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香港革新論

方志恒:「民間自治」的時代即將來臨

FactWire以至早前Hong Kong Free Press,以「群眾集資」開拓獨立新聞媒體的綠洲,正是香港人抵抗「政治操控」捍衛我城自主的利器。


2015年7月21日,FactWire香港辦公室的白板上貼滿了寫有捐款者名字的貼紙。
攝:Jerome Favre/端傳媒
2015年7月21日,FactWire香港辦公室的白板上貼滿了寫有捐款者名字的貼紙。 攝:Jerome Favre/端傳媒

「民間自治」的時代即將來臨。

在後政改時代,當北京走向「天朝主義」不斷收緊香港自治權、當人大8.31決定封上了「民主自治」之路後,一股沉重的無力感正籠罩我城……因為我們都不知道還可以做什麼。

這種沉重的無力感,其實緣於一種「以政權為中心」(State-centered)的國家主義傾向,認定社會的事情只能夠由政府來解決,所以當建立「民主自治」變得遙遙無期之時,香港民主運動頓時恍似失去方向。但香港人真的只能夠圍着這個政府團團轉嗎?

FactWire成功「群眾集資」的故事,預示了一種「以社會為中心」(Society-centered)的反國家主義的「民間自治」進路。當國家機器全面壓境侵蝕我城自由之時,FactWire以至早前Hong Kong Free Press,以「群眾集資」開拓獨立新聞媒體的綠洲,正是香港人抵抗「政治操控」捍衛我城自主的利器。

推而廣之,我們其實可以透過「群眾集資」與「群眾外包」等科技,建立一個「民間自治平台」,透過匯聚民間力量(物資、資金、 技能、想法、人力)推進民間議程,包括以「群眾集資」方式推動公民參與(例如籌辦民主大學、動員選民登記)、普及本土歷史(例如將本土歷史著作漫畫化、動畫化、遊戲化),或者以「群眾外包」方式推進民間外交(例如將政治事件製作成多種語言的懶人包供外地媒體/意見領袖使用),以至支援民間社企(例如將部分工序外判予網民處理)等等。

只要我們不再圍着這個政府團團轉,建立植根社會的民間自治意識,香港人就能化被動為主動,在天朝下尋找一條「革新保港」之路,真正實踐「自己香港自己救」的精神。

(方志恒,香港教育學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助理教授)

延伸閱讀:

鄺健銘:不羈放縱愛自由──以社會為中心的民間自治想像

鏗鏘集:集資圓夢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