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今評

吳志森:特首凌駕三權 香港萬劫不復

說特首有特殊法律地位,「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之上」,是類似表述的第一次,分外值得注意,不能掉以輕心。


2008年7月,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訪港,發表「三權合作」論。
攝:Kim Kyung-Hoon/REUTERS
2008年7月,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訪港,發表「三權合作」論。 攝:Kim Kyung-Hoon/REUTERS

近幾年來,不少京官和御用學者,對香港「三權分立」的制度,時常說三道四,指手劃腳,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就這個問題大放厥辭,並不令人意外。但說特首有特殊法律地位,「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之上」,是類似表述的第一次,分外值得注意,不能掉以輕心。

2008年7月,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訪港,發表「三權合作」論:「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構,互相理解,互相支持,共同珍惜我們來之不易的這樣的一個香港繁榮穩定的大好局面。」馬上受到大律師公會公開駁斥,當時的公會主席,就是今天的律政司長袁國強。隨後的一段時間,不少法律界要人,包括接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馬道立,在多個場合不斷重申,香港的司法獨立,無論如何不能妥協,更沒有任何人可以凌駕法律之上。

之後,要香港「三權合作」的噪音一直沒有停止過。2014年6月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指各級法官司法人員,與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會成員、立法會議員一樣,都是「治港者」,愛國是「基本的政治要求」,「肩負正確理解和貫徹執行香港基本法的重任,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這種毫無顧忌的露骨表述,激起港人的憤怒,逾千法律界人士黑衣遊行,對《白皮書》蠶食香港司法獨立發出怒吼。

無論是七年前習近平的「三權合作」論,還是去年政改前夕白皮書的「司法人員愛國」論,企圖以共產黨邏輯顛覆香港司法獨立,非但無法得逞,剛剛相反,反而提高港人的警覺,加強捍衛香港司法獨立的決心。

可能有人真的相信「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張曉明在基本法頒布25週年研討會上的表述,把習近平的「三權合作」論,白皮書的「法官愛國」論,作了進一步的發展和延伸,重點不只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間的關係,更在行政長官的凌駕性的權力。

張曉明的說法是這樣的:「作為領導特區政府的行政長官,他所具有的雙首長身份和雙負責制的責任,使得行政長官具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的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處於特別行政區權力運行的核心位置,在中央政府之下,特別行政區的三權之上起着連結的樞紐作用。」

共產黨的語言,有時會像火星文一樣,不是特殊材料造的人,都難以理解。什麼是「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的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什麼是「在中央政府之下,特別行政區的三權之上起着連結的樞紐作用」?我關心的是,這些詰屈聱牙文字背後,行政立法司法的關係,具體會如何操作?香港的制度,將會面臨怎樣翻天覆地的衝擊?

特首可以凌駕法律?

第一個問題是,特首「超然於三權之上」,是否可以凌駕法律,意味着可以不守法?剛從澳洲外訪回來的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說這種批評是「上綱上線」。這並非杞人憂天,目前的《防止賄賂條例》存在漏洞,特首收受利益,不像官員公務員一樣,受到全面而嚴格的法律監管。前任特首曾蔭權涉嫌在任內收受利益接受款待被揭發,委任已退休的李國能大法官對制度作出檢討,建議特首收受利益,需受獨立委員會的規管和批准,並修訂問責官員有關行為守則。

曾蔭權案拖了三年仍未有進展,梁振英亦涉及任內收受澳洲企業UGL高達5000萬港元費用而沒有申報,接到舉報,廉政公署會否立案調查,仍然懸而未決。如果行政長官「超然於三權之上」,是否就等同刑不上特首,即使明目張膽收受利益,既不會受到調查,也不會受到法律制裁?

特首可以指示法官如何判案?

第二個問題是,特首是否可以指示法官如何判案?習近平主張「三權合作」,白皮書說法官要愛國,要「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張曉明說特首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按照這三個邏輯,特首有絕對權力指揮律政部門的具體操作,就涉嫌違法的行為,對政敵就從嚴處理,對盟友就輕輕放過。

曾有在香港上市的國企,與證監對簿公堂,法官命令交出帳目,國企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最後被判敗訴。如果特首「超然於三權之上」,是否可以因「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之名,指示法官判國企得直?涉及「國家機密」的帳目就不用交出。

眾所周知,中共視法官為黨和國家幹部,要求他們愛國,因為法庭是共產黨開的,涉及政治權鬥,但以貪污受賄、經濟犯罪為名的重大案件,最終判決權不在法官,而在共產黨的政法委。有罪抑或無罪,終身監禁還是死刑死緩,由中央最後拍板,法庭只是照本宣科。

中共認為行之有效的這套制度,是否會原封不動搬來香港?若是如此,不只司法制度會馬上崩潰,公平公正、高透明度、有可預測性的遊戲規則,是資本主義賴以成功運作不可或缺的要素。張曉明等共產黨官員的表述,實質在挖「一國兩制」資本主義的牆腳,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之地。

京官「密會」民主黨,閱兵期間與泛民會面,統戰意味甚濃,擺出友好姿態,希望改善政改後繃緊的政治關係。香港的氣氛稍為緩和之際,張曉明突然抛出「特首法律超然三權之上」的歪論,必然又惹起新一輪爭議。政治氣氛愈緊張,對梁振英連任愈有利,這已經成為香港的政治常識。梁振英、張曉明、行會內的土共,結連一條極左的路線,組成攻守同盟,搞得香港戰雲密布,為梁振英連任搭橋鋪路,跡象已經愈來愈明顯了。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