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繁花之地

三十歲處男的童話

會不會其實不小心就穿越了回到過去,竟然讓她遇上純愛男子。三十歲的處男,算不算童話?


[繁花之地]迷航者以歌為引領,海妖以慾望的魅音灌溉繁花,肉身是流動的水,有液態的憂傷與歡愉。

圖:Wilson Tsang / 端傳媒
圖:Wilson Tsang / 端傳媒

喜歡旅行的林娜一次和我一起散步下山的時候突然問我,「你信不信世界上有三十多歲的處男?」我看着她啡色的眼珠,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我的意思不是說男人一定要閱女無數,只是沒有耐性如我,覺得床上的對手,最好還是挑一個知情趣的人好。

而且三十歲的處男,會不會過分認真。

林娜說:「我在旅行的時候曾經遇到過一個。」

旅行、豔遇、三十歲處男,這是一個怎樣的組合?

「有一次我在旅程上拼車時遇到一個男子,他也是一個人旅行,我們就結伴去玩,開始的時候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坐在一起的時候他顯得特別緊張,也不試着伸手牽我怎樣的。臨近旅程完結的時候我就開始焦急,我快要離開了為什麼他還不行動?」

表現紳士或者至少不急躁上床的男子,我都印象挺好,不過臨別依依也是想要快刀斬亂麻,要不可能就成為旅行中的小遺憾了。

「那你就把他推倒了是不是?」我問林娜。

「不是,你聽我說。臨走前幾天,他約我開車出去兜風,到了很晚的時候我心想,你還不行動我就走了,他說再坐一會兒吧,再坐一會兒誰都知道是怎樣的一回事吧,在車上除了聊天和做愛還有什麼事情可以做。」

對我來說,熾熱迷了窗戶比肉體的快感讓我更覺得興奮——空間太窄小我總覺得不能盡興,不過旅行中的車震又是另一回事,會提出車震的處男,看起來也是知情趣的。

「他吻了我四十分鐘!四十分鐘!我嘴巴都要爛掉了,他的手僵直地放在兩旁碰也不碰我,我都要焦躁了。」林娜比手劃腳激動地說,我在旁邊笑到彎腰,能夠想像到當時的尷尬,在車裏接吻四十分鐘豈不是會缺氧,要是我可能在十五分鐘的時候已經沒耐性到想要找fast forward的按鍵了,林娜能撐過四十分鐘,可見對方至少也是個善吻的處男。

幾夜纏綿便想要託付終生,多少與從一而終的處子迷思有關係,原來還真有人想要一砲定終身,忽略其他相處的重要性。

「後來我就忍不住動手脫他的上衣呀、皮帶呀、褲子那些,終於在車上解決了他。」我關心的是他的技巧,林娜避重就輕欲言又止,突然話題一轉,林娜說:「我和他在餘下的旅程中還有上過幾次床,當然每次都是他蹭蹭磨磨令我不耐煩把他推倒。旅行完結之後各自回到自己的城市,那男子竟然向我求婚,但我覺得旅程中的互相需要很正常,不要過分認真嘛。」

你該不會是他的初戀吧?我問林娜。林娜說:「聽說以前他交的女朋友,都僅限於寫信,手也沒有牽過。」我忘了問林娜當時旅行的地點是哪裏,會不會其實不小心就穿越了回到過去,竟然讓她遇上純愛男子,「我們還有聯繫,他好像還在等我嫁給他。」

我突然同情起這個痴情男子,到底他對林娜有幾多了解,林娜提起男子時連名字都沒有,只提起這次耐人尋味的初夜,並關心到底世界上有沒有大齡處男存在。幾夜纏綿便想要託付終生,多少與從一而終的處子迷思有關係,原來還真有人想要一砲定終身,忽略其他相處的重要性。這故事聽起來,真像王子吻了公主後幸福快樂生活下去的童話故事。可惜林娜沒嫁,也對,童話怎能有後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