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馬會 台灣

馬習會外,被消音的抗議者

「馬英九並不代表我!」抗議聲響徹凱達格蘭大道……


2015年11月7日晚上約10時,台北,約50名反對「習馬會」人士約50人突襲總統府前,參與的民眾拉起白布條,高喊「拒絕粗暴馬習會,台灣主權不能退」。攝:林揚軼/端傳媒
2015年11月7日晚上約10時,台北,約50名反對「習馬會」人士約50人突襲總統府前,參與的民眾拉起白布條,高喊「拒絕粗暴馬習會,台灣主權不能退」。攝:林揚軼/端傳媒

「拒絕粗暴馬習會,台灣主權不能退!」聲嘶力竭的呼喊,響徹深夜的凱達格蘭大道,11月6日晚10時30分,約50人在此集結抗議將於第二天登場的「馬習會」。半小時後,20歲的莊丹榕看著抗議者們遭警察驅離,她不得不離開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和其他前來抗議「馬習會」的夥伴準備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松山機場。

與此同時,另一群被驅離出凱達格蘭大道的民眾轉移至立法院正門,翻過圍牆進入院內,並試圖進入建築物,他們和警方發生推擠,有人手掌遭玻璃割破,受傷送醫。在一次清場之後,立法院內的抗議民眾被警察推出了大門。深夜裏,他們來到街道上,佔領了慢車道,席地而坐,輪流演講。

衝組再聚 要求終止馬習會

7日凌晨,松山機場一片靜謐,莊丹榕來到松山機場時,遇到了已經在此多時的陳為廷以及十幾位前來抗議的民眾。他們守在航廈關閉的感應門外,在昏暗的燈光下,聊天說笑。凌晨3點開始,陸陸續續有記者前來等幾小時後將在這裏出發的馬英九,坐在地上的抗議者站起來,準備開一個簡單的記者會。

「今天,我們的訴求非常簡單,第一,我們要求終止馬習會,待會兒我們會前往馬英九出沒的角落,要阻止他前往新加坡。第二,我們希望立法院的各個黨團可以發動彈劾馬英九,我們希望在野黨團不要再怠惰。」

他們是太陽花運動以及其它社運抗爭運動的關鍵角色,在圈內被稱為「衝組」。在抗爭中,他們往往會拉高衝突等級,讓議題的能見度提高。在太陽花結束後的一年裏,這些社運青年原本有所疏離,但在「馬習會」的召喚下,有過衝突的他們又重新聚集。

凌晨3點半,距離馬英九總統搭乘中華航空的專機前往新加坡不到3個小時,「衝組」們突然開始向遠離航廈的中華航空公司大樓移動,在距離華航大門不到30公尺的地方與松山分局的警察發生衝突。警察阻止他們繼續前進,迅速增加警力,組成厚厚人牆。抗議者後撤,進入了分散的「游擊」狀態。

抗議者撤到民權東路四段和光復北路交叉口時,遇上了一群拿着紅色、綠色牌子的年輕人。他們面對媒體記者,開始排列手中的字牌,一番調整後,路邊出現兩行字:「空心蔡靠什麼維持現狀?為人民找出路勇腳馬挺住!」

但面對記者提問時,年輕人卻顧左右而言他,有人說自己是無聊來看朋友,有人說手中的牌子是路邊撿到的,沒有人承認支持「馬習會」,或者發表具體看法。

抗議者不斷試圖進入華航大樓。警方則用三堵人牆將舉牌者和抗議者隔離開來。距離專機起飛時間越來越近,松山機場周邊開始交通管制,清晨5時許,警方突然包圍在場的抗議者,並逮捕了陳為廷等十餘人。在街頭奔走一整夜的莊丹榕最終還是沒有看見馬英九的車隊,6點,天空漸漸亮起,當看着總統的專機飛離松山機場上空時,她感到無奈,阻止馬英九總統前往新加坡的行動就此結束。

在新加坡,抗議者同樣遇到了沉悶的消音。

強行帶走 抗議者紛紛失聯

6日晚間接近凌晨12點,深綠政黨台聯的立委候選人蕭亞譚帶着4名助理前往新加坡的香格里拉飯店,離開前,他們在華麗的大廳裏拍照,上傳到臉書專頁與支持者互動,並發出「台灣公民,星國嗆馬,看守總統,濫權無能」的新聞稿給媒體。結果7日早晨傳出消息:住在青年酒店的蕭家譚與助理遭新加坡警方進入房間強行帶走。

「目前我也不知道我們候選人被帶去哪裏,只知道被帶往當地警察局,因為我跟候選人是住不同的飯店,早上候選人起床沒多久就被帶走了,」住在香格里拉飯店的助理李秋華說,蕭家譚和助理被警方分兩台車被帶走,透過媒體才能知道他們的現況是否平安。被問到是否前來抗議、是否帶了抗議用品,李秋華強調:「我們都沒有,真的沒有,只是以台灣公民的身份,來看『看守』總統,關心台灣,沒有要做出違法的事。」

6日,「臺左維新」吳濬彥、「夢由藝文工作室」楊尚恩和羅宜等三位社運青年一起對媒體稱,計畫前往新加坡,遞交陳情書給台北代表處抗議「馬習會」。然而飛機剛到新加坡機場他們就被扣留了。7日早上10時8分,他們被海關以「當日來回的機票很奇怪」為由帶進小房間,被要求印指紋,並稱因為「特別狀況」,要將他們遣返回台,從那時開始,他們失聯超過12小時。

「新加坡非常的和平,」端傳媒記者在新加坡遇到的計程車司機這樣說:「總理就是獨大,你也可以說,是獨裁。」他說,除了本地華人關注「馬習會」的情況,大多數人民都是政治冷感的,過去南洋大學的成立有反對聲音,現在批評總理就要被抓去關。

馬習的會面終於登場,而與此同時,台北的抗議仍在繼續。

我們要大聲地向國際社會訴說,向全世界傳達一個很清楚的訊息,今天(馬習會)的所有結果,我們拒絕承認。

太陽花學運學生領袖林飛帆

7日下午2時許,清晨離開松山機場的莊丹榕幾乎沒有休息,又來到了位於福州路的經濟部前。由「經濟民主連合」主辦的「停止貨貿談判,抗議馬習會」的遊行在此集合。

「經濟民主連合」的前身是2014年太陽花學運期間的「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這個社團聯盟由37個台灣公民團體組成,成員們涵蓋了民主、人權、勞工、農民、環保、婦女、社福、教改等廣泛領域。

這場原本以反對《海峽兩岸貨品貿易協議》談判為主題的遊行在舉行前的3天緊急調整主軸和遊行線路,將「馬習會」也納入遊行主題。他們抗議民意支持度只有9.2%的馬英九總統,未經民主授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馬習會」,傷害台灣人民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

有民眾抗議馬英九‬總統在「一個中國」前提下,未經民主授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會談。攝 : 張國耀/ 端傳媒
有民眾抗議馬英九‬總統在「一個中國」前提下,未經民主授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會談。攝 : 張國耀/ 端傳媒

遊行的隊伍從經濟部前出發後,沿途經過國貿局、農委會,最終來到凱達格蘭大道。現場同時出現了反對「貨貿談判」和反對「馬習會」的標語,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施逸翔對端傳媒記者表示:「貨貿談判和馬習會都是政治力介入台灣經濟的政治性作為,這其中都是政治菁英在決定,民眾並沒有一個透明的管道得知資訊,也沒有表達意見的管道。任何會影響到人民基本權利和經濟生活的政策,都必須要有一個民主的程序,經過充分的討論,但是現在完全倒過來了。」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則認為:「中國在國際上不斷的打壓台灣,不尊重台灣的民意,用武力恫嚇,台灣人民是非常厭惡這樣的做法的,台灣人民絕對不會屈服,這樣的做法只會造成更大的紛爭。」

參與遊行的人們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席地而坐,一邊聽前方宣傳車上的演講,一邊通過手機了解「馬習會」的狀況,當得知「一中各表」的「各表」在「馬習會」上被拿掉之後,現場群情激憤,太陽花學運的學生領袖林飛帆站在指揮車上向台下喊話:「我們拒絕馬英九在此時繼續代表台灣人民,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要大聲地向國際社會訴說,向全世界傳達一個很清楚的訊息,今天(馬習會)的所有結果,我們拒絕承認。」

參與遊行的總人數約有2000人,並不算多。「馬英九並不代表我!」抗議聲響徹凱達格蘭大道時,天色也漸漸昏暗下去。

馬英九 習近平 習馬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