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深度

反修例运动四年,in limbo的被捕者:其实没有结束这回事

“当警察打电话告诉你,哦,你可以拿回自己的(证物),就代表你的case closed,19年的事就跟你再无关了。”

2019年6月12日,警方数十名速龙小队在龙和道驱赶示威者,他们以雨伞来对抗。摄:林振东/端传媒

2019年6月12日,警方数十名速龙小队在龙和道驱赶示威者,他们以雨伞来对抗。摄:林振东/端传媒

端传媒记者李慧筠、实习记者杨雨晴 发自 新加坡

刊登于 2023-06-11

#反修例运动四周年#香港法庭#囚权#反修例运动#逃犯条例#香港

反修例运动过去四年,逾6000人仍有一个疑惑:我会再次被捕吗?我会被正式起诉吗?

阿祺(化名)在2020年的一场游行中被捕,罪名是非法集结。保释后不久,他在警署报到时踢保——即拒绝续保,警方并没有即时起诉他,他暂时回复自由身。但是,踢保并不代表警方往后一定不会作出起诉。阿祺一直觉得这件事缠绕着他,当要规划人生的时候,不时在思绪中回来找他。

尤其当他看到电话屏幕不断弹出被捕朋友的喜讯——警方通知他们取回证物了。第一个月,阿祺不敢错过任何来电,即便是推销电话,生怕警署找他,“我expect会等到自己,但始终没有。”第二、三个月,他觉得“没我的事了”。第四个月,“就是没了这回事啰。”

在香港,因反修例运动被捕的人共有10279人,其中约有7369人的案件未获处理。近月,警方公布这些案件中800多人涉严重案情会继续调查,余下6500多人被捕后未被落案起诉;他们指会尽快交代未结案件情况,但目前仍未作相关公布。近四年过去,像阿祺这样的被捕人,未有再次被捕,也没有收到警方通知取回证物、或不予起诉。

阿祺形容,他们四年来处于in limbo(悬而未决)的状态。在2019年因暴动罪被捕的子琛(化名)则觉得,能够明白想尽快结束事件的渴望,但他心里更倾向相信,这是一个永远不会完结的过程。这些人的头上,都悬着一把剑。

阅读全文,欢迎加入会员

华文世界不可或缺的深度报导和多元声音,了解更多

立即订阅

已经订阅?登入

本刊载内容版权为端传媒或相关单位所有,未经端传媒编辑部授权,请勿转载或复制,否则即为侵权。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