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台灣

「一中同表」? 洪秀柱背後的青年人

在太陽花運動之後,台灣年輕人「偏綠」、「天然(台)獨」似乎成了理解、評論台灣政治的預設框架。但偏偏就有這麼一批年輕人,聚集到被視為「統派教母」洪秀柱的大旗底下,為她奮戰了3個月。他們,怎麼看待這場「換柱風暴」?


10月23日,新北市中和一處宴會廳裏席開30桌。氣氛不像一般宴會的酒酣耳熱,更多的是低調感傷。

在國民黨臨時全代會決議「換柱」的5天之後,不再有成排攝影機追逐的原國民黨總統參選人、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放開嗓子唱了幾首歌,表達對台下支持者和志工的感恩心情,唱哭了現場許多餐會上的聽眾。洪秀柱說:「這不是結束,讓我們繼續努力,找回支持者!」

中和、永和是洪秀柱政治生涯的起點,此地支持者的特色是外省籍及退休軍公教人士,以及他們的第二代。但夾雜在這些中、老年支持者、志工中間,還有一班30歲出頭,甚至不滿30歲的年輕人。

在太陽花運動之後,台灣年輕人「偏綠」、「天然(台)獨」似乎成了理解、評論台灣政治的預設框架。但偏偏就有這麼一批年輕人,聚集到被視為「統派教母」洪秀柱的大旗底下,為她奮戰了3個月。他們是誰?對政治的想像是什麼?為什麼選擇加入洪秀柱團隊做為實踐政治的入門途徑?

十月六日,洪秀柱出席在競選總部的演説。攝 : 張國耀/端傳媒
十月六日,洪秀柱出席在競選總部的演説。攝 : 張國耀/端傳媒

「挺柱」背後的政治舞台

在台灣政壇,特別是相對於綠營,一般公認國民黨「門閥化」的情況非常嚴重。它意味着一個有志政治工作的年輕人,如果不是出身政治世家,絕少有機會在藍營得到挑大樑、任要職的機會。

然而無巧不巧,洪秀柱這次以「拋磚引玉」的姿態加入選戰,使這場「非典型」的艱困戰鬥,國民黨傳統支持者,特別是地方派閥紛紛走避。傳統的選舉套路施展不開,反倒給了一批認同藍營理念的青年們機會,讓他們紛紛加入「挺柱」的行列。

洪陣營發言人之一的李昶志今年28歲,原本6月要去念博士班,因為與洪秀柱的多年交情加入團隊。他憶起洪秀柱邀他那天說:「昶志啊,你當發言人好不好?」一句話,李便答應了。洪秀柱不時鼓勵他,年輕人就是要歷練學習,不要怕犯錯。除國會助理練就出的行政能力,他發現自己也開始能面對媒體鏡頭。

另外,洪團隊的「青年事務團」,亦提供機會給熱衷公共事務的年輕人發揮。負責人游顥透露,部分剛加入的成員,政治立場未必就是挺藍。游顥認為,在國民黨聲勢低落時刻,年輕人更能在這裏找到自己的舞台。

總統大選戰場,通常希望找來最厲害的麥克手,但洪秀柱總是告訴身邊的人說,「你是年輕人,敢講,就上來講」,給年輕人機會;像是他們舉辦的「決戰祝英台」直播節目中,就是年輕志工自發參與的。

透過柱姐參加世足賽挺住中華隊活動、雙十國慶國旗文創商品競賽、「決戰柱英台」電競主播台青年直播節目、LINE青椒點網路青年組織串連,游顥觀察發現,年輕人的創意,確實帶來煥然一新的感覺。然而,9月中招募到的300位青年軍,其中挑選的100位成員原本預計10月舉辦一系列的青年挺柱宣講活動,最終因換柱被迫停止。

「柱姐很願意放手讓年輕人來負責,甚至是一些過往有『年紀不足』刻板印象,而被認為年輕人不能勝任的工作。」

「青秀柱講團」成員何天陽

除了因為願意給年輕人機會,令洪秀柱深獲一群青年們力挺之外,洪秀柱的個人特質,也召喚了一票與其理念相當的支持者追隨;而在實際互動中,這些年輕人看到「不一樣」的洪秀柱:一如洪自己曾說過,她其實是個溫柔的人,這與媒體上喜用「訓導主任」、「立法小辣椒」等強悍形容詞來「標籤」她,有着極大反差。

26歲的何天陽,是洪秀柱陣營為上政論節目,替其政策宣揚、辯護成立的「青秀柱講團」成員之一,亦是洪與隨行秘書。他的身形高大,想起每次被柱姐調侃,「你怎麼又出現在我眼前,你長這麼高,我看了好討厭!」何笑着說,這是她表達關心的方式。

他回憶道,有次晚上與洪秀柱趕行程,前座的隨扈詢問:「柱姐要不要關燈休息?」原來,洪秀柱已閉目養神,何天陽卻未留意;但洪秀柱隨即應聲說:「不用啦,我左邊的小子,還在看手機呢,關燈對眼睛不好。」

何天陽表示,他很感謝洪秀柱讓自己擔綱重要角色。「柱姐很願意放手讓年輕人來負責,甚至是一些過往有『年紀不足』刻板印象,而被認為年輕人不能勝任的工作。」他說。

正因為洪秀柱親切待人和充分放權,團隊基層年輕人都感到自己受到重視。洪的一名隨扈還曾言,她是他戒護過的政治人物中,唯一叫得出隨扈名字的人。

兩岸路線 壓垮洪那根稻草

和其他的年輕選舉幕僚最大的不同在於,這一批年輕人親身經歷了國民黨創黨以來前所未見的一場風暴:「更換總統候選人」。他們認為發生了什麼事?

世新大學新聞系大三、21歲的陳文越,是團隊中最年輕的一位成員。在「青年事務團」擔任執行企劃,主持「決戰柱英台」直播節目,因為換柱行動而臨時喊卡(cut)。

那天晚上,她挨家挨戶拜會兩天台北市黨代表後,10月14日半夜,團隊臨時決定要去離島,凌晨12點會議一結束,大夥馬上訂飛機一早往離島奔,團隊中成員,有人清晨6點就到達澎湖跑黨代表行程。

她坦言,「跑起來其實還蠻累的,」尤其是黨代表都收到黨中央指示,許多人只能私下以簡訊表達歉意與支持;但陳文越堅信,大家都是愛國民黨的,敵人是民進黨,她只希望跟着夥伴,戰到最後一刻,做完該做的事情,「我們沒有遺憾啦。」

針對換柱說法,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10月7日的中常會上稱,洪秀柱的兩岸政見「背離主流民意」;但黃士修認為,是因黨內許多人原本就不看好洪秀柱,換柱聲浪始終不斷。

黃是知名臉書專頁、擁核社團「核能流言終結者」的經營者,在洪陣營中,負責核能政策研究,與撰寫文案、講稿工作。

「換柱行動,我在內部明顯感受到黨中央動起來,多可怕!組織動員的程度,媒體一面倒的力量,」同時是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特約研究員的黃士修感慨表示,這些能量過去沒能用在幫執政黨政策辯護。

媒體認為洪秀柱備受爭議的兩岸政策,與學者張亞中有關。(編案:張亞中為台灣知名政治學者,立場傾向兩岸統合)黃士修不否認洪秀柱與張亞中的交情,但對外界將「一中同表」的內涵等同於「統」的誤解,黃士修強調,這是在貼標籤。

「急統是假議題,」他回想洪秀柱曾言,民進黨「抹紅」就算了,同黨同志也在給她戴紅帽子,她承擔不起;惟基於洪秀柱愛黨的心意,黃士修說,他們選擇不和黨中央衝突,「我們就是講清楚」。

兩岸政策的特點是「模糊」,如果談兩岸問題時切得太乾淨,無法在外交上保留斡旋空間。

洪秀柱陣營前發言人徐巧芯

因2014年318「反反服貿」為人所知的台大政治系、中華復興社社長侯漢廷則認為,雖然一時間無法讓人理解,但洪秀柱的「敢言」是正確的。

「這世代的年輕人,受過台獨教科書,認知兩岸分治的現實,自然認為兩岸一邊一國,如果本身認知兩岸一邊一國,統獨論述理念又很複雜,『一中同表』和『九二共識』這些東西,自然很難三言兩語講清楚。」他說。

但他認為正因難講,才更應該要講。他說,過去一般人不會談什麼是「和平協定」,不談兩岸關係如何走到「深水區」;可是,不管是獨派或統派的論述,兩岸問題遲早會被攤在陽光底下見真章,儘管討論過程會有曲折,但至少方向是正確的。

「我們必須再為台灣找出路,畢竟維持現狀,能維持多久?」侯漢廷想起一次在廣播節目上洪秀柱的談話。

洪辦另一名年輕發言人、26歲的徐巧芯,因同時是國民黨文傳會負責新媒體事務的代理主任,在換柱風波當時,具有黨務幹部身份的她,在必須籌辦臨全會的情況下,礙於角色尷尬,決定自請回避;但台灣媒體當時報導則稱,包括徐巧芯在內的數名從黨中央借調到洪陣營的人,皆已被黨中央召回。

從內部看問題,她認為換柱的最大理由是「路線之爭」,即對兩岸政策主張存在落差。「身為政治人物,對國家影響巨大的兩岸政策上,要提出新的主張,必須舉證更多,」她說,「主流民意」的形成,要靠政治人物逐步帶領,人民不可能第一時間跟上,甚至可能出現抗拒。

徐巧芯坦言,兩岸政策的特點是「模糊」,如果談兩岸問題時切得太乾淨,無法在外交上保留斡旋空間;「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至少讓兩岸現在是和平、雙方能夠交流,「這是用8年建立起來讓人民心安的感覺。」

黨內青年看待換柱「是洪團隊決策圈交互作用的結果。」他們認為,洪秀柱在黨內初選的時候,給深藍立場的黨員看見希望,但面對全國性大選,洪沒有調整論述內涵,向「主流」靠攏,甚至在遇到外力反對時,又回到「決策小圈」取暖。

其次,縱使洪陣營知道該揮別統獨這個假議題,但操作上確有困難;同時,內部意見也存在分歧:有部分人士擔憂,「一中同表」容易被輿論打死,但決策圈有信心能在兩個月內把政策主張講清楚。

事後證明,「兩岸路線」之爭是壓垮洪秀柱的「最後一根稻草」。但兩岸路線之爭事實上不是國民黨最後發動「換柱」的唯一理由。黨務系統與洪團隊的不同調引起的摩擦早已日復一日地累積。

2015年10月7日,支持洪秀柱的民眾集結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外表達支持洪秀柱參選。攝 : 張國耀/端傳媒
2015年10月7日,支持洪秀柱的民眾集結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外表達支持洪秀柱參選。攝 : 張國耀/端傳媒

內部矛盾 團結早埋隱憂

徐巧芯直言,兩邊都有待改進的地方。她說,早前運作方式是,洪秀柱競選辦公室通知黨部,再由黨部聯絡負責單位,但是「經過部門越多,摩擦機會越多。」反觀2012年,總統馬英九的「台灣加油讚」競選連任辦公室,卻能跟黨部有效結合,許多人都是身兼兩職,由黨主席直接指揮,對彼此應負擔的內容與分量有充分認知,自然就不會產生衝突。

黃士修提及自己被媒體誤會為網軍時說,「拜託,我們連網軍都請不起。」

黃士修表示,洪秀柱從政以來,從不拉幫結派,沒有太多金主。洪秀柱不在意那些「利益分配」的潛規則。當初「不用黨產」的承諾,每一筆錢都取自小額捐款專戶。「公關公司,一個專案開價新台幣5百萬元,我們哪有那麼多錢,」黃士修說,臉書上的圖片,部分還是美術設計背景大學生的作品。選總統,連一支電視廣告都沒有。

此外,洪陣營沒有強而有力的黨內前輩進駐,在一場「總統級」的選戰中,給年輕人進行指導,與對手相比,有極大的劣勢。

何天陽有一次令自己懊惱的回憶。某次專訪機會,他前一天再三與訪問方確認採訪大綱,但當天現場仍被娛樂話題模糊焦點,接下來的提問,竟更加失控。

「網友說連勝文搭副手是很好,您怎麼看?」記者尖銳提問。洪秀柱率性回答稱,「我知道網友帶着嬉笑惡搞、看笑話的心態推薦人選,我又不是笨蛋,推薦誰我都會很認真考慮。」怎料,隔天出現〈副手連勝文 洪秀柱:我又不是笨蛋〉這樣的標題。何天陽說,自己相當懊惱沒早兩秒擋下這題,接下來每次隨行,他變得更加戰戰兢兢。

游顥看待年輕人,優勢在於熱情、義無反顧,缺點則是缺乏經驗;大選過程,希望擁有選舉操盤經驗的國民黨前輩們能加入團隊,但換柱議題從沒斷過,導致許多人不願加入,「這是比較遺憾啦。」他說。

提「不記名投票」,是對制度的堅持。至少讓全民看到國民黨還保有一絲民主程序的價值,「我還想為國民黨保留一口氣,讓國民黨留下改變的火種」。

洪秀柱辦公室幕僚、國民黨黨代表游顥

那天在國父紀念館大會堂裏,舞台燈光四色,諸位大老致詞後,即將上演「換柱」大戲。在混亂中,游顥以年輕黨代表的身份,起立大喊:「主席,請讓我提異議!」

他是唯一在國民黨臨時全國黨代表大會中,大聲提出「異議」的黨代表,希望以「不記名投票」替代「舉手」,表决「廢止」洪秀柱提名一案。

這是他最後的努力。即使手拿着100人支持不記名投票的連署書,他體諒,不是每個人都有站起來背書的勇氣。最後,他被一片同意「舉手」的掌聲中淹沒,眼看着那些高舉的手被巨大的黨機器監視。

游顥說,提「不記名投票」,是對制度的堅持。至少讓全民看到國民黨還保有一絲民主程序的價值,「我還想為國民黨保留一口氣,讓國民黨留下改變的火種」。

黨政人士分析,換柱後,統派青年可能失望離去,也甚至攻擊,一如臨全會後反對換柱的人士紛紛發起「投廢票」。

「無論深藍淺藍,價值觀差多遠,也不會比民進黨來得遠,永遠不可能『越界』」,這名黨政人士說,雖然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目前踩在中間線上,但未來,當她政績不好的時候,是不是可能與前總統陳水扁二次執政時走同樣的路,回去追求獨派的溫暖,再怎麼說,對於深藍立場還是較好的選擇。

臨全會上,洪秀柱激昂演說:「孤臣可棄,但絕不折節!黨可以不要我,秀柱絕不會放棄黨!」

同一時間, 國父紀念館的廣場上飄着小雨。

「就讓我們一起加入、留下、回來,改變這個政黨,好不好!」在確定被拔掉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頭銜後,洪秀柱走入支持者中,向「柱粉」發表她在總統選戰裏的最後一次演說。在那些躲在紅帽子下的中、老年人的面龐裏,一位青年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17歲,就讀建國中學的楊同學雖然還沒有投票權,但他向端傳媒記者說,自己願意到場支持洪秀柱很大的原因,是認同她的兩岸政策主張。

「我可以說是三民主義的信徒,我被爺爺啟蒙,在其中奠定信仰,這就是為什麼今天的我會是今天的我,」從小,楊爺爺講述抗戰、內戰,到韓戰來台的故事,加上歷史的興趣與挖掘,他開始對三民主義和國父孫中山先生的理想產生嚮往。

支持國民黨,是因為他認為國民黨對「中國統一」有比較「正確、民主」的主張;中國人民也應該享有自由民主的權利。他說,但如今不論國民黨、民進黨都強調台灣化、本土化,「如果台灣脫離中華,我們就失去繼承中國的資格,等到中國共產黨垮台時,我們便無法實現全部華人的福祉了。」

這樣的想法解釋了,前總統蔣經國時代「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風潮,經過了30年,是如何經過血脈,印記在一個年輕的靈魂裏。洪秀柱為兩岸政策「找尋出路」的主張,振奮了這樣一種抑鬱的情懷。

看着大批抗議民眾的散去,楊同學踏上歸途。他說,「洪秀柱說她願意繼續在國民黨裏面做改變,我也願意跟她一起做改變。」

「我的夢想是當中華民國的總統。」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