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大選 國際

緬甸民盟總部現場:人們越來越相信勝利

沒有誰敢相信緬甸這一場選舉,會一步掙脫歷史軌跡,從威權一步跨越到開放、透明的民主之中。


2015年11月9日,全國民主聯盟支持者於晚上到民盟總部集會慶祝選舉獲勝。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2015年11月9日,全國民主聯盟支持者於晚上到民盟總部集會慶祝選舉獲勝。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晚上6點半,仰光民盟總部,原定的昂山素姬現場演講取消,不過人們還是在總部大屏幕上看到了她——MTV中,當紅女歌手Nini Khin Zaw打扮成昂山素姬的樣子講述著她的遭遇與勇氣。現場一片尖叫。儘管最終的大選結果還未宣布,但現場支持者心態已經越來越相信,勝利已經得到鞏固,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屏幕上繼續播放昂山素姬的各種照片。每個人都在探頭看。最新計票結果同時顯示,民盟在一個又一個選區獲勝,孔雀星旗每出現一次,人們都鼓掌歡呼。

當天早上既來到現場的人,得以看到昂山素姬在總部二層新近修繕的陽臺上向大家問好。下午人群越聚越多,持續一個小時的暴雨也沒有影響民盟支持者的心情。暴雨過後,鼓聲響起,舞蹈開始。慶典在夜幕降臨時升起,絕大部分人身著標識民盟的顏色——紅色服飾。

現場沒有軍警,只有民盟義工維持秩序。慶祝的人群也為過往車輛留下了往來的車道。有巴士經過,車裡的人和現場觀眾彼此呼喊,共同慶祝。

支持者對民盟寄託了各自的期望。21歲的補習班老師May Yada Mar Roy告訴記者,她相信民盟已經贏了,而接下來緬甸最重要的問題是教育。

來自若開邦的若開族人Aung Kyaw Khaint今年47歲。這個中年人在聽到民盟單方面宣布獲勝的消息時有點擔心,但是身處現場,他不再擔心。他覺得人民是站在民盟一邊的。

他覺得緬甸最大的問題還是如何實現和平。他相信,昂山素姬可以說服少數民族的武裝和解。昂山素姬此前曾表示自己會超越總統。記者問他這是否會和現任總統登盛上面還有軍方領導人差不多。這名若開族人強調,二者當然不同。「我們的國家需要改變,需要強有力的領袖。」他說。他認為,現行憲法阻礙昂山無法競選總統,是非常遺憾的事情。

一名和尚在手舞足蹈的人群中,面帶微笑。雖然沒有投票權,但49歲的Wai Pon Nla說自己支持民盟。他向來關心政治,2007年參與「番紅花革命」,以靜坐和絕食抗議軍政府。

身處歡慶的盛況,無人不受感染。然而,無論計票結果如何,議會25%的席位,還是被軍人牢牢掌握——沒有誰敢相信,緬甸這一場選舉,會一步掙脫歷史的軌跡,從威權一步跨越到開放、透明的民主之中。

2015年11月9日,全國民主聯盟支持者於晚上到民盟總部集會慶祝選舉獲勝。攝: Anthony Kwan/ 端傳媒
2015年11月9日,全國民主聯盟支持者於晚上到民盟總部集會慶祝選舉獲勝。攝: Anthony Kwan/ 端傳媒

鞏發党高層未必樂意

與民盟總部的沸騰歡愉不同,鞏發黨在仰光的總部異常安靜。民盟總部位置眾所皆知,但幾乎所有出租車司機都很難找到鞏發黨黨部。這一晚,空曠如工廠般的總部,只有綠色燈泡閃著,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幾個警衛在院子外,不見任何支持者。「我們不會有任何活動,就等官方宣布,」乘涼的警衛略帶不耐煩對記者說。

民盟在當天下午搶先宣布喜訊,但執政鞏發黨要等到第二天才可能公布正式結果。所以,這次選舉結局如何,還充滿不確定。

記者問過的所有民盟支持者,都接受了現實選擇,作為勝利者的民盟應該與鞏固發展黨、與軍人合作。不過,在細節問題上或許會產生分歧。

一個開雜貨店的小伙子,一開始就相信民盟會贏。記者問他如果昂山素姬選擇一個軍方人士——比如說前將軍瑞曼——當總統是否可以接受。年輕人和身邊的同伴拖長音說,「瑞曼哦——」大家心照不宣地搖著頭。他們並不願意接受這個家族生意龐大的「改革派」。

事實上,瑞曼當天下午已經通過社交媒體,大度承認自己在選舉中落敗。

鞏發党前秘書長茂茂登曾經表示,即便民盟能夠單獨組建新政府,也很難治理,因為人民會有很高的期待。作為瑞曼的追隨者,他在鞏發黨內的政治生命亦告結束。對於民盟和鞏固與發展黨能否合作,他不願預測:「瑞曼和我已經做完這次競選,現在我們想要好好休息。」

瑞曼的另一個朋友、鞏發党議員Thein Swe似乎比茂茂登樂觀一些。他認為通過這次大選,緬甸會迎來一個更加民主與發展的時代。為了這樣的將來,鞏發黨應該和民盟及其他政黨合作。「如果民盟組建政府,將有利於國家的未來,」他說,「新政府和鞏發黨間可以合作得更好。」

「聽不到槍聲才是好的。」他說,期望兩黨能夠談判,能夠保持謙卑放下身段。

但這未必是當下鞏發黨掌權者的看法。接替瑞曼出任鞏發黨主席的泰烏前幾日曾批評瑞曼背叛了黨的利益,不應該以黨員的身份競選。他的個人助理U Saw Myint在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表示,鞏發黨還沒有把和民盟的合作提上議程。

2015年11月9日,全國民主聯盟支持者於晚上到民盟總部集會慶祝選舉獲勝。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2015年11月9日,全國民主聯盟支持者於晚上到民盟總部集會慶祝選舉獲勝。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民盟與媒體精英:兩黨合作是關鍵

如果民盟確定勝選,那麼,如何與軍方和鞏發黨繼續合作,被視為國家能否穩定的關鍵。

選舉前夕,民盟中央執行委員會的U Han Thar Myint曾告訴端傳媒記者,民盟需要處理好與軍方的關係,「即便民盟能夠推薦一個總統候選人,也需要和軍方商量。」

這位為昂山素姬的經濟政策出謀劃策的智囊曾經在1990年代高票當選民盟議員。只是那次選舉被軍方單方面廢除宣布無效。「這一次大選和1990年那次非常不一樣了。民盟需要與所有的政黨合作贏得大選。」他說。

而在宣布勝選當天,他和其他民盟高層一樣拒絕接聽媒體的電話。

與民盟高層關係密切的媒體觀察員Aung認為,此前民盟一直缺乏與軍方溝通的渠道,直到和前人民院議長、鞏發党前主席瑞曼建立個人關係。但是,今年8月,瑞曼被鞏發黨高層兵諫削權。在這次選舉中,瑞曼也沒有獲勝。在Aung看來,以後民盟與鞏發黨關係的好壞,將取決於鞏發黨新領導人的態度。

流亡雜誌《伊洛瓦底》緬文版主編Ye Ni是曾經的學生反抗軍成員,今天是知名媒體人。緬甸啟動民主化後,他從泰緬邊境的叢林地區回到仰光,成為一名新聞人。他不驚訝此次民盟會獲得勝利,樂於看到鞏發黨的高層瑞曼,迅速承認失敗。這說明緬甸政治正變得越來越成熟。「這對緬甸未來的民主化與進步非常正面,對兩邊也是非常好的。」他說。

他不擔心此次大選會和1990年那次一樣,在選舉結果公開數天後被否決。因為依據新憲法,軍方在國會已經有了25%的席位,軍方勢力已經滲透到社會政治、經濟的各個角落,軍方領導人不會擔心權力遜於新總統。

在他看來,接下來緬甸執政黨最大的問題,是如何與軍隊共生。目前民盟獲得65%到70%的選票已經沒有問題,所以也可以給鞏發黨一些空間,雙方搞聯合政府。

2015緬甸大選 緬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