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在緬甸蹲大牢的前一刻,他們自由了(下)

盜伐紅木起源於巨大的利潤,當地盜伐產業鏈成熟,知情人稱本次事件為「一次分贓不均」。


一名工人坐在已切割好的木材上。攝: Minzayar/端傳媒
一名工人坐在已切割好的木材上。攝: Minzayar/端傳媒

(150多名中國籍工人被控非法伐木,七月末在緬甸遭判處20年有期徒刑。不過他們的命運很快出現轉折,緬甸總統登盛簽署大赦令後,這些工人獲釋,目前已經安全回國。)

中國人對紅木的熱愛追溯到明清時期。聯合國商品貿易統計數據庫的數據顯示,2008年中國國內對紅木的需求出現飆升,並從2009年起出現爆炸性增長。不過中國森林資源匱乏,巨大的需求使得本國成為全球第二大木材消耗國和第一大木材進口國,紅木行業幾乎完全依賴進口原料,也因此成為唯一一個對紅木設有專門海關編碼的國家。中國進口的近一半紅木,來自伊洛瓦底江以西的湄公河地區,包括越南、柬埔寨、老撾、泰國和緬甸,其中又以來自緬甸的增長最為迅速,從2008年的每年約4萬立方米,到2013年的每年約24萬立方米。歷史上,這些東南亞國家一直是中國的紅木供應基地,也是受過去十餘年紅木再度流行影響最大的地區。

犯人由大卡車運送到法庭。攝: Minzayar/端傳媒
犯人由大卡車運送到法庭。攝: Minzayar/端傳媒
155名伐木工因非法伐木被捕。攝: Minzayar/端傳媒
155名伐木工因非法伐木被捕。攝: Minzayar/端傳媒
犯人走進法庭。攝: Minzayar/端傳媒
犯人走進法庭。攝: Minzayar/端傳媒
女犯人拿著親友送來的中國食品走進法庭。攝: Minzayar/端傳媒
女犯人拿著親友送來的中國食品走進法庭。攝: Minzayar/端傳媒
密支那,緬甸北部克欽邦首府。攝: Minzayar/端傳媒
密支那,緬甸北部克欽邦首府。攝: Minzayar/端傳媒
一名工人坐在已切割好的木材上。攝: Minzayar/端傳媒
一名工人坐在已切割好的木材上。攝: Minzayar/端傳媒
U Win Bo經營的木廠,工人在切割木材。緬甸工人的薪水一般比中國工人低。攝: Minzayar/端傳媒
U Win Bo經營的木廠,工人在切割木材。緬甸工人的薪水一般比中國工人低。攝: Minzayar/端傳媒
U Win Bo經營的木廠,工人切割木材。攝: Minzayar/端傳媒
U Win Bo經營的木廠,工人切割木材。攝: Minzayar/端傳媒
U Win Bo,被指同時經營合法和非法木廠,在他木廠後的樹林散步。攝: Minzayar/端傳媒
U Win Bo,被指同時經營合法和非法木廠,在他木廠後的樹林散步。攝: Minzayar/端傳媒
工人在密支那的木行搬運木材。攝: Minzayar/端傳媒
工人在密支那的木行搬運木材。攝: Minzayar/端傳媒

2000年至2013年期間,中國總計進口了350萬立方米的紅木木材,多項貿易記錄顯示,其中九成來自緬甸。這些交易九成通過陸路運輸進入中國,但2014年4月1日起,緬甸已明令禁止國內的木材通過陸路出口,因為 「木頭是不允許從克欽直接(陸路)運往中國的,所有從這裡運走的木頭都是非法(出口)的」。

中國工人被捕的緬北克欽邦,有着豐富的珍稀木材、玉石以及礦產資源。1992年,緬甸林業部曾在克欽地區開放辦理伐木許可證明,克欽邦所有有資本的緬甸公民,每年只需繳納2500緬幣(約合2美元),便可以合法從事伐木作業。這個官方伐木許可證明,在當時並未受到重視,僅有64個企業或個人提交並且獲得了合法許可。

緬甸最大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克欽地區第一書記溫波(U Win Bo)就申請到了合法伐木許可。但他表示,克欽地區百分之九十九的木材都來自盜伐。「合法的木頭多被用來建房子,更珍稀的木種則被運往中國,珍稀點的木頭現在絕大多數都消失了。」溫波說。

瘋狂的盜伐起源於巨大的利潤。每噸原木的砍伐成本約為100萬緬幣(約合800美元),但到了中國,就可以以至少10倍的價格賣出,好的木頭價格則會更高。

盜伐的主要開支並不在於砍伐成本,而是木材運往中國的過程中,要向當地政府官員以及民地武組織克欽獨立軍打點的「過路費」。盜伐的木材要運輸出境,需要先遣派一名中間人,與盜伐的車隊前往各部門協商好過路價格。在付款完成後,中間人會告知對方什麼時間,或有多少輛車經過該區域。幾天後,車隊才會經過這些地區。這些中間人一般是前軍方或政府背景人員。

多個獨立信源告訴端傳媒,盜伐的各類木材,需要經過多個部門設立的檢查口,受賄者包括緬甸軍方人員、邊防人員、警察、林業部門官員、移民局官員以及情報局官員。

溫波表示,中國最大的原木出口口岸在與甘賣地接壤的雲南邊境騰沖市猴橋鎮。多位知情者稱,盜木者一般將木材分裝三、四輛卡車,把木材運回克欽邦首府密支那,過程組織嚴密。途中至少會經過緬政府部門架設的六到七個檢查口岸,盜伐的粗壯木材裸露無遺,並且沒有林業部門的合法納稅申報標誌,但卻總能順利送達密支那,在當地與中間商或原木進口商商議好木材價格後,再運輸出境。

如果木材需要經過克欽獨立軍控制的地區,收費則更為昂貴。從一個運輸點,到另一個運輸點,至少需要繳付1億緬幣(約8萬美元)。有時候,如果運輸的木材是上等好木,過路費甚至會攀升至5億緬幣(約合40萬美元)。克欽地方民間武裝與緬甸政府軍處於長期交戰狀態,盜伐原木、盜採玉石、金礦以及販賣毒品,成為他們獲取資金的重要來源。

「總之,木頭一路運輸出去的路,都需要用金錢鋪就,」溫波總結道。他表示,即便克欽獨立軍和政府軍仍在交戰當中,「但談到(盜伐)生意時,他們總是背地裏合作」。

在木材資源豐厚的地區,伐木商人會象徵性地為當地村莊提供一些捐款,但百姓幾乎沒有從這利潤豐厚的經濟鏈條中獲益。「來到當地的工人們需要食物和生活用品,這可以給村民們帶來一定收入,但並不會太多,」在紅木資源豐富的八莫土生土長的克欽族人Myein Myein說,「這些非法伐木的工人們工資也不高,他們最多只能買輛摩托車,或者沒有駕駛許可的汽車,只有那些背後的大老闆可以從中致富。」

在克欽首府密支那經營酒店的緬甸華人阿民,在當地消息靈通。他聲稱,這批非法盜伐的中國木材商,早前也有買通當地官員,但抓人的時候,他們(地方官員)不在,逮捕行動由緬軍執行。

「其實早前就有謠言說緬軍近期要來抓人了,但是他們(中國老闆)覺得克欽軍可以保護他們。」阿民補充道。

這批被逮捕的工人為一名叫郭雲剛的中國老闆工作。一位與這名中國老闆相識的知情人士表示,郭雲剛是前緬甸共產黨高層丁英的部下,為騰沖古永人。丁英在龜頭山一帶的活動,並不止於盜伐原木,還有大量車輛在當地盜取金礦。

「郭雲剛等於沒打點好,其實相當於黑社會分贓不均黑吃黑的情況,只是老緬打着政府軍旗號。」 另一名知情人士如此形容。

並非僅有中國工人,緬甸本國也有大量工人從事盜伐活動,但在緬北佤邦特區,一些參與盜伐的緬甸工人被處以50萬緬幣(約合400美元)罰款後就悉數獲釋。這也讓緬甸政府備受詬病,稱他們在處理本地與外籍盜伐行為時,沒有一碗水端平。

U Win Bo,被指同時經營合法和非法木廠。攝: Minzayar/端傳媒
U Win Bo,被指同時經營合法和非法木廠。攝: Minzayar/端傳媒

「我貪污,但抓你的人」

據緬甸環境與森林保育屬推算,緬甸國內共有緬甸花枝(Tamalan )160萬立方米,緬甸花梨(Padauk )140萬立方米。環境調查屬(EIA)預計,如果中國巨大的紅木需求維持現有規模的增長率,這兩種珍稀木種將在2017年內達到商業性滅絕。即使中國紅木需求維持不變,兩種木種也會在2027年或更早面臨商業性滅絕。

有鑑於此,從2013年起,緬甸政府明顯加強了對非法伐木的打擊力度,打擊目標與中國進口需求最大的兩類木材重合——正是緬甸花枝與緬甸花梨。2013年到2014年,緬甸政府收繳了兩類盜伐原木木種共約8千立方噸,為上一年度的四倍。今年六月,緬甸環保局副局長Aye Myint Maung向國會報告稱,從一月份起,政府已追繳回一萬噸盜伐木材,其中絕大多數來自克欽邦地區。

克欽獨立軍一位不願具名的軍事指揮部總負責人表示,緬甸政府把盜伐的罪名,坐實在中國工人頭上,無法有效打擊盜伐行為,因為地方政府在盜伐活動中收取賄賂的行為並沒有得到重視或改善。

「緬甸政府責怪克欽獨立軍肆意准許中國伐木工來緬甸盜伐,但他們沒有指責地方的官員,像是邊境警察、軍防、關稅、移民局等,如果沒有和那些地方部門或官員達成協議,中國商人根本不可能進來緬甸境內伐木。」

「但這些錢不會進入中央政府的口袋,這是最主要的難題。」他補充。「克欽所控地區的珍稀原木已經幾乎被砍完了,我們只會在中國商人經過我們控制的地區時,對他們收稅。大量的賄賂其實是進了地方政府官員的口袋。」而中國伐木工人,則僅是盜伐活動利益鏈條上最底端的一環。

中國作為紅木最大進口國,剛性需求仍然強烈。對紅木的需求今年雖有下降,但紅木價格並沒明顯下行。香港貿發局報告認為,紅木原料趨向緊缺,但國內需求呈現持續增長趨勢。供需之間的落差,將導致紅木傢具價格不斷上升,紅木傢具作為投資品的功能將進一步發揮。

可預料的是,利益催生的盜伐行為,不會就此停止。而中緬兩國合作打擊原木的最大法律障礙,在於兩國法律無法對接:在緬甸,原木出口屬於非法行為,在中國,原木進口卻是合法的。

一些國際環境保護組織認為,作為大部分珍稀紅木的出口目的國,中國在打擊盜伐行為上存在責任缺失。

全球環境研究所執行主任助理、項目官員季琳今年初參與了在緬甸首都內比都舉行的首次中緬林業非正式會議。季琳表示,此次研討會的召開是中緬林業共同治理的一次啓動,旨在探討建立雙邊木材合法性互認體系的可行性。

「這是雙邊官員第一次坐下來,面對面地討論這一問題,」季琳說,「兩邊政府都表示他們認為中國企業在緬甸國內開展負責任的投資非常重要,因此,隨着雙方都在嘗試建立一套新的林業法,兩邊政府希望能合作商討一套雙邊相互認證准許的原木進出口清單。」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