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70年 評論

徐賁:戰勝法西斯是怎樣的歷史進步?

法西斯國家最重要的共同特徵就是用秘密警察來監視和控制人民,嚴格限制他們的自由思想和獨立判斷,不允許存在任何不同的政治意見。


北京警察。攝:Damir Sagolj/REUTERS
北京警察。攝:Damir Sagolj/REUTERS

法西斯主義要求於人民的是狂熱的盲從、絕對的服從、偏執的迷信,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

9月3日,中國舉行大閱兵,意在紀念戰勝法西斯70週年。那麼,什麼是法西斯呢?戰勝法西斯的意義何在呢?法西斯主義是一種國家民族主義的政治運動,有不同的形態和表現。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和期間曾蔓延整個歐洲及世界,納粹德國、法西斯意大利和軍國主義日本是法西斯主義國家,但不是僅有的法西斯國家。

《大英百科》的定義是:法西斯主義是一種「個人的地位被壓制於集體——國家、民族、種族或社會階級——之下的社會體制」,其靈魂人物墨索里尼說,「法西斯原則的根基是它關於國家和國家本質、作用、目的的觀念。對法西斯主義來說,國家是絕對的,個人和群體都是相對的。」法西斯的絕對國家主義以「運動」、「主義」、「信仰」之名,用各種極端的手段強迫個人絕對服從國家意志,充當馴服的工具。

法西斯主義是一種將個人利益完全被淹沒在集體中,並用恐懼和愚昧將個人與國家政權綑綁在一起——法西斯一詞源於意大利文的「綑綁」(bundle)——的全民動員方式和治國理念。《暴力的歷史》(A History of Force)一書作者詹姆斯·佩恩(James L. Payne)記錄了20世紀法西斯主義控制德國、意大利和日本的共同步驟。在每種情況下,都是一小撮信仰「激烈的意識形態」的狂熱分子,他們為了信仰「可以使用任何極端手段,包括暴力」,他們收編願意從事暴力的暴徒惡棍,不斷恐嚇其他人,最終迫使大眾保持沉默。

戰勝法西斯的意義首先在於結束了法西斯德國、日本和意大利發動和施虐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終結了它們的暴力殺戮。然而,正如二戰中參加過抵抗法西斯的法國作家薩特所說,「法西斯的罪惡不在於它殺死多少人,而在於用什麼方式殺死了他們」。今天,法西斯已經成為暴力殘害的代名詞,法西斯的罪惡不僅在於其暴力殘害,而更在於它是一種什麼性質的暴力殘害;法西斯邪惡不僅在於作惡,而且在於怎樣作惡。

美國心理學家斯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已有中譯本)一書裏指出,法西斯犯下的殺戮暴行是一種極權的「政府大屠殺」,「政府大屠殺的死亡絕大部分是對社會進行全面控制的極權政府(法西斯是其中的一種)製造的。極權政府要對(20世紀)1.38億人的死亡承擔責任,佔全部政府大屠殺死亡的82%」。

法西斯實行的是一種「意識形態」的暴力和殺戮。平克指出,「人類中的個體從來不缺少動用暴力的自私動機。但是歷史上那些屍橫遍野殺人如麻的暴力記錄都發生在這樣一種情形下——大量的人追捧一種意識形態。像捕食或工具暴力一樣,意識形態暴力也是達至目標的手段。但是,意識形態的終極目標是理想化的,即實現更大的善」。法西斯的「善」是國家的「純潔」、「強大」、「統一」、「穩定」。納粹集中營、斯大林的大清洗、波爾布特的大屠殺、「文革」大規模的殘酷迫害,這些都是在意識形態的主導下發生的。為了實現意識形態的烏托邦目標,可以不惜任何代價,將所有的「敵人」趕盡殺絕,徹底摧毀。

意識形態驅動的「政府大屠殺」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作惡能量,是因為它能誘使、脅迫千千萬萬的普通人加入了它的作惡,平克引用公元1世紀羅馬歷史學家塔西陀的話說,「那些滔天大罪都是這樣發生的——少數寡廉鮮恥的領導者倡導,一些人附和贊成,其他所有人一聲不吭,被動地默許。」 凡是毒化的意識形態,都是從少數狂人通過黨徒擴散到整個大眾,讓一個國家的人民心甘情願地執行他們的設計,法西斯主義只是其中的一種而已。

法西斯是一種扼殺國民個性、良心、思考能力的制度,法西斯國家最重要的共同特徵就是用秘密警察來監視和控制人民,嚴格限制他們的自由思想和獨立判斷,不允許存在任何不同的政治意見。英國作家菲麗絲·詹姆斯(Phyllis D. James)把「政治正確」和壓制自由言論稱為「語言法西斯主義」(linguistic fascism),而英國作家大衛·艾克(David Icke)則認為,「一個社會裏,只要與眾不同成為一種犯罪或麻煩,這個社會就是建立在心理法西斯主義(psychological fascism)的基礎上。」

墨索里尼宣稱,「法西斯主義是一種宗教,20世紀將會以法西斯的世紀而載入史冊。」法西斯主義要求於人民的是狂熱的盲從、絕對的服從、偏執的迷信,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西班牙哲學家何塞·加塞特(José Ortega y Gasset)說,「形形色色的法西斯第一次在歐洲孕育了這樣一種人,他們既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是非,就堅持把自己的看法強加於他人」。法西斯同樣也孕育了不需要理由或是非就願意效忠盲從、協同作惡的群氓。正如美國作家歐洛克(P. J. O'Rourke)所說,「法西斯主義是一種群氓的運動」。

我們今天比任何時候就更能洞察法西斯對人類自由與尊嚴的踐踏,認清法西斯愚民和脅迫人民作惡所造成的歷史災難。雖然法西斯的毒菌尚未從地球上完全肅清,但是,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和治國理念,法西斯已經在全世界範圍內完全臭名昭著。再沒有人膽敢用曾一度極具欺騙性的法西斯主義來進行極權洗腦和脅迫作惡。

法西斯的失敗並不等於人類爭取自由和尊嚴的努力已經成功,但是,人們從打敗法西斯獲得對正義的信心,也在觀念上終於認清,任何一種踐踏自由和尊嚴的制度都是邪惡的,也都有戰勝它的希望。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歷史進步。

二戰70年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