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大選 國際

緬甸大選:一場音樂的對決

緬甸大選,民盟和執政鞏發黨用歌曲對決,昂山素姬甚至親自寫歌。


早上九點,以卡車改裝的金孔雀音樂車,載著一組搞笑藝人樂團「緬甸巨星」,一個鍵盤手和一個貝斯手,以及十來個志願的緬甸女孩,從上仰光的Myaw Dagon鎮出發。它以10公里的速度緩緩駛經六個小區,一路唱到晚上八點收工。

2015年緬甸議會選舉進入倒計時,這也是金孔雀音樂車在上仰光一週宣傳的尾聲。「每天不同的樂團,都是各地歌手音樂人主動來聯繫。」負責音樂車路線的民盟會員Ko Gyi Soe説,這台金孔雀車兩天可耗掉一百升的柴油,油錢在七萬緬幣(約合55美元)左右,相當於當地小康兩口之家一星期的開銷。

隨車的表演者一路和台下招呼,兩個制服警察騎著摩托車停下來對台上笑,民眾拿反對黨民盟的旗幟——孔雀星旗呼應,也有人掏錢出來。

這是一個民盟支持者的贊助項目。一家42人的本地物流公司捐了一台改裝的表演卡車,提供民盟在仰光的Myaw Dagon選區助選。物流公司負責人Tay Zar Tun説,他現在不怕政治打壓,「因為上限六萬五千美金的政治獻金是現在法律規定的。」他的名片上印著「為國家與人民」。

金孔雀音樂車在各點會停上45分鐘,總能吸引數十名支持者,到傍晚甚至可到百人。緬甸女孩穿著紅色的傳統服飾,模仿昂山素姬著名的髮型——在腦後鬆髮髻別上幾朵紅玫瑰,擺動著蓮花指及腰肢。車子以10公里的緩慢速度在小區裏行駛,這一帶是有錢人的別墅區,但穿越小區的小徑還是會讓人以為進入鄉村,泥土路崎嶇不平。

這次隨車的「緬甸巨星」是傳統小丑戲劇團,他們特地為了這次助選創作幾首新歌。五個團員在舞台上插科打諢,其中融合傳統緬甸醜劇的橋段,像是「政府修路是為了拉票,交通警察都需要賄賂」,將台下揮舞紅色孔雀旗的觀眾逗得樂不可支,心有戚戚。

「以前是不可能這樣唱歌的,」38歲隨行志願者,擦著紅脣、著紅衣的Saint Saint神情熱情。身為NLD會員的她,嫁給進口車商生活優渥,志願報名表演宣傳。「這五年緬甸沒有改變,我們要換政府。」她氣憤地説。但我問她這些年言論表達是否比以前自由很多,她才不情願地承認。

這個過去在軍政府時期,到處是秘密警察,只能掩著嘴説話的國家,2010年政改啟動後五年來發生極大變化。雖説近日還有人因為臉書言論被捕,言論自由沒有完全鬆綁,但民間明顯對政治不再壓抑,一般民眾敢於在公開場合討論政治,毫不掩飾對昂山素姬的熱愛。

Myaw Dagon區,表演者在金孔雀音樂車上演唱。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Myaw Dagon區,表演者在金孔雀音樂車上演唱。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大牌明星支持昂山素姬

民盟在全國像這樣的音樂宣傳車還有許多,有的由民間贊助,也有緬甸一線明星組成的助選巡迴團。

女導演Kyi Phyu Shin成立了一個助選團隊,從十月一號開始,固定在每週五到各地巡迴表演。12個競選點中,特別加強在少數民族居多的緬北。有數十個知名緬甸藝人都志願加入,其中包含緬甸奧斯卡得獎女演員、緬甸最當紅的偶像男歌手R Zarni,以及重要Hip Hop樂團Acid的成員等等。

相較於大牌明星爭相支持昂山素姬,鞏發黨只能依賴大量的二線藝人助陣,甚至還有一個説法流傳:演藝圈如果不支持昂山素姬會被排擠。

「我們會用各地能歌善舞的素人,」和民盟總部的逼仄比起,鞏發黨偌大空蕩的仰光分部裏,梳油頭、穿籠基的仰光分部祕書長Tha Win説。近日在臉書上緬甸網友大量流傳鞏發黨的造勢活動,請到肉感俗豔的花車女郎,部份甚至被曝光是色情模特,和民盟支持者對「媽媽蘇」(緬甸人對昂山素姬的暱稱)纖細優雅的崇拜類型完全不同。

1962年奈温將軍政變後的軍政府主政最初禁止流行音樂,但後來軍方發現音樂是政治宣傳的好工具,因此積極培養一些國家藝人,也執行嚴格的審查制度。

事實上,緬甸音樂一直保持著深厚的異議傳統,近幾年龐克及饒舌的反叛運動尤其活躍。

民盟支持者在仰光中央火車站外跟著金孔雀音樂車的音樂起舞。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民盟支持者在仰光中央火車站外跟著金孔雀音樂車的音樂起舞。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曾經創作支持民盟的音樂會坐牢

民盟自1988年成立以來,一直擁有廣泛的支持,包含著名的藝人,有些人甚至因此面對牢獄之災。這些歌手透過音樂反對政府,以地下錄音、上網發行的方式傳播。其中相當有影響力的饒舌歌手Zayar Thaw還因此坐牢,但在2012年國會補選中,他代表民盟選上了國會議員。

從競選歌曲可以聽得出來,民盟完全掌握了緬甸的時代動態。傳統、嘻哈、流行、搖滾等各種類型,和1990年濃厚傳統曲調的競選歌曲比起來,更抓緊年輕人的心。

大的政治活動出現,音樂人經常會推出相應的歌曲。今年3月一群大學生從曼德勒步行到仰光向政府提出教育法案改革,緬甸知名歌手Saung Oo Hlaing很快就創作了一首「學生之歌」在網路上廣為流傳。

3G信號和中國廉價智能手機為音樂傳播提供了便利。通過FACEBOOK,社運歌曲像病毒一樣傳播開來。

21歲的Ko Nan Aung在離昂山素姬住處不遠的Inya湖畔,和同伴在草地上喝啤酒唱民盟之歌,晚上十一點宵禁被荷槍警察驅趕三次才和同伴不甘願離去。説起這首融合流行與嘻哈饒舌的競選歌曲,他眼睛發光,「説不上理由,我就是非常喜歡《蓄勢待發》這首歌,聽了會起雞皮疙瘩。」

NLD必須要贏

屬於所有人的政黨,必須要贏

我們心中的選票,只給NLD

改變的時候到了

將歷史銘刻在心

未來強權沒有了

走開走開走開

國家要步入民主

所有人一起努力

昂山素姬也寫歌

這次競選專輯中,昂山素姬挑選一首緬甸老歌親自填詞,邀請少數民族歌手一起唱誦的曲子,也特別受到喜愛。這首曲子的曲風用了傳統鼓樂,更帶有緬甸中部的味道。

歌詞寫道:

我們國家要安安靜靜地發展

爺爺奶奶投給NLD 為了下一代

爸爸媽媽投給NLD 為了下一代

我們要和別的國家一樣

讓世界看得起我們

鞏發黨的歌詞則多強調發展、穩定與和諧。同樣歌頌多族群緬甸的歌曲,則以美聲唱出一個大緬甸聯邦的心願。

緬甸有歷史的國家

有文化的國家

礦產豐富的國家

我們是樹一般綠色的國家

大家一起不會分裂

齊心協力一起創建

我們愛我們的國家尊敬國家

我們的國家是和諧的國家

我們的緬甸

我們所有人的緬甸

我們是和睦的緬甸

大家齊心協力一起建設緬甸

所有民族的緬甸

「鞏發黨的歌很好聽,但歌詞都和事實相反,」Ko Nan Aung旁邊的同伴告訴我。

民主化帶來表達的自由,甚至解放了緬甸人的身體語言。

10月31日民盟在選前的最後一次大集會,也是昂山素姬最後一次現身群眾場合。十萬人穿紅衣湧入仰光北邊偏遠的Thuwanna Myo Oo金塔,集會外三公里處就開始嚴重壅塞,計程車司機無奈地下車抽菸等待,許多人乾脆步行。

沿路都是放著民盟競選音樂的車子。有的音樂車很破,車尾綁上幾個破舊的大喇叭,車廂裏連著播放設備。旁邊一台柴油發電機轟轟作響。 年輕人站在車頂或者車旁,隨著節奏擺動身軀,高唱群星齊唱的競選主打歌「蓄勢待發」。

紅潮歡快而熱烈,經過執政黨鞏發黨的競選辦公室前,幾乎無視綠色宣傳車使勁高放競選歌曲。鞏發黨的競選團隊全部坐在辦公室的院子裏,不出來活動。他們只是把喇叭聲開到最大,看著臉上貼著孔雀星旗,支持民盟的年輕人在鞏發黨的宣傳車前開心自拍。喇叭中傳出的歌曲,節奏明快,積極向上,鬥志昂揚,和朝鮮傳出來的愛國歌曲曲風十分接近。

民盟支持者聚集在路邊觀看志願表演者的演出。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民盟支持者聚集在路邊觀看志願表演者的演出。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但哪些大牌明星助陣,哪個政黨的競選歌曲更受緬甸人喜愛,23年在家拘禁時光,靠著彈鋼琴解悶的昂山素姬,才是這個國家真正的Rock Star。

「喔喔我愛昂山素姬!」34歲的民盟支持者Aye Thida,聽到我問對兩黨競選音樂的看法時,突然又叫又跳大喊。

「我們愛聽民盟的競選歌曲跟那些明星無關,而是因為媽媽蘇(昂山素姬)是我全世界最喜歡的人了!」

2015緬甸大選 緬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