家長帶同子女於立法會外示威,要求取消小三TSA考試。攝:林亦非/端傳媒

香港管教育的人,很嚇人。

教育局長吳克儉,明知家長為了TSA心急如焚,仍不動如山,「私人理由」,缺席立法會公聽會。難怪家長怒吼,「你就放假,我們的孩子就無得放假。」

當日出席立法會的署理教育局長楊潤雄,多次強調自己在TSA政策上,是門外漢,要聽從專家意見。開玩笑,你一個教育局的官員,竟然說自己對教育政策問題「門外漢」,那你憑什麼坐上這個位置?

在其位便要謀其政,TSA的議題已經在香港擾攘了好幾個月,你這個門外漢即使一竅不通,這幾個月時間,就不會下點工夫、用點心神、盡點責任,好好理解一下TSA政策的來龍去脈,看看如何影響家長學校小孩嗎?你就只能乾等專家意見?

更何況,香港的高官,大部分的子女都一早送了外國,或者本地國際學校讀書,他們個個都了解香港教育的「利害」,絕對不是「門外漢」。

聽到教育局官員說自己是門外漢,家長心中便有氣。你是門外漢,家長幾時又是教育專家了?個個都有正職,人人為口奔馳,但就因為你們教育官員的不作為,家長只好「自己孩子自己救」,陪太子操練TSA題型,發起fb群組抗議不公制度。

和切膚之痛的家長相比,教育局官員,真是門外「看」。

公聽會一片罵TSA的聲音中,居然有一把稚嫰的童音說「我認為毋須取消TSA」。

一位小四的女孩,不單說「TSA比考試還輕鬆得多」,甚至表示「考得好開心」。

老天爺,如果成年人說自己很鍾意返工,你已經會懷疑他是否「鬼上身」;如今一個小孩,居然說考試很開心,我擔心,這種骨骼精奇的學生,在校內會否很難找到朋友?

女孩的家長原來是民建聯成員,大家恍然大悟,等於你問朝鮮的小孩子,個個都會笑容滿面告訴你「我們最幸福」。

朝鮮的家長,也會像民建聯那位家長一般,自信的說「這是我家小孩獨立見解,雖然具體發言稿是我寫的」。

拜託,小女孩發言時,不時望着家長,等候發落;她長大了,會否變成那個要靠人在背後提場才懂回答記者問題的建制派區議員小花?

最可怕的是,這位民建聯家長,竟然說,取消TSA,等於剝奪了他的孩子考TSA的權利。

從來只聽過保障兒童接受「教育」的權利,沒有聽說過要爭取「考試」權利。

學童一年到頭測驗考試只有嫌多,不會嫌少,是什麼樣的怪獸家長才會說出「剝奪考TSA權利」這種話?

這位民建聯家長是真心為孩子?還是真誠為保皇?

香港近年的政治生態,凡事都要有兩面,不論你是找來的還是請來的,總之有反對便要有贊成。有佔中便要有反佔中,反國教便要有撐國教,有人說苦瓜苦便要有人說苦瓜甜。

小女孩的發言也很奇怪,她說TSA的考試和平時學校考試差不多。

為什麼許多學校要小朋友操練TSA?因為TSA的考法,也就是所謂的題型,和學生平時上課學習的內容不一樣!

如果小女孩說TSA和平時測驗差不多,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她的學校在平時的測驗中,已經融入了TSA元素。

這不是好現象,如果學校為了滿足TSA,就連平時的教學都遷就TSA的僵化題型,那學生豈不是由小一開始,便為了考試而學習?

考試本是了解學習進度,如今相反,學習是為了應付考試。

家長本來是保護孩子,如今相反,家長成了孩子最大威脅。

香港的教育,真的很嚇人。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