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誰是新加坡執政黨的忠實支持者?

民眾用選票向外界表示,新加坡的政局並非一路走向多黨政治這樣簡單。


人民行動黨宣布勝出大選後,支持者抬起行動黨秘書長兼總理李顯龍慶祝。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人民行動黨宣布勝出大選後,支持者抬起行動黨秘書長兼總理李顯龍慶祝。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宏茂橋集選區,人民行動黨78%勝選!」

「惹蘭勿剎集選區,人民行動黨67%勝選!」

「西海岸集選區,人民行動黨78%勝選!」

「丹戎巴葛集選區,人民行動黨77%勝選!」

……

新加坡大巴窯體育場已經被執政黨支持者亢奮的情緒淹沒。哨聲與歌聲混雜在一起,又立即被人群中爆發出的口號聲蓋過:「PAP(人民行動黨)!PAP!」

這堪稱是新加坡執政黨對上屆選舉結果的一次「逆襲」。本以為反對黨會繼續四年前的奇蹟,趁勢奪下更多席位,在新加坡國會中發展壯大。誰知選票揭曉,執政黨不但在傳統優勢選區遙遙領先,還重奪四年前落入反對黨手中的榜鵝東單選區。

最終,人民行動黨贏得89個議席中的83個,繼續執政。總得票率69.86%,大幅超過上屆的60.14%。反對黨四年來剛剛萌出的「民主制衡之芽」似乎一夜間被拔起,執政黨一路走低的得票率折返上揚。民眾用選票向外界表示,新加坡的政局並非一路走向多黨政治這樣簡單。

「還是要投票給人民行動黨啦。」林伯說。當宣布行動黨最終獲得本屆選舉,林伯激動地站了起來,不停拍着巴掌。

今年76歲的他是第二代新加坡人,「那時候這裏就是小山丘啊,現在變成這個樣子,都是(靠)李光耀。」他眼睛緊盯着前方走來走去的人流,一有候選人走過就立即站起來喝采。

50年前,剛剛獨立的新加坡人口只有188萬,15年後,這個數字攀升至250萬。出生成長在此間的第二代新加坡人如今已是家庭中的長者。作為新加坡奇蹟的見證者,林伯希望自己從零開始,通過個人奮鬥參與新加坡崛起的故事能被家裏的後輩記住。

「這個國家一建立就是人民行動黨(在管理),當然要投給他們。」對於李光耀的去世,林伯說自己很難過,但覺得他的兒子李顯龍「也不錯」。

林伯抱怨,孫子的想法已和自己大不相同,「他找不到工作啊,現在大公司裏面都是外國人。」

林伯說的「外國人」正是這個城市裏另一群執政黨的堅定支持者:新移民。

在新媒體平台 「新加坡眼」做撰稿人的波西米亞檬檬(網名)七年前移民新加坡。她說自己一直是人民行動黨的堅決擁護者。不僅如此,她的先生、父母也是李顯龍的支持者。

「執政黨這些年的成績有目共睹,遠的是李光耀建立了新加坡奇蹟,近的是李顯龍使人民安居樂業,特別是對待我們新移民,接納包容,任人唯賢,公平公開。」

波西米亞檬檬認為她的觀點能夠代表大部分新移民群體。根據新加坡2011年官方數據,目前新加坡325萬公民(有投票權)中,75萬在新加坡以外出生。他們通常來自中國、馬來西亞、印度等國。

「如果不是衝著現任政府的好政策,我們也不能千里迢迢趕來安居樂業。」和波西米亞檬檬一樣,來到新加坡的移民大多看重這裏穩定的社會和高效的政府。

人民行動黨支持者揮動旗幟。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人民行動黨支持者揮動旗幟。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由於新加坡人口生育率常年居全球倒數,面對人口老齡化和勞動力不足的困境,人民行動黨一直以來對引入外勞態度積極。但由於感到不斷上漲的就業壓力,新加坡本地人近年來對外勞怨聲載道。執政黨幾次試圖通過適當收緊移民政策平息民意,但收效甚微。本次大選,外勞問題不但是執政黨與反對黨爭論的焦點,對這一問題的態度也成為新加坡社會新舊人群在社會公共議題中的分野。

成長於新加坡穩定高效社會中的年輕一代人如今想要的更多。他們以社交媒體為工具,表達對政治制衡與新聞自由等價值的追求。一些曾經的網絡批評者如今已經走上新加坡政壇,成為反對黨領袖。

「自由從來都是相對的。就我個人而言,我沒有覺得誰限制了我的自由,關鍵是我也沒那麼多抱怨。」 波西米亞檬檬不覺得在新加坡生活不自由,投票日這天,她將自己的一票堅定地投給了執政黨。

Jennifer Lim也在投票日一早到了投票站。

我給過反對黨機會,但我很失望。

「我會投給執政黨。」Jennifer介紹,自己在銀行業工作,她和周圍的同事都是人民行動黨的支持者。

Jennifer認為自己支持執政黨的原因在於反對黨執政能力不濟。「我給過反對黨機會」,Jennifer說,她在上屆選舉中將票投給了反對黨,「但我很失望」,由於財務公開問題受到外界質疑,社區管理細節又與執政黨有差距,Jennifer最終決定不再支持反對黨,改投執政黨。

但Jennifer也表示,在新加坡,並不是所有的中產或高收入者都與她持相同觀點,她認為,學者、律師更可能會支持反對黨。「他們更多會探討一個理想中的政治形態。而我們這些金融從業者更重視當下的穩定。」

容易被忽略的是,新加坡執政黨最穩定的一批支持者實際上是一直為他們工作的新加坡公務員。根據新加坡財政部提供統計,2014年公務員群體大約有143000人。

「雖然沒有規定,但我們總覺得作為公務員是不應該把票投給反對黨的,因為你在為執政黨工作」,程振其(化名)說。他表示,自己最多的顧慮是,自己如果投給反對黨,會不會被執政黨知道而丟了工作。

「我有一個朋友也是公務員,到了投票點本來準備投給反對黨,但注意到選票上有一個編碼,怕被追蹤到,就投了執政黨。」程振其說。

有這個疑慮的並不是少數,程振其表示自己同樣有這方面的顧慮。為了改變這種「不敢投」的情況,頭號反對黨工人黨還特別在群眾大會上用數十分鐘向選民解釋票上編碼的用途,並勸慰選民不用擔心投票的機密性。

「可能還是有一種心態吧,顧慮和不安全感。」程振其說。

人民行動黨支持者歡呼喝采。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人民行動黨支持者歡呼喝采。攝 : Anthony Kwan/端傳媒

後記:

此時此刻的大巴窯體育場內,人民行動黨正在慶賀自己的勝利。執政黨白底閃電的旗幟在人們手中傳遞,前來謝票的候選人每走近一處人群都會引起歡呼。場內的攝影記者在人群中沒命地來回奔跑,怕錯過人們臉上激動的表情和勝選後拋舉候選人的精彩瞬間。青年、老人、少數族裔、華人……支持者湧向李顯龍,並把他高高舉起,扛在肩上。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