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調查:擁有8個名字的神秘港商涉中石化貪腐案(上)

除中石化案外,神秘港商徐京華亦深陷香港一宗錢債案,案件披露其擁有中國公安部、軍方、國企背景的合作夥伴,四人一同打造龐大中非跨國集團。


調查中石化反腐案涉事港商。圖:端傳媒設計部
調查中石化反腐案涉事港商。圖:端傳媒設計部

中國石油系反腐的風暴,終於颳至香港。

2015年10月,先後有三名中國石油界巨頭遭中央拘捕扣查,再次把中國石油系反腐風暴推向新高潮。

在事前毫無徵兆下,中紀委突然在10月7日晚上11時半在網上發布消息稱,曾任中石化總經理的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蘇樹林涉嫌嚴重違紀被查。翌日,香港商人徐京華在北京一家酒店被帶走。10月30日,前中石化集團前副總經理張耀倉亦被帶走調查。當局至今仍未公布三人所犯何事,只知仍被扣查中。

中外媒體紛紛報導,內地媒體「財新網」引述知情人士指,三案相互關連:曾任中石化總經理的蘇樹林,涉及在獲得安哥拉海上油田開採權上,行賄和收受回扣;而前中石化集團副總經理張耀倉,則涉及在中石化海外油氣田投資中輸送利益,及在海外工程項目採購中牟取私利。

蘇樹林及張耀倉二人曾是政府高官,亦是國企中國石油化工(下稱︰中石化)前高層,牽涉反腐風波不足為奇,但被扣查名單上還出現了一個香港商人——一位作為中國和非州兩國石油貿易的香港人。

就在大家都疑惑徐京華在這宗貪腐案的角色時,端傳媒就發現,徐京華在近日亦被捲入一宗錢債糾紛民事案件,而香港法庭披露的文件正好揭示了這位神秘商人及其商業網絡的謎團。

根據法庭文件,這宗錢債糾紛案除了涉及徐京華,還涉及二女一男。端傳媒進一步調查發現,這4人背景非常複雜,一人曾在中國情報機構任職,累積大量非洲人脈;一人被指是中國將軍後代、鄧小平的翻譯員;一人有內地公安部背景,與中國政府異常密切。而過去多年,這4人合力打造一個被稱為「金鐘道集團」的龐大跨國集團,聯繫中非兩國的基建項目和石油資源。他們的關係由合作夥伴轉為內訌仇人,也因為內訌把本來這個深不可測的集團內幕一一曝光。

一個擁有8個名字的「不透明」港商

徐京華被查後不足一個月,今年11月13日中午12時,香港高等法院內正處理一宗公司清盤案,案中的一名被告也是徐京華。

端傳媒記者到法院旁聽聆訊,案件已進入了案件管理會議(case management conference)階段,徐京華及其他控辯雙方的人物均不需要出庭,當日亦只見律師代表及相關公司代表出庭。

此案的原告人是武洋,被告人除徐京華外,還有兩位女性——馮婉筠、羅方紅,以及大遠國際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大遠國際)、創輝國際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創輝國際)、安中國際石油控股有限公司(下稱:安中石油)、北京天橋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和MAGIC WONDER HOLDINGS LIMITED。

香港神秘商人的人物關係。圖:端傳媒設計部
香港神秘商人的人物關係。圖:端傳媒設計部

事實上,這4名人物和5間公司,全部與一個名為「金鐘道集團」的跨國企業網絡有緊密關聯。這個跨國企業2003年起先後在港開立多間公司,包括上述的大遠國際及創輝國際等。由於這些公司的註冊地址均為香港金鐘道88號,在美國國會針對那些公司的研究報告及外國媒體報導中,統稱它為「金鐘道集團」。

法院文件顯示,徐京華至少有8個不同的名字,除中文名徐京華外,還擁有Sam Pa、Samo Hui、Sam King、Tsui Kyung Wha、Ghiu Ka Leung、Antonio FAMTOSONGHIU和Sampo Menezes等7個英文名。而他在國際上最常用的名字是Sam Pa。

在香港,徐京華從未在公開場合露面,他的名字只在財經及國際新聞中,偶然出現過幾次。例如,2012年6月,香港新聞媒體引述國際反腐敗監察組織「全球見證」的報告,指徐京華向津巴布韋政府提供資金打壓反對派,以換取在當地開採鑽石礦和發展房地產。2014年11月,香港媒體《都市日報》刊登一篇427字的財經報導,提及記者在金鐘太古廣場偶遇徐京華,報導以「低調的本土富豪」形容他,指他專門跟非洲國家做石油生意。

根據這些零碎的公開資料,徐京華出生於1958年2月28日,今年57歲,祖籍是香港,他同時擁有安哥拉和英國雙重國籍。

對於徐京華的早期背景,在公開的報告及新聞報導中有幾個不同版本︰有指他早年爲中國情報機構工作,積累了大量非洲人脈,並在非洲軍火交易中發揮着重要作用,後來轉為從商﹔亦有指他中學、大學時期,在比利時留學,畢業後去到一間德國軍火公司工作,繼而在非洲開展軍火生意﹔還有指他70年代曾在亞洲阿塞拜然(Azerbaijan)首都巴庫的一個蘇聯軍事學校受訓過後,進入了內戰中的安哥拉,並在那裏做生意。

2003年,徐京華認識了羅方紅及武洋,三人合辦創輝國際及大遠國際,這兩間公司儼如「金鐘道集團」的母公司,之後不斷再持股開辦更多公司,並通過共同的持有者或董事聯系在一起,至今涉及29間相關公司。

據2011年8月《經濟學人》的報導顯示,「金鐘道集團」是專門跟非洲國家包括安哥拉及剛果等地經營石油、礦產及鑽石生意,在全球達成價值數百億美元的交易。雖然所有相關的查冊紀錄中並沒有徐京華的名字,但據2014年10月《金融時報》的報導,多年來徐京華都代表該集團與各國總統、酋長和大亨會面,被視為集團的高級管理層,例如杜拜政府曾稱徐京華為安中石油董事長;非洲國家塞拉利昂(Sierra Leone)總統曾將他稱為中國國際基金的副董事長。

據透露,徐京華作為中間人的技略,主要手法是「以資源換基建」,透過安排非洲石油輸入中國,以換取中國公司到承接非洲的基建項目。

美國國會在2009及2015年,針對該集團作出過兩份詳細報告,其中在2009年的共60頁的報告中,徐京華被美國國會質疑是為中國政府做事,並稱「徐京華是金鐘道集團中最不透明的人物」。

2014年4月17日徐京華被美國凍結資產,同年被英國反腐團體「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指他為津巴布韋獨裁總理穆加貝的政府及秘密警察作出資助,以換取鑽石出口權。

一系列離岸公司組成龐大「金鐘道集團」

端傳媒查詢公司查冊紀錄發現,截至今年11月19日,「金鐘道集團」在香港目前仍有29間公司正在營運,當中19間公司的部分或全部股權,都由英屬維爾京群島(BVI)公司持有,這些離岸公司毋需公開股東及董事的身份。許多空殼公司都用這方法,來隱暪背後的持有者及背景。

據《金融時報》和《經濟學人》資深新聞記者、皇家國際事務學會副研究員尼古拉斯‧謝森(Nicholas Shaxson)所撰寫的《大逃稅》(Treasure Islands: Uncovering the Damage of Offshore Banking and Tax Havens)指出,這做法加深了對保護資產的保密性及複雜性,令人難以看到公司的整體,繼而難以理解其結構。

以一系列離岸公司組成的「金鐘道集團」,正是用這方法貫徹其「不透明」。離岸公司阻截了進一步的偵查,但記者再度翻開美國國會針對該集團的報告,發現該集團雖由多間離岸公司組成網絡,但事實上以兩間公司為核心,分別是2003年12月開設的中國國際基金(下稱︰中基公司)及2004年9月開設的安中石油。中基公司主要負責管理該集團的基建項目,而安中石油則由該集團與安哥拉國家石油公司聯合組成,負責經營及管理安哥拉能源項目,包括石油開採。

「金鐘道集團」在2007年完成多宗交易,並開始向全球擴展後,立即引起中西方多國的關注。

2009年10月中旬,「金鐘道集團」網絡下的中國國際基金有限公司(下稱:中基公司)與幾內亞軍政府簽署了一項70億美元的礦業和基礎設施交易,以開發該國的礦產資源,及協定為當地承建基礎設施。同年10月16日,中國外交部公開澄清,徐京華及相關公司與政府並無關係,劃清界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在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中基公司)是一家在香港註冊的國際公司,其在幾內亞的投資純屬其企業自身行為,該公司活動與中國政府無關,中國政府不了解具體合作情況。」

中基公司和安中石油原本的註冊地址均為金鐘道88號10樓,但在今年10月12日,徐京華在北京被扣查後的第4日,包括這2間公司在內的合共29間「金鐘道集團」公司,突然把全部註冊地址更改成中環環球大廈22樓。

端傳媒記者趕往上述地址,看到李偉斌律師行的招牌,該公司職員指,律師行提供公司秘書服務,如想找相關公司的股東或董事,可代為聯絡。記者留下金鐘道集團相關公司、股東及董事的名字,要求代為聯絡,但直至截稿前,仍未獲回覆。

此外,在安中石油的網站上能查詢到其香港及新加坡辦事處的電話,記者多次致電香港辦事處,均無人接聽,只能電話留言要求採訪,但至截稿前仍未獲回覆。記者亦發電郵到安中石油駐新加坡分部查詢,該公司企業部傳訊人員Huang Yijian回覆說:“With regard to Mr Sam Pa, we would like it to be known that he is not the head of any of the companies within the group and instead played the role of an advisor. He holds no other executive position within the group nor is he a shareholder(徐京華並非本集團任何公司的主管或股東,他只曾出任顧問)。” Huang Yijian又表示,在媒體上得知徐京華被帶拘押的消息,但卻未能聯絡上他,故未能提供事件的近況。

Huang強調徐京華的缺席,並未影響該公司的營運。對於該公司的結構,Huang只承認是多間安中國際石油有限公司(China Sonangol International Limited)集團的其中一間公司,由創輝國際發展有限公司和安哥拉國家石油公司合資經營,但卻拒絕回答「安中國際」的架構及相關公司之間的關聯問題。

徐京華之外的神秘女商人

在龐大的「金鐘道集團」中,徐京華不過是近期浮出水面的一個人物。該集團旗下的公司登記資料變動頻繁,但公司董事名單保持較為「穩定」。查看該集團的登記資料會發現,出現最頻繁的是羅方紅及馮婉筠這兩個名字。

今年60歲的羅方紅目前出任該集團全部29間公司的董事,並持有位處該集團結構最頂層的創輝國際發展有限公司的30%股份,以及中基公司1%的股份。

過去有關「金鐘道集團」的報導一形容羅方紅為徐京華的生意夥伴,是該集團多間公司的股東及前台人物,所提及的篇幅並不多。但據端傳媒調查,羅方紅的角色不僅如此。

美國國會的報告指出,羅方紅的集團地位,源於她擁有中國政府高層人脈,亦有指她是前中國領導人鄧小平的翻譯員,而在一次到委內瑞拉的行程中,當地總統烏戈·查韋斯(Hugo Chávez)介紹她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將軍的女兒。

羅方紅的丈夫王翔飛,曾出任多間中國具知名度的國企董事。今年63歲的他,曾擔任中國光大國際有限公司的行政總裁、中國光大集團有限公司之董事、助理總經理及中信銀行獨立非執行董事等。他亦是「金鐘道集團」29間香港公司之一的安中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下稱︰安中國際)的副財務總監、安中石油的財務顧問。同時,他亦出任金鐘道集團7間公司的董事。

羅方紅夫婦多重身分。圖:端傳媒設計部
羅方紅夫婦多重身分。圖:端傳媒設計部

而羅方紅在香港的身份,是香港上市公司南南資源實業有限公司(1229.HK)的主席兼董事總經理。據南南資源官方網站顯示,其主要業務為資源併購,該公司於2011年先後兩次改名,先由安中資源實業有限公司,更名為國際資源實業有限公司,再改名為南南資源實業有限公司。

曾在擔任幾內亞礦業部長時,與徐京華合作過的瑞銀(UBS)前銀行家馬哈茂德•蒂亞姆(Mahmoud Thiam),曾向《金融時報》記者表示︰“Everything indicated that [Pa] was the boss. But you got the sense that if he wanted to get rid of Lo, he could not. (一切都表明徐京華是老大。但你能感覺到,他想擺脫羅方紅是不可能的)”

根據公司登記資料,記者再前往羅方紅位於香港香港南區中產住宅區薄扶林花園的地址,開門的是一名老翁,他自稱只是租客,並指不能聯絡上業主羅方紅。

「金鐘道集團」的另一位核心董事是馮婉筠,據媒體報導和研究該集團的人稱,馮婉筠是徐京華的伴侶,亦是其利益代理人。2003年,創輝國際成立時,羅方紅持有30%股份,其餘70%由馮婉筠持有。

按公司登記資料,端傳媒記者前往位於香港東區中產住宅區杏花邨找馮婉筠,一對年約70多歲的夫婦及年約40歲的男人一同開門,年約70多歲的老翁先指馮婉筠不在香港,後來又指她不在該處住,便匆匆把大門關上,神情異常緊張。

「金鐘道集團」股權分佈。圖:端傳媒設計部
「金鐘道集團」股權分佈。圖:端傳媒設計部

截至2015年11月,馮婉筠出任該集團29間公司中的15間公司董事,包括核心公司中基公司及安中石油。另外,查看南南資源2015年的中期業績公告,發現該公司的最終控股公司是創輝國際,其最終控制方為馮婉筠。

南南資源的註冊地址,直至今年11月17日,與未遷離金鐘道前的中基公司及安中石油一樣,同為金鐘道88號10樓1003室。

今年11月13日,記者前往金鐘道88號10樓1003室查詢,發現辦公室的玻璃門外或內均沒有任何公司名牌,前台坐着一名年約40歲的女工作人員。按下門鈴後,該名女子上前打開了一條門縫,小心翼翼地探頭問來意。當記者問她這裏是否中基公司、安中石油及南南資源的辦公室時,她連連否定,並聲稱從沒聽過那些公司。但按南南資源的通告顯示,該公司於今年8月25日舉行的周年股東大會,正是在該辦公室舉行。

記者再問她可否約見徐京華、馮婉筠、羅方紅及王翔飛等人,她再次耍手擰頭,表示全不認識,並說︰「這裏只有我一個人工作,你快點離開吧。」最後記者問該地址是什麼公司,她亦拒絕透露,並隨即關上大門。

端傳媒曾發電郵到安中石油駐新加坡分部要求訪問羅方紅,對方回覆羅方紅近來事忙,未能接受訪問。

11月18日,南南資源在其網站上發出公告,表示更改香港總辦事處及主要營業地點到金鐘夏愨道18號海富中心2座,未有列出原因。

11月20日,記者前往上述新辦事處地址,發現是一間同時為多間公司提供秘書服務的商務中心。該中心職員表示可代為聯絡羅方紅及其丈夫等南南資源的董事,但至截稿前仍未有回覆。

「金鐘道集團」內訌

隨着調查深入,端傳媒發現這個跨國集團的網絡深不可測,除了徐京華、羅方紅外,這集團原本還有一名內地核心人物——武洋。

美國國會在2015年針對「金鐘道集團」的報告指出,武洋於1983年在中國公安部任職,至1986年9月躋身至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但記者在網絡上公布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二屆中央委員會名單上並沒有查到武洋一名。如今,武洋是中國石化集團國際石油勘探開發有限公司的副總經理。

美國國會於2009年針對該集團的報告內寫道,武洋當時出任金鐘道集團最少14間公司董事。該份報告還指出,武洋長期以來與中國政府「關係緊密」。不過在2015年,武洋在集團內的地位似乎出現變化,現時由他出任董事的「金鐘道集團」下屬公司,減至3間。

武洋在香港申報的地址有兩個,一是北京東長安街14號,另一份香港法庭文件顯示武洋的地址是北京廣渠門南濱河路1號院。端傳媒派記者前往調查發現,前者是中國公安部辦公室,後者是中國公安部的家屬大院。

該家屬大院是一座鄰近北京二環路的住宅,保安極為嚴格,大鐵門緊鎖,門口亦不像普通住宅小區般標示出樓盤名字。記者前往武洋申報的單位,應門的是一名自稱是武洋父親的長者,並指武洋不與他同住。後來,記者輾轉取得武洋在中國內地的手機號碼,接聽者自稱是武洋本人,顯得十分謹慎,拒絕採訪並多次重複︰「有什麼就問我的律師。」隨後便掛掉電話。

武洋在集團內的地位轉變開始於2011年,據香港法院文件紀錄,他多次與羅方紅、徐京華和馮婉筠對簿公堂。持有金鐘道集團相關公司大遠國際30%股權的武洋,聲稱在幫助「金鐘道集團」做成首筆石油交易後,沒有得到應得的4千3百多萬美元分紅。在2013年6月4日的法庭判案書上,法官分析這宗糾紛的證供時指出,相關利潤被用了在安哥拉「巴結官員」,在武洋未取得他的分紅下,法官裁定大遠國際要公布相關財務紀錄。

在法庭上,武洋指大遠國際(「金鐘道集團」其中一間公司)及其子公司在非洲經營石油及建設等項目期間,訂立了多宗可疑交易,包括註銷大遠國際達5億美元資產,註銷借給幾內亞政府的7400萬美元貸款,又以1美元出租一隊飛機以換取在安哥拉的商業發展機會。武洋要求查帳,最後獲得勝訴。2013年6月4日的法庭文件內,揭示了「金鐘道集團」其中一間公司大遠國際,於2008年12月31日至2011年3月31日的分類帳目,顯示該公司與坦桑尼亞、津巴布韋、北韓及中國國企均有大筆款項來往,涉及港幣逾34億3千萬元。

但判決過後,徐京華一方並沒作出繳付,武洋於是在2015年再次向高等法院入稟,要求申請羅方紅、徐京華、馮婉筠及「金鐘道集團」的5間相關公司清盤。案件至今仍在審理中,最快在2016年1月5日,於香港高等法院繼續聆訊。

香港的投資環境較寬鬆,徐京華及其生意夥伴,以香港為基地,透過一系列離岸公司,建立起龐大的「金鐘道集團」,令人難以找出公司背後涉及的資產最終擁有人及相關交易。不過,這群「金鐘道集團」的核心人物,因內訌而把事情搬上香港法院,在高透明度的香港司法制度下,這個神秘的集團,打開了一道缺口。故事尚未完結。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