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政經論衡

徐賁:腐敗的「私慾膨脹」和「合理獲得」

腐敗從來就不是單純的個人私慾膨脹,而是特定制度生產的可欲私人物品的合理獲得。只要這個制度一天不徹底改變,官員們可欲的私人物品就一定還會以新的形式被「合理」地生產與獲得。


前中共政治局委員薄熙來因貪污受審,公安在審理案件的濟南中級人民法院外把守。攝:Feng Li/GETTY
前中共政治局委員薄熙來因貪污受審,公安在審理案件的濟南中級人民法院外把守。攝:Feng Li/GETTY

利用官員的私慾膨脹,並以滿足這種私慾交換他們的忠誠,這是專制統治鞏固權力基礎的不變定律。美國政治學者布魯斯·梅斯奎塔和阿拉斯泰爾•史密斯在《獨裁者手冊》一書裏指出,替專制政權當差的官員當的往往是「苦差」,因為他們要做許多老百姓不喜歡的事情。他們是政權的「忠誠聯盟」,是權力樁腳。

近日,有一篇《縣委書記貪污上億 稱當不上領導就想掙錢》的報導說,河北省大名縣原縣委書記邊飛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濫用職權一案日前在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據檢方統計,邊飛及其家庭成員實際擁有的財產包括大量現金、存款、房產、汽車、黃金、玉器、手錶等,總價值超過1億元。報導稱,「邊飛曾任三個縣的縣委書記,幹出過不俗的政績,最終卻私慾膨脹墮入違法犯罪的深淵」。

將官員的貪腐歸咎為「私慾膨脹」,這已經成為當前反腐中最常見的簡單結論。然而,那些有私慾的官員,他們所欲為何呢?僅僅是錢財、房子和黃金美玉嗎?其實並非如此。

據報導,邊飛曾三任縣委書記,在其第一任書記期間,「只有15萬元受賄金額」,絕大多數犯罪行為和涉案金額都發生在後兩任期間。邊飛在被羈押期間曾表示,自己在第一任上工作成績很好,下一步應該到市裏工作,但沒想到繼續當縣委書記,「心理上感覺很不滿,更加追求金錢利益」。他於是把貪腐看作是補償未能升官損失的「合理獲得」。

可見,官員的「私慾膨脹」的對象不只是錢財、房產、汽車、金銀細軟,而且還有職位提拔,這二者都是值得欲念的「好東西」。在他們的私慾經濟學裏,後一種是與前一種等值或更超值的好東西。職位提拔歸根到底也是「金錢」,不過是一種時間較長的投資而已。

利用官員的私慾膨脹,並以滿足這種私慾交換他們的忠誠,這是專制統治鞏固權力基礎的不變定律。美國政治學者布魯斯·梅斯奎塔和阿拉斯泰爾•史密斯在《獨裁者手冊》一書裏指出,替專制政權當差的官員當的往往是「苦差」,因為他們要做許多老百姓不喜歡的事情。他們是政權的「忠誠聯盟」,是權力樁腳。

他們當差,當然是無利不起早,「正如金錢使地球轉動一樣,金錢也使忠誠聯盟轉動,維持一個忠誠聯盟的關鍵確實就是錢。如果一個領導人要遏制、鎮壓、壓迫人民,甚至殺掉對手,他需要能為他幹髒活的人。這種暴行可能很貴。這就是為什麼成功的領導者為這些目的花的錢最多」。犒勞忠誠和獎勵辦差可以直接用金錢,還可以用能與之價值折算的職位待遇和威風,這二者都是起腐敗潤滑劑作用的「私人物品」(private goods)。

當前的反腐正使得一些官員感覺到,替權力辦差與忠誠犒賞之間出現了「付出」超過「收益」(尤其是金錢「好處」)的逆轉,當官成為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情。《 中國青年報 》2015年7月29日刊登一篇《該反思「廳局級官員辭職」背後的真問題》的文章,指出,今年以來,公務員辭職的新聞似乎突然增多,有調查顯示,今年公務員跳槽率同比增加三成。選擇辭職的公務員的職務似乎也越來越高——之前主要是科員、科級官員、縣處級官員,今年僅上海就有3名廳局級官員辭職,不排除這種現象可能繼續擴散或「升級」。

在官場的生物譜系裏,覺得無利可圖的大多數確實是「蒼蠅」。但是,那些當縣委書記的算是「蒼蠅」,還是「老虎」呢?那就要看是從誰的眼裏看出去了。在當地老百姓眼裏,縣委書記是「縣太爺」,可不是什麼小小的蒼蠅。有網友在邊飛受賄消息下留言道,「我們這犄角旮旯裏的縣委Sj(書記)基本就是土皇帝了!」《南方週末》刊登的一封讀者來信說到龍永圖的兩次經歷,一次在某機場,看到一位縣委書記出國考察,竟有「數十號人圍着,點頭哈腰,百般殷勤」。另一次在意大利某小鎮出席一國際會議,有位像鄰居大媽一樣的老太太獨自進門,禮貌地對他點頭後坐在旁邊,會後一打聽,才知道她是荷蘭女王。

由於「蒼蠅」概念的模糊,「老虎蒼蠅一起打」的反腐可能會導致忽視那些收入不高,因此隨時在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尋找牟利機會的真正蒼蠅,基層的警察就是其中之一。

《獨裁者手冊》一書就指出,警察對於一個政權的生存非常重要,「他們被賦予維持生活秩序的重要責任——經常表現為鎮壓反政府示威……,要鼓勵這種行為需要警察要麼對政府高度忠誠,要麼必須得到很好的報償」。然而,由於普通警察的待遇不高,所以,「腐敗的邏輯發揮了更複雜的作用」。

俄羅斯有一位名叫阿里克謝·迪莫夫斯基(Alexei Dymovsky)的警察現身說法地揭露了這種腐敗邏輯的運作,他服務的那個城市有22.5萬人口,那裏剛參加工作的警察月薪是413美元(約合12000盧布),這無法應付生活需要,因此腐敗成為他們的「合理獲得」。迪莫夫斯基自己也腐敗,但他說自己之貪污了很少的錢。他在自己製作並寄給普京總統的一個視頻里揭露了警界的一個普遍現象:警察每天值完班,必須將受賄所得的一小部分上交,如果不上交就會受到處分。這樣上上下下都有好處。腐敗成為必須,因為「它確保政權獲得忠誠,又不用支付高額的薪水」。

在行賄邊飛的官員名單上既有縣委常委,也有縣局局長、鎮黨委書記、鄉長、村支書等。像迪莫夫斯基所說的警察們一樣,他們實際上也是在把自己受賄的一部分上交給邊飛這個上級,以換取他的保護。

腐敗從來就不是單純的個人私慾膨脹,而是特定制度生產的可欲私人物品的合理獲得。只要這個制度一天不徹底改變,官員們可欲的私人物品就一定還會以新的形式被「合理」地生產與獲得。

(徐賁,旅美學者,著名評論人,著有《走向後現代和后殖民》、《文化批評往何處去》、《知識份子和公共政治》等書籍)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