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台灣大選 評論 福爾摩沙:一種關注

顧爾德:男人機關算盡,造就洪秀柱悲劇

機關算盡的三個男性政治菁英,就是造就國民黨首位女性總統候選人夭折悲劇的最大元凶。


2015年10月7日,台北,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在黨中常會上堅持參選。攝:張國耀/端傳媒
2015年10月7日,台北,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在黨中常會上堅持參選。攝:張國耀/端傳媒

「換柱」,台灣最熱門關鍵字。對國民黨而言,這是黨的領袖菁英親手造成的災難;對千百萬台灣「觀眾」而言,這是齣茶餘飯後的鬧劇。

這個災難與鬧劇演的是自私而沒擔當的國民黨領袖菁英們怎麼毀了那個黨。

回到今年7月19日,國民黨全國代表大會通過洪秀柱為總統提名人。當天,黨主席朱立倫在台上問全場:「我們的心有沒有團結在一起?」朱立倫還拉着洪秀柱的手,一起高歌「團結就是力量!」

不到三個月,「團結」就崩解。

國民黨內由上下對洪秀柱的不滿公開化,而朱立倫也啟動了「換柱」行動。先是勸退無效,接着逼退。最後國黨十月七日中常會決定召開臨時黨代表大會陣前換將。

中常會決議後,洪秀柱發表宣明稱中常會的決議會把國民黨「推入另一種險境之中」。不過,洪秀柱已顯現不出強力反撲的力道──她背後的群眾實力與黨內資源都不足支持她強力回擊。只是小紛擾還是會持續,持續對國黨造成一些小傷害。

這場換柱鬧劇曝露了朱立倫、王金平與馬英九三個國民黨的男性領導菁英的沒擔當。

洪秀柱對國民黨這個威權本質的政黨而言有兩個特別意義:她是國民黨第一位推出的女姓總統提名人;她是這個黨第一位以民主初選機制(民調)產生的總統提名人。

不過,她不是適格的總統候選人。即使已擔任八屆立法委員,但對國政還是缺乏宏觀視野。更麻煩的是,她對兩岸議題的主張,連國民黨內多數人都無法認同,黨中央都還出面澄清她的「一中同表」不是國民黨的政策。

到底「一中同表」是什麼?沒有多少選民搞懂,洪秀柱自己也沒有能力把它論述清楚。

其實「一中同表」和國民黨主張的「一中各表」以及朱立倫的「兩岸同屬一中」本質沒差,三者皆承認一中。重點是這三種「表」法都沒有現實基礎,只是想讓台灣人自我感覺良好的夢囈。除了「兩岸同屬一中」北京不會有意見,其他國民黨所謂的「一中就是中華民國」,洪秀柱的「一個中國兩個政府」,北京都不會接受。

既然是要自我安慰的夢囈就不能嚇到人。不幸的是洪秀柱既強調「現在要從『一中各表』進步到『一中同表』。」大家一聽到由「各」進步到「同」,直覺就是要向統一加速邁進。

選民被嚇到了。民眾覺得洪秀柱是「急統」,而且她整個風格都像是威權時代國民黨人物,與當下台灣社會格格不入——洪秀柱過去立委的選票基礎主要就是來自保守軍方退役人員與其家屬(黃復興黨部)。

洪秀柱在選戰舞台上加速邊緣化,民調支持度只有一成出頭。國民黨內外原本就沒有人期待她會選上總統,但她的積弱不振拖累了同黨立法委員參選人。選民對國民黨的反感增加,更重要的是企業、金主們,看到黨推出一個不怎麼像樣的總統候選人,而黨中央也沒有人願意出面承擔解決,都猶豫是否要把資源投向國民黨——洪秀柱自己更沒有資源支助這些候選人,因此被形容為踩死小雞的母雞。

國民黨立委參選人們紛紛向黨中央、大老們告狀求援。甚至榮譽主席連戰都向朱立倫提出警告,要他處理洪秀柱問題。

情況到底有多嚴重?原本朱立倫打的如意算盤是,若他能夠帶領國民黨在立委選戰中拿下立院——三個席次的一半,明年即使政黨輪替,他這個在野黨主席還可以有效操控政情。朱立倫甚至一度拋出內閣制主張,想藉修憲把權力中心從總統府移轉到行政院。

天不從人願。隨着洪秀柱選情愈見低迷,朱立倫的如意算盤愈見不實際。別說是要掌控越修憲門檻的三分之二席次如天方夜譚,席次過半機率也愈來愈低;甚至,最近國民黨都警覺到連三分之一席次都保不住。如果低於三分之一,民進黨就可以主導修憲等重大議題,國民黨就淪為政治花瓶。

朱立倫這位黨主席為什麼讓情況演變到這麼慘?朱立倫從學界到政界都一帆風順,聰明的他總是會挑選短期容易有成效、會贏得社會掌聲又不得罪太多人的政策來做,實際上他沒真正遇到大挑戰、承擔過大責任。即使出任國民黨主席也是打着最保險的算盤:一方面繼續擔任國民黨僅存的直轄市新北市市長,一方面不參選勝算太低的總統,只想着讓國民黨立委選舉過半。

朱立倫最屬意的總統候選人是立法院長王金平,但馬英九前年公開鬥爭王金平後,一直對王心存警戒,說什麼也不讓他參選總統。王金平對參選總統不死心,卻沒勇氣與馬英九正面衝撞,而與王金平交清深厚的、勢力龐大的國民黨本土派立委們,更是對洪秀柱的選舉袖手旁觀。

朱立倫說服不了馬英九讓王金平參選,再加上自己任職桃園縣長與目前新北市的土地開發弊案遭司法單位調查——這些案子會爆發也被傳言是馬英九為了控制朱立倫而授意查辦。

於是朱立倫之前幾個月毫無作為,只看着洪秀柱一個人如猴戲般團團轉。

更沒有擔當的是馬英九。原本就被形容為「不沾鍋」的他,去年底縣市長大選失敗被逼辭黨主席後,只防着王金平與朱立倫會不會鬥爭他,而對政務、對總統立委大選幾乎是撒手不管。行政院幾個月來幾乎毫無作為,有如看守政府;而立委候選人們向中央告急,他也不出面處理。

這就是國民黨的慘狀──三個最有權力與影響力的領導菁英「擺爛」,看着選情江河日下。直到黨危急存亡之際,朱立倫才出面「承擔」——即使他取代洪秀柱參選,也無意辭掉新北市長,以為自己留後路。

機關算盡的三個男性政治菁英,就是造就國民黨首位女性總統候選人夭折悲劇的最大元凶。

2016台灣大選 台灣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