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當資本席捲言情小說:IP產業裏的愛情生產線

在每一個「瑪麗蘇」和霸道總裁身後,是資本塑造的產銷流水線和龐大堅挺的時代慾望。


《孤芳不自賞》根據風弄同名小說改編,更邀來鍾漢良、Angelababy 等人主演。圖為《孤芳不自賞》劇照。
《孤芳不自賞》根據風弄同名小說改編,更邀來鍾漢良、Angelababy 等人主演。圖為《孤芳不自賞》劇照。網上圖片

大陸老牌言情小說網站「晉江文學城」的副總裁劉旭東記得,賣了《花千骨》之後,「資本一下子就過來了」。

「那時候水還不是特別熱,但《花千骨》的交易價格是市價的三倍,」劉旭東說,以前IP(Intellectual Property,泛指被大眾熟知、有開發潛力的文藝作品)沒有被當成一個特別大的市場,只是電子閲讀額外追加的一點甜頭。

但資本改變了這一局面。在晉江文學城,版權交易價從一本幾十萬(人民幣,下同)躍升至百萬甚至上千萬。「富婆」、「富丫頭」——劉旭東有時會這樣稱呼身價暴漲的作者們,「(他們)就像中獎似的,暴富。」

「安全」的言情小說

據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機構「速途研究院」發布的《中國網絡文學行業研究報告》,2015年,中國網絡文學市場規模達到70億,覆蓋3.5億用戶。另據中國互聯網絡資訊中心數據顯示,近八成的網絡文學用戶願意觀看由網絡文學改編的影視作品。

極高的用戶忠誠度和豐厚多元的內容吸引資本大規模湧入網絡文學領域收割 IP。在被稱為「 IP 元年」的2015年,網絡文學改編劇以頻密、昂揚的姿態登陸內地影視圈。從《何以笙簫默》、《花千骨》到《瑯琊榜》,都在收視和話題上屢創記錄。

數據來源:智研諮詢《2016-2022年中國網絡文學市場供需預測及投資戰略研究報告》、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第39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2016年市場規模數據於報告發表時為預測數據。
數據來源:智研諮詢《2016-2022年中國網絡文學市場供需預測及投資戰略研究報告》、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第39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2016年市場規模數據於報告發表時為預測數據。圖:端傳媒中國組

在速途研究院的報告中,最受歡迎的網絡文學題材依次為玄幻、武俠和言情,喜愛言情的用戶佔比近一半。

文學網站多劃分男性頻道和女性頻道,男頻主打玄幻武俠,女頻則以言情為主,從寫作者到讀者多為女性。儘管在網絡作家富豪榜上,男頻作者從收入到聲望皆高於女頻作者,但由於其作品多涉及玄幻內容,影視改編投入大、週期長,相比之下,女頻作品更容易拍攝,且和電視劇的收視人群相符。

政策制約是另一個重要原因。「資本進入影視行業之前,影視公司是一個缺錢的狀態,買版權相對比較慎重。因為政策限制,很多題材不能拍,網絡文學尺度又相對大一些,」唐海巖運營一家製作公司,從2010年起代理網絡言情作家鮮橙的小說。2015年12月,由鮮橙的《太子妃升職記》改編的電視劇登陸樂視網,開播九天播放量累積超過一億次。

2016年初,《太子妃升職記》、《盜墓筆記》等一系列網文改編劇被廣電總局勒令下架,理由是涉及色情粗俗、封建迷信等。同年3月,廣電總局發布《電視劇內容製作通則》,規定電視劇中不能涉及同性戀、婚外情和未成年人早戀,不能出現「宣揚靈魂附體、輪迴轉世、巫術作法等封建迷信思想」、「離奇、怪誕的犯罪案件」等內容。

和容易「踩雷」的其他題材相比,表現純愛的言情作品風險系數低很多。

騰訊娛樂曾盤點一批2016年立項開拍的IP,幾乎全是愛情題材。在該平台整理的《網絡文學「大神」影視勢力排行榜 top 10》上,女作家足足佔據了八席。

就在2016年,晉江文學城賣出了兩部千萬級別的小說版權。而在唐海巖的記憶裏,08、09年一本小說不過賣個十萬元,好一點的也就二、三十萬。

2017年初,由風弄的小說《孤芳不自賞》改編的同名電視劇在各大衞視熱播,找她定製小說和劇本的人紛至沓來,「方向都不要緊,我還沒寫,投資人也願意先把它買下來。」

大陸網絡言情作家從沒有像今天這麼風光過。

一部網絡文學作品的 IP 化,可以進行影視、動漫、遊戲等全產業鏈的開發。
一部網絡文學作品的 IP 化,可以進行影視、動漫、遊戲等全產業鏈的開發。圖:端傳媒設計部

「價格低於七位數,我鄙視你們」

資本來勢猛且快。網絡作者尚未適應資本的追捧,便在同資本的談判中失了陣腳。聞風而來的「二道販子」開始用低廉的價格從作者手裏收購版權,再轉手賣給影視公司。

2014年,晉江一位作者以200萬的價格打包賣出了幾部作品的版權。「太着急了,」劉旭東說,原本一部作品就能賣200萬以上。他常常跟作者講:「我們的交易價格都是時代的價格,(價格)低於七位數,我鄙視你們。」

熱情的資本為文學網站營造出淡定、餘裕的交易環境。「稍微放一放,就能等到第二家、第三家來(競價),」劉旭東說。

在合同上遭遇大大小小的「坑」之後,晉江對版權事宜愈加謹慎,「沒有所謂的全版權出讓,你買就買一樣,因為未來新的版權形式也會產生新的收益,」劉旭東說,版權出讓年限也越變越短,「你買了不拍,影響作者名氣的上升,還影響我們平台上升。」

網絡作者嘗到地位上升的滋味。「你是IP原作者,影視公司把你找去,你的位置會被架得很高,大家都想聽你的意見,」晉江簽約作家紅九的小說《投行男女》正被改編成電視劇,版權購買方極力邀請她親自統籌台詞。

這比做編劇的體驗好多了。前兩年,紅九給一部電影做聯合編劇。在影視公司的會場裏,導演、製片人等輪番發表意見:這個要改,那個也要改——紅九能做的只有一邊聽一邊點頭。

來勢洶洶的網文動了編劇的奶酪。編劇們開了一個又一個座談會,申討 IP 熱的弊端。2015年,編劇汪海林在微博上炮轟多數網絡小說都是垃圾,引發大量同行聲援。

唐海巖對此有不同看法:「我們什麼時候聽說網絡作者合起來跟編劇對着幹?影視公司買一本(網絡)小說,怎麼改都比你要新鮮、比你接近年輕人。」

市場似乎已做出了選擇。據大陸泛娛樂數據平台「藝恩智庫」統計,2015年網絡劇 top 50中,IP 改編劇的數量為12部,到了2016年,這一數字升至21部,其中播放量在20億以上的五部全由 IP 改編。

極高的用戶忠誠度和豐厚多元的內容吸引資本大規模湧入網絡文學領域,收割 IP。
極高的用戶忠誠度和豐厚多元的內容吸引資本大規模湧入網絡文學領域,收割 IP。圖:端傳媒設計部

一些網絡作者藉機轉做編劇。「編劇可能會比寫小說獲得的經濟利益高一些,」唐海巖介紹,一集報酬5萬到30萬不等,寫一部30集的電視劇,最少也能賺150萬。

不過,只有少數大神級的作者能在「轉戰」影視圈後依然享有自主權。「如果不是名寫手,你沒有什麼話語權,有的小說甚至改到只保留了主人公的名字,」晉江總裁辦經理胡慧娟說。

「我覺得特別重要的一點,就是站着賺錢。傳統模式裏,不管你名氣多大,都得給編劇(資方)跪着,讓你怎麼改就怎麼改,」劉旭東說,一些作者覺得編劇比網絡作者格調高,8000元一集的薪酬也跑去做。

儘管有金錢和名聲的誘惑,網絡作者踏入完全陌生的編劇圈,終究是一場賭博。「青春很有限,沒有回頭路,」劉旭東說。晉江文學城有個作者轉去做編劇,過了幾年後悔了,想回來繼續寫,但自己的「坑」早已被人填了,「和他當年同期的作者已經賺得比他多了。」

在日趨商業化的網絡文學市場裏,寫作本身也能獲得豐厚回報。

「我沒她們火,我就拼更新」

「收成」最好的一個月,葉非夜的小說在付費閲讀一項入賬80萬。這個生於1990年的女孩如今是文學網站「雲起書院」的白金作家,小說《國民老公帶回家》的版權價值據報導已過千萬。

葉非夜的小說《國民老公帶回家》的版權價值據報道已過千萬。
葉非夜的小說《國民老公帶回家》的版權價值據報道已過千萬。網上圖片

2009年,還在讀大學的葉非夜開始在網上發表言情小說,第一個月收入1500元。到2012年她大學畢業時,月入已躍至20萬元。

關於成功秘訣,葉非夜曾在一次網絡作者分享會上談到,她當時和好幾個作者拼榜單,「那會兒我沒她們火,我就拼更新,我只能靠着字數來留住我本來就不多的讀者。」新手葉非夜每天都會更新一萬字左右,直到今天,她仍能保證每天6000到8000字的更新量。

更新是王道——網文圈不少人信奉這句話。要從動輒上百萬部作品中脱穎而出、登上網站首頁,就得擠進名目各異的排行榜,這些榜單的評選標準涉及點擊量、收藏量、打賞量、更新頻率及字數等等。更新越多,越容易增加讀者黏度,進而提升點擊量、收藏量等。資本湧入後,榜單更是成為版權購買的風向標,不少影視公司都會從榜單裏挑選作品購買。

「每天都更新,其實是在壓榨作者的創造力,」資本最沸騰的時期,風弄偏居於一家在更新頻率上沒有硬性規定的台灣文學網站。和眾多無名作者相比,資深的風弄擁有抗衡這一規則的能力和勇氣。她的微博下擠滿了讀者留言,一邊焦急地催促她更新,一邊忠心耿耿地表示自己會天長地久地等下去。

主流女頻網站雲起書院、晉江文學城、起點女生網等,大都有一套完整的生態系統和上升通道。以雲起書院為例,當作者在網站發文超過一定字數並通過編輯審核後,就能和網站簽約。作者只要在簽約後保持更新,即能上架(又稱「入 V」,指進入 VIP 收費閲讀,文學網站普遍實行前半部書免費、後半部收費的閲讀模式),上架後的收益由作者和網站分成。

在日趨成熟的網絡文學市場裏,即使不被影視資本相中,寫作本身也能獲得豐厚回報。
在日趨成熟的網絡文學市場裏,即使不被影視資本相中,寫作本身也能獲得豐厚回報。圖:端傳媒設計部

這是一套旱澇保收的稿酬機制。仍以雲起書院為例,作品上架後,即使沒有讀者點擊、訂閲,只要保持每日更新4000字,每月可獲得600元的全勤獎;如果一個月內更新字數超過18萬,卻未能賺得1500元稿費時,還可申請低保,網站會補齊至1500元發放給作者。

「以前的作者和現在的有什麼區別?一個字就能說明——錢,」雲起書院副總編林家羽對端傳媒表示,網站的稿酬機制極大鼓舞了作者的積極性,「網文讓很多女性重新找回了社會地位,很多人通過自己的努力,買房買車,能自己做主了。」

當然,在任何一個網站,入 V 都並非易事。在被業內認為創作環境較自由、作品質量較高的晉江,「幾百萬(部)作品真正會入 V 的也不過幾萬而已,」胡慧娟說。這一比例折射出網絡作者圈的金字塔結構,即使是入 V 的幾萬部作品裏,真正能獲得豐厚回報或被資本看中的更是鳳毛麟角。

葉非夜是文學網站「雲起書院」的白金作家。
葉非夜是文學網站「雲起書院」的白金作家。網上圖片

「所有的故事都是套路」

葉非夜的成功無疑是稀少的。大學畢業後,她開始專職寫作,這個26歲的河北姑娘如今定居北京,有房有車。她每晚七八點開始寫文,最晚寫到凌晨兩點,睡前必刷微博,韓劇和網友的腦洞回覆是她的靈感來源。

「深情的男主絕對是不變的主旋律,」在那次網絡作者分享會上,葉非夜強調小說簡介裏要看到寵的感覺,看到女主讓男主吃癟的感覺。與此同時,「適當性的注水和拖文,更有利於火。」讀者一本書看久了會有感情,不但不會輕易棄坑,更會在小說上架後繼續付費閲讀。

劉旭東認為,網文注水最大的原因是網站政策,「讓人認為寫得越長越賺錢,其實只有頂尖的人寫得越長越賺錢。」

也有網友質疑葉非夜的小說千篇一律,葉非夜對端傳媒記者解釋道:「讓我看的話,所有的故事都是套路。我每一本書的男女主性格不一樣,他們發展的模式不一樣,我就是寫出了新東西。」

言情作家和他們的編輯知道讀者想看什麼。

「雲起的主要受眾是年輕女性,喜歡爽一點的文,」林家羽說,雲起的編輯團隊會依據網站數據推斷讀者口味,並關注微博、新聞來緊跟潮流,「早期受歡迎的白蓮花、瑪麗蘇都變成配角了,被虐的(角色),其實就是迎合市場嘛。」類似的規則還有,永遠不要以第三者為小說主角,還有,不要虐你的男主。(註:白蓮花,指小說中善良純潔、毫無心機的角色;瑪麗蘇,指各方面都完美的角色,被小說中多個角色深愛。

2011年,北京大學中文系開設網絡文學研究課程,導師邵燕君要求她的研究生們到各大文學網站「進場」寫作。其中反響最好的是在雲起書院連載的玄幻類言情小說《妖店》,由幾個學生合寫。

《妖店》總點擊量接近兩萬五千次。作為網文這個成績算不上好,但它是同批北大研究生作品中唯一一部和網站簽約的。

在簽約作者 QQ 群裏,《妖店》創始作者之一王玉玊近距離體驗了網文圈的生態。群裏常能遇到幾個同時段更新的作者 PK ——比拼誰在一個小時內寫得多。

雲起的編輯也會指導大家如何吸引更多讀者。比如用單一主角視角一路寫下去,爽感比較強。再比如,標題要起得直白。在雲起原創風雲榜上長期盤踞第一的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就是教科書般的標題。這部小說從2014年開始連載,至今已更新900多萬字,訂閲數超過一億。

「男女主的性格和故事走向,很輕易從標題可以看出來,雲起非常強調這個,」王玉玊說。

儘管知道網文創作要用最流暢簡白的話直擊讀者的爽點,「但我們都是文學背景的學生,留着那麼一點關於深度、理想、人性的追求,不太會願意去寫那種風格的故事吧。」他們後來嘗試遵從網文創作規律,比如廢棄倒敘手法,採用順敘、單一視角,以及「時不時要發個糖」。

這套 IP 化流程覆蓋了網絡文學的絕大部分市場。2015年,騰訊文學和當時中國最大的網絡文學平台盛大文學整合成立了閲文集團,將網文平台 top10中的七家收入麾下,囊括超過95%的網絡作者。

閲文集團工作人員向端傳媒介紹,他們會從連載一開始就對作品質量進行把關,幫助作者找到市場定位、指導作者與粉絲互動。生成潛力 IP 後,便開始尋找影視、動漫、遊戲等全產業鏈的開發,同時規劃未來衍生作品。

在經歷了前兩年的狂飆突進、跑馬圈地後,IP 化浪潮進入了冷靜期,「但冷靜不意味着發展停滯,」閲文集團工作人員表示,他們現在要解決 IP 只能短線盈利,卻因吸引力和口碑不足無法長線發展的問題。

劉旭東覺得,IP 化的瓶頸在於影視製作能力和政策限制。但無論資本潮起潮落,言情小說總會找到自己的平衡點:「資本進來以後,作家有可能會浮躁,但我更相信市場和人心。月亮有引力,地球上的水就有潮汐,但地球沒跑過去。」

本報導下篇將於2017年5月3日刊出,敬請留意。

如果你願意付費成為我們的端會員,請按這裏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