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波多野結衣招誰惹誰了?

波多野結衣究竟是「天使」還是「惡魔」,性和性產業究竟是「天使」還是「惡魔」這樣的爭論勢必還將繼續在台灣社會震盪。


波多野结衣悠遊卡。攝 : Handout via AFP
波多野结衣悠遊卡。攝 : Handout via AFP

「02-5572-3080」,這支電話從9月1日零點開始一夜之間被打爆,焦急的人們不停的按着同樣的號碼,期待電話的那頭接通,有人在幾百次嘗試之後順利下單;但也有人撥打了上千通之後無奈放棄,最後在社交軟體上對朋友落下一句「柯文哲下台!」

它是一支由台北市悠遊卡公司設立的「預購專線」,販賣的商品是飽受爭議的一套悠遊卡:卡上印着風情萬種的日本AV女優波多野結衣。「惡魔版」上的波多野眼神深邃,一襲黑衫、香肩微露;號稱「天使版」的微微露出了胸部曲線。

台北市悠遊卡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是一家具有官股色彩的電子票證公司,販售的「悠遊卡」使用廣泛,可在台北捷運、公車、部分鐵路站點以及商店使用,發卡量超過5400萬張,是北台灣最重要的電子票證。為了推廣大眾交通,悠遊卡公司每年會推出約60款肖像悠遊卡,卡上人物包括運動員、藝人、政治人物和卡通明星。

波多野結衣悠遊卡在8月26日推出,共發行1.5萬套,共計3萬張。它引發的巨大爭議,卻是悠遊卡發卡歷史上的第一次。「AV女優到底適不適合出現在悠遊卡上?」頓時在台灣政治、社會、教育和娛樂產業等領域同步爆發爭論。

悠遊卡公司發言人林筱淇在第一時間表示波多野結衣在照片中的形象「清新」、「唯美」,出現在悠遊卡上並無不妥。隔天,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副書記長王育敏召開記者會稱「別把悠遊卡染黃」,指控官股背景的悠遊卡公司不該找一個拍了1200多部AV的女優代言悠遊卡,並要求無黨籍的台北市長柯文哲道歉。

同一天,15名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也聯名表達對此事件的不滿,他們還揭露「天使」款的卡面照片是已經使用過的A片封面照。

藍、綠議員一致要求悠遊卡公司停止發售計畫。雖然悠遊卡公司及經營波多野結衣商品的台灣代理公司出面道歉,但是依舊止不住各方討伐的聲浪。

台北市長柯文哲原本一直將這這起爭議交給悠遊卡公司董事長戴季全處理,但此時他也坐不住了,要求公司儘速平息事件,也不得公開販售波多野結衣悠遊卡。此時原本預訂販售四家主要連鎖超商也拒絕「波多野卡」上架,悠遊卡公司不得不改用電話預購的方式販賣,每通電話限購4套。在開賣後短短4小時18分之後,1.5萬套波多野結衣悠遊卡被搶購一空。售價500台幣的這套的悠遊卡目前在網上喊價翻了六倍。

設計:Tsanly
設計:Tsanly

說起波多野結衣,台灣人並不陌生,這位常來台灣作客的AV女優有着「暗黑林志玲」的名號,亮麗的外型,甜美的笑容,片中大膽的演出讓她不但在日本AV界打開知名度,更在台灣擁有眾多粉絲。其中之一就是「宏叔」。

「宏叔」今年四十多歲,接受端傳媒訪問時他坦白說,自己從學生時代養成了看色情電影的習慣。他毫不掩飾對於波多野結衣的喜愛,屢次來台的波多野結衣在和粉絲媒體的互動中給他留下美好印象,落落大方,展現親和力,讓她成為宏叔的女神,「當她成為我的偶像之後我就不再看她的片了,偶像是無法對她產生情慾的。」

讓波多野結衣擺脫AV女優形象,成為「清新」「唯美」的藝人明星也是代理波多野結衣的商品東櫻創意行銷有限公司的目標,該公司在台灣經營波多野結衣商品已經4年。

同樣選擇海外市場「漂白」的AV女星還有去中國大陸發展的蒼井空,中國網友稱她為「蒼老師」,其所到之處皆為焦點,她經營的微博粉絲數量超過1500萬,在簡介裏她說自己:

「有时演电影,唱歌,有时在电视节目中露露脸。为了更好的交流.我在努力地学习中文ing」。

和波多野結衣一樣,蒼井空也努力想要紅出AV的世界。她們的前輩飯島愛是少數成功轉型的AV女優,不但參與電視劇演出,更出版半自傳性的小說《柏拉圖式性愛》,在日本暢銷百萬本,此後也成為專欄作家。

和宏叔一樣年過四旬的張先生,接受訪問時回憶起高中看色情電影的經歷時非常激動。那時候他的班級裏會流傳色情漫畫和小說,有人如果有一卷色情錄影帶,大家就會相約在放學之後一起去家裏有錄影機的同學家觀看。對於在台灣解嚴之前念高中的他們來說,當時能夠刺激神經的有兩種東西,一種是政治上的禁書,一種是性別上的禁書,同學間偷偷流傳左派經典的同時也在流傳色情經典,張先生形容「這是培養革命感情的過程」,「我是到後來才知道,性別即是政治。」

台北的情色片店。攝: Billy H.C. Kwok/ 端傳媒
台北的情色片店。攝: Billy H.C. Kwok/ 端傳媒

台北的「光華商圈」現在以販賣3C電子產品出名。它的名字來自現在已經拆除的「光華陸橋」。光華商場當時利用橋下空間經營,販賣二手書、古董玉器、電子零件和影像製品。在張先生的學生時代,台北市的男生們都知道在光華商場地下二層的某個角落裏有一個賣舊書籍的婆婆專門在賣色情書籍,這家店沒有名字,靠大家口耳相傳,支撐了許多人的學生時代。張先生在講述這段回憶時說到「看A片A漫是我在少男時期養成的習慣,某種意義上,這種習慣延長了我的青春期。」

如今的光華商場新址為一棟地上六層地下一層的建築,以光華商場為中心的周邊商圈散落着大大小小的AV影片店。這些店有些開在巷子裏有些開在住商大樓地下室,明朗的會在看板上寫「日本航空片」,隱蔽的店則在店外貼滿了台日韓明星的海報,完全不見提及色情片,只有深入店內才會發現原來這裏別有洞天,掛羊頭賣狗肉。

AV影片店的經營者多為男性,上門來的客群也以男性為主。雖然有些店裝潢新穎,有些則很破舊,但是他們賣的東西是一樣的——日本的A片。這些A片包裝非常簡陋,一張薄薄的A4紙印着A片的正反封面,裏面夾着一張光碟,外包裝就是一個透明的塑膠袋,看上去十分廉價,100台幣就可以買3-5部,老一點的片子甚至只賣10元。老闆告訴端記者,這些影片都是台灣的代理公司跟日本買了母帶之後再翻譯壓製的,成本很低。一些相對比較趕得上潮流的店裏也有販賣藍光3D版的A片,價格一躍至300台幣。

記者在走訪這些A片商店時詢問經營者們對於波多野結衣的看法,其中一位老闆甚至用「敬業」形容她:「她基本上每個禮拜都會有新片到貨」,但是已經明顯不如之前紅,被公司要求「 下碼」(指去除馬賽克以刺激買氣)的波多野結衣,已經到了過氣的邊緣,「如果不是最近吵悠遊卡的事情,我是不會把她的片專門擺在櫃檯的」。

然而當端傳媒記者問他們對悠遊卡事件的看法時,這些經營者都一致認為她不應該出現在悠遊卡上。一位頭髮花白的男性顧客對此也持相同看法:「悠遊卡代表的是國家形象,她這種有『黑歷史』的人怎麼能出現在上面」?

記者反問:不能接受AV女優出現在悠遊卡上,又為何會來此購買A片?這位顧客激動的說「我看A片是正常的,出來散散步走走路,順便買個片回家」。

不是只有男生看A片。「論文寫不出來的時候會上網找A片來發洩。」軒軒笑着說,個性開放的她她剛剛完成論文,從研究所畢業。作為資深觀眾,她對A片有自己的理解,「看什麼樣的A片和每個人的口味以及情慾有很大關係,一個人看什麼樣的A片就能看得出他的性格」。軒軒和親密的好友之間並不會避諱這些私密的話題,她在小學時期就已經接觸過A片,國中時也會跟同班男生借色情漫畫來看,從小到大的混班經歷讓她更懂得如何與異性相處,對於性和情慾更加正面和開放。「高中的時候班裏有同學過生日收到過一整套楊思敏的三級片,大家就互相傳,還會討論。」當波多野結衣悠遊卡爆發爭議之後,軒軒第一時間覺得非常驚訝,「為什麼一個合法的性工作者不能出現在悠遊卡上呢?」在她看來AV女優只是一個職業,並不應該承受污名。

台北的情色片店。攝: Billy H.C. Kwok/ 端傳媒
台北的情色片店。攝: Billy H.C. Kwok/ 端傳媒

在波多野結衣悠遊卡的爭議中,支持的一方中有人和軒軒的立場一樣,也有就是衝着波多野結衣AV女優的身分而支持的,認為反對者是裝清高的假道學。

反對一方的成分和理由就更加多元。其中最典型的修辭就是:「帶壞小孩」「違反社會善良風俗」。它們的代表者是「守護幸福家庭行動聯盟」,這個以反對同性婚姻而聞名的組織在他們的新聞稿中稱:「AV女優的代言代表毀壞傳統兩性美好關係與道德教育,影響家庭幸福。」

與護家盟一起被貼上「保守」、「衛道」標籤的還有女性主義者們。19歲的吳馨恩是一名跨性別者,男兒身的她從小就認為自己是個女生。在剛開始反抗性別上的壓迫時,她稱自己是「性解放派」,但是在14歲遭遇強姦之後她的立場發生轉變,開始閱讀大量和女性主義有關的書籍,現在已是專欄作家。她無法接受悠游卡公司的做法,販賣波多野結衣悠游卡是在物化女性。對於這一點吳馨恩認為這其中的認知差異非常微妙,並不是只要販賣多元的性,似乎物化所有性別,就可以解決問題。

「悠游卡上並不是不可以出現女性的形象,如果一個女性她在表達自己的理念和追求,宣揚某種價值展現她的主體性,那麼就不是物化女性」吳馨恩認為悠游卡公司在一開始的初衷就是為了改變65%-70%的大眾交通使用者為女性的現狀,吸引更多的異性戀男性搭乘,賣的就是波多野結衣的「色相」,而沒有考慮到大眾交通多為女性使用的社會結構性,男性在經濟上處於優勢,特別是中年以上的男性,更加會認為擁有交通工具是某種身份地位的象徵。而同樣作為男性的男同志則在此事件中被忽略,他們對於波多野結衣毫無興趣,甚至對於男女性行為感到無法接受,AV女星的悠游卡並不會吸引他們購買。男同性戀網友甚至在Facebook上發起『無限支持台北悠游卡公司製作[ 永念.真崎航] 生命紀念系列悠游卡』的活動,要求製作GV男星真崎航系列悠游卡。

吳馨恩指出,在此次事件當中大部分人的認知是非常二元的,沒有細緻討論,婦女團體和護家盟都是反對,但是他們的立場和出發點並不一樣。婦女團體更加關注的是女性在性別政治與性產業當中所受到的壓迫與宰制,出發點是以女性為主體,而護家盟的立基點在於「家庭和諧」和「社會善良風俗」。在同性婚姻的議題中,他們之間的差異更加明顯,前者會積極支持同性婚姻,後者則是堅定的反對者。而支持者們也不一定是就是性解放派,「如果今天是張庭庭悠游卡、彩虹悠游卡,他們還會支持嗎?」 她認為A片的產業乃至性產業是形成於父權社會之下,大部分的內容都是男性對於女性的宰制和壓迫,女性的情慾並不是主體,「AV女優本人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制度和結構」。

2009年,大法官會議第666號解釋文,認定《社會秩序維護法》中「罰娼不罰嫖」的規定違反憲法平等原則,應在兩年內修法。台灣社會開始了新一輪對於性產業是否應該合法化的論戰,這距離前台北市長陳水扁廢娼已經過去12年了。台灣性產業中的「公娼」制度始於日治時期,直到陳水扁任內才真正取消。為了對抗扁市府的廢娼政策,台北市的前公娼們組成了「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訴求性工作合法化。2011年3月台立法院三讀通過《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正案,規定各縣市政府可以自行規劃性交易專區,但是專區需當地居民公投通過。時至今日,依然沒有一個縣市設立性產業專區。

宜蘭的礁溪鄉以溫泉而聞名,在這個寧靜的小鎮上慕名而來的遊客絡繹不絕,露天的溫泉公園裡每天都可以看到悠閒的遊人三五成群的泡腳聊天,孩子們在大人的照看下嬉戲玩水。同樣是在礁溪,這裡在也是宜蘭灰色性產業存在的主要地區,早年更有「溫柔鄉」的稱號。今年6月,選區位於礁溪鄉的宜蘭縣議員林成功提出將集中大量溫泉飯店的礁溪鄉德陽路,設置為性產業專區,此提議引發當地正反兩極討論。在宜蘭縣議會當中明確表態支持的議員只有議員薛呈懿。

1989年出生的薛呈懿目前是全台最年輕的議員,她認為性產業應該被當作一個正常產業,從業人員也應當是正常勞工,他們的工作需要受到合法的保障。但是這項議題的推動並不順利,來自民眾的反饋主要分為三種。第一,性產業合法化是鼓勵性交易,破壞家庭。第二,可以接受,但是不要設立在自己家附近。第三,完全支持設立性產業專區,但是這也是人數最少的一種意見。

對於很多礁溪鄉的民眾來說,「溫柔鄉」是一種惡名,每年來這裡「抓水鴨」(嫖妓)的嫖客也給當地造成治安隱患。「民眾還是有一種性產業是不道德的觀感,對於性自主的認知也不同」。對於吳馨恩提到的性產業中男性對於女性的壓迫,以及其籠罩的父權陰影,薛呈懿表示認同,但是她同時認為「民眾還沒有做好面對性產業是否該合法的準備,更不可能進階到討論性產業背後深層次問題的程度。」她主張首先是要讓性產業合法化成立,先保障在社會中的弱勢性產業從業人員,「只有管理和保障才能讓政府和民眾有對話的機會。」

薛呈懿觀察到在此次波多野結衣悠游卡事件也引發了宜蘭當地民眾對於「性」的廣泛討論。其中最大宗在探討台灣目前的性教育是否足夠,尤其是在鄉村地區。其次是關於波多野結衣本人和性產業的關係,人和工作是否應該脫鈎來看待。另外還有性產業到底應不應該存在。雖然不在台北主戰區,但是波多野結衣悠游卡事件的影響遍及全台,薛呈懿認為這件事情意外的打開了民眾對於性的多層次討論,而這樣的討論是必要的。 不同論述的產生可以幫助民眾更加瞭解「性」,用健康正面的態度看待「性」。這也許也是此次事件中最正面的一部分,波多野結衣究竟是「天使」還是「惡魔」,性和性產業究竟是「天使」還是「惡魔」這樣的爭論勢必還將繼續在台灣社會震蕩。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