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新界大佬侯志強

新界將會興建瀝青廠,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罕有不支持政府決定。除此以外,他的世界什麼都可以賣。


侯志強說:「什麼都可以賣,這家上水鄉事委員會也可以賣,錢夠就賣,什麼都講錢。」攝: 張百銘/端傳媒
侯志強說:「什麼都可以賣,這家上水鄉事委員會也可以賣,錢夠就賣,什麼都講錢。」攝: 張百銘/端傳媒

天津大爆炸揭開化工廠安全問題,59歲的侯志強不支持在他地頭興建瀝青廠,「村民有憂慮,我當然要尊重。」此話出自他口,有點諷刺。

他跟隨香港大時代巨輪,80年代出國打拼掙得第一桶金,及後見證新界農地變荒地、荒地變住宅地,90年代以鄉下仔身份優勢加入地產經濟狂潮,如今財富之多,就連孫兒也一生不愁衣食,所恃的就是狠買狠賣。在他來說,世間沒什麼不可以賣。

鈔票就像滾雪球,愈滾愈大,就像新沙士擴散,一經接觸就上身,愈沾愈多。

侯志強

侯志強出身貧家,21歲衝出新界,獨闖美國,眼見冬天路面結冰,車不受控,他戲言:「我們身為大國子民,要替天行道,做些好事。」駕駛貨車,拉出鋼纜鐵鈎,每輛車收取20美元,如法炮制,兩小時可賺數百美元,那刻頓悟賺錢之道,「鈔票就像滾雪球,愈滾愈大,就像新沙士擴散,一經接觸就上身,愈沾愈多。」

賣餐館

夏天駕車到密芝根湖畔,但見紅男綠女觥籌交錯,直至啤酒喝光,興致卻未盡,侯志強計上心頭,運來一箱箱啤酒,遊人鼓掌稱善,有些付鈔買酒,有些跑上大國子民的貨車慢慢談,孰買孰談,不必細表,「當然要揀客,有些賣,有些送。」

未幾在「罪惡城」芝加哥開餐館,為免當地黑人搞事,先請他們飽餐醉飲,給足面子,黑人心下大寬,搭肩膊道:“My brother, everything alright, no problem!” 有時軟功不售,還是要出硬功,一見老華僑遭老外欺凌,大國子民的臉往哪裏擱了,挺身出手相幫,「當然不是一個人去,用腦嘛,用baseball bat,和收鋪用的鐵枝(抗敵),就地取材。」

武林有言道:「未學打人,先學捱打。」侯志強營商未學賺錢,先學賠錢,一份午餐只賣99美仙,擺明賠本,只求弄到門庭若市,轉手賣店,「我要做個生意額嘛,人家來看店,見有生意才買。」

開一間賣一間,開兩間賣一雙,第一桶金到手。

賣祠堂

沒危哪有機?我不是叼着金鎖匙出生,李嘉誠不是我爸,我要自己找機會。

侯志強

1982年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當時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步出北京人民大會堂,不慎摔了一跤,港人也跟着心下一沉,擔憂前景,掀起一波移民潮,侯志強遠在美國聞訊,反而下定決心回港,「沒危哪有機?我不是叼着金鎖匙出生,李嘉誠不是我爸,我要自己找機會。」二十六七歲結束在美國奔來馳去的日子,回港打拼,從事水產、地產等多門生意。

90年代港商北上創業,侯志強先行首發,大搞養殖業、農業,中港兩邊走,「我什麼都做,的士我又做,地產我又做,買地賣地,買房賣房,買店賣店,總之價錢對了,我買,價錢對了,我也會賣。」

在他眼中,世間萬物盡是商品,「什麼都可以賣,這家上水鄉事委員會也可以賣,錢夠就賣,什麼都講錢。」

近年政府在新界東北收地發展,侯志強作為大地主,價到即賣,並在2012年9月口出金句:「價錢對了,祠堂都可以賣給你。」記者問侯主席,祠堂代表一整族人,怎能出售圖利?「我們(侯氏)在南北朝,從中原經山西、河南、河北、福建、廣東下來,無數間祠堂,政府要發展,我們就賣。」

由於話題涉及拆祠堂(祠堂為祭祀祖先之處,以喻「傳宗接代」的器官),網民譏他為「新界最後一個太監」,侯志強懶洋洋地道:「把口是人家的,說什麼都可以。」

賣丁屋

1972年港英政府在新界推行新界小型屋宇政策,俗稱丁屋,沿用至今。凡年滿18歲的新界男丁,一生可申請一次修建丁屋,最高27呎,通常建3層,面積最大700平方呎,俗稱丁權,亦等於建屋通行證。

在新界很多人有地沒丁,亦有人有丁沒地,未必能如願蓋房子。發展商覷準商機,一邊勸鄉親賣地,一邊勸村民出售丁權,並找他們當傀儡,向政府虛報自己是地主,俗稱「套丁」。丁屋落成後,發展商向政府補地價,贖回丁屋買賣權,又指示傀儡出售丁屋,這做法敲釘轉腳,發展商穩獲厚利,佔領新界。回歸至今,共有大約17000間丁屋落成,當中大約7500多間(四成三)獲准轉售。

總之合法,運用自己腦袋去賺錢,是無罪的,這叫機靈,適者生存。

侯志強

侯志強什麼都賣,對待丁屋也沒有兩樣,電影《竊聽風雲3》劉青雲飾演的土豪收丁收地,蓋房賣房,就是以他為藍本。至於原本安置新界人之舉,變成發展商獲利之途,他不放在心上,反問:「上水人有片地,用這片地、用自己的錢蓋房子,有何不對?」

記者問他,可曾用過上述伎倆興建丁屋賺錢?他道:「總之合法,運用自己腦袋去賺錢,是無罪的,這叫機靈,適者生存。運用自己智慧去賺錢,而不犯法,你就是聰明人。」

打從丁屋市場過分興旺,各界呼籲檢討甚至取消丁屋政策,以免無止境興建,延綿幾十公里長,侯志強火從心起,吼道:「延綿幾十公里長是我們的土地,關你屁事?即使延綿九千公里都是我們的地,香港人拿得到嗎?」

新界建屋涉及太多利益衝突,侯志強2015年4月被控聯同一名地產代理,指示泥工向同村老婦劉愛嬌(《竊聽3》羅蘭的角色原型)耕作的農地倒泥毀壞,以圖迫人搬走起樓。侯被判罪成,侯與地產代理需賠償共140萬元,兼付訟費。侯高呼無罪,指責法官錯判,但放棄上訴,如判賠償劉婆婆140萬元,「讓她約人打牌,買跌打茶。」

有所不賣

侯志強十七八歲在新界認識日後的妻子,二人育有兩子一女。新界漢子素以大男人著稱,記者問他有沒有逢場作戲,他道:「有沒有喝酒?沒喝就騙你!有沒有女孩子陪坐?不漂亮的別坐過來,一腳踢走你!回家晚嗎?我不會夜歸,很早便回家了,早上7時回家,全村最早!」

講心?幾十歲人有什麼心好講,顆心不知跑到哪裏去了。講金還好,二千元不夠便五千,五千不夠便一萬。

侯志強

侯主席在新界無人不曉,可有女孩子慕名講心投懷送抱?「講心?幾十歲人有什麼心好講,顆心不知跑到哪裏去了。講金還好,二千元不夠便五千,五千不夠便一萬,大家不要浪費時間。」身體可以開小差,感情卻不可出賣,妻子從來一個,「不只是我,新界人都很疼老婆,你嫁給新界人,你有福了,我們一定從一而終。有時偷偷逢場作戲,我不敢說(新界)沒有人這樣做,有人會有,但不是大部分。」

丈夫是逢場作戲人,但當新界人的妻子,必須學會體諒,「看你找到哪種老婆,如果你找到體諒你的老婆,你便有福;如果老婆不體諒,便斬情絲揮慧劍!」記者問侯主席是不是有福之人?他微一沉吟,道:「我可以告訴你,香港找不到這麼好的女人,這是真心說話。」

糟糠之妻不可棄,老婆不是商品,當然不可以賣。

侯志強

天下不過一宗大賣買,那麼妻子也可以賣麼?「糟糠之妻不可棄,老婆不是商品,當然不可以賣。年輕講愛情,年紀大了,生兒育女,就是親情,你不會斷自己六親吧?」他解釋,大男人代表承擔,從一而終,「除非不娶妻,娶了就一個老婆到尾,不能見異思遷。老婆只可一個。」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