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一生與共 施永青

在共產主義仍是反叛標誌的年代,少年施永青迷上共產,後來成為富商,為神功或為子弟,他依然一生與共。


施永青在辦公室看地產模型。攝:Xaume Olleros/端傳媒
施永青在辦公室看地產模型。攝:Xaume Olleros/端傳媒

中原集團創辦人施永青自幼反叛,在港英治下投向共產主義,後來因地產致富,但深信創造財富的是勞動而非資本,多年來將公司三分一盈利犒賞員工,三分一撥歸股東,三分一發展公司,深得共產之三昧。

2005年施永青創辦免費報紙《am730》,當傳媒大亨,別人反共,也保持編採中立,不淌政治渾水。為神功也好,為弟子也好,施永青一生與共。

搞傳媒

2015年7月,《am730》慶祝創刊十周年,66歲的施永青回想當年辦報辛酸,道:「我以前做地產代理,上場第一個月便開單,有單就有收入,所以好快收支平衡;最初《am730》找滙豐,滙豐不知我們有沒有生存能力,明言未夠一年不會給我們生意(廣告)。」

投資兩年始獲利,如今每天發行40多萬份,每頁廣告收兩萬多塊錢,政治廣告收貴1倍(5萬元)以至數倍,令不少政治組織曾因此卻步。訪問期間屬下接到團結香港基金廣告,施永青訓示收50萬大元,還望開天殺價令政治團體知難而退,「政治好高風險,我接觸政治已久,不怕,但你們(《am730》管理層)未知風險,你們有老婆兒女,可曾跟他們商量?我傾向盡量不接,現在他們收貴一倍,我說嚇不跑人,派幾十萬份(政治)傳單,收這點點錢?我年輕時派過傳單,我同學被捕,收監1年。」

我沒有妨礙新聞自由、言論自由,若你們喜歡說什麼,大可自己組班搞;用我的錢去搞?黎智英也不容許人用他的錢去搞和他相反的意見啦!

施永青

施奉行道家無為而治,馭下甚寬,在中原行之有效,在《am730》卻出過岔子,「以前我不大管事,所以有段時間愈辦愈像小《蘋果》(貼近民主派)。」他打破無為,下令嚴守中立,「我沒有妨礙新聞自由、言論自由,若你們喜歡說什麼(政見),大可自己組班搞;用我的錢去搞?黎智英(《蘋果日報》創辦人)也不容許人用他的錢去搞和他相反的意見啦!」中共虎鬚捋不得,去年初《am730》被多家中資機構抽起廣告,損失八百多萬元,該報每年盈利一千多萬。

最近《蘋果日報》同系雜誌《忽然1週》宣布停刊,施永青推斷,黎智英怕心血落入中資企業手上,寧殺不賣,「寧願親手掐死親生兒子,也不讓別人領養!」報紙雜誌買少見少,免費報紙也好不了多少,《am730》廣告見頂,施預計可多活5至10年。網絡是傳媒的未來,但至今未見廣告商機,「蘋果動新聞在壹傳媒基礎上可以生存,但我估計純粹的動新聞生存不到。」

2012年《主場新聞》成立,就是純粹的網媒,立場貼近民主派,每天30萬人瀏覽。去年7月26日,創辦人蔡東豪以恐懼和壓力等理由結束《主場》。施永青早年在商業電台認識蔡東豪,道:「你不能踹人兩腳,打人兩拳,然後期望人家過來親你兩下,你應該預計對方還擊。香港有些泛民主派成員就像蔡東豪,說人家是紙老虎,一旦發現是真老虎就怕。如果你怕真老虎,你就沒條件講革命!」

施永青在辦公室工作。攝:Xaume Olleros / 端傳媒
施永青在辦公室工作。攝:Xaume Olleros / 端傳媒

懶學生

相約施永青訪問不費功夫,不消道明主題,就是說了,他也決不準備,面對任何題目卻對答如流,他道:「我以前教書,校長問我為何從不備課,我說我從3歲開始備課。」50年代初,正值建國不久,每月10萬名內地人逃難到港,施爸爸也跟隨公司,攜妻帶兒從上海南下,施永青正好3歲。住深水埗工廠區,貨倉上僭建員工宿舍,一家一斗室。家境貧寒,他收到聖誕卡,擦去名字轉送他人,不料走了風聲成笑柄。

紅番區棄嬰躺街,他上前看究,爸爸一把拉開;群煞捅破路人腹腔,爸爸教他敬黑社會而遠之,小子卻想社會不應這樣,「對當時社會不滿,容易接受共產主義。」鄰居北上建設新中國,遺下恩格斯著作《共產主義原理》,小子一讀傾心,前路向左。

我覺得上學慘過坐牢,坐牢還可以放風,上學卻要呆坐。

施永青

香港戰後校舍供不應求,他的小學設於住宅樓宇內,形同縲絏,「我覺得上學慘過坐牢,坐牢還可以放風,上學卻要呆坐,老師要我們手放背後,等於打手鐐。」

挖空心思逃避功課,「我每個學期第一項工作,就是訓練老師放棄我。我發現做功課很浪費時間,打手心容易得多。」後來老師手心也不打了,改罰留堂,勤者兩三周,惰者兩三天,必定放棄。毛澤東說哪裏有壓迫,哪裏有反抗,施永青夙怨甚深,捱餓省錢買了個門鎖,小休時鎖上學校大門,老師倉皇失措,他快意恩仇。

中學倒也願意求知識,但讀書方法另類,「平日稍為聽課,考試總有六、七十分,若要八、九十分,要花雙倍時間溫習,當時我不懂經濟,後來才知這叫利益遞減,何必為了最後那20分多花一大番功夫?」

讀書之餘不忘叛逆,「我跟老師說,這些知識很冷門,不學也罷;這些之後會再碰上,早晚會懂,現在也不用學。如今記者也好,公司客人也好,第一次見過,記不起就算了,老老實實,我現在也記不起你(本文記者)姓什麼,如有機會再見,早晚會識。」多年後傳授這套思考方法給兩女一子,「最近小女兒讀書讀不進腦,我跟她說,這是腦系統保護自己的能力,你讀自己不理解的東西,硬塞進去,腦袋當然拒絕,否則當機。」

得道

宣揚共產主義卻不省力,1967年左派反英暴動,這個左仔上街擲石、派單張,並將烽煙帶進校園。為了宣示對黃姓校長不滿,用香燭炮仗自製計時炸彈,放在天台,算準放學時間香燭燒盡,引爆炮仗,炸斷卷着直幡的草繩,同學們聞聲抬頭,但見「打倒黃老闆」5大字。

分配制度上,我贊成勞動工作的人分一部分,這有一定的社會主義或馬克思主義殘留思想;營運上我贊成市場經濟,某程度更贊成達爾文主義,優勝劣敗。

施永青

中學畢業後任教左派夜校八年,1976年四五運動流血告終,左仔理想幻滅,投奔資本主義,跑到一家地產公司當練習生,影印樓房價目表時多弄一份,埋首鑽研。1978年與舊同學王文彥各掏五千塊錢創立中原地產,自始以資本主義手段創造財富,卻以共產主義方法分配財富,沒有精神分裂,好老闆道:「分配制度上,我贊成勞動工作的人分一部分,這有一定的社會主義或馬克思主義殘留思想;營運上我贊成市場經濟,某程度更贊成達爾文主義,優勝劣敗。」

離經叛道多年,終在80年代得道,有天趕上廁所,匆忙間抽了本贈閱版《道德經》,領悟無為而治之道,這也跟反叛性格有關,「正因為人人有為,才發覺無為也行得通。」別的公司用人唯才,中原無為,不介意聘請「狗屎垃圾」,他苦笑道:「社會剩下狗屎垃圾給我,有何辦法?難道我不想用精英?你可曾聽過大學生立志做地產代理?」中原訓練出一群低學歷但充滿街頭智慧的代理,但1999年起地產代理必須中學畢業並考牌,「連狗屎垃圾都不讓我用!」

雨傘

中原地產進軍內地市場已久,施永青有時也批評北京當局,他解釋:「如果批評令它有所改善,當然批評。我認為六四鎮壓青年學生不對,不止是錯,更加是罪,但每年搞六四(支聯會舉辦維園燭光晚會),我認為他們只不過按時按候展示貞操帶,讓人知道他們仍帶着貞操帶,有何意思?何謂平反六四?要共產黨說了才可平反麼?人民說了算還是共產黨說了算?」

去年秋冬,雨傘遍香江,雨過煙滅,天空還是老樣子,他早在運動前已不看好,「泛民主派自回歸以來每次運動都爭取到道德高地、大多數人支持,只有今次爭不到。以前都是理念之爭,今次想落實,戴耀廷和學生爭取公民提名,是今次失敗的主因,一落實便顯出自己無能。」

全世界哪家公司一人一票選CEO?一間公司都搞不定,一個社會一人一票選CEO(特首)怎行得通?

施永青

他盼望香港走向民主,但只會在一國兩制基礎上爭取,「全世界哪家公司一人一票選CEO?一間公司都搞不定,一個社會一人一票選CEO(特首)怎行得通?」香港建制派、泛民主派各走極端,政局無路,最近湯家驊退出公民黨,成立民主思路智庫,施永青資助並當顧問,「一個社會最好中間派最多人,兩頭小中間大,社會較穩定,但凡從激進、極端陣營脫離出來的人,我認為對香港都有好處。」

他寄語港人,對抗中共必須準備拋頭顱灑熱血,「習近平為了保存先輩留下來的江山,所以將先輩留下來的子女殺掉(薄熙來被判無期徒刑)。」

但他對中國前景樂觀,「我看中共有貪官,也有『有能力的貪官』,所以未必很快倒台。」

聲音

他無為而治,很放任我,他常說前線最了解區情,我也這樣管下屬,前線說開鋪便開鋪,我和施生都不過問。

陳永傑 中原地產亞太區住宅部總裁

我很欣賞他,但他說無為而治,我相信只是鴨子渡水,表面上很悠閒,其實雙腳使勁划水。

黃士心 康泰旅行社董事長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