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的酷兒影像:貼上了標籤,還是撕下標籤?風物

後疫情時代的酷兒影像:貼上了標籤,還是撕下標籤?

社運、疫情、蕭條之後的香港,會呈現出怎樣的性小眾題材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