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胡耀邦百年誕辰

獨家解讀:胡耀邦誕辰百年紀念活動背後的博弈

表面上官方的高規格紀念,並不代表對胡耀邦的紀念毫無限制。恰恰相反,對於胡耀邦的紀念,多處都體現着嚴格「管制」的痕跡。


中國旅客參加胡耀邦銅像揭幕儀式。攝:JIA CE / IMAGINECHINA/ AFP
中國旅客參加胡耀邦銅像揭幕儀式。攝:JIA CE / IMAGINECHINA/ AFP

在胡耀邦誕辰百年之際,從已知的消息來看,官方會舉行高調的紀念活動,除了今天將在人民大會堂召開高規格的紀念座談會以外,出版發行的《胡耀邦文選》,也值得玩味和解讀。

表面上官方的高規格紀念,並不代表對胡耀邦的紀念毫無限制。恰恰相反,對於胡耀邦的紀念,多處都體現着嚴格「管制」的痕跡。

《胡耀邦文選》出版,名義上的最高規格

《胡選》編輯出版過程,由有關黨和國家領導人直接統籌。

以昨天正式發布消息的《胡耀邦文選》來看——趕在20日之前,發布出版發行消息的《胡選》,名義上雖然是最高規格,但據筆者了解,從文選的多處細節來看,《胡選》編輯出版背後,存在着不少的博弈。

中共建政以來,關於中共領導人出書形成了一套嚴密的規定。領導人出書的最高規格,是以名字+「選集」(「文選」、「文集」)命名,以中央文獻編輯委員會名義編輯、人民出版社出版。除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鄧小平、陳雲等老一輩領導人,新世紀以來只有前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出版過《江澤民文選》。

從規格上看,此次《胡選》也由中央文獻編輯委員會名義編輯、人民出版社出版,名義上看是給予了最高規格的安排。另外,筆者了解到,《胡選》編輯出版過程中,由有關黨和國家領導人直接統籌,也體現着《胡選》出版「茲事體大」。

不過,對於《胡選》的一些細節安排,仍然值得注意。

從《胡選》內容看,該書《出版說明》中稱「收入胡耀邦同志1952年5月至1986年10月這段時間內的重要著作77篇,包括文章、講話、報告、談話、批示、書信、題詞等,相當一部分是第一次公開發行。」從這個角度來看,本書的含金量無疑是很高的。

然而,從本書的具體篇目,仍存在一些遺憾。

文選收錄背後,是胡家代表與有關學者的強烈爭取

胡家代表甚至發火,認為收錄篇目不夠且不具有代表性。有關學者還提交了書面建議,強烈要求收錄代表性的篇目。

《胡耀邦文選》的第一個遺憾,就是是篇目較少,僅有一卷77篇。

按照一般流程,領導人著作的前期整理工作,會專門組織文稿小組完成,文稿小組成員不僅僅包括領導人的現任秘書,還會從不同單位借調領導人的前任秘書和身邊工作人員以及相關研究學者。

前期整理工作完成後,形成初步書稿,然後在小範圍內向領導人家屬、部分身邊工作人員、學者徵求意見。筆者了解到,此次《胡選》初稿收錄的篇目,只有70篇。

在今年8月份徵求意見的過程中,胡耀邦生前身邊工作人員提出了意見,而胡家代表甚至發火,認為收錄篇目不夠且不具有代表性。徵求意見的過程中,有關學者還提交了書面建議,強烈要求收錄其他代表性的篇目。

根據筆者了解,最後面世的77篇中,《對當前如何治理國家的建議》、《要堅持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四化建設和改革問題》等篇目,都是後期再徵求意見時加上的。

可以說,這些後收錄的篇目,都十分具有代表性。比如以《對當前如何治理國家的建議》為例: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幫」以後,葉劍英即派他的兒子葉選寧去看望胡耀邦,並徵求胡對治理國家的建議。胡耀邦給葉帥提了三條建議「停止批鄧,人心大順;冤案一理,人心大喜;生產狠狠抓,人心樂開花」。

事後胡耀邦回憶,為了便於記憶和傳播,這三句押韻的順口溜他前後想了一天。這三條建議,後來也被稱作「隆中三策」。

提交建議的學者認為,胡耀邦提出的這三條建議,切中了當時國家的時弊。從文革後一段時期的工作來看,也主要是圍繞這三方面展開,體現了胡耀邦看問題的精準以及前瞻性,此篇目如不收錄,《胡選》的含金量會大大降低。

政治體制改革論述僅收錄一篇

胡耀邦對全面改革有過許多精辟的論述,其中也涉及到很多政治改革的部分。對於政改篇目的選擇,也反映着當局對紀念胡耀邦的尺度。

從最後出版的77篇目來看,對於一些題材的選擇仍然不具有代表性。作為改革派的代表人物,胡耀邦在上世紀80年代對全面改革有過許多精辟的論述,其中也涉及到很多政治改革的部分。

不過《胡選》中,專門闡述政改的僅有《政治體制改革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一篇簡短的文章,這肯定是不夠的。對於政改篇目的選擇,也反映着當局對紀念胡耀邦的尺度。

另外,《胡選》收錄的是胡耀邦1952年5月至1986年10月間的著作,收錄文章的截止時間點也耐人尋味。大家知道,胡耀邦是在1987年1月因為「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而被迫辭去中共中央總書記職務。換而言之,《胡選》並未收錄胡耀邦不再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後的有關著作。

事實上,胡耀邦在1987年辭去總書記職務後,他仍然在當年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其後也仍然有大量公開活動講話或各類書信手跡等,不過很遺憾,這些都並未收錄進《胡選》。

國內市場化媒體不能自行報導

媒體對於政治上拿不準,在習近平今天講話發表之前,不知道官方對於胡耀邦紀念講話的重點,宣傳部則要求相關報導只能轉發官方媒體通稿,不允許市場化媒體自行操作。

《胡選》編輯出版博弈之外,關於胡耀邦百年誕辰紀念活動的宣傳報導背後也透露出各種博弈的痕跡。

今天(11月20日)正值胡耀邦誕辰百週年紀念,中共中央將在人民大會堂舉辦高規格紀念座談會,最高領導人講發表對胡耀邦的紀念談話。不過弔詭的是,從今天內地各家媒體的報導來看,多數都只轉發了昨天新華社發布的關於《胡選》的簡短消息,少數市場化媒體刊載了《胡選》中的部分選段,具有代表性的北京、廣東、上海等地影響力較大的市場化媒體,基本沒有紀念胡耀邦文章的「自選動作」。

按照常理而言,遇到胡耀邦誕辰百年類似的重大選題,應該是「兵家必爭之地」,各大媒體都力圖藉此報導彰顯自身的影響力。筆者認為,出現今天這樣各報幾乎沒有「自選動作」報導的局面,原因不外乎有兩個:

一個是這些媒體對於政治上拿不準,在習近平今天講話發表之前,不知道官方對於胡耀邦紀念講話的重點,如果媒體事先報導角度有偏差,可能引起一定的誤會和風波。

而更重要的原因則是宣傳部門對胡耀邦百年誕辰的紀念報導予以了限制,要求相關報導只能轉發新華社、央視等官方媒體通稿,不允許市場化媒體自行操作。

紀念胡耀邦,不會對「89學運」有所鬆動

最高領導人出席胡耀邦紀念座談會並發表講話並不代表對「89學運」的態度有所鬆動。

不難發現,在胡耀邦誕辰紀念問題上,官方的紀念和宣傳報導的尺度和民間對胡耀邦的愛戴形成的期望,可以說存在明顯的距離。

究其原因,一方面可能是胡耀邦生前因為反對「自由化」不力而被迫下台,逝世後又引發89學生運動,而種種跡象表明,「資產階級自由化」「89學運」都是現中央領導層所並不認同的。另外,領導層也並不排除一些勢力和個人,借着胡耀邦誕辰百年,出來發表各種言論,或者「利用」胡耀邦的政治遺產為自己站台。因此,官方刻意壓低胡耀邦紀念宣傳報導的規模,從一個側面也減少了這些人發聲的機會,減少對官方不利的雜音。

最後,從種種跡象來看,即使最高領導人出席胡耀邦紀念座談會並發表講話,也並不代表官方對「89學運」的態度有所鬆動。

利用胡耀邦的政治遺產

對於胡耀邦在改革篇目的論述,將佔據習近平講話的很大一部分。

紀念胡耀邦更多的是繼承他個人的政治遺產,尤其是胡耀邦堅持改革開放,銳意進取的精神。作為「改革闖將」,胡耀邦被公認為在改革開放起步階段,在解放思想、撥亂反正等方面作出了很大貢獻。他留下的這些「政治遺產」對於今天仍然有着重要意義。

目前,中國正值「全面深化改革」攻堅克難之際,對改革者的個人品行和工作作風都有着極高要求,胡耀邦身上所代表的的老一輩共產主義革命家、改革家身上的擔當、使命感,正是現在改革者應該具備的素養。

借紀念胡耀邦,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可以向外界宣示中共繼續傳承早期共產黨人的理想主義精神,進一步開拓進取的決心,這無疑將得到人民群眾尤其是廣大知識分子群體對於中國共產黨的擁護。可以預計,對於胡耀邦在改革篇目的論述,將佔據習近平講話的很大一部分。

(端傳媒將於近期,持續觀察與分析「胡耀邦百年誕辰紀念座談會」,本文是第一篇獨家解讀。)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