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天下大勢

吳戈:美國艦隊要來了,中國敢動武嗎?

中國一方面並無武力解決的實力和條件,另一方面在南海問題上的狂熱、急切和自負又壓倒了所有冷靜、耐心、自省和讓步的可能,結果是在和平旗號下以準軍事路線積極改變現狀。


2015年10月21日,黑龍江省黑河,新兵參加人民解放軍訓練。攝:China Daily/REUTERS
2015年10月21日,黑龍江省黑河,新兵參加人民解放軍訓練。攝:China Daily/REUTERS

編按:10月27日,美國國防官員表示,今早派出的導彈驅逐艦拉森號(USS Lassen)已駛入南海中國的渚碧礁和美濟礁十二海里範圍。海洋法公約規定包括軍艦在內,只要遵守一定規則,即享有在他國領海的「無害通過權」,但中國規定這須經中國批准,並在加入海洋法公約時對此作了保留。

在本月17日舉行的第六屆香山論壇,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發表主題演講,針對外界關注的中國南海島礁建設,范長龍指出,相關建設以民事功能為主,他強調,即使涉及領土主權的問題,中國也絕不輕言訴諸武力,力避擦槍走火。這一言論引發了「公關危機」,范長龍因此在網絡上,被部分民族主義情緒強烈的網民「賜予」「范長蟲」等侮辱性稱號,這一現象的背後是什麼?中國軍力到底如何?中國的國際處境處於何種階段?本文提供了一種解釋。

語言只是個遊戲

紛紛趕來滅火的筆桿子們面對的已不是高級將領個人形象的污損,而是黨經常用來警告敵對勢力的局面——「中國人民不答應」。

必須承認,本月16日中國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在香山論壇稱「即使在涉及領土主權的問題上,中國也絕不輕言訴諸武力」引發了公關危機,從有的網站搜索「范長龍」會提示「范長慫」和「范長蟲」就可見一斑。

然而范副主席又的確很冤,他不過是按既定方針,在香山論壇這樣一個「一軌半」的公共外交場合表達官方原則立場,連「失言」也算不上。對此,即使長期以煽動民族主義為業的《環球時報》一開始也只是簡短的通稿照錄,不敢對這個級別的領導人發言添油加醋,連軍事論壇也有極富大局觀和戰略定力的定調發言稱「輕言戰爭者必是中華千古罪人」。

可是所有人都忽略了一點:這個主題已然是中國社會最為亢奮的一根神經,更何況這句話「即使……也……」的邏輯結構顯然有硬傷。一天之內,網民的負面評價仍然星火燎原,嚇得不少網站趕忙刪除相關消息。紛紛趕來滅火的筆桿子們面對的已不是高級將領個人形象的污損,而是黨經常用來警告敵對勢力的局面——「中國人民不答應」。

還好,這句話辯解起來輕而易舉。首先,別忘了中國軍力突飛猛進,在海洋上顯然正在戰略進攻,鋒芒所指,必然嚇着一些無關國家,香山論壇需要人氣,以爭奪話語權,那麼,講幾句外交辭令,安撫和分化番邦就具有戰略意義了。

其次可以借用無敵的辯證法——「決不輕言」不等於「不言」,刻意示強其實是實力和自信不足,「善戰者不言戰」,不怒自威反而需要定力和實力。

再加上「低級馬仔才動不動露出紋身咆哮」和「反動軍隊才只會打打殺殺,解放軍即是戰鬥隊又是工作隊、生產隊」,分別將看黑幫劇長大、只會車鎖開顱的文盲和讀語錄長大、動不動文攻武衛的毛派群眾催眠,而「複雜中國的安全政策千頭萬緒,國家自有一盤大棋」的咒語又橫掃一切謀略學票友和國家主義信徒,最高境界則讓人對「意思是即使不動武也能搞定你、更別說動武了」也聽得連連點頭。

當然,被引用最多的辯護稱「此言聽眾不是美國」效果就差多了,因為其理由不過是美國代表團只有一個准將銜武官帶隊,卻忘了會上以指責中國「南海軍事化」引發爭論的正是前一任美國海軍作戰部長拉夫黑德上將。而將「抨擊解放軍」的媒體和公眾指責為「陰魂不散的冷戰思維」則不光犯眾,而且有損「冷戰思維」這把鬥美利劍的鋒芒。

規則才是個難題

直至10月18日央視還稱「將迎頭痛擊」觸及主權、安全紅線者,然而,蘇聯都只是撞擊,中國敢直接動武嗎?

儘管也算自圓其說,危機公關畢竟是螺螄殼裏做道場,南海哪裏只是言語妥當之爭。

近年,中國以超大規模造島為頂峰的奪取實控權動作面臨迅速增大的美國壓力。從「深海981」從西沙提前撤回到外長承諾造島已結束,都是美國直接警告的產物,直到5月底開工、10月初建成的兩座燈塔「昭告世人」相關工程的民用性質,仍反襯出強大的國際輿論壓力。這顯然不是中國在國內輿論中強行宣揚自己「強硬驅逐」美軍P-8A反潛機,長時間跟蹤「沃斯堡」號瀕海戰鬥艦能掩飾的。

再往前,在6月初為習近平打前站訪美時,面對美國防長敦促停建南海島礁,范長龍就希望借美國欲保持兩軍對話,在海空相遇行為守則、黑客入侵等議題上需要中國合作,換取美國將南海當作一個「插曲」,但當時雙方就未舉行聯合記者會,習後來的訪美同樣在此毫無進展。

中國南海造島之所以成為焦點,關鍵在於它將爭端複雜化,又在領土和秩序上均暗含顛覆性野心。

第一,涉及的島礁多為低潮時才露出水面的「乾出礁」(法律上稱「低潮高地」),國際法對其是否算領土有判例但無明文法條,同時海洋法公約明確規定人工島沒有領海,但若低潮高地築有永久高於海平面的燈塔等設施,可以成為划定領海直線基線的起訖點。那麼,即使中國無法使乾出礁人工填島後算作領土,也顯然有意利用燈塔為其划定領海。

第二,有趣的是,美艦進入這些島礁12海里,倒不是為否定它們有領海,而恰恰是針對中美之間關於海洋權益的另一項根本分歧——海洋法公約規定包括軍艦在內,只要遵守一定規則,即享有在他國領海的「無害通過權」,但中國規定這須經中國批准,並在加入海洋法公約時對此作了保留。

第三,雖然中國聲稱「有權採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和制止非無害通過」,並長期對公眾灌輸外國軍艦進入領海就是入侵,公眾也無不以為敢於「我艦奉命撞擊你艦」的前蘇聯成功否定掉了美國的無害通過權,直至10月18日央視還稱「將迎頭痛擊」觸及主權、安全紅線者,然而,蘇聯都只是撞擊,中國敢直接動武嗎?如果敢,國內民族主義狂熱和政府支持率無疑都將破表,但近日中國網上也瘋狂訛傳一篇文章,題目就是「劉亞洲:日本四小時全殲東海艦隊非戲言」。

更矛盾的是,這次高調宣傳燈塔建成,范長龍以強調「(相關設施)以民事功能為主,……像我們承諾的那樣不會影響南海航行自由」發起和平攻勢,還一心想平息這些設施難以掩飾的軍事野心和國內輿論對此的大肆宣揚引發的國際焦慮。可是一看《環球時報》難掩興奮地向國人報喜——只要美軍等艦隻使用這些燈塔並記入航海日誌就等於承認中國主權,《金融時報》也稱對中國「新的既成事實」美國無力改變,中國哪裏還需要動武?

至於拉夫黑德對中國將南海軍事化的指責,中國的反擊更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熟練智慧,因為中國這些島礁有軍事潛力而尚未利用,而美國常年在南海偵察、軍演和部署,完全是「賊喊捉賊」。同時,范長龍的措辭從未承諾這些設施不用於軍事,國防部的標準口徑也是「在自己領土上部署軍事防禦設施無可非議」,還有人提醒:美艦進領海,中國也可派艦應對。

實質上中國極為不利

其實,很少有人敢相信中國這次會對闖入領海的美艦開火,哪怕只是衝撞,更沒人相信中國能借此將美軍趕出南海,發言人、少將、教授和主編們有目共睹:不要說動武,「絕不輕言動武」一句話引爆民間情緒,中國也手忙腳亂。

上述文字遊戲,中國再次功德圓滿,但在實質上,中國已然陷於困境,問題來自一連串因果:

出於執政黨和當政者強烈的政治需要,中國一方面並無武力解決的實力和條件,另一方面在南海問題上的狂熱、急切和自負又壓倒了所有冷靜、耐心、自省和讓步的可能,結果是在和平旗號下以准軍事路線積極改變現狀,搶佔實利。這不光使雙邊談判注定無進展,還面臨東盟抱團和靠攏美國的趨勢。

在抱怨南海問題國際化的同時,中國並非看不到周邊對自己的警惕,但被長期炒作的對外強硬又已然是官方支持率的不竭源泉,在作為另一源泉的「經濟增長」乏力時更呈中流砥柱之勢。在這種狂熱的邏輯中,美國關注和介入南海,中國就油然而生對美國維護的亞太格局和國際海洋規則的不滿和挑戰,為此軍方甚至將香格里拉論壇變成聲討美國的主戰場。在豪言壯語薈萃的外交部發言人口中,美國連南海問題當事國也不是,彷彿根本不值得搭理。

眼下,實力比中國強得多的美艦當真來了,中國依舊義正辭嚴,不光揚言要對美艦「迎頭痛擊」,還以為再次揪住了美國在「南海軍事化」問題上「只准州官放火」的雙重標準軟肋,大有一舉解決作為「中美軍事關係三大障礙」之一的美國艦機對華抵近偵察問題之勢。

歷來主張美國與中國分享亞太權力的澳大利亞教授休·懷特也一眼看出美國在南海不敢對華動手,大多數亞洲國家也惹不起中國,美國不要妄想在南海樹立亞洲新秩序。

其實,很少有人敢相信中國這次會對闖入領海的美艦開火,哪怕只是衝撞,更沒人相信中國能借此將美軍趕出南海,發言人、少將、教授和主編們有目共睹:不要說動武,「絕不輕言動武」一句話引爆民間情緒,中國也手忙腳亂。而且,如果真有全球野心和實力,中國也許不會迷戀用只是「並未明顯違法」的擦邊手段搶建幾條跑道,樂於分享自稱「主權主張並非完全沒有依據」的南沙資源,接受「無害通過權」以方便自己逐鹿大洋,可是中國不止就對這片「祖宗海」不依不繞了,對背後的規則顛覆也除了「自古以來」和既成事實,別的什麼也不認,甚至為此不惜一切。顯然這是政治需要和感情用事,絕非清晰的利益和理性的獲利路徑。

為范上將辯解的羅援少將有言:「忘戰必危」但「好戰必亡」,也是辯證法。同羅少將一樣多次受到高層「必須配合國家統一戰略」敲打的《環時》也告誡愛國群眾:軍力不是解決所有對外衝突的萬能鑰匙,崛起的同時也要避免成為矛盾中心,使發展成果被外界的抵制對衝,特別是「莫讓民粹主義擾亂視線」。

說得多好!奇怪的是,中國政府渠道還真地從未輕言武力,但數十年來,這些少將和總編們乘當朝急需民族主義狂熱支撐的東風,已將「動武」的飢渴和暴躁注入上億國人的骨髓。這種灌輸的主語全是「中國」,然而在現實中代表中國的執政黨卻始終以「動武」為業餘愛好,當「僵屍軍團」被「從來就沒敢動武」的現實打醒,自然需要具體、有形的發洩對象。

此時,北京地鐵內的數萬塊液晶屏幕上軍事節目比例驚人,甚至全天滾動播放閱兵場面,商業廣告卻少得可憐。

(吳戈,軍事、國際時事評論員)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