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習近平訪英

現場:中國埋單「地球最貴核電廠」

坎寧頓民眾對即將興建的新核電廠喜多於悲,這歸功於法國電力集團多年來大灑金錢,投資坎寧頓建設。而可能由中國獨家運營的布拉德韋爾核電廠卻遭到反對。


欣克利角核電站位於英國西南部薩默塞特郡布里奇沃特市,一輛割草車在剪草。攝 : Suzanne Plunkett/REUTERS
欣克利角核電站位於英國西南部薩默塞特郡布里奇沃特市,一輛割草車在剪草。攝 : Suzanne Plunkett/REUTERS

英國西南小村坎寧頓(Cannington)的居民,近幾個月來頻頻把「中國」掛在嘴邊。在這個只有約2000多名居民、比香港一些離島人口還要少的鄉郊地區,酒吧中的顧客跟中國兩家核電企業——中國廣核集團和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的管理層一樣,都很關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本周的國事訪問,因為那意味著規劃長達10年之久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新核電廠即將動工,而廠址距離坎寧頓僅10多分鐘車程。這是福島核洩漏事件引發全球對核電安全的擔憂以來,歐洲新建的第一座核電廠,也是中國核電企業首次踏足英國,投資英國核電站。

經過兩年馬拉松式談判和重重審批,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早前接受英國傳媒訪問時表示:「核電廠項目協議談判已經取得實質性進展,但到底在(習近平)訪問期間能不能簽訂協議,我不敢百分之百肯定。」英國《衛報》稱,就在習近平飛往英國進行國是訪問幾個小時前,法國電力集團和中國廣核集團簽訂了協議,習近平英國時間本周三(10月20日)出席英中商業峰會將會宣佈這項新聞。屆時,由中方持有30%-40%股權的欣克利角C核電廠項目可重新啟動。

由於潛在的污染和健康問題,興建核電廠一般來說具有爭議性,而且備受當地居民反對。欣克利角C核電廠項目將由法國及中國企業投資和營運,更易惹來英國民族主義者評擊,審批和協議內容的詳盡程度亦成為英國媒體的關注點。

法國電力集團

法國電力集團(Electricite De France)成立於1946年,負責全法國發、輸、配電業務,受到法国政府支持。法國電力集團是世界能源市場上的主力之一,已經在歐洲、亞洲、拉美和非洲的20多個國家投資超過110億歐元。欣克利角核電站屬於法國電力集團的英國分公司,由法國電力集團提供專業技術和部分金融資本。(資料來源:MBA智庫)

不過,在坎寧頓,情況有點不一樣。當地已經有兩家核電廠——欣克利角A核電廠和欣克利角B核電廠,本地人簡稱為A廠及B廠。它們均由法國電力集團營運。其中,A廠於2000年停運,B廠已經供電近40年,最近也因設備老舊將發電量下調到設計產能的70%。

從坎寧頓開車到欣克利角大約10多分鐘,沿路兩邊都是田原,有放牧養羊的,也有種玉米的,路上還有從騎術學校出來的學生騎著馬到處走動。電影中的核電設備看來都像軍事重地,被重重鐵絲網包圍,鋼閘設在五公里外,非得通過私家行車路才能抵達,以免閒雜人等進內。但是已經投入營運近40年的B廠看來跟普通民企沒有兩樣,它的外牆被漆成淡淡的天藍色,比東莞稍具規模的電子零件廠略大,比那些固定投資較大的行業,如紡織廠和造紙廠還小。在天朗氣清的日子,從遠處也很難看清。如果沒有事先查資料,可能會以為這座四四方方的大廈是一家食品加工廠。

核電廠方圓十公里有大大小小的村落,其中坎寧頓人口最多。當地居民已經整整兩代人與核電廠為鄰,生活和工作幾乎都離不開法國電力集團。「在這裏要不你正在替法國電力集團打工,要不你家裏有人替法國電力集團打工,朋友圈子中大部份人的收入都或多或少跟法國電力集團有關。」在B廠工作的艾瑪在坎寧頓長大,她從附近一家大學畢業後一直在法國電力集團打工。她不認為引入中國投資者會為新核電廠帶來隱憂。事實上,坎寧頓的民眾似乎對於即將興建新核電廠的消息喜多於悲,這不得不歸功於法國電力集團過去多年一直大灑金錢,投資坎寧頓建設。

在坎寧頓找不到高於兩層的建築物,也沒有華麗的維多利亞式寓所,如果行車道再寛一點,看來更像美國市郊小鎮。在大部份大屋頂式的一層民居中,主要道路不遠處有三座兩層的紅磚建築物座,布局如四合院般繞著中央的院子而建,旁邊是英式庭園——這正是法國電力集團的培訓中心所在。法國電力集團大量聘用本地居民工作,訓練他們加入核電廠從事不同種類的工作。

今年66歲的艾倫在坎寧頓長大,工作,然後退休。他和太太薩曼薩表示,從小就住在核電廠隔壁,核電廠為當地帶來很多就業機會:「如果有人來投資建新的核電廠,那村裏的孩子,還有孩子的孩子都可以在本地找到工作。」

法國電力集團的網頁上有提供聯絡方法,讓區內的學校和團體組織參觀核電廠,每年還會舉辦開放日,讓一般民眾到核電廠看個究竟。當然,法國電力集團的公關並不是無往不利,兩三年前,一些地區組織如「拯救坎寧頓行動團體」就曾反對法國電力集團在當地興建新核電廠,原因不是核污染或安全問題,而是生活規劃和交通問題。作為對策,法國電力集團出錢為坎寧頓所有住戶更換雙層鋁窗,艾倫興奮地帶記者去看他家門口的白色窗框,「新核電廠動工後將會有很多車子進出坎寧頓,有了這個可以減低噪音的影響。」

艾瑪也笑言:「當然啦,法國電力集團很努力讓這裏的人滿意,那他們才可以繼續在這麼賺錢。」坎寧頓‭ ‬2012年年底經歷嚴重水浸,四十多家房子被毁,法國電力集團斥資50萬英鎊在河堤加設防洪施設。艾瑪的好友傑森就是屋子被浸壞的住戶之一,對法國電力集團心存感激。他認為大部份反對聲音都來自坎寧頓以外地區:「他們一邊用核電廠的電開燈做飯,一邊又反對(建核電站)。」

日本福島核洩漏事件之後,全球對核設備安全的問題愈來愈關心。對坎寧頓的民眾而言,安全固然重要,但他們普遍對英國和歐盟的監管制度存在高度信任,投資來自何方並不在他們考量的範圍。

「錢就是錢,中國、俄羅斯、中東的錢,不都是一樣嗎?」

記者走訪坎寧頓和最近的小鎮布里奇沃特(Bridgwater),從不同年紀和背景的人口中都不難聽到這種語調。在布里奇沃特從事空氣過濾系統工程的利奧·薩爾特(Leo‭ ‬Salter)認為,相對而言核電已經是較乾淨和高效能的能源,而且監管要求還有逐年提高,「我看不到為什麼是中國人出錢就有問題,項目是在英國啊。」

核電站將由中法合建,中國核工業建設集團公司為此項目的中方代表之一。攝 : Imaginechina
核電站將由中法合建,中國核工業建設集團公司為此項目的中方代表之一。攝 : Imaginechina

我相信如果有社會學家去做研究,得出的結果很可能是愈靠近核電核的居民,就愈支持發展核能。

劍橋大學核電源中心講師托尼·若斯通(Tony Roulstone)認為,英國國民對核電普遍態度正面,「我相信如果有社會學家去做研究,得出的結果很可能是愈靠近核電核的居民,就愈支持發展核能。他們雖然一直活在陰霾之下,但同時也受惠於核能項目帶來的投資和就業機會。而且在英國,整個決策和規劃透明度很高,發展核能對民眾的生活沒有帶來太大不便。」他不認為法國電力集團在坎寧頓的社區建設是一場秀,「很多事是因為有制度要求,他們要公布這個、公布那個,要先聘用本地人等等,這讓民眾對核電項目有一定好感,我不覺得這是單純的虛偽。」

在核電監管制度上,英國為了達到權力制衡的效果,負責制定和執行監管的單位核能監管處向就業及退休金事務部匯報,而核電廠的日常營運則是向能源及氣候變化部匯報。如果將同一架構搬到中國,相當於大亞灣發電廠的日常管理、資金營運等需要向能源部負責,但是其設備的設計和安全檢測,則要問准營人力資源及社會保障部旗下單位。「我知道這對中國人來說挺不可思議的,」托尼直言,早前曾與香港大學合作,從合作伙伴口中得知中國及香港人對核電普遍不太信任,「英國花了很多年才建立這套分權的制度,其他國家覺得分權是弱點、部門之間的角力會降低效率,但我們覺得這是我們的制度優勢。」

法國電力集團多年的工作成功爭取到民間聲音的支持,在環保、公共政策等領域的專業人士之間並不湊效。致力促進中國與全球共同應對環保議題的網站《中外對話》首席执行官及總编伊莎貝爾·希爾頓(Isabel Hilton)認為,當地居民普遍支持新建核電廠很合理,因為他們將直接受惠於投資和就業:

「但是我對欣克利角C廠項目的反對理據,是從公共財政和設備設計方案的角度出發。這個項目貴得離譜,而且從未被證明是成功的設計,他們在法國及芬蘭使用同一方案的核電廠不斷延期,至今仍未落成,為什麼要英國納稅人為一個不知會不會成功的方案,付出高昂的電費?」

中國核電企業之所以不惜功本投入欣克利角C項目,背後有更大布局。先後為欣克利角C和賽斯維爾C核電廠(Sizewell‭ ‬C)埋單後,中國換來在布拉德韋爾(Bradwell)控股一家新核電廠的機會,預計該項目會成為中國首家在西方國家主導設計、建設及營運的核電廠。布拉德韋爾核電廠第二期可能將會成為西方社會中首個由中國核電企業控股,並主導設計、興建和營運的核發電設備,它的受歡迎程度比欣克利角要低得多。反對該項目的民間組織「布拉德韋爾反對新核建團體」上周曾向習近平發公開信,邀請他到當地參觀並了解要在當地建新核電廠有多困難。

托尼分折,中國的經濟發展需要以出口技術和設計代替過往的加工產業,「在把核能技術銷售到全世界之前,需要一個安全準備受認可的西方國家背書,將來才能賣到歐洲、澳洲巴西等地,剛好英國需要中國的投資,也就願意提供這個機會。」伊莎貝爾·希爾頓則認為,從中國投資者的角度,即使面對這麼多不確定性,項目的回報豐厚,沒有哪個投資會說不。

「我本身對投資者是否來自中國沒有太大意見,但是如果你去布拉德韋爾看,當地的反對聲音比欣克利角大得多。其中一個主因是欣克利角項目由法國電力集團營運,該公司已經在當地幾十年。如果布拉德韋爾的新核電廠由中國人設計、興建和營運,而且規模大於欣克利角C廠,對當地居民來說,不確定因素高很多,相信會面對很大阻力。」

事實上,單是欣克利角廠項目,從建議到規劃、審批、籌資已經歷時10年。英國最後一座新落成的核電廠是1995年投入運作的賽斯維爾B廠。

法國電力公司(EDF)。 攝 : Benoit Tessier/REUTERS
法國電力公司(EDF)。 攝 : Benoit Tessier/REUTERS

2005年前任首相貝里雅進行能源政策檢討後,英國便有意再發展核電。當時已於英國擁有並負責運營15個核反應堆的法國電力集團早已磨拳擦掌,在2007年提出,英國人將可以在2017年煮聖誕大餐時,用欣克利角C廠供應的能源來烤火雞的。接下來,這個項目問題不斷:從政府資助問題到投資者退出、股權條件談判,再加上福島事故後各國重新審視核電發展政策,一切令項目總投資額不斷攀升;同時,法國電力集團在法國及芬蘭都曾出現延誤和超支的情況,更難吸引投資者入局。

英國政府2013年公布的資助協議中,預計總投資額將達到160億英鎊。此時,中國廣東核電集團和中國國家核電技術公司剛於另一英國「地平線項目」的投標中敗陣下來,法國電力集團先後邀請這兩家公司加入,但一直未能達成協議。2015年初,英國同意讓兩家中國企業也參與到另一英國核電項目賽斯維爾‭ ‬C核電廠的前期工作,並下一步控股即將在布拉德韋爾興建的核能廠後才取得共識,此時據歐盟估計,欣克利角項目的總投資額已再大幅颷升到245億英鎊。

這項「史上最貴核電廠」沒有防礙英國重新開展核能建設的決心,只是這筆帳得找人埋單。保守黨政府今年5月在選舉中獲勝後,繼續奉行過去幾年聯合政府的財政緊縮方針,加快引入私人市場資金投資於公共服務,包括基建、能源、醫療等等。一直希望通過資金和技術「走出去」來加強國際影響力的中國投資者,自然成為頭號推銷對象。財政大臣歐斯本早前訪問中國時就開宗名義表示,英國要成為在西方「最好的朋友」,並要「走向中國」,振興英國本土經濟。

他提出,英國現在的核電廠已經越來越老舊,火力發電廠也即將在十年內退休,如果英國還想要讓電燈亮起來,欣克利角的核電廠絕對有必要,並宣布提供20億英鎊擔保予建造核電廠。中英在核電方面的合作早已有跡可尋,2013年年底,首相卡梅倫訪華時明確表示,歡迎中方核電企業控股英國新核電廠項,其後又於2014年時任中國總理李克強訪英期間,再次將核電市場開發納入議程。並簽署兩國《民用核能合作的聯合聲明》。

欣克利角C項目為中國兩大核電企業帶來打入英國基建市場的機會,而保守黨政府承諾每兆瓦/時92.5英鎊的保證價格,為現行批發核電價格的兩倍。作為盟友並於中國投資核電超過30年的法國電力集團,其行政總裁在《每日電訊報》撰文詳述「為什麼我們應該歡迎中國投資於英國核電項目,並指英國的核能監管非常嚴格及強調中法合作團隊如何重視核安全問題。」

就在國家主席習近平訪英前一周,英國《泰晤士報》也就安全問題提出了質疑,不過報導中所指的是國家安全。該報在頭報新報引述國防消息人士指,財政部並沒有聆聽所有的意見,執意讓中國進入英國基建市場,有人用「特格伊木馬」形容這個情況,擔心中國在核設備的軟件中加入「後門」讓中方可以進入英國能源網。

不過,對於居住在附近地區的民眾而言,無論是核安全或國家安全,都不及日常生活來得重要。「我們希望他們會尊重這裏的法規和民眾,那無論是什麼地方的人,我們就歡迎他們來投資。」艾倫在訪問結束前說出對即將來訪的中國投資者的感想。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