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杭州:一個被阿里巴巴重塑的城市

這個誕生了阿里巴巴的城市有了某種未來智慧城市的雛形。究竟是阿里巴巴造就杭州,還是杭州造就了阿里?


2015年10月13日,杭州,阿里巴巴集團主席馬雲參與雙十一購物節宣傳活動。攝:CFP via Getty

如果你身上只有100元現金,想要在一個大城市生活一週可能嗎?

答案是,杭州可以。

這個誕生了阿里巴巴的城市有了某種未來智慧城市的雛形。在內地的知乎網站上,一條《如何評價杭州的移動支付環境?》的問題共蒐集到了193條回答。網友們用親身經歷告訴人們,在杭州,出門不需要錢包,你只需要一部智能手機。

在新的中國城市格局版圖中,杭州被定位為中國的「矽谷」。1999年誕生於此的阿里巴巴,在16年後的今天成為了僅次於谷歌的全球第二大互聯網公司。

阿里巴巴似乎重新定義了杭州。圍繞著旗下的淘寶、支付寶和阿里系人才打造的互聯網生態豐富了人們對這個城市的認知和想像──聚攏一切商品的「淘寶」讓浙江成為世界的小商品貿易之都;相應而生的快遞業也在杭州發家,並佔據全國快遞業半壁江山;開發的支付寶(第三方支付)讓手機錢包在杭州暢行無阻,出門可以不再帶現金;以阿里系聚攏而來的互聯網人才正在讓杭州在科技創新上遙遙領先。

不用現金,只要手機

脫胎於阿里巴巴的「支付寶」是一個交易平台,人們把錢放在其中的賬戶裏,就可以當「手機錢包」使用,付賬只要掃一掃個人賬戶的二維碼或者條形碼就能完成交易。

不出所料,最先完善這套購物法則的城市是阿里巴巴的總部所在地──杭州,但應用起來還是讓杭州的外來者們興奮不已。

張少傑來到杭州三個月,他早上買燒餅都能驚奇的發現原來不需要再掏零錢了。燒餅攤主會掏出手機,或者直接打印自己的支付寶賬戶的二維碼貼在支起的牌子上,「掃一掃」後,就把錢過戶到了攤主的支付寶賬戶裏。

在杭州大大小小的餐廳,都會有支持「支付寶」支付的logo,提醒你這裏不需要現金;哪怕宅在家裏,叫外賣也可以用「支付寶」;出門打車,無論你選擇嘀嘀打車、還是Uber,杭州的所有出租車幾乎都支持手機支付;朋友聚餐,最後AA制埋單,大家一起掏出手機,用支付寶過賬,「精確到幾角錢,根本不用愁找不開錢」。

「哪怕在菜場(街市),買豬肉或者青菜都可以用支付寶。」張少傑告訴端傳媒記者,他還發來了一條房東的短信,「房客你好,上月電費若用支付寶轉賬,請註明房號。」

圖:端傳媒設計部

「全中國目前還找不到第二個城市像杭州一樣,手機錢包可以普及到這個程度。」從上海轉到杭州工作的張少傑驚歎道。

這個過程僅僅發生在兩年間。2013年,線下商家開始陸續接入支付寶,在互聯網的時代裏,商家和消費者只要下載「支付寶」的APP就能搞定。這個過程比銀聯或者VISA在線下大肆鋪POS機要容易和快速得多,「支付寶」的交易系統,只需要一堆代碼寫成的程序,而不需要一台實體的機器。

馬雲說過,希望阿里巴巴能夠像水和電一樣成為生活的必備品。「支付寶」似乎正在全國鋪設這樣的基礎設施管道,從線上到線下無縫對接。而相比其他城市,杭州發達的民間金融和信用體系,對互聯網交易模式的應用一點就通。

除了大大小小超市及便利店都可以「支付寶」支付外,根據支付寶提供的數據顯示,在餐飲行業,全國支持支付寶的線下餐廳超40萬家。那些在中國隨處可見的肯德基、麥當勞、必勝客,用「支付寶」的便利程度遠勝於刷信用卡。

在出行方面,中國大陸有超過90萬輛的士可以使用「支付寶」支付車費。而在上海、廣州、深圳的地鐵裏,用戶可以用「支付寶」充值交通卡。

手機支付甚至進入了醫院,全國超過300家大中型醫院可以使用「支付寶」掛號、繳費以及查報告。

「而這一切做的最好的是杭州,杭州的互聯網氣息從手機支付的普及度就能呼吸得到。」浙江大學計算機專業的吳琛告訴端傳媒記者。

中國快遞之鄉

是阿里巴巴造就杭州,還是杭州造就了阿里?事實上,浙江的地緣優勢非常明顯,作為沿海城市,民營經濟成熟發達,匯聚大量的中小企業,聞名海內外的包括像義烏這樣的全球小商品之都,又有深諳經商之道的溫州人。根據浙江省民營企業景氣報告,浙江9成企業是中小企。杭州作為浙江的首府集這些優勢於一身,為阿里巴巴和旗下的淘寶提供了現實土壤。

早在2012年,「淘寶」這家全球最大的網絡商城,每年的交易總額就已經超過了eBAY和亞馬遜的總和。有多少人淘寶,就有多少包裹需要送達。對網購而言,最離不開的就是快遞。

近水樓台先得月,得益於電商的高速發展,杭州下屬的桐廬縣走出了第一批中國民營快遞公司的創辦人。

這其中最為人熟知的就是「四通一達」,圓通、申通、中通、匯通,和韻達。這些淘寶消費者耳熟能詳的快遞公司都發家於杭州的桐廬縣,他們佔據中國快遞業的半壁江山。據數據顯示,2014年中國快遞業務量達140億件,其中100億件來自「四通一達」。

2010年,桐廬這個縣級城市被官方認可為中國的快遞業之鄉。據杭州桐廬縣商務局統計,全國由桐廬籍民營企業家創辦和管理的快遞企業已達2500餘家,從業人員超過20萬,佔據全國快遞行業將近60%的市場份額。

電商的爆發帶來的是快遞需求的井噴,圓通總裁相峯接受端傳媒記者採訪時表示,淘寶、天貓幾乎成了中國電商的代名詞,「70%的網購發生在淘寶上,所以我們的快遞業務也至少有70%是屬於淘寶的訂單。」韻達快遞告急副總裁周柏根表示,「雙十一高峯,平均每滴答一秒,就有200多件包裹湧入我們的網絡。」

阿里系10萬+員工

如果說杭州是中國的「矽谷」, 為「矽谷」創造神話的關鍵因素在人。在所有阿里巴巴對杭州的改變中,最重要的一項改變是引進人才。

阿里巴巴作為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之一,吸引了全國最頂級的計算機人才來到杭州發展。他們甚至有個名號叫做「阿里系」。

同樣位於杭州的浙江大學自然成了阿里的人才庫之一,人們也常常將兩者的關係比喻為史丹福和矽谷。這所全國頂級學府每年為阿里巴巴輸送了大量人才。浙江大學就業辦負責老師告訴端傳媒,去年從浙大進入阿里巴巴集團的畢業生就有100人,算的上招聘最多浙大生的企業之一。

與此同時,圍繞阿里巴巴及其帶動的整個互聯網產業,也吸引了全國大量人才落戶與此。

「阿里聚攏了全國最優秀的人才,杭州讓這些人留下來繼續發展。」劉松說。8年前從武漢來到阿里工作的前員工劉松告訴端傳媒,阿里巴巴根據員工入職先後編排工號,而2015年入職的這批員工編號已經排到了十萬多。「現在阿里的員工規模有三萬多,當中離開的六七萬人,最後很多都選擇留在杭州創業或者發展。」

杭州的互聯網產業已經自成一體,包括電子支付、雲計算、快遞、網絡營銷、信息技術、運營服務等多個電子商務領域。據大陸媒體報導,全國超過三分之一的綜合性電子商務網站都聚集在此,而大量的創業公司也選址杭州。

而這批「阿里系」的人就散落在杭州這些創業公司中。有媒體報導,現在至少有150位互聯網企業CEO出身阿里。他們中的多數,在杭州。劉松在阿里待了八年後,選擇留在杭州創業,他目前的工作是開發手機遊戲。

「杭州和阿里是互相成全,互聯網公司聚集在此,這裏的投資人嗅覺也更靈敏。」劉松離開阿里選擇創業的時候,幾乎不用考慮就選擇留在了杭州,他隨口可以說一串理由,「互聯網的人才、圈子、產業都在這裏,而且杭州政府在互聯網行業上的政策、土地、稅收扶持。」

劉松的創業公司就享有浙江省政府推出的海歸「千人計劃」的政策優惠。「政府可以出面擔保向銀行貸款,而且承擔40%的創業風險。」劉松說。海歸「千人計劃」是浙江省落實國家在2008年推出的一項政策,旨在扶持一批海外高層次人才回國發展。

除此之外,創業者可以在杭州大大小小的創業園區用非常優惠的租金租賃辦公室。「如果公司規模還不足以租賃辦公室,比如只有兩三個或者十幾人,那麼可以租賃工位,也就是辦公桌。租金每月只要一千多。」劉松說。

2015年10月14日,杭州阿里巴巴總部。攝:Stringer/REUTERS

官方「全方位、無死角」配合

浙江省省長公開稱讚,「2014年阿里全年納稅109億,平均每天納稅3000多萬,是中國唯一一個納稅額超百億的互聯網公司,貢獻巨大。」在2014年阿里美國上市之後,浙江省省長第一時間為馬雲「接風洗塵」。

從政府層面而言,「杭州政府對阿里的扶持幾乎是全心全意、從上到下、全方位、無死角的配合。」一位網友評論道。土地、稅收、物流、融資、人才引進,這些杭州政府給於實實在在的政策傾斜,或許就是劉松所說的「阿里和杭州互相成全」的深意。

在杭州, 阿里集團所佔的土地不斷擴大,包括西溪淘寶城(俗稱西廠)、濱江園區(俗稱東廠)、黃龍時代廣場是支付寶的所在地,其餘一些項目搬至淘寶城周邊創業園。但和世界上別的互聯網公司相較,杭州政府對阿里的支持似乎太過輕易。

谷歌曾提出在矽谷山景城興建新總部園區,佔地200萬平方英尺。但山景城市議會經過六個小時的激烈爭論,最後以4:3投票否決,只批准了谷歌所要求土地的四分之一,谷歌帶動周圍房價高企,交通擁堵使得當地居民怨聲載道。

蘋果公司新總部地庫普蒂諾(Cupertino)也遇到相同的問題,當地居民甚至要求蘋果修建一個新的高速出口緩解交通壓力。

Facebook從原來所在的帕羅阿託(Palo Alto)搬遷至門羅帕克(Menlo Park)後,為了滿足擴建計劃,與政府進行了一系列談判,提出回報當地社區的方案,才與當地政府最終達成協議。包括:承諾出資創辦專項社區基金,支持本地企業的發展,資助當地經濟適用住房建設,以及翻修當地的自行車道和行人道等等。

不過,缺乏民意蒐集和社會論證的中國城市規劃,該如何布局新興產業? 加之地方政府對招商引資和發展地方經濟的剛需,土地規劃從方案到管理,是否與大企業有長線和全面的對等議價空間呢?

「走出去」與「攻進來」

雖然馬雲曾多次說過杭州是永遠的總部所在地,但是隨著電商之戰越來越激烈,阿里巴巴開始考慮打造雙總部。今年9月阿里正式宣布啟動「杭州+北京」雙中心戰略。阿里巴巴集團將以北京為大本營,這一招是為了對抗另一家不可小覷的競爭對手──京東商城。據報導,阿里目前的三萬員工中間,會有一萬移到北京。

而脫胎於阿里的「支付寶」早在去年就宣布成立雙總部計劃,另一個總部設在上海,有行業人士認為,這是為了部署「支付寶」的「國際化」戰略,上海在金融產業上更具優勢。

雖然2013年,杭州市政府就和阿里巴巴集團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打造杭州的智慧城市建設,依託阿里巴巴推動整個城市經濟轉型升級。而阿里的出走,意味著發展重心的轉移,這牽涉的人才、資源、哪怕是稅收的轉移,對杭州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阿里要走出去,別的互聯網巨頭也要攻下杭州。

在杭州東南方向的濱江區,除了阿里集團的隔壁網易杭州總部;在杭州西南方向的富陽區東洲街道,淘寶天貓的頭號競爭對手,京東已斥資13億,佔地500畝規劃打造電商產業園;百度也在杭州建了首家分公司──百度百付寶,與之相鄰的是更早開放的騰訊杭州創業基地。

不管怎麼說,僅靠一家企業獨大的城市並不健康,杭州如何部署的互聯網產業環境更為重要。

進入阿里巴巴的所有新人都要學習的一樣技能是「倒立」,倒立的用意是提醒每個阿里人——換個角度看世界,而杭州想成為那個為世界提供新角度的城市。

2015年10月13日,杭州,阿里巴巴集團主席馬雲參與雙十一購物節宣傳活動。攝:CFP via Getty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