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美國大選 國際 白宮之路

為什麼特朗普這麼low 民調卻一直high?

似乎所有政治規則對杜林普的競選都不再適用,沒有什麼能阻止他在選戰中一馬當先。


設計師 黃諾笙
設計師 黃諾笙

無從政經歷,公開發表種族歧視言論,惡言攻擊女性,在電視辯論中大談「沒空」政治正確,賽後將表現不佳歸結於 「裁判不公」……踏遍了一個總統侯選人該避開的所有雷區,地產大亨當奴·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民調支持率卻依然在共和黨陣營中保持領先優勢,並仍在增長。

似乎所有政治規則對特朗普的競選都不再適用,沒有什麼能阻止他在選戰中一馬當先。許多記者驚呼他是前所未有的「Teflon(耐腐蝕)候選人」。

美國當地時間8月6日晚,新一輪選戰大幕初啟,有心逐鹿的共和黨各路諸侯於齊聚俄亥俄州,於福克斯新聞頻道集體亮相,展開首次電視辯論。

一開場,主持人便將矛頭指向了特朗普。第一個問題是:「場上哪位候選人不願意保證不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並保證支持初選勝選的共和黨候選人?」 此前只有特朗普在競選時表示過會考慮獨立參選,此問題無疑是為他量身定製。果然,特朗普成為場上唯一舉手的候選人,在主持人強調了獨立參選將會分流黨內選票、令民主黨漁翁得利的情況下,他仍然不顧共和黨陣營,只求個人勝選,引發場下數千觀眾不滿,倒彩聲清晰可聞。

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中,特朗普不斷面臨來自主持人的尖銳挑戰,包括為何多次公開發表侮辱女性的言論,為何支持民主黨的醫保政策等。最令他難堪的是,主持人Megyn Kelly在羅列了他在一系列政策問題上出爾反爾的歷史記錄後,質問:「你是什麼時候才真的成為一名共和黨人的?」

面對這些問題,特朗普雖然也有直言快語引發觀眾笑聲掌聲的時刻,但更多時候疲於應付,難以自圓其說,不得不顧左右而言他。

「這個國家最大問題就出在政治正確。好多人質疑我,但我實在沒時間應付。說實在的,這個國家也沒時間。」

「你可以看到血從她(辯論主持人Megyn Kelly)的雙眼流出來,血從她身上……某處流出來。」

「你能想像Kelli(美國電視名嘴Rosie O’Donnell的伴侶)父母聽到女兒說:「我愛上了一隻叫O’Donnell的肥豬」臉上是什麼表情麼?」

首戰失利,特朗普將不佳表現歸咎於組織方刻意陷害,辯論結束後在Twitter上轉發大量攻擊福克斯新聞頻道的言論,次日在接受CNN採訪時,竟然暗示主持人Megyn Kelly辯論時咄咄逼人是因為正處於生理期。在得罪了拉丁裔選民後,又被貼上了「歧視女性」的標籤,導致一向支持他的一些黨內保守派人物不得不同其劃清界限,競選團隊內一名高級顧問也難以忍受他的出格言論,掛冠而去。

在大部分美國媒體眼中,特朗普是一個近乎丑角的人物:虛榮自大,信口開河,雖然將旗下地產集團經營得風生水起,但本人成為八卦娛樂新聞主角的次數遠多於在財經報導中露面的頻率。自從擔綱NBC真人秀《學徒》(The Apprentice)主持人之後,更是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娛樂明星。

參選總統、問鼎白宮的宏圖大志,特朗普久已有之,只是除了他自己頗為認真,世人都將他的白宮夢當作笑談。「 特朗普要以小丑身份參選總統 」的笑話曾引得駐白宮記者晚宴上數千賓客開懷大笑,全然不顧側身席間的特朗普本人感受。

即使在特朗普於今年6月正式宣布參選後,也沒有媒體認為他能在強手如林的共和黨陣營中脫穎而出。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特朗普雖然並無從政經歷,但加入戰團後卻憑藉大嘴敢言、直抒胸臆吸引了大量黨內選民。辯論開始前,多項民調均顯示他遙遙領先其他16名黨內對手。

「墨西哥把人送過來的時候,他們送的不是最好的,而是有問題的。他們帶來了毒品,帶來了犯罪,他們是強姦犯。」

「我不認為(曾在越戰中擔任過海軍飛行員的)麥堅是英雄,因為他被俘虜了,並當了五年的戰俘。」

「我捐錢給她(希拉莉),我請她參加我的婚禮,她就來了,因為她沒得選。我捐錢給她的基金會……但她坐着私人包機環遊世界。」

正如聖經所云:「太陽底下無新事」。這樣的「特朗普現象」不僅在美國政壇早有先例,而且最近一次就發生在五年前。

2010年,風起雲湧的「茶黨運動」(Tea Party Movement)席捲美國政壇,助力共和黨在議會中期選舉中一舉奪回眾議院控制權,開啟了國會中的「茶黨時代」,影響延綿至今。

在那次的參議院競爭中, 內華達、特拉華、科羅拉多等幾州的共和黨陣營中就湧現出多名「特朗普型候選人」,他們共同特點是:缺乏甚至毫無從政經驗,侮辱少數族裔,語出驚人,立場極端,但是在狂熱的茶黨群眾支持下,這些候選人卻在黨內競爭中意外擊敗資深政客。遺憾的是,這幾位選手在同民主黨對手的競爭中不堪一擊,斷送了大好局面,共和黨又多等了四年才再次成為參議院老大。

這些曇花一現的「丑角型候選人」之所以能在初選中風光一時,同茶黨興起的背景有相似之處。

2008年大選中,奧巴馬的歷史性勝利令共和黨內部出現分裂。華盛頓的黨內精英一邊試圖調整前行方向,一方面同白宮陷入政鬥僵局;與此同時,底層黨員對國會大員們放棄保守主義原則非常不滿,對議員們低效無能更是深惡痛絕。於是在反對醫保改革、反對奧巴馬的旗幟下,掀起了一場「茶黨」為旗幟力量的草根政治運動。

五年後,這種草根階層對職業政客的不滿,因兩黨政鬥不止而愈發強烈,進而成就了特朗普這一 「零經驗」候選人在黨內初選中的橫空出世。

同五年前相比,特朗普的支持者們還多了一項「反對『政治正確』」的動力。目前美國主流媒體除了《華爾街日報》,福克斯新聞頻道等少數機構之外,其餘在意識形態上均不同程度左傾。

他們被指對民主黨主張回護有加,在移民、族群關係等議題上鮮有反映保守派意見的渠道。「政治正確」在社會生活中亦無孔不入,多言得咎,保守派在公共空間的發聲深感壓力。特朗普橫空出世,嬉笑怒罵無所顧忌,令一些保守派選民頗有一吐塊壘 、痛快淋漓之感。

當然,特朗普在強手如林的共和黨陣營中奇蹟般領先,也有知名度高、易在選舉初期佔優的原因,另外左傾媒體刻意炒作一石兩鳥,在賺取高收視之餘樂見共和黨陣營亂作一團,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素,但究其根本,還是部分共和黨選民對精英政治、主流媒體不滿,所以捧起一團筋斗雲,讓特朗普這個混不吝(無所顧忌)的孫猴子乘風而上,大鬧天宮。

美國 2016美國大選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