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爭論 觀點 共產主義:理想還是幻想?

論證共產主義的馬克思犯了哪些錯?

馬克思不是用科學方法,而是用黑格爾哲學即辯證法「論證」共產主義「必然實現」的。


編按:高舉「共產主義理想」的時代,本來似乎早已離開中國人,民間早已不再相信這個彼岸目標,當局也緘口不言。但近日,國家主席習近平一番「實現共產主義是共產黨員的最高理想」的講話,引起多方討論、爭議和疑惑。關於共產主義的爭議,也再次甚囂塵上。

面對民間的反彈,《中國青年報》發表文章,宣稱要《理直氣壯地高揚共產主義偉大旗幟》,《環球時報》則以《共產主義理想沒有欺騙中國》的社論,認為中國的經濟成就在「共產主義理想」引領下才得以實現。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帳號則發表團中央宣傳部部長景臨的文章,批駁知名地產商任志強的「反共產主義」言論。

10月10日,首屆世界馬克思主義大會近日在北京舉行。會上,著名漢學家麥克法誇爾認為「中國夢」「不連貫、不廣泛,難以與西方抗衡」的批評,被環球時報英文版報導成麥克法誇爾稱「中國夢」是對人類社會的創舉,也鬧下了不小的國際笑話。國防大學教授公方彬則又在10月19日發表《我們為什麼信仰共產主義》,認為「一旦放棄共產主義信仰,中國共產黨將迷失」。

熱點新聞之後,端傳媒認為仍有必要提出重要問題──共產主義是理想,還是幻想?共產主義(馬克思主義)失敗了嗎?中國和中國共產黨怎麼辦?

端傳媒邀請周舵、徐賁、洪振快三位先生,以五篇文章《馬克思主義是科學真理還是宗教?》、《論證共產主義的馬克思犯了哪些錯?》、《蘇聯與中國,用不同方式證偽共產主義》、《前蘇聯的三重信仰危機》、《王歧山談合法性背後的幻象與危機 》,從條分縷析共產主義、蘇聯的信仰危機到重塑合法性等多個角度,談論共產主義(馬克思主義)的是是非非,以及中國的未知前路。

2013年5月,藝術家造了500多個馬克斯的雕塑並在德國藝術展展出。攝:Hannelore Foerster/GETTY
2013年5月,藝術家造了500多個馬克斯的雕塑並在德國藝術展展出。攝:Hannelore Foerster/GETTY

馬克思不是用科學方法,而是用黑格爾哲學即辯證法「論證」共產主義「必然實現」的: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經濟基礎決和上層建築之間的「矛盾衝突」推動人類歷史從原始社會、奴隸制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共產主義社會不斷進步,這是一個和自然規律一樣的、不可抗拒的必然規律(所謂「自然歷史過程」)。

馬克思主義者極其自豪地宣稱,馬克思這套「歷史唯物論」、「歷史辯證法」就像伽利略、牛頓揭示了自然界的客觀規律一樣揭示了人類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這是馬克思對人類文明最偉大的貢獻。但是很不幸,馬克思在這裏犯了好多重致命錯誤:

1、黑格爾把「矛盾」判定為運動變化的動力,這是由於他對科學極其無知才鬧出的一個倒退回古希臘原始水平的低級錯誤;戳穿來看,不過是黑格爾牌號的「上帝第一推動」罷了。

宇宙萬物的根本性質之一就是運動變化,它不需要任何所謂「動力」去推動。有推動才會動,這是古希臘哲學家因為不了解摩擦阻力,更沒有「加速度」的概念,從觀察地球上的運動現象而得出的一大誤解,直到伽利略才糾正了這個大錯。太不幸了,馬克思卻全盤照搬了黑格爾的低級錯誤!馬克思的科學素養如何,由此可見一斑。

2、馬克思使用的方法是單因果直線演繹推理,而不論處理自然現象還是社會現象,都必須考慮多變量互動關係,必須運用數學方法、甚至是高等數學方法,而不能僅僅是演繹推理。

他的「經濟學」變成了一把單刃的剪刀,只有供給理論、沒有需求理論——他用「使用價值無法比較」一句話,就把整個需求理論徹底取消了。

比如《資本論》,馬克思的研究方法是很顯然的演繹邏輯方法(我要多説一句:而且是中世紀經院哲學式的),而他的數學水平僅限於四則運算,就連現在初中數學的函數與圖像方法都不掌握,結果是無法處理哪怕是供給和需求雙變量間的互動關係,於是,他的「經濟學」變成了一把單刃的剪刀,只有供給理論、沒有需求理論——他用「使用價值無法比較」一句話,就把整個需求理論徹底取消了。

主流經濟學的邊際革命(實質是把高等數學工具引進經濟學)出現之後,馬克思完全傻掉了,趕緊去惡補微積分,這就是他那本《數學手稿》的來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翻一翻,非常有趣。研究方法的落後已經到了這樣一種驚人的地步,馬克思仍然執迷不悟,仍然死抱住黑格爾辯證法不放,他這部手稿的全部特色,就是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把微積分往辯證法裏硬套。

3、馬克思的「決定論」即「必然規律」方法論也在19世紀後半葉由於概率統計方法的發現而被科學界拋棄了,現在每一個受過初級科學方法教育的人都知道,「必然規律」不過是「概率為1或0」的極其稀少的特例,規律基本都是概率統計性質的,也就是「可能性大小」性質的。

4、社會現象的複雜程度比自然現象高出不知多少個數量級,就連自然現象當中決定論的「必然規律」都是特例,社會現象、特別是無比複雜的人類歷史怎麼可能有什麼「必然規律」?這是19世紀中期以前尚處於萌芽期的西方社會科學界普遍流行的一種幼稚錯誤。

5、馬克思把「生產力」當做自變量,然後由「生產力的不斷(必然的!)進步」作為基本出發點做演繹邏輯的單因果直線推演,引出後面的所有結論。這又大錯特錯了,生產力能不能發展根本是其它許多複雜因素、包括制度和文化因素在內交互作用的結果,怎麼會是自決定的自變量?

既然是「必然實現」,那就等於説,不論無產階級幹什麼,是搞階級鬥爭也好,還是躺着睡大覺也好,共產主義都不可能不實現——那無產階級為什麼要去幹馬克思費盡心機鼓動他們去幹的傻事?

6、馬克思一則説共產主義必然實現,一則又説埋葬資本主義、實現共產主義需要無產階級去努力奮鬥,去流血犧牲大搞階級鬥爭、暴力革命、無產階級專政,這毫無疑問是自相矛盾,而凡是自相矛盾的理論一定不可能是正確的,這是最起碼的科學常識。

既然是「必然實現」,那就等於説,不論無產階級幹什麼,是搞階級鬥爭也好,還是躺着睡大覺也好,共產主義都不可能不實現——那無產階級為什麼要去幹馬克思費盡心機鼓動他們去幹的傻事?

7、就連歷史基本事實馬克思都搞錯了。西歐的封建社會不但不是什麼「進步」,恰恰相反,是對希臘羅馬「奴隸制社會」的大破壞、大倒退,貨真價實的「上千年的中世紀黑暗」。直到16世紀的文藝復興,歐洲文明才開始逐步恢復希臘羅馬古典文明的水平,而這時歐洲的封建已經在迅速崩潰了,到處都在被新興的民族國家專制王權取代(只有英國例外)。

8、馬克思的階級鬥爭學説是從黑格爾對立二分「辯證法」引申出來的,他只是把黑格爾歷史哲學的鬥爭主體——民族改換成了階級而已。

不客氣地説,這是人類原始部落野蠻時代你死我活、零和博弈的戰爭人生觀的延續;反映在宗教上,體現為「整個世界是善神和惡神最後決戰的戰場」 式的摩尼教世界觀;古代希臘哲學更是把這個黑白、敵我對立二分世界觀系統化,極大地影響了後世的歐洲文明,好鬥、好戰、侵略(好聽的説法是「進取」)、征服由此成為西方文明的突出特徵,直到極其慘烈的兩次世界大戰之後,西方人才對此徹底反省。

9、馬克思統治/被統治、剝削/被剝削對立二分的階級鬥爭史觀是對五光十色、錯綜交織的社會群體關係的極度簡化(簡化到了嚴重背離事實、不能合理解釋社會現象的程度),既完全無視人的生物屬性、個體特徵、個人之間的關係以及個人和社會的關係,又無視社會矛盾衝突的多元、交叉和複雜性。

我們甚至都很難在歷史上找到按照馬克思定義的「階級」齊心合力集體行動的案例。斷言「階級鬥爭推動歷史前進」就更離譜,階級鬥爭通常是亂世末世之象,導致的後果十之八九是社會大破壞、文明大倒退,即便完全不考慮代價、不考慮和其它社會變革路徑的比較,階級鬥爭引出制度創新或別的什麼創新(所謂「歷史進步」)的案例也少之又少。馬克思是把法國大革命理想化之後,又從這個孤例推導出普遍規律,從科學方法論的角度看是很成問題的。

10、繼階級鬥爭學説之後,馬克思通過研究巴黎公社的個案,又提出了「無產階級專政」學説;如今在全世界、包括馬克思主義者內部,幾乎一致認為這是馬克思所犯下的最嚴重、後果最惡劣的巨大錯誤,所有曾經採行過列寧斯大林模式的國家大規模、成批量、把一個又一個社會群體加以整體殺戮的反人道罪行,無不與此密切相關。

馬克思天真地想象(又是閉眼不看人間現實,只是坐在書齋裏進行哲學玄想),「無產階級專政」只是在從資本主義向共產主義過渡的短暫時期,因為資產階級「不甘心退出歷史舞台」而拼死反抗,所以不得不採取的臨時性辦法,等到他們不再反抗或者乾脆全都死掉了,共產主義人間天堂就到來了。

他從來沒有考慮過另一種可能性——另一種更符合人性、更符合古往今來一切政治現實的可能性,即阿克頓勛爵所説的「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絕對腐化」的可能性;於是,無產階級專政順理成章地、一絲不苟地按照德國著名女革命家羅莎·盧森堡對列寧預言的那樣,演變成一小撮特權階級、乃至某一個獨裁領袖對無產階級以及全體人民的專政。

馬克思完全不理解市場經濟的資源優化配置功能,不理解隨供求關係自由浮動的價格是最關鍵、最核心的決策信息。

11、馬克思想象共產主義社會既消滅了分工和私有制,又有資本主義的「物質極大豐富」,他居然不知道,人永遠是動物之一種,因此自我保存和儘可能多地繁衍後代永遠是人性最核心的動機,即便生存競爭問題徹底解決了(其實是不可能的),爭奪優質異性的競爭也永不會消失,總之,人永遠不可能是天使,任何社會群體、任何歷史時代,沒有分工和私有制就沒有激勵機制、沒有經濟效率,就只能是生產力低下和普遍貧困,根本就不會有什麼「物質極大豐富」。

12、馬克思完全不理解市場經濟的資源優化配置功能,不理解隨供求關係自由浮動的價格是最關鍵、最核心的決策信息。

沒有這些信息,每一個消費者和生產者根本就無從知道如何決策才能「滿足廣大人民群眾的需要」、達到利益優化,所有的經濟活動一定都是效率極其低下的,一定是產品單調、製做粗糙、浪費嚴重、創新動力闕如、生產力不斷退化,哪還能有什麼「物質極大豐富」?——公正地説,這不能完全怪罪馬克思,他哪可能知道什麼信息不信息?信息論是他死後半個世紀之後才有的。

13、類似的,馬克思又是極其天真地以為,共產主義社會既不需要市場經濟,也不需要「國家機器」,不需要政府、法庭、警察和監獄,無論什麼樣的決策,全人類都能互諒互讓、好説好商量,達成一致意見(他極其空洞地美其名曰「自由人的共同體」)——

我簡直不知道如何評價這樣一種破天荒式的、絕對遠離人間現實、完全飄在半空雲霧裏的、無與倫比的天真幼稚,真虧他能想得出來!真對不起所有的共產黨員朋友們了,我不得不問一聲:這要不是做白日夢,或者是要麼高燒要麼大醉之後產生的幻覺,再有,更大的可能性是,直接從《聖經·啟示錄》引出的幻想——除此之外,還能是什麼呢?

我誠心誠意地建議所有的共產黨員同志們,花點時間去讀讀原教旨主義基督徒們虔信的《聖經·啟示錄》,一定能大有感悟。那裏面斬釘截鐵地講到,耶穌基督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後復活被天使接往天堂,從此他就待在天上了,但他總有一天會再臨(再次降臨人間;幹什麼呢?發動共產主義革命啊!)

——哪一天不知道,那是神的奧祕;自古以來無數基督徒對這個神聖的日子(革命勝利的日子)做過無數的估算,全部失敗(前車之鑑,所以馬克思主義者不當算命先生);接下來,他就會在人間建立一個「千年至福王國」,所有的罪惡、爭戰、不和全都消失,人人親如兄弟(沒錯,就是共產主義人間天堂);

在這個千年至福之後,古往今來所有的死人都將從墳墓裏復活,和活人一起接受耶穌基督的「末日審判」,善人進天堂、惡人下地獄;最後,歷史終結,世界末日到來,人間世界徹底毀滅,只剩下天堂和地獄。——諸君要是從這番妙論中讀不出馬克思以及其他共產主義者對理想天堂的嚮往、對人間世界的憎惡和共產主義必勝的信念,那您的理解力真的不敢恭維了。

14、十月革命勝利的事實更是全盤證偽了馬克思。這就要説到列寧同志了。

(關於列寧,詳見下一篇)

共產主義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