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南韓國編教材 修正史觀還是「歷史政變」?

採用民編教材5年後,韓國史教材重回「國編」,修正錯誤史觀還是通過權力強行「標準化」史觀?


學生在首爾一間學校內。攝 : Ed Jones/AFP
學生在首爾一間學校內。攝 : Ed Jones/AFP

南韓教育部近日以「行政預告」的方式,強行通過一項新措施:現行由民間出版的中學韓國史教科書,將改為國家統一編印,2017年起正式上路。

事件引發南韓社會內部激烈對立,部份中學教師和學子組成團體,在首爾都心的政府中央廳舍及光化門廣場示威,認為國編教科書是「開民主倒車」,要求朴槿惠政府立刻叫停。國編教科案通過當天,17名抗議學生遭警方拘提。

陷入漩渦的韓國史教材

教材爭議始於2013年6月,《首爾新聞》發表了一項與升學教育機構針對全國高中生的電郵調查,問題為:「韓戰導因於南侵還是北侵?」結果回答「北侵」者佔7成,報紙藉此抨擊,南韓當下的歷史教育「處於危機」。

剛上任不久的總統朴槿惠,公開引用這項數據,表示「不能默許歷史在教育現場被扭曲」,隨後下令「強化歷史教育」,將原本在大考列為選考科目的韓國史,改為必考科目。

但外界普遍認為,《首爾新聞》此項調查的題目存在天然缺陷,題目原意為韓戰導因於「北韓南侵」還是「南韓北侵」。但因缺乏主語,令許多學生認為「北侵」意旨「北韓侵略」,使調查結果出現偏差。

韓戰(朝鮮戰爭)

韓戰,又名朝鮮戰爭,是韓半島上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北韓)與大韓民國(南韓)之間的戰爭。它是冷戰開始後的第一場大規模「熱戰」。北韓在蘇聯和中國的支持下,在1950年6月25日入侵南韓,使得衝突全面升級。當天,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即通過第82號決議聲明北韓此舉為侵略,並敦促其立即停火。1953年7月27日,參戰方三邊(中國、北韓、聯合國)簽署停戰協定。協議建立了南北韓非軍事區以隔離北韓和南韓,並允許戰犯的遣送。

爭議遠不僅此。同一期間,偏向進步派的獨立報章《韓民族新聞》在報導中稱,民間教材出版商「教學社」出版的歷史教材中,稱「5.16(朴正熙發動政變日)是革命」,而「5.18(光州事件)是暴動」。報導指責編者為「親日」及「新右派」,引發強烈抨擊。儘管後來證明並無爭議內容,報紙也公開致歉,但教材卻引起強烈牴觸情緒,加之課本內容出現過多失誤與涉嫌抄襲維基百科,最終全國只有3所高中採用教學社的歷史課本。

「教學社」風波後,朴槿惠政府宣布將改善教科書出版體系,並最終演變為教科書「國編化」。

而在今年10月8日,最大保守派報紙《朝鮮日報》在報導中稱,目前國內最多學校採用的教科書、「未來N」(MiraeN)出版的韓國史課本上,刊載「就戰爭動機來看,人民共和國(北韓)與大韓民國(南韓)並無二異」的字句。報導一出,其他媒體紛紛跟進轉述。

南韓政府在13日的簡報會上,也再度提到相同內容。教育部次長金載春在記者會上指出,目前歷史課本存在許多「具傾斜性」的內容,「有教科書對6.25戰爭(即韓戰)爆發,以『南北韓雙方都有責任』的曖昧説法陳述。」

「目前被最多採用的某教科書中,以『獨裁』來表達北韓的陳述,只有2次而已,對南韓卻使用了28次。」他反問道:「情緒上,國民能接受嗎?」

韓國當局認為民編版教科書內容存在不正確或不符比例原則之處,將使學生對史實與國家觀產生偏差認知。要求出版社修改部分內容的作法,已無法根本解決問題,故由政府直接出面修正,以便「終結社會爭論」,更強調這是「不可避免的選擇」

包括執政的新世界黨與保守派支持者在內,認為這樣的課文內容,會讓年輕世代鬆懈對北韓的警戒,甚至認同或合理化北韓存在的正當性,對國家安保將成威脅。新世界黨甚至在國會前的大路上,直接掛出「我們的孩子正在學習金日成主體思想」的橫幅標語。黨魁金武星甚至曾公開發言:「左派勢力蠢蠢欲動,正向學子們注入負面史觀。」

但對於「未來N」版課本的指控究竟是否屬實?端傳媒記者在取得一本「未來N」的韓國史課本詳閲後,發現並未存在《朝鮮日報》引述的內容。由於現行民編版韓國史教科書共有八個版本,而韓國大型書店早在九月初就已經將市面上的教科書回收,記者經過詢問,要買齊八個版本的庫存教科書十分不易,因此致電南韓教育部詢問,是否該直接公開內容有問題的出版社名稱。官員回應,「如果這部分也一起透露出來,學生或其他人過於關心,也都開始找的話,可能引發紛爭。我們會採公案的方式,個別處理。」

這名官員表示將提請負責人員確認情況後主動聯絡記者説明,但之後卻無下文。記者致電教育部歷史教育支援組,但電話無法接通。

進步派:「父親搞軍事政變 女兒搞歷史政變」

推行國編韓國史教材的消息一出,反對聲不絕於耳。在反對國編教科書的記者會上,韓國著名的歷史學者朴漢龍發言道:「父親(朴正熙)發動了軍事政變,女兒(朴槿惠)則是發動『歷史政變』。」

有反對者認為,政府推動國編教科書,背後有濃厚政治動機,目的是美化韓國「親日派」與過往的軍政府。

韓國的「親日派」是指在日本殖民韓半島時期,與日本統治當局進行合作的韓國人。在韓國也被稱為「反民族主義者」。許多韓國進步派團體,把出身滿州士官學校,在1961年透過發動軍事政變奪權而展開18年強人統治的前總統朴正熙,直接稱作「親日派」。

韓國總統樸槿惠。攝 : Chung Sung-Jun/GETTY
韓國總統樸槿惠。攝 : Chung Sung-Jun/GETTY

而在朴槿惠上任後,不少被視作「新右派」的人士進入媒體或公共機構任職,發言也備受爭議。其中「放送文化振興會」理事長高永宙,日前在國會列詢時,公開指稱前總統盧武鉉與新政治民主聯盟黨魁文在寅是「共產主義者」,引發譁然。(放送文化振興會:南韓第二大電視台MBC的董事會,擁有選舉MBC社長的權利。)

在野陣營批判,高永宙的言行宛若「麥卡錫主義在南韓重演」。

這些任公職的「新右派」人士,都具史學或編史背景。反對者憂慮,推動國編教科書,是當局企圖要消滅批判聲音,同時也是朴槿惠藉權力在所剩任期內「調整」父親歷史評價的開端。

「一元標準化史觀」引爭議

「民編好」還是「國編好」,成為南韓國內熱議話題。根據最近公開的幾家民調結果,目前贊成者與反對者都在四成五上下,互有探頭,數日來起伏不大,可見分歧依舊。而教育界,包括中學、高中老師及校長群體內,則有近八成反對國編教科書。

一位在京畿道任教的年輕歷史教師張鎮佑説,「民主就是要從認同差異與尊重多樣性出發,我認為歷史教科書國編化,用單一的『政權思維』,要統併所有韓國學生的想法,是錯誤的時代發想。」

自民編於2011年開放後,目前在南韓,共有8家民間出版社從事編印歷史課本的工作,韓文稱為「檢定教科書」,亦即在內容交付政府單位審核後,公開發行並流通使用。

張鎮佑認為在現行制度下,雖然教材內容方向上有差異,但基本框架大同小異,均依據國家標準編輯而成,校方經過採集各方意見後決定使用哪種課本,問題不大。

任教於首爾郊區的高中資深歷史教師曹政煥則表示,政府的做法與提倡的「創意教育」相悖。「完美的教科書本來就不存在。我們學習歷史,不是要去背哪些年代順序,而是要透過事件來培養批判性思考方式;把教科書變回單一版本,就是要消除多樣視角。」

政府在提倡『創意教育』,但我們無法將這看作是『創意』的歷史教育。政府講説要有『正確的歷史』,其實只是少數人要轉化為符合自己口味的內容而已。

曹政煥

至於政府對現行民編教科書的質疑,曹政煥頗不以為意。他説:「北韓分明就是獨裁國家。而課本更仔細介紹『大韓民國』(今南韓)的歷史,將李承晚、朴正熙、全斗煥總統時期冠以『獨裁』來表現,若只是單純跟北韓比較次數多寡,是很不像話的。4.19革命(推翻李承晚)、5.18光州民主抗爭、6月抗爭…為了要説明這些民眾促進民主化所做的努力,『獨裁』這詞當然就不得不常出現啊。」

一名大學歷史講師表示,「就短期來看,現在的政權只是把自己想要的內容,灌輸給學生而已。對歷史教師來説,就得隨自己的良心做出判斷。」

國編教材會否「難產」仍屬未知

據悉國編教科書的編訂工作,將由南韓教育部下屬的「國史編纂委員會」負責,目前教科書改革方案仍未正式通過,正在聽取各界意見,正式方案將於11月2日確定。

「國史編纂委員會」委員長金貞培表示,比起現在的民編教材,70年代的國編版教材「更為優秀」。「我們經常面臨艱困的歷史,但歷史卻僅強調過去『抗爭』的部分,並不是只有『抗爭』才是必要的,和解也是,我們將不會只撰寫一邊倒向『抗爭』的歷史,如果過去只有『抗爭』的話,就不會有現在的『國家』」

外界認為此番言論暗示,編纂將由年長的保守史家參與,內容可能將刪減六十到八十年代末期南韓社會的民主化運動內容,增加朴正熙和全斗煥時期的經濟發展相關內容。

金貞培説,距離教材上路還有一年,編撰時間相當充裕。但記者在詢問教師及綜合南韓國內媒體報導後,發現情況並非如此樂觀。

首爾多所主要大學的歷史系教授,都連署表明反對國編教科書。延世大學史學科教授甚至聯名表示不會參與編輯新版課本,所以在物色執筆群上,必將花費大量時間,加之仍需商定整體內容走向,諸多不確定因素,都將延宕更久。能否及時編成「兼顧各立場」的教科書,仍是未知數。

曹政煥表示,「我對剩下時間有無可能弄好課本存疑,而大多數的教育與歷史學者都不認同國編教科書,到底會有多好的筆者群能編寫內容呢?」

曹政煥與張鎮佑兩位教師告訴記者,目前他們所知的同業,都反對國編教科書,但對公開表明自己的立場與姓名感到惶恐。

「説真的,要講這種事情,都得非常小心。」曹政煥説道。「不知道之後會不會對自己造成不利...」

張鎮佑冷冷回了一句:「現在的氛圍,還不是能公開講這種事情的時候。」

有人更看重「分數外」的歷史價值。「以教科書為主,去學習歷史並在大考中拿滿分的人,我對他們存有的史觀感到憂慮。」畢業於成均館大學東洋哲學系的梁潤模説。

梁潤模剛好是民編版上路前,最後一代使用國編歷史課本的學生。他回憶道:「當時的課本,提到李承晚時,講説他成立了政府,在4.19革命時下台,就這樣而已。接著朴正熙透過5.16政變上台,因為實施5年經濟計劃,國家得以現代化並繁榮發展,然後被暗殺身亡,現代史到這裏就結束了。」他指出,那時課本並未詳細解釋歷史事件,反而是輕描淡寫帶過。

透過權力來『標準化』眾人的史觀,這種行為應該要被剝奪掉。

梁潤模

「對親日派問題,對李承晚、朴正熙等獨裁強人執政的部分,也有人認為他們是『建國總統』,肯定與否定的觀點仍在爭辯中。我認為教科書可左可右,但國家權力絕對不能介入。」梁潤模説道。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