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毛派」的抗爭

在大陸「毛派」的眼裏,中共建政的後三十年,背叛了毛澤東時代的前三十年。


河南南街村的「毛澤東村」。攝:林亦非/端傳媒
河南南街村的「毛澤東村」。攝:林亦非/端傳媒

大陸有這樣一個群體,他們對毛澤東的崇拜,有如對教宗。他們自稱「毛派」。他們的網路言論慷慨激昂,街頭集會屢遭彈壓。他們自稱毛派、左派或左翼同志,在其視界裏,中共建政的後三十年,背叛了毛澤東時代的前三十年。

今年9月8日,90後大陸青年陸棄轉發了一條微博,稱洛陽愛國群衆鄭會路和龍女士因紀念開國領袖毛澤東被捕,「請全國左派聲援!」

陸棄本名陳創,江蘇省淮安市金湖縣人,毛澤東周恩來的忠實粉絲。

他在金湖開了一個「伍豪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企業名字就是向出生於淮安的周恩來致敬。周於上世紀三十年代,國共摩擦期間在上海「白區」做地下工作時曾化名「伍豪」。網名「陸棄」是取「67」之意,效仿天津覺悟社通過抓鬮方式取筆名,亦是向周致敬。

和那些動輒就走上街頭的「同道」相比,陸的「情懷」是夠了,但在「革命行動」的勇氣方面,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陸棄經商,是多家文化或貿易機構實際控制人,新浪微博知名博主,還是小有名氣的紅色網站——正聲網的經營者。與其他更爲草根的毛粉相比, 他有不錯的網絡平台發聲。但他基本只在網路上發表挺毛言論,沒有參與街頭行動。

在知名左翼網站——紅歌會網等平台上,「洛陽毛派」也發布了公開信。信中提到,網名爲「邙山曉月」(本名「龍小華」)和「東潤組團」(本名「鄭會路」)兩位同志於9月6日被捕,目的是阻止洛陽軸承廠毛主席塑像廣場的祭奠活動,「同時被抓捕的還有各地來洛的毛派戰士」。

「洛陽警方的法西斯暴行必將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幹!」公開信表達了強烈抗議。

最終,鄭會路被公安局傳喚24小時。他認爲這完全「是當局對我們譴責畢福劍的一種最爲瘋狂的階級大報復的行爲!」

該市毛派稱,洛陽西工區公安分局從2011年開始,先後抓捕了32位宣傳毛澤東思想的同志。

此前,類似的行動也有不少。今年4月8號,洛陽毛派已經在該市的周王城廣場「缺席審判」了前央視主持人畢福劍。畢因爲在酒局上調侃毛澤東的視頻被曝光,在大陸的網路上引起巨大風波,無數毛粉憤怒了。

大陸知名的經濟學家茅於軾因對毛澤東時代的政策多有批判,加上他的社會影響力,一度被毛派群衆樹立爲首要攻擊對象。畢福劍的視頻政治事故後,曾經的「央視明星主持人」成了最新批鬥對象,茅於軾或暫退居二線。

「畢福劍事件進一步暴露了體制內普遍存在的反毛意識,更暴露了特色集團長期以來的指導思想。」鄭會路曾經在一封網絡公開信中這樣寫到。

南街村聲稱以毛澤東思想的集體主義為理念,提出建設。攝:林亦非/端傳媒
南街村聲稱以毛澤東思想的集體主義為理念,提出建設。攝:林亦非/端傳媒

對毛的崇拜,在大陸不算什麼新鮮事。

在當下中國的政治語境裏,毛派(或稱左翼),特指毛澤東思想路線的堅定擁護者,近乎原教旨主義。這個群體的主要成員是下崗工人,也有部分知識分子。他們對自鄧小平始的大陸主政者均懷敵意,認爲中國社會變修走資了;懷念文革;視轉基因產品爲「亡國滅種」的西方陰謀等。

他們擁有一種獨特的話語邏輯。這種話語邏輯,具有陳舊的時效性,從毛澤東去世和文革結束後,就再無更新。「特色集團」、「改開黨」等稱謂,被毛派群衆用以形容文革後的中共政權。「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和「改革開放」等概念,在他們看來,是對毛澤東的背叛。

毛派文章經常引用毛語錄和毛詩詞,比如這封公開信的最後一句就是如此。「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幹,不周山下紅旗亂」,典出毛澤東的《漁家傲·反第一次大圍剿》。

另外,這個群體行動力很強,尤其基層毛派,經常有街頭行動,是大陸當局重點維穩對象。而行動更爲激烈的鐵桿毛派與大陸草根群衆裏同情被罷免並判刑的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人群高度重合。 隨着薄熙來在中國政治舞台上被徹底打掉,力挺薄熙來的毛派,越來越多的遭遇當局打壓、骨幹被各地公安抓捕和控制。

「歷史轉折中的小板凳」

去年9月9日,南陽市某製藥廠下崗職工和部分群衆大約一百來人,舉着毛主席像和紀念毛主席的旗幟標語,到市委市政府門口請願,高呼「反腐敗、要飯吃、要衣穿、要工作、要醫保、要生活費、要社會主義」等口號。

南陽毛派的工作日誌中記錄:當請願工人和部分群衆在門口等待時,當局卻調來一車特警,並命令門口保安強行抓捕請願領導者,扯散紀念毛主席標語旗幟和毛主席像,驅散請願群衆。

陸棄等「左翼大V」轉發了一條活動組織者寧丁遭遇當局迫害的帖子,引發網絡轟動。這條帖子提到,「南陽因紀念毛主席被抓進看守所的寧丁等同志居然被強迫看《歷史轉折中的小板凳》...寧丁絕食四天以示抗議!」

「小板凳」是毛派(亦自稱左翼)群衆根據民間傳說,給鄧小平取的外號。去年「主旋律」電視劇《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在中央電視台晚間的黃金時間熱播,令毛派們很憤怒──自鄧小平以來的多位中共領導者,尤其是具體負責中國「改革開放」經濟和社會發展路線的的歷屆國務院總理,均是被毛派批判的對象。

比如1998年至2003年任國務院總理的的朱鎔基。一名毛派網友評價:「他是下崗工人的公敵,他是賣國條約WTO的簽署者,他是鄧小平反革命路線的執行者。」這條帖子,在新浪微博被毛派同仁廣泛轉發。

原教旨毛派的思維特點是,在中國文化大革命結束,毛澤東去世之後,中國共產黨的一切所作所爲都不再正確。在他們的認知裏,中國老百姓,「失去了時代,迷失了信仰」。

對於前總理朱鎔基,原教旨毛派認爲他的「罪行」主要在於大刀闊斧的國企改制(被毛派視爲私有化),造成大量國企工人下崗,朱因其頗爲高調的言行風格,被民間視爲「鐵血總理」,但在以下崗工人佔相當比例的原教旨毛派裏,朱鎔基「招人恨」。

爲江青翻案

對毛澤東夫人江青的評價,往往是能否被毛派群衆接納爲「戰友」的條件之一。

江青作爲文革四人幫的領頭人,在大陸當局否定文革後,法律上被判處死緩(後減爲無期徒刑),政治生命宣告結束,後在保外就醫時「自殺」。這樣的際遇,是毛派群衆所不能接受的。亦因此在文革結束的30餘年間,這個群體一直在爲江青「正名」而努力,但因中央對「四人幫」做出過的政治定性,毛派群衆對江青的祭奠,自然會被當局視爲「對抗」。當然,鐵桿毛派群衆,亦從不忌諱這頂「帽子」,祭奠江青,正是這個群體鮮明政治立場的表達方式。

很多基層毛派群衆,認爲江青才是「共和國的開國國母」,是在「走資派監獄中英勇犧牲的烈士」。在祭奠江青的過程中,他們吃過很多苦。毛派群衆對江青的祭奠,無論是實地去北京福田公墓,還是在網上,都遭遇過令人唏噓的阻礙。

2014年4月5日清明節時,一條消息在網路上迅速傳播。「今上午北京戰友祭掃江青墓,與警方發生衝突,大朗,李元等4同志被抓捕。」

新浪微博認證爲「湖南省韶山市紅色旅遊文化交流大使」的網友@韶山木匠 稱,「李納夫婦回家祭祖。公主尚在,國賊焉敢胡來」,鮮明的立場,引來了大量關注,以及2千多條轉發。

李訥是毛澤東與江青的女兒。由於「韶山木匠」將李訥寫成了「李納」,亦在毛派網友裏引發了譴責和非議。有評論稱,寫錯公主的名字,不管是否故意,「其心可誅」。

爲「老書記」喊冤

大陸左翼回歸原教旨毛思想的運動,在2012年遭遇近年來最重大挫折。

「紅都」重慶的主政者薄熙來在2012年3月份被免職,隨後不到一個月,「因涉嫌嚴重違紀」,被中紀委立案調查,2013年9月,薄熙來以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被判無期徒刑入獄。

薄被黨內「清洗」後,毛派群衆心中是有怨氣的,由此也造成了他們對中央在涉毛意識形態方面的表述,敏感而挑剔。民間毛派智庫——東博書院的秘書長張清曾轉發過著名毛派人物張宏良的微信文章《左翼的缺失和習總的孤單》,結論是「時代呼喚薄熙來」。這條微博很快被屏蔽。而張宏良的新浪微博,早幾年就被銷號了,他在被刪號前的最後一條帖子是「人民萬歲!正義萬歲!」

2013年時,北京某高校一位姓王的女教師做出了「驚人之舉」,宣告成立「中國至憲黨」,完全贊同薄的「共富」實踐,決定奉他爲終身黨主席,並寫入黨章。王女士還把相關資料快遞給了據信是薄熙來的羈押之處。

 南街村一名司機掛上毛澤東的記念牌。攝:林亦非/端傳媒
南街村一名司機掛上毛澤東的記念牌。攝:林亦非/端傳媒

最近一年,大陸增加了多個國家紀念日。自2014年起的12月13日成爲了國家「公祭日」。各地毛派群衆,對於中央在當日甚少提及毛澤東,極爲失望,自發組織了各種祭奠活動。

該日,由北京一傢俬企建造的「毛澤東文化展覽館」開館儀式在北郊舉行。活動的主持人是毛派名人司馬南。在現場主持中,司馬南說:「三十多年來,有人有意地要詆譭毛澤東,要砍掉這面旗幟,可是,他們越是這樣,人們對毛澤東的懷念越是無法阻擋。」

據紅歌會網的現場寫真,到場嘉賓有毛澤東的女兒李訥、女婿王景清,機要秘書張玉鳳,江青機要秘書楊銀祿等,原國務院副總理吳桂賢(當副總理之前是普通的紡織工人)送來「毛澤東思想永放光芒紀念會」的橫幅。

大會堂118廳服務員張善蘭在儀式上發言: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沒有毛主席就沒有我們的今天。

懷念文革

「紅都」重慶的文革老同志聯誼會,每年5月16日都要舉行紀念活動。今年該會紀念《5.16通知》發表49週年,有60多人參加。該通知常被視爲文化大革命的發令槍。

會長周家瑜說,「我們在毛主席黨中央《5.16指示》的感召下起來批判現代修正主義集團,造了劉、鄧修正主義集團的反。當年我們造反派是無私的是無畏的是沒有錯的。」

在活動的書面總結中有這樣一段話:周家瑜同志代表因病請假的榮譽會長黃廉同志憤怒批判了鄧小平一手炮製的貓論,摸論,暴論,擱論和先富論。揭露鄧小平資改路線反革命反人民的罪行。

周家瑜是原四川省革委會常委,黃廉是原重慶市革委會副主任。

如果說當年的紅衛兵、造反派,在古稀之年回望文革,向青春「致敬」的話,一些70後、80後甚至90後中青年,對文革的嚮往,來得有些突兀,但其熱忱,似乎不輸於當年的親歷者。

其中比較著名的一位,就是《南風窗》雜誌的主筆李北方。 他出生於文革結束後兩年的1978年。在社交媒體上, 他的個人簡介是:「做毛主席的小學生,做一個人民的知識分子。」李先後畢業於北京大學和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也是香港理工大學訪問學者。

2014年12月26日毛澤東冥壽這天,他來到湖南韶山「朝聖」。

「人山人海,水泄不通。煙花經久不絕……偉大的毛澤東思想萬歲!偉大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萬歲!!! 」李北方如此描述。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