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中港足球

忽然熱情的球迷 守着龍門或是香港?

日益白熱化的中港矛盾,不可避免地滲進了體育競技場,港人對足球突然熱情,透過噓聲表達不滿。


「香港力量」成員文立智高舉港隊打氣物品。 攝 : 葉家豪/端傳媒
「香港力量」成員文立智高舉港隊打氣物品。 攝 : 葉家豪/端傳媒

著名足球評述員黃興桂賽後短評。

9月3日晚上舉辦的世界杯外圍賽,中國隊坐鎮主場深圳寶安體育館迎戰香港隊。90分鐘比賽過後,中國隊射門41次,是香港隊的10倍,最後香港隊力保不失,0比0和局收場。

這場足球賽事注定不是一場普通的體育競賽。球場上球員競技,球場外中港球迷對峙。

比賽當天下午4時正,身穿鮮紅色球衣的香港球迷組織「香港力量」已經集結在深圳灣口岸,帶著40人浩浩蕩蕩在口岸過關,手持「香港力量」橫額,沿途大叫 “We are Hong Kong”(我們是香港),接着乘旅遊巴出發到寶安體育館南門。

不過等在南門外的,不只是一場刺激的球賽,還有數以千計的公安、武警和保安員。為了防止中港球迷之間的衝突,中國政府嚴陣以待。日益白熱化的中港矛盾,不可避免地滲進了體育競技場。

守在門外的公安

香港球迷在深圳一下車,舉目望向南門外的裕安一路,到處都是警車和武警,持槍戒備,還有多只凶神惡煞的警犬駐守。球場外的酒吧街也沒有了往昔球賽前後舉杯同飲的歡樂氣氛,反而大門緊閉,停止營業,現場實施交通管制,所有進出附近的車輛都被仔細搜查。

端傳媒的記者與球迷們一道進場,保安人員沒收了「香港力量」的大型旗幟、擂鼓。本以為保安只在門口,但進入觀眾席,卻發現香港球迷區更加「備受保護」,看台兩邊都坐着上百名保安人員。甫坐下,又看見台上坐着幾名男性,他們不是觀望草場上的戰況,而是不停以攝錄機拍攝香港球迷,又上前呼呼喝喝維持秩序。

「他們應該是便衣公安。」一個香港球迷搖著頭說,「我們被人圍住了。」

比賽還未開始,觀眾席上彷彿已經上演攻防戰。

公安表示球迷的黑色打氣旗幟「唔老嚟」(不吉利),著球迷不要於比賽時揮動。攝 : 葉家豪/端傳媒
公安表示球迷的黑色打氣旗幟「唔老嚟」(不吉利),著球迷不要於比賽時揮動。攝 : 葉家豪/端傳媒

守住龍門的英雄輝

笛聲一響,球賽開始,看台上「中國加油」的打氣聲此起彼落,場上中國隊一直壓着香港隊進攻。上半場,香港隊被4次打中門柱、門楣。半場結束後,港隊一球不失,香港球迷大呼好運。到下半場,香港隊專注防守之餘不斷嘗試反擊,門將葉鴻輝亦屢救險球,成功守和中國隊。

「葉鴻輝救了所有球,」一名香港球迷賽後接受訪問時嘶啞地大叫,「英雄輝好波!」

叫得最大聲的是香港球迷組織「香港力量」的骨幹成員文立智。34歲的他是一名平面設計師,幾年前與幾位志同道合的球迷組成「香港力量」,無償設計所有打氣用品,包括旗幟、橫額、和吉祥物「龍十二」(寓意球迷是球隊第十二人)。

我11年前現場目睹香港隊被中國隊大敗,現在這個結果,真的意想不到。

文立智

「香港力量」骨幹成員

球賽結束後,打和的結果令他忘形大叫,抱緊身邊球迷,更差點哭了出來。「我11年前現場目睹香港隊被中國隊大敗,現在這個結果,真的意想不到。」2004年,同樣是世界杯外圍賽,香港在最後一輪作客中國,以7比0慘敗。

海報令人忽然熱情

從1994年開始,幾乎香港隊每一場比賽,文立智都會買票入場,至今已經21年。他經歷了香港足球的低潮,「上屆世界杯外圍賽,香港隊主場比賽只有千多人入場。」

今年世界杯外圍賽,香港主場卻一反常態場場爆滿,他百般滋味在心頭。「一張海報挑起了所有人的神經。」文立智回憶說。

2015年6月,中國足協發佈了一系列名為《不輕視任何對手》的海報,描寫了同組各對手的特徵。在有關香港隊的海報上寫着:「這支球隊的人,有黑皮膚、有黃皮膚、有白皮膚,這麼有層次的球隊,得防着點!」

這幅海報很快燃點起香港人的怒火,有人解讀中國足協有意挑釁擁有不同族裔球員的香港隊。香港足總其後製作了一張海報反擊,「不要被人看扁!要為香港出一口氣,你是香港人一定要支持!」

現在入場人數暴增,完全是『海報事件』引發,而不是因為香港足球變得受注目,到處都是『忽然熱情』的球迷。

文立智

「香港力量」骨幹成員

結果在「海報事件」後的第一場比賽,6月11日香港隊對不丹隊,香港球迷全場爆滿,擁有6500席的體育館座無虛席。球賽開始前,主辦單位按一貫傳統奏起國歌,奏到代表香港隊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時,竟出現全場震耳欲聾的噓聲。

文立智說,「現在入場人數暴增,完全是『海報事件』引發,而不是因為香港足球變得受注目,到處都是『忽然熱情』的球迷。」

國歌響起, 和唱或噓聲

一直心繫足球的文立智,不贊成噓國歌,「球場事應該在球場了結,這種行為可能影響香港隊,國際足協已經發出警告,如果香港隊因此被罰,作為球迷不會開心。不過香港是自由社會,人人都有權表達意見,我們控制不到噓國歌的人。」

19歲的劉觀成是當天比賽前噓國歌的「香港球迷」,他是港大學生報《學苑》編輯,多次參加社會運動。因為海報事件,6月11日他第一次入場觀看港隊的正式足球比賽。

我當晚聽到國歌,想也不想就發出噓聲。

劉觀成

「我當晚聽到國歌,想也不想就發出噓聲。」劉觀成坦白說。

他解釋,香港人是要借球賽對中國大陸作出一種表態。「那海報顯示中國非常自大,以海報嘲笑對手,將近年的中港矛盾火上加油,所以我和身邊的人都在噓。我覺得這首歌曲代表不到香港,只能代表中國。」

噓聲背後,是中港關係近年的急遽轉差。「2008年北京奧運,很多香港人仍然覺得自己是中國人,看見中國運動員拿獎牌會感到很自豪。但在現在的中港矛盾下,我會以噓國歌表達我討厭中國。」劉觀成說。

中港矛盾滲進球場

這幾年來的中港矛盾,沒有機會讓人宣洩。我甚至覺得,現在才有這個機會宣洩,就是將社會的不滿拉進球場。

葉子軒

劉觀成的朋友,19歲的葉子軒也同意:「這幾年來的中港矛盾,沒有機會讓人宣洩。我甚至覺得,現在才有這個機會宣洩,就是將社會的不滿拉進球場。」

葉子軒是香港中文大學學生,6歲就開始隨父親到球場看球,只要有香港隊的比賽,就會穿上代表香港隊的紅色球衣入場。「這次分組抽到香港對中國,早已知道中港矛盾會在這場比賽爆發。直到海報事件,令香港人更想在球場上表達感覺。」

葉子軒說,他那天噓國歌的時候,腦子就想起水貨客的畫面,「我在中文大學讀書,每日乘港鐵上學,見到很多運水貨(走私貨)和隨處便溺的內地同胞。這麼多年在香港生活,香港人會守秩序、排隊,但內地人給我的感覺就是很吵。」

而內地武警在場外場內的高度戒備,令葉子軒更加認為,把中港矛盾從社會拉到球場的,不只是他們球迷的一方,當局煞有介事的防備也印證了這場比賽的敏感性:「一場球賽,內地政府嚴陣以待,因為大家都知道中港矛盾厲害,所以內地政府害怕香港球迷會做出一些行動表示不滿,引發衝突,所以有這麼多武警在戒備。」

香港球迷於深圳灣關口集合,預備到保安球場觀看中國對香港的賽事,圖為穿上港隊球衣的球迷步送巴士。攝 : 葉家豪/端傳媒
香港球迷於深圳灣關口集合,預備到保安球場觀看中國對香港的賽事,圖為穿上港隊球衣的球迷步送巴士。攝 : 葉家豪/端傳媒
隨同鄉會到場觀賞球賽的群眾看見香港隊龍門的表現,振臂高呼。 攝 : 葉家豪/端傳媒
隨同鄉會到場觀賞球賽的群眾看見香港隊龍門的表現,振臂高呼。 攝 : 葉家豪/端傳媒
香港球迷和打氣物品。攝 : 葉家豪/端傳媒
香港球迷和打氣物品。攝 : 葉家豪/端傳媒
國家隊的官方打氣團中國龍之隊球迷會亦有到場為國家隊打氣。攝 : 葉家豪/端傳媒
國家隊的官方打氣團中國龍之隊球迷會亦有到場為國家隊打氣。攝 : 葉家豪/端傳媒
比賽後,場內保安。攝 : 葉家豪/端傳媒
比賽後,場內保安。攝 : 葉家豪/端傳媒
香港球迷離開球場。攝 : 葉家豪/端傳媒
香港球迷離開球場。攝 : 葉家豪/端傳媒
香港球迷賽後乘旅遊巴離開,眾人激動。攝 : 葉家豪/端傳媒
香港球迷賽後乘旅遊巴離開,眾人激動。攝 : 葉家豪/端傳媒

或者香港足球評述員黃興桂說的一句話正好描述了這次賽事的底蘊:「以前香港隊的比賽都賣剩大量門票,沒有人會看比賽。這些忽然出現的球迷都是‘Good Weather Fans’(好天氣球迷)。」

好天氣,大概是中港矛盾的雲層製造出來。

世界盃外圍賽香港隊賽事入場人數。製圖:端傳媒
世界盃外圍賽香港隊賽事入場人數。製圖:端傳媒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