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專訪袁彌明:從香港小姐到激進政客

出身香港小姐,闖入「男人世界」的政壇,以前罵TVB,現在駡保皇黨,袁彌明自詡一世先鋒,勝在通才。


人民力量黨主席袁彌明攝:盧翊銘/端傳媒
人民力量黨主席袁彌明攝:盧翊銘/端傳媒

今年剛出爐的香港小姐冠軍麥明詩,是香港中學會考十優狀元,曾揚言參選女特首;她的半個師姐袁彌明,9月底就35歲了。但她皮膚光潔,身材窈窕,攝氏30度,依然冰肌無汗。2005年參選香港小姐,2007年跟無綫翻臉解約,2010年踩入政治圈,2012年競逐香港特區區議員,2013年當上激進政黨人民力量的黨主席。

由娛樂圈的小花,變成政壇辣花。以前一開口就罵她的電視台僱主TVB(無線電視),現在閉口都在駡保皇黨。大部分港姐最後的出路,是嫁入豪門,高雅大方籌辦慈善活動,而袁小姐,也算異數。

6年前,記者曾經訪問過袁彌明。為了破冰,厚着臉皮拉關係:「我N年前訪問過你呀。」袁小姐睜大那雙本來已夠閃亮的眼睛,像要解剖我那樣:「是不是講兩性議題那次?」記者有點出乎意料:「你還記得?」她再一次檢視我,有如驗屍那麼專注:「你的樣子改變了!」我酸溜溜地說:「是的,而你一點沒有變。」聽罷袁小姐咧開嘴巴,笑出了一種袁彌明式的花語。

她港姐出身,卻與無綫在鎂光燈前狠狠翻臉;彼時是大台的強勢年代,袁小姐以雞蛋姿態,直斥東家耍流氓手段迫她密室簽約,一場抗爭令她一夜走紅。潑婦罵街見得多,美女鬧人,叫「不平則鳴」。這四個字,她多番強調。

我覺得我做每件事,都是pioneer(先鋒)。

袁彌明

「當年沒有人罵TVB的,只有我一個。」立即她又更正:「還有杜琪峰(電影導演),他也罵。」訪問袁彌明,不怕她說話和稀泥,當然她也很清楚自己的賣點。而接下來這句話,整個訪問裏她說得很多:「我覺得我做每件事,都是pioneer(先鋒)。」

自詡先鋒

總之有了名氣我做生意也容易,出名了就成,不一定要選到港姐冠軍。

袁彌明

自詡先鋒的女人,別跟她說賢良淑德。袁彌明說選港姐做藝人,也不過是踏腳石,她一心只想要名氣:「我選港姐是踏腳石。大家都知道,香港以貌取人,稍為漂亮一點,做什麼事也容易得多,我只是將自己這個優勢最大化。總之有了名氣我做生意也容易,出名了就成,不一定要選到港姐冠軍。」事實上,她最後也是三甲止步。

直認不諱恃靚可行兇,記者問她,直白如此,不怕欠了一點矜持?袁彌明沒半點猶豫:「社會的取態很明顯了吧,我年輕的時候已經看通。」選港姐前,她在電訊盈科做管理培訓生(management trainee),忍受不了員工只是一顆螺絲,而公司待人也刻薄:「公司local,人事又差,他們對員工的報酬又刻薄,而且不珍視其價值。這種價值觀跟我的不同,開始時想爬上去做高層,最後很多事情看不過眼,吃不消。」

那時她站在世界的邊緣張望兩名前香港小姐「前輩」陳妙瑛和張玉珊,前者變身商界女強人,後者做生意做到公司上巿,那種油光自然迷倒了袁彌明。「我覺得她們兩個人好有啟發性,很厲害,出了名做生意方便得多。我覺得可以試下走這條路。」

05年參選港姐,她闖入五強,止步三甲。沒有賺到預期的名氣,反而與公司解約後,世界才認識她。「無綫好刻薄,擦鞋要擦到出面。但你要我擦樂易玲(無線電視製作資源部總監)鞋,真的很有難度,因為她完全得不到我的尊重。」

07年雙方解約,自此在公眾場合直斥無線惡行,成為袁彌明的鮮明形象。「他們困我在房間裏簽不平等合約,這些劣行當然要張揚出去。」彼時無綫在香港電視圈獨大,沒有競爭者,從沒有藝員敢公開頂撞:「因為TVB製造小器文化,萬一你得罪我,肯定沒好日子過。」

人民力量黨主席袁彌明。攝:盧翊銘/端傳媒
人民力量黨主席袁彌明。攝:盧翊銘/端傳媒

因罵之名

終於袁彌明因罵之名,賺了人氣,闖出名堂,「鬧得老闆,預了不再在演藝圈搵飯食。那段時間有些迷失,沒工開,只管接商場show,做司儀。」失落之時幸有香港報章《蘋果日報》和娛樂雜誌《忽然壹週》請她寫專欄,解了窘,藉機打造才女形象出書寫博客,又拍片放上youtube,變身youtuber。「雖然我做藝人時不出名,但始終別人在報紙見過我,一定有幫助。」接着補一個自信的笑容:「我是第一代youtuber,那時得我做,我是先行者。」

隨後她幾乎每兩年轉一個形象:開鋪頭賣護膚品和健康食品,接受訪問大談炒期指,炒金炒匯,還有股樓心得。她出現在報紙的娛樂版和財經版,經常分享贏錢心得,至於她是否真的如當年報紙所載,在金融海嘯期間以10萬計去炒期指波幅,日賺5位數字點石成金,縱然難以核實,但起碼記者當時信了,並讓這些輝煌往績永存報紙的檔案紀錄之內。

我喜歡讓人感覺我是一個通才,什麼都懂一點。是,我是沒有某個方面的專才,但我整體是通才。而且有嶄新主意,pioneer。

袁彌明

問袁彌明,其實她最想為自己塑造一個什麼形象的「袁彌明」,她連想都不用想:「我喜歡讓人感覺我是一個通才,什麼都懂一點。是,我是沒有某個方面的專才,但我整體是通才。而且有嶄新主意,pioneer。」非常袁小姐的口吻,你會問,她就會答,也不走數。

他(林雨陽)需要一個發聲的女性,政治向來是男人世界,好悶,但我鬧TVB有人氣,有形象。

袁彌明

當通才踩入了政壇之後,她仍然是漂亮的前港姐,也如她自己所言,漂亮一些,好處必然比壞處多。她先獲蕭若元邀請在網台開咪,在裏面認識了現在的丈夫林雨陽,他是公民黨創黨會員,當日看上袁彌明是屬意與她合組政黨,墮入情網則是後話。「他需要一個發聲的女性,政治向來是男人世界,好悶,但我鬧TVB有人氣,有形象。」於是林雨陽、袁彌明、星屑醫生歐陽英傑、前DJ陳志全和劉嘉鴻,5個算是年紀相仿的二字頭三字頭,便合組社運組織選民力量:「不是自誇,當年沒我們幾個走出來,後來就不會有這麼多年輕人關心政治。」這也是袁彌明自視最高的先鋒「形象」。

隨後的故事發展,是她出選2012年立法會議員,排在名單第2位,把排在首位的陳志全送入立會,翌年則當選政黨人民力量主席。她也開始不再把TVB掛在嘴邊,鬧得最多的對象變成保皇黨和民主黨:「我們全家這麼多年捐給民主黨的錢,一定過百萬,他們卻連問都不問一下選民,就去通過假政改。如果不是我們2012年喊票債票償,就不會造成之後的局面,年輕人憎恨民主黨,完全不信民主黨,也是我們造出來的時勢。至於保皇黨的嘴臉,這,也不用多說了吧。」

從政至今5年,似乎是袁彌明從事最長久的一項形象工程,問她還有什麼變身法寶,她這次倒是表現專一:「事情未完!議席暫時仍然是目標。如果人民力量能有3個議席,社民連有兩個,那麼整個議會生態就會完全不同,有機會跟政府抗衡。」她現為黨主席,但尚未進身為立法會議員,這場戰役仍然要打。

袁彌明化妝品店廣告海報。攝:盧翊銘/端傳媒
袁彌明化妝品店廣告海報。攝:盧翊銘/端傳媒

不過她始終是通才,這刻記者在她的銅鑼灣店鋪內做訪問,這個賣護膚品和健康食品的公司,已有5家分店了。她說,自香港政改被否決後,政治的爭議暫時定止,她便偷空4個月完全放低政治,埋頭做這盤美容健康大生意:「做生意力不到不為財,我仍有好多生意上的點子想做,但政治綁死太多時間了。」然後又是袁小姐口脗:「我積極考慮上巿的可能性,做上巿又是另一種玩法,不止零售,要做批發啦,整個生意模式就要改變!」

記者手記:關於愛情

參加過香港小姐的袁彌明到底是一個漂亮的女人,不論是6年前訪問她,還是6年後再訪。她說話帶一種袁氏口脗,相信她的話你覺得她坦白,不相信的話也不至於討厭,大概這就是所謂的合眼緣。

當年訪問她,請她說愛情;那時她28歲,有一個穩定男友,而且看起來是如此的全心所向。那次她在訪問中說:「我由21歲開始找這個男人,好好彩找到了,但好難,真的好難,我找得好辛苦,100個都不會中一個。要把這個人找出來,唯一方法就是不停DATE,不停拍拖。」

今日再見,她身邊的丈夫另有其人,他叫林雨陽。我忍不住問:「你後來的情路到底怎樣了?」

原來,當天那個「很好彩」才找到的男人,在她30歲那年分開了。隨即,她又結識了另一位法律界才俊:「已到談婚論嫁地步,卻覺得他某些行為愈來愈奇怪,例如說起錢容易吵架。最後發現原來他大部分背景家底都是編出來的大話,其實是空心老倌,但一直騙我他會繼承一間上巿公司。」

她說這一場戀情帶給她很大的傷害。「沒東西靠得住,不能完全信賴一個人,人與人之間,一定要有一種距離。」因此那一年,她暗下決定,不結婚為妙,只在不同的人生階段跟適合的人建立愛情關係就好,毋須選定一人同偕到老。

她28歲時掛在嘴邊的是「金融才俊最適合袁彌明」,今日問她擇偶標準為何改變了?她對我這種「念念不忘」所提出的問題感到意外,溫馨提示回答:「因為當時我的男友是金融人, 我才會這樣跟你說。」

最終她以一紙婚書來結束本來「走婚」的念頭,自然是因為現在丈夫的出現,「其實男人求婚,我不太懂得say no。試想,若拒絕了,那以後怎樣?拍拖還是分手?扮沒事?我覺得好奇怪……所以傾向會say yes。」

又是一種袁氏口脗,加一個袁氏笑容。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