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台灣

朱立倫掌舵的國民黨 要航向何方?

洪的退潮,其實也就是馬的權力退場,朱立倫推倒了洪秀柱,其實也掙脫了馬英九的桎梏,成為藍軍「新的太陽」。


10月17日,國民黨臨全會上演「換柱」大戲,場外抗議的人聲嘶力竭,一切都像是照着劇本演出,沒有出現任何意外。總統馬英九也在場內激情吶喊,卻已經無關緊要,這也是一場馬英九走下權力高壇的「告別式」;身兼國民黨主席的新北市長朱立倫終於掙脫馬英九的桎梏;但是,這時的國民黨,究竟要航向何方?

要回答這個問題,理解國民黨的處境何以致此,或許要從2014年6月一段秘辛說起:

2014年6月,朱立倫經歷了從政以來最凶險的危機。

成為國民黨總統參選人之後,朱立倫坦承「2014年6月」他確實曾經深思,究竟要參選總統?還是連任新北市長?被問到馬英九是否以連任新北市長阻擋參選總統,朱低調說,「沒這樣想!」這話,朱立倫講得言不由衷。

早在2014年上半年,朱已做好不連任新北市長的打算,準備交棒給副市長侯友宜。侯勤跑地方,參加輔選會議,早就不是秘密。就在4月太陽花學運結束後,朱曾當面向馬英九親信幕僚金溥聰表明,打算不參選連任,還建議讓侯友宜接棒,推薦並保證侯友宜能勝選。

但這一段原本只有極高層獲悉的情節,不久之後突然見諸媒體。同一時間更爆發了「葉世文案」。這位專精都市計畫、土地開發的前桃園縣副縣長,被控向開發商索賄,相關案情一路延燒,牽連到朱立倫主政的新北市副市長許志堅,眼看這把火就要撲向朱立倫時,朱的幕僚察覺對一股強烈的不對勁。

緊接着6月間,政壇又出現放話:馬英九的政治盟友金溥聰,得知朱立倫不連任的打算,以「大船離港論」為比喻,勸說馬英九決定尊重朱的選擇。當時政壇解讀、盛傳,馬英九已經決定讓朱立倫接班。

對這些放話傳聞,當時朱沒有出面澄清、說明或反駁,沒有人認為是假的。

然而國民黨中央6月中旬突然發出新聞稿,強調國民黨有初選機制,「黨中央不會為特定人選量身訂做,更不可能將此私相授受」。這套話中有話的聲明,擺明有強烈的針對性;黨政知情人士透露,這個新聞稿,來自總統府高層。換言之,「馬英九允諾朱立倫接班」這個印象,被這篇新聞稿的表態一下子全盤打翻。

就這樣,朱立倫在6月24日宣布參選連任新北市長,還宣示「做滿4年」。朱宣布之後,政壇上再也沒出現相關的放話與傳聞。

一般相信,如果當時朱立倫決定不連任,等於是宣告將參選2016年總統大選。從朱立倫公開宣布那一刻,就將成為黨內的「新太陽」,所有黨內勢力都會往朱立倫靠攏;這樣的局面,剛好就是聲望低迷的馬英九,權力跛腳的開端。

藍營人士回顧,若是當時能有這番布局,或許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就不至於群龍無首,敗得一塌糊塗,今年的局面也就不會亂上加亂,搞得分崩離析。

馬英九權力鬆手的時間,來得太晚。如果馬在2015年1月交出黨主席時,也把黨的權力交給繼任者朱立倫;甚或在2014年6月將交棒局面確定下來。國民黨今天也許不至於走到瀕臨崩解潰敗的絕境。

「國民黨的困境,不是從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參選之後才開始!」一位不願具名的黨務人士語重心長,喟嘆不已。明白了2014年6月朱立倫的處境,才能說回國民黨現今的困境所為何來:

洪秀柱的參選,像是一個意外的插曲,把國民黨推向悲劇的深淵;洪的參選,在黨內掀起的激烈震盪,剛好把權力的重心搖晃出新的落點與格局。

這場悲劇,或許還沒有結束,充滿權力氣味的這場臨全會,可能是洪秀柱的終點,卻是朱立倫等待已久的起點;對馬英九來說,注定是權杖光芒的終點,也是權力跛腳的起點。

馬英九權力鬆手的時間,來得太晚。如果馬在2015年1月交出黨主席時,也把黨的權力交給繼任者朱立倫;甚或在2014年6月將交棒局面確定下來。國民黨今天也許不至於走到瀕臨崩解潰敗的絕境。

對於馬,朱立倫接受媒體訪問時不願多談,即使臨全會後成為總統參選人,朱還是低調,只說馬的特點就是一路以來始終如一,要說與馬有何心結,朱說:「他就是這個個性」一句話道盡千言萬語。

洪秀柱的異軍突起,被認為是馬在背後玩「借洪(秀柱)卡王(金平)」的權力槓桿遊戲;事實上,這部分馬英九確實背負了不白之冤。黨政人士強調,馬5月間確實希望,也期許朱立倫出馬參選,馬或許「不樂見」立法院長王金平參選,但並未暗助洪,洪最後衝出關卡成為候選人,馬也深感意外,自然力挺到底。

國民黨召開臨全會決定由朱立倫取代洪秀柱選總統。完成提名後,總統馬英九(右二)、榮譽黨主席連戰(左一)與朱立倫(左二)同台造勢。攝 : Pichi Chuang/REUTERS
國民黨召開臨全會決定由朱立倫取代洪秀柱選總統。完成提名後,總統馬英九(右二)、榮譽黨主席連戰(左一)與朱立倫(左二)同台造勢。攝 : Pichi Chuang/REUTERS

挺洪勢力單薄 換柱終拍版

這位黨務系統高層人士感嘆,朱確實希望由王金平參選領軍,王最後沒有領表,「可惜了,否則今天……」

10月7日,國民黨中常會要討論中常委江碩平主張召開臨全會的提案;前一天,洪秀柱發表了措辭強硬的談話,號召支持者挺身而出。黨務人士坦承,黨內「換柱」雖有高度共識,但當日場外抗議者若滿坑滿谷,他們也擔心中常委們的決心受到影響。會議還在進行,黨務人士門裏門外進進出出,盯着場外的抗議聲勢,高樓上也派人居高臨下,估算現場人數。最後確定只有3百人左右,黨務人士鬆了一口氣,「應該就是這樣了!」

完成「拔柱」,有兩個關鍵:一是馬英九願意放手;二是挺柱的力量沒有想像中強大。這兩個因素,剛好也是朱立倫趁勢竄起,正式成為「藍軍一哥」不可或缺的條件。

所有的最高權力者,都有相同的毛病,就是盤算着如何在卸任後繼續維持影響力,交出權力之前,盡可能鋪陳有利的局面;前總統李登輝如此,陳水扁也想如此,那些弊案積攢的資金,曾經是阿扁想要維持影響力的權力資本。

對馬英九來說,洪秀柱意外出線,成功激勵深藍,把這塊力量聚攏,這些深藍支持力量剛好是馬的鐵衛軍,就算輸了總統大選、藍軍立委席次驟減,國民黨還有這一股深藍命脈,比起副總統吳敦義、朱立倫、王金平、洪秀柱,馬還是最具分量與影響力。

2004年「兩顆子彈」(319槍擊事件)促成陳水扁連任事件的抗爭、2006年紅衫軍倒扁,馬英九的角色曾讓藍軍大老有相當微詞,私下形容馬的權力性格,「就是太自私!」至於國民黨2014年九合一選舉慘敗之後,繼續頹靡不振的原因為何?一位黨務人士就說,2013年的馬王政爭,肯定是根源中的根源。

「拔柱」,背後其實是一場權力鬥爭;「朱王聯盟」的成形,不只是洪的失敗,更是馬英九權力跛腳的開始。

如果不是洪秀柱太弱、太走偏鋒,幾乎拖垮整個國民黨,馬英九也不會在整個黨的層層壓力下「被迫放手」; 洪的退潮,其實也就是馬的權力退場,朱立倫推倒了洪秀柱,其實也掙脫了馬英九的桎梏,成為藍軍「新的太陽」。

「拔柱」,背後其實是一場權力鬥爭;「朱王聯盟」的成形,不只是洪的失敗,更是馬英九權力跛腳的開始。就在獲得臨全會徵召成為總統參選人後,朱立倫一改低調、言詞閃躲、顧左右而言他的風格,開始大鳴大放,無畏地站在輿論聚焦的中心點,朱展現出另一個自己,一個積壓隱忍許久真正的自己。

朱率先拋出,王金平續任不分區是「黨內的共識」,一副就是當家作主的姿態,這是朱與馬權力區隔的分水嶺。府方高層只能帶着酸味,淡淡地說,「馬總統不再涉入黨務,朱也不會每件黨務工作都與馬交換意見,馬作為黨員會尊重黨的決策」。黨務人士就說,這段話,內行人才能看出門道。

臨全會後的國民黨,不只是朱立倫躍上舞台展現自己,而是明年大選後黨主席爭奪戰的開始。洪秀柱不甘願被強行拔除,她內心卻非常清楚,黨內實力派轉身背對,她沒有硬幹翻臉的本錢。於是,她在臨全會上塑造悲壯犧牲的弱勢模樣,不忘強調「絕不背棄黨」,這是替自己累積「再起」的能量,目標無疑就是2016年的黨主席大位。

洪秀柱在臨全會演說後走下舞台。攝 : Pichi Chuang/REUTERS
洪秀柱在臨全會演說後走下舞台。攝 : Pichi Chuang/REUTERS

深藍教母 放眼2016黨主席

洪秀柱悲壯走下舞台,被封為「深藍教母」;面臨「拔柱」壓力,背後統派深藍一度醞釀推倒黨主席朱立倫,然實力差距太大,當然無法成功。朱立倫已經多次承諾,2016年總統大選敗選,一定請辭黨主席,以洪為首的深藍勢力,唯一可能等待的機會,只剩下朱敗後的黨主席之位。

朱立倫以黨主席之尊,跳下場自己當「主將」,在黨內,佔盡了球員兼裁判的優勢。對朱來說,未來是一場黨主席保衛戰,只要總統選票守住藍軍基本盤,立委席次固守45席以上,朱立倫保住國民黨的命脈與元氣,這個功勞,就算朱依承諾請辭,藍營人士認為,「到時候誰有實力拉下朱!」

藍營人士分析,2016年大選之後,馬英九和眾多政務官,已是看守待退,黨內實力派只剩下少數的地方縣市首長,再來就是立委。朱立倫只要拿出「看家本領」,傾全黨「資產」之力,全力拉抬藍軍立委,當選存活的這些立委們,勢必奉朱立倫為「藍軍老大」,就算輸掉總統的朱立倫宣布請辭,這些立委一定把朱再抬上去。

因此,選後的國民黨,將區分為「黨內公職實力派」、「基層黨員」兩大區塊。依國民黨的慣性,誰能掌握黨內公職實力派,在黨內就有難以取代的實力;例如,王金平面臨馬英九的政治鬥爭依然屹立不搖,靠的不是基層黨員,而是黨內公職實力派的相挺。

黨政人士分析,選後想要挑戰黨主席大位,除了蓄勢待發、擁有深藍黨員支持的洪秀柱,另一個就是即將卸任副總統的吳敦義;但是,一旦朱立倫真的穩住國民黨,開出總統四成選票、立委45席以上,洪、吳都沒有足夠實力拉下朱。至於馬,想在選後插手黨務,甚至指定安排接班人,已無可能。

掙脫了馬英九的桎梏,朱立倫終於拿到想要的政治舞台和政治空間,但「拔柱」這件事讓朱付出政治代價。因此,朱趕緊打出「危機牌」,喊出「捍衛中華民國」……黨務人士分析,深藍不滿「換柱」,「但這些人更厭惡民進黨!」

為了穩住國民黨這艘船,朱立倫在選前仍有許多困難。「朱王聯盟」是必然的結果,回歸朱立倫原本分頭抓住傳統藍軍、本土的盤算,極盡全力衝高藍軍立委席次,每增加一席,就增加朱立倫一點政治資本。至於給王金平續任不分區這件事,馬英九已無置喙餘地,「被迫接受」最為接近馬的處境。

「朱王聯盟」是朱立倫權力布局的高招,藉由王金平挽救國民黨分裂的頹勢,更重要的:就是把馬排擠出藍營黨務權力範圍。至於選後,不管國民黨能否掌握國會過半,王金平是否有機會再當立院龍頭,「不分區」的框架套在王的頭上,朱也斷絕了他在選後與綠營合作的空間與可能。

掙脫了馬英九的桎梏,朱立倫終於拿到想要的政治舞台和政治空間,但「拔柱」這件事讓朱付出政治代價。因此,朱趕緊打出「危機牌」,喊出「捍衛中華民國」,強調民進黨萬一全面執政可能傷害中華民國,這是拉攏深藍挺柱的第一步;黨務人士分析,深藍不滿「換柱」,「但這些人更厭惡民進黨!」

國民黨的權力遊戲,枱面上一團和氣,始終脫離不了暗潮洶湧、機關算盡的無情與凶狠;黨內資源的分配與搶奪,從來都是政治現實利益的根源。

「換柱」這場戲,除了「洪下朱上」,沒有展現或流露出國民黨有任何新的氣象,朱立倫拿到黨權的過程與路數,走的還是「舊國民黨」那一套。

曾有黨內大老形容,「國民黨是一個黑洞!」兩蔣(前總統蔣介石、蔣經國)時代之後,歷來能夠全身而退的黨主席,「少之又少!」

朱立倫與國民黨現在的難題,在於7年多來馬政府主政下台灣主流民意的流動與變化,尤其在兩岸領域,累積出種種不滿、恐懼與不安,當「維持現狀」被民進黨從國民黨手中搶來變成標語和口號,國民黨的空間在哪裏?掙脫了馬英九,朱立倫要把國民黨航向何方?

朱立倫在臨全會向孫孫中山的畫像敬禮。攝 : Pichi Chuang/REUTERS
朱立倫在臨全會向孫孫中山的畫像敬禮。攝 : Pichi Chuang/REUTERS

319槍擊事件

2004年3月19日下午1時45分左右,尋求連任的民進黨籍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及副總統呂秀蓮,在台南市掃街拜票時遭到槍擊。根據警方調查,兇手共開了2槍,其中1顆子彈穿過汽車擋風玻璃後擊中呂秀蓮的膝蓋;另1顆則擦過陳水扁的腹部。在美籍華人、刑事專家李昌鈺協助調查下,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及刑事警察局最終認定,兇手是不滿陳水扁執政無力、已自殺身亡的陳義雄。但陳義雄兒子曾不滿向媒體表示,「我們只是小老百姓,不懂政治,也沒有資源去調查,不能幫父親還清白,這很不公平!」 由於這起事件發生在2004年總統選舉前一天,且有輿論認為,「兩顆子彈」最終影響選舉結果,讓「陳呂配」順利連任,至今在台灣政壇仍有巨大爭議。(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紅衫軍倒扁

2006年起,時任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領導的政府爆出許多貪汙事證,同年8月12日起,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發起倒扁運動,要求陳水扁應為國務機要費案、其親信及家人相關的諸多弊案負責,並主動下台。當時施明德喊出1人捐新台幣100元,以承諾願支持反貪倒扁運動,結果10天就獲得約130萬人的匯款,最終金額約為新台幣1.1億元。施明德所主導的「百萬人民反貪倒扁運動總部」在匯集超過100萬人的支持後,開始號召群眾在台北市凱達格蘭大道與台北車站廣場等地進行靜坐、遊行等街頭示威。其時扁政府陷入執政空前危機,甚至擔心會出現像泰國紅衫軍的軍事政變。不過,活動最後因久拖未決,以及紅衫軍內鬨、施明德用款帳目不清引發社會質疑後逐漸消聲。(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台灣 2016台灣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