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大選 國際

緬甸大選觀察(下):隨時被攻陷的票站

臘戌有少數民族難民湧入的歷史,沒有仰光大規模民主街頭社運的經驗。在民地武裝窺視下,大選如何展開?


2015年11月8日,緬甸仰光,早上七時已有大批選民到BAHAN三號中學票站外排隊等候投票。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2015年11月8日,緬甸仰光,早上七時已有大批選民到BAHAN三號中學票站外排隊等候投票。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與仰光滿街孔雀星旗不同,邊陲城鎮臘戌不是民盟的鐵桿票倉。走在大街上,投票日如同往常,人們騎著自行車或摩托車遊蕩,絕大部分商店照常營業。臘戌屬於撣邦,而撣邦是緬甸全國地方武裝勢力最盛的省份,作為緬北重鎮、少數民族聚居地,臘戌地位特殊。

緬甸選舉委員會批准近7000個觀察員監督選舉,端傳媒記者成為其中之一。擁有這個身份,可以進入票站行使監督權。機會難得,我們選擇了臘戌。這裏沒有仰光、曼德勒浩蕩的民主社運鬥爭經驗,少數民族與中央政權的分合才是現實,才是決定本地命運的因素。

選舉日,距離臘戌不遠的山區,少數民族地方武裝正謹慎觀望。德昂民族解放軍副祕書長早前表示,一旦昂山素姬領導的民盟,宣布選舉不公,他們將利用權力真空,從臘戌周邊山區,攻入市中心。不過,也有人不相信這種恐嚇。當地記者説,半個多世紀以來,臘戌還沒有真正被少數民族武裝攻陷過。今日,每個票站只安排一到兩名警力維持秩序。

2015年11月8日,緬甸仰光一所和尚學校被借用為票站,選民填寫選票後把選票放進票箱。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2015年11月8日,緬甸仰光一所和尚學校被借用為票站,選民填寫選票後把選票放進票箱。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不識字的少數民族選民

「民眾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完成投票,」在臘戌第二投票站,撣邦民族民主黨(SNLD)臘戌發言人Sai Hseng Mong,看着亂成一團的票站發愁。人們湧向登記名單冊,查找自己的姓名,換取有效選票。這裏需要完成1779人的投票工作,但合資格選民名單仍有大量錯漏而進度緩慢。記者在現場看到,三名工作人員常常被數十選民包圍。另一邊,為有效選票蓋戳的印章只有兩個,人們不得不在同一個選票箱後排起長龍。

「我在這看了很久,計算過,一個人需要至少十五分鐘才能完成投票,至少十五分鐘,」Sai Hseng Mong説,「很多支持SNLD的民眾將不能按時投票。」SNLD是當地有影響力的撣族政黨,公開表示願與民盟結盟。

由於許多撣族並不懂緬甸官方語言,SNLD在投票前,花了大量精力教選民識別不同政黨的標誌:虎頭是SNLD,獅子是鞏發黨,孔雀旗則是民盟。

如何正確填寫選票,對臘戌少數民族來説,都是問題。跟許多撣族一樣,一部分果敢族也只認識自己民族的漢字。在緬甸出生的余阿姨祖籍雲南,領到選票那刻,反反覆覆看緬文選票,生怕勾錯名字,然後又把兒子召喚到身邊,問清自己的填寫方式是否準確,才安心投下一票。余阿姨關心的是邦議會,對於內比都那個國會並不十分在意。她仔細打勾的也是邦議會候選人。至於國會中選擇鞏發黨或民盟議員,她跟記者講:「隨便選了一個」,「不管誰獲勝,跟我們都沒有關係,我們只要撣邦平平安安就好了。」

並不是所有少數民族選民都這樣想。

2015年11月8日,緬甸,Hlaingtharya區一所小學被借用為票站,選民填寫選票後把選票放進票箱。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2015年11月8日,緬甸,Hlaingtharya區一所小學被借用為票站,選民填寫選票後把選票放進票箱。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李自德開著摩托車在山路上走了20分鐘,到孫文小學投票站時候大約是早上6點。這時候他前面已經排了10幾個人。緬甸官方不公布臘戌人口數據,外界估計當地大約30萬人,華人超過1/3。其中一部分是歷次戰亂遷徙而至的果敢人,至今已經有第三代。李自德出生前,臘戌就是果敢地區之外果敢人的中心,果敢民主團結黨總部也在臘戌。不過,這次李自德決定把選票投給緬甸最大反對黨、昂山素姬領導下的全國民主聯盟。

這次投票將決定我們國家的命運,所以我覺得應該把各民族利益放下,為了國家的未來去投票。

李自德

即便果敢民主團結黨的候選人中,就有李自德的朋友。

2012年議會補選,民盟在全國競選中只在兩個地區落選,其中一個是臘戌。那次李自德沒有投票,他根本不知道有中期選舉。2010年那次鞏發黨獨大的選舉,他把票投給了果敢民主團結黨。

像他這樣,這次不把選票投給民族政黨,而是著眼國家未來的少數民族選民並不多。端傳媒記者走訪臘戌華人聚居的7保(區)、5保下設的4個投票站,多數華人表示,將把選票投給果敢人自己的政黨。在臘戌和果敢接壤的滾弄地區,倒是有果敢人會投給鞏發黨,因為他們更相信現任執政黨。

風塵僕僕的軍方家屬

軍方家屬投票站的效率,卻與其他票站不同。正午12點,站外還排著數百人長龍,投票在下午一點半提前完成。軍人家屬以十人一隊的規模入內投票。士兵階層在緬甸往往是窮人家庭的選擇,現場投票的軍方家屬,也大多來自偏遠山區,軍用卡車把他們運到市中心投票點。軍屬衣著大多簡樸,小孩子臉上蒙著灰塵。他們中的少數擁有個人手提,等待過程變得不那麼沉悶。

一名軍人家屬對端傳媒記者表示,她可以自由選擇,但不希望告訴媒體,她選擇了誰。

這個僅供軍方家屬投票的站點,在五十米外設置鐵門,不允許記者進入內部觀選。即便持有觀察員證件,記者仍被拒之門外。有媒體稱,臘戌以北其他地區也有觀察員受限。緬甸軍方的回應是,那是出於安全起見,民族地方武裝可能對那些地區發動襲擊。

2015年11月8日,緬甸仰光,票站職員在選舉結束後在票站點票。 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2015年11月8日,緬甸仰光,票站職員在選舉結束後在票站點票。 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副總統排了一小時隊投票

早上7點半,現任緬甸副總統賽茂康(U Sai Mauk Kham),帶著家人來到票站投票,加入了冗長的排隊。他本人代表執政的鞏發黨,正競選國會下院議席。

賽茂康是臘戌撣族,身為副總統,在當地頗有名氣。媒體一早知道他來此投票,蜂擁來拍照。當地選民也認得他,有人向他招手微笑。這天,賽茂康特地穿上民族服裝。

由於票站開門時間延遲、選民眾多等原因,賽茂康排隊近一個小時後,才完成投票。「我認為人們的投票熱情比2010年高,」他對端傳媒説。

至於選舉能否公正,賽茂康表示,「是否百分百公正,還需要等等看。」多名當地選民表示,但並不是所有人都以這名副總統為傲。「過去五年,臘戌都沒怎麼變。」其中一人抱怨。賽茂康回應稱,如果下一任期,他成為國會議員,而卸下副總統頭銜,將有能力為當地做更多貢獻。

賽茂康輪候投票,親民舉動固然獲得讚賞。但選票似乎指向另一種民意:在賽茂康排隊之後十小時,這個票站的點算結果出台:他以222票比749票,輸給民盟候選人。但其他票站的統計結果,還未完全公布。

緬甸現任副總統在人群中排隊投票。攝:Echo Hui/端傳媒
緬甸現任副總統在人群中排隊投票。攝:Echo Hui/端傳媒
2015緬甸大選 緬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