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思想學人

勵軒:我們應該消滅伊斯蘭嗎?

要削弱伊斯蘭國,則需要非穆斯林團結更多的穆斯林,給那些因戰亂而走投無路的穆斯林以希望,給那些正在遭受政治、經濟、文化迫害的穆斯林以申訴的機會。


2015年11月16日,德國柏林,一名伊斯蘭女子在法國領事館外悼念巴黎恐襲死難者。攝:Sean Gallup/GETTY
2015年11月16日,德國柏林,一名伊斯蘭女子在法國領事館外悼念巴黎恐襲死難者。攝:Sean Gallup/GETTY

前幾日,我們再一次見證了恐怖分子的殘暴,巴黎超過130人在襲擊中遇難。伊斯蘭國自稱為該次襲擊負責。在譴責暴行之餘,由於疑犯的穆斯林身份,世界各地離開陷入對伊斯蘭的大討論。有人認為伊斯蘭不主張殺戮,這些犯下暴行的恐怖分子並不能算真正的穆斯林,因此悲劇的發生不能歸咎於伊斯蘭。但也有人指出,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也狂熱誦讀伊斯蘭經典,因此他們是虔誠的穆斯林,而伊斯蘭就是孕育恐怖分子的宗教。對以上兩種觀點評判和擇取,決定了我們非穆斯林應該如何對待伊斯蘭。

討論第一個觀點,我們先要解決,什麼樣的人可稱為真正的穆斯林。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卻可能惹來非常多的爭議。穆斯林並不是一個行為舉止上完全同質的團體。有很多人認為,根據古蘭經的記載,穆斯林不應該飲酒。可我和許多中亞、土耳其來的穆斯林朋友一起聚會,卻會喝葡萄酒。也有人認為真正的穆斯林不應該吃非穆斯林做的食物,可是我的穆斯林鄰居——一戶來自孟加拉國,另一戶來自埃及——均喜歡吃我佛教徒母親做的素食。如果按照一些人的嚴格標準,我這些朋友都稱不上真正的穆斯林。可你若當面問我這些朋友是不是穆斯林?他們絕對會說是的。這樣就涉及到了問題的實質,我們是該根據自己的標準來判定一個人是穆斯林還是應該遵從一個人的自我認定?雖然很多宗教界人士有良好的願望,否認伊斯蘭國恐怖分子是真正的穆斯林,認為他們只是曲解了伊斯蘭經典,但這卻改變不了這些恐怖分子自我認定為虔誠的穆斯林。

這麼說,伊斯蘭是孕育恐怖分子的溫床?顯然不是。當有一些恐怖分子自稱為穆斯林的時候,同樣有更多愛好和平的人士自稱為穆斯林。如果以數量論,全世界目前約有16億穆斯林,愛好和平的穆斯林絕對多過自稱為穆斯林的恐怖分子,那麼,稱伊斯蘭為孕育和平的溫床更妥。如果因為部分信徒犯下暴行,這個宗教就是恐怖的。那麼基督教、佛教以及許多無神論信仰都該是恐怖宗教,因為他們都出過殺人犯。

有人說,相比於其他信仰,伊斯蘭教出的恐怖分子特別多,所以這個宗教應該被消滅。要是這麼說的話,那麼河南應該被消滅,因為相比於中國其他地方,河南出了更多小偷;美國黑人也應該被消滅,因為相比於美國其他種族,美國黑人犯罪率更高。顯然,這種推理是荒謬的。

把問題歸結於宗教、種族或地域是思維惰性。曾經有很多人認為美國黑人犯罪率高源於黑人種族低劣,這種觀點顯然忽視了問題背後更複雜的社會因素。高犯罪率往往與低收入相關,而低收入又與低教育水平相關,而低教育水平又跟階級相關。由於美國主流社會長期的系統性歧視,黑人在政治、經濟、文化領域普遍處於劣勢,使得他們步入中產階級要比白人更難,甚至幾十年來推行的肯定性行動依舊沒有徹底解決這一窘境。換句話說,美國歷史上的白人主流社會還需要為目前美國黑人所面臨的部分社會問題負責。如果將高犯罪率簡單歸咎於種族因素,則將再次合理化曾經對黑人造成巨大傷害的種族歧視。

我們分析穆斯林的恐怖活動時,也應該像分析黑人的高犯罪率一樣,超越種族和宗教本身,深入到表象背後的原因。為什麼相比於歐洲其他國家,法國更容易遭受來自穆斯林的恐怖襲擊?如果我們歸罪於伊斯蘭,那麼得出的結論自然是法國吸收了大量穆斯林移民,只有同化或趕走穆斯林,法國社會才會得到安寧。然而這種簡單歸因卻忽略了一個事實:相對於歐洲大部分國家,法國主流社會對穆斯林的身份認同寬容度很低,一直在試圖同化穆斯林移民。同化政策激起了法國穆斯林的極大不滿,更容易讓法國社會成為穆斯林極端分子的攻擊目標。錯誤的歸因則將合理化了一個長期以來錯誤的政策,除了讓法國社會陷入更大的不安,別無好處。

當我們把目光從宗教本身轉移到表象的背後,我們就會對部分地區恐怖活動的增長有更全面了解。伊拉克和敘利亞地區的伊斯蘭國近幾年取代基地組織成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恐怖組織,為什麼短短數年之內它能迅速崛起,這不能不說與伊拉克和敘利亞兩國政府的敗政有關。2006年伊拉克什葉派穆斯林馬利基上台後,長期漠視甚至打壓國內遜尼派穆斯林,繼而在2011年美軍撤出後引爆內戰。而敘利亞獨裁者阿薩德總統拒絕下台也引爆2011年開始的內戰。自從兩國內戰爆發以來,最大受益者便是伊斯蘭國,因為許多在戰亂中走投無路的穆斯林,被動或主動的加入了這一組織。

目前,數百萬中東難民正在逃離發生着戰亂的家園,希望在歐洲或其他地方尋找到一個安身之所。歐洲各國則為如何安置這些穆斯林難民搞得焦頭爛額。恰在此時,巴黎恐怖襲擊案發生。如果將罪責歸咎於伊斯蘭本身,這意味着各國將收緊對穆斯林難民的吸納。留在敘利亞、伊拉克、利比亞等內戰發生國的穆斯林看到歐洲嚴控難民流入,將對前途徹底絕望。而這恰恰正中伊斯蘭國下懷,成千上萬受戰亂波及而看不到希望的穆斯林,極有可能去投奔這一恐怖組織。

打擊伊斯蘭國,符合全人類的利益。它不僅對非穆斯林發動恐怖襲擊,同樣也屠殺穆斯林,只是對後者,伊斯蘭國會給他們安上非穆斯林的罪名。而要削弱伊斯蘭國,則需要我們非穆斯林團結更多的穆斯林,給那些因戰亂而走投無路的穆斯林以希望,給那些正在遭受政治、經濟、文化迫害的穆斯林以申訴的機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