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你好 香港 特首你好系列

專訪陶傑:香港Hea住死

陶傑有才,說話愛反諷,似假又真。唯獨說到香港現狀,他直接非常,說香港正在慢慢死去。


接到訪問邀約,陶傑先是猶豫,「聽說你的老闆是內地人,這個訪問是不是有些話我不能講?」得到保證訪問可以暢所欲言,陶傑說話反而有點拐彎抹角:「我覺得『愛祖國』就是唯一的良心。『對國家效忠』就是唯一的良心,其他我不承認,在中國政治文化裏,有任何良心嗎?」這是他對特首良心的形容。

陶傑在電台主持烽煙時事評論節目《光明頂》、在香港報章《蘋果日報》寫專欄《黃金冒險號》,還有幾份報章雜誌,每天嬉笑怒罵反諷時事。曾在英國生活16年,陶傑為何不選擇定居彼邦?他隨口就說:「我最喜歡在香港泊車非常便宜和方便,即使違例泊車罰款,金額價格公道。香港可以隨時買到菠蘿包、雞尾包,四五元就有一個。地鐵和航空公司服務非常好、效率也非常高。」

不過陶傑相信,英國統治時期是香港最光輝的歲月,「肥彭(彭定康,最後一任香港總督)做得好不好,你看香港人懷念他還是咒罵他的人比較多便知道。」他認為,香港現在最迫切的需要,是要有一個「受人尊敬、起碼不受人鄙視的特首」。

他打了個比喻:「如果你上課,班主任在四十個學生眼中是一個烏龜王八蛋,他講一句話你都反對,那這個學年你不用再上課了。」

那即是說梁振英做得很差?「見仁見智,我不覺得他真的那麼差⋯⋯目前為止,香港樓價仍在穩步上升、股票日日上升,我身為炒家、業主,有這樣的梁振英,就算他什麼都不做,我也覺得他好得不得了。」陶傑一本正經為梁振英辯護,似真似假,「你覺得他長得醜,覺得他笑的時候沒有誠意,這些只是主觀感受。就像師奶,你喜歡陳豪(香港藝人),他喜歡羅嘉良(香港藝人),即使羅嘉良含情脈脈對你笑,你都覺得他是奸笑。」

在中國人社會要『上位』,是要你長年不作聲、裝傻,令提携你的人覺得你是一個『庸才』,起碼覺得你聽話,不會做反。

陶傑

陶傑繼續嬉笑怒罵,然後推說到中國人的醜陋,認為中國人猜疑、自私、無邏輯、視野窄,他將此歸之為「小農DNA」。「中國人選拔領袖不是看才能。中國有一句成語──『槍打出頭鳥』,在中國人社會要『上位』,不是看你多有才華、有識見,對人生、世界、管理國家和城市多有見地;而是要你長年不作聲、裝傻,令提攜你的人覺得你是一個『庸才』,起碼覺得你聽話,不會做反。」

他自覺深諳中國官場規則,認為特首的能力是其次,得到中央政府信任才有資格起跑:「如果他(中央政府)不信任,你就做不到特首。他(中央政府)很難信任人,要長期考核、觀察你三代出身背景、早年教育、思想、行為,還有聽取不喜歡你的人打報告⋯⋯ 所以在香港能當特首的人,很講運氣。」

他言下之意,就是香港特首似乎與香港人無關。「一國兩制,『一國』大於『兩制』。香港這一制是『小的一制』,不是『大的一制』,兩制不是平等。一個代表十四億人民,另一個只有七百萬香港人。我們由數量來說,小制當然要服從大制,兩制要服從一國。」

陶傑說話就是這樣,愛拐彎抹角,你也不知道哪句真,哪句諷,不像時下的年輕人那樣直接表達憤怒。去年,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和大專學聯領導發起佔中運動,那麼陶傑怎樣看這一代年輕人?

「由於十幾年來『上位』(即爬到社會較高層位置)已經封頂,對於年輕人來說,賺不賺到錢已經沒有分別,他們知道怎樣努力都賺不到大錢。甚至一個月薪水十萬元都供不起樓,他們已經『Give Up』。所以他們的價值觀變成一些抽象的理想,民主、人權、自由。」這次,陶傑終於把話說得直接了。

她(香港)不是急速死,也不是安樂死,是懶散、無所事事,正在死去。

陶傑

不過最直接的,往往最難讓人接受。「現在的香港就是三個字── Hea(粵語潮語,意即懶散、不認真、無所事事)住死,她不是急速死,也不是安樂死,是懶散、無所事事,正在死去。」——這位有「香江第一才子」雅稱的陶傑如是說。

香港 香港特首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