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大陸教師遭「爆破手」惡意干擾網課後猝死,你如何看疫下網絡暴力新現象?

有人認為參與「網課爆破」的未成年人,和提供網課入口的學生也需負責,你如何看?


2021年1月21日,北京,一名教師於一所中學在線上課。  攝:Yang Hongyu/VC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1月21日,北京,一名教師於一所中學在線上課。 攝:Yang Hongyu/VCG via Getty Images

陌生人闖入網課會議室惡意干擾教師授課,你曾經歷過嗎?

有人認為參與「網課爆破」的未成年人,和提供網課入口的學生也需負責,你如何看?

有人認為可以從網絡安全技術上杜絕此類現象,你同意嗎?網課平台也應否承擔相應責任?

11月2日,一名微博網友發文稱,其母為中國大陸河南新鄭三中歷史教師,近日多次在上網課期間遭遇網暴,不久後猝死家中。網課錄屏顯示,該教師生前最後一節網課中,有不明身份者闖入直播間對其進行語音辱罵,反覆播放「鬼畜」音樂,共享屏幕干擾課件投屏。

11月2日下午,河南新鄭市教育局發布情況通報,稱公安機關調查後已排除刑事案件可能,針對網傳該名教師生前曾遭網暴一事,公安機關已立案偵查。

線上授課已成為近年來的一種普遍教學形式。據媒體調查,如今上述這類「網課入侵」現象並非個例,此類行為在網絡上被稱作「網課爆破」,執行者被稱為「爆破手」。河南教師遭遇「網課爆破」後猝死,引起了公眾對這一由網課衍生出的新型網絡暴力形式的關注,也引發了新一輪對網絡監管的討論。

被「入侵」的網課,心梗而亡的教師

據官方通報,逝世教師名為劉韓博。微博認證為其女兒的「小小沼澤醬」在11月2日發布的博文中提到,劉韓博所在的河南新鄭所有高中從十月中旬開始進行網絡直播上課,而此時,瞄準其課堂的網絡暴力就已展開。據報導,連續三週的週五晚上,入侵者都闖入課堂,放歌罵人,共享屏幕,甚至播放色情影像。

2022年10月28日,劉韓博生前最後一節網課直播錄屏顯示,當時她正在為學生講解試卷,突然有人在直播間中播放音樂,並使用投屏功能打字:「你瞅啥?我是夢淚,感謝發來的會議號」,此後又有多人陸續加入網課會議室,辱罵老師、播放音樂、投屏打字。儘管劉韓博多次制止,試圖維持課堂紀律,這些外來者仍不斷干擾授課。

「小小沼澤醬」稱,這天媽媽「情緒激動落淚退出了直播課堂」。當晚9點23分,劉韓博在班級群組中發送了最後一條消息,兩天後,她被家人發現獨自倒在家中。經法醫推測,其死因大概率為心梗,去世時間約為10月28日晚。劉韓博的丈夫回憶,妻子「身體非常好,平時感冒發燒都很少有」,體檢也從未查出過基礎性疾病。

劉韓博女兒稱,部分加入會議室的帳號使用了相同的頭像和名稱,干擾課堂時所說內容也有相似之處,「像是有組織的搗亂行為」。

據大陸媒體調查,目前部分社交平台上有網友以「網課入侵」「網課爆破」的名義收集騰訊會議、釘釘等網絡會議應用的網課會議室號,隨後搗亂者於上課期間進入網絡直播間進行「爆破」,即通過開麥說話、強行霸屏、騷擾信息刷屏、播放音樂,乃至辱罵師生、播放不雅視頻等方式破壞線上教學秩序。

誰是「爆破手」?

「網課爆破」一詞並非最近才出現。2020年疫情全球爆發後,各地工作、學習場所紛紛向線上轉移,當時就出現了類似「網課爆破」的現象,英文稱作「Zoombombing」。

2020年,《紐約時報》的一項分析發現,在 153 個 Instagram 帳戶上,數十個 Twitter 帳戶與私人聊天中,以及數個活躍在 Reddit 和 4Chan 上的留言板上,成千上萬的人聚集在一起組織Zoom 騷擾活動(Zoom harassment campaigns),他們分享會議密碼,計劃在公開和私人會議中製造混亂。

在中國大陸網絡平台上,有不少自稱專業「爆破」的博主發布視頻稱,各大網絡會議室、在線辦公平台皆可「爆破」,相關服務被稱為「夢淚」「波波」「豬豬俠」等。劉韓博課堂上的入侵者中,就出現了號稱「夢淚」的爆破手。

據法制日報報導,這是「爆破手」們的常用暱稱,原指電競職業選手的遊戲ID「夢之淚傷」,由於遊戲中的某次「神級操作」,夢淚被奉為傳說,成為爆破手們玩梗的對象。9月6日,夢淚本人注意到相關網課爆破事件後,曾發微博呼籲停止網課惡作劇。

法治日報記者臥底調查發現,在一個有178人的「網課入侵」群中,群成員以「00後」居多,男性占比超七成,群公告顯示「本群會定時清理不活躍成員」。記者進群後三分鐘內,群內就連續更新了五條網絡會議號,傳來兩條「爆破成功」的消息。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導,大多數網課爆破手都較為年輕,其中不乏部分學生參與。有時爆破手們屬於「義務爆破」,以娛樂為目的,免費接單;也有付費爆破手,類似辱罵老師這類行為幾乎都需付費,社交平台評論區曾出現「專業爆破,9.9元一次」等招攬信息。

網課會議室帳號、鏈接和密碼的來源,部分是黑客破解,他們在聊天群組中交流侵入網課的信息和技術;更多情況下則是學生將相關信息外洩,「不想上課」是他們的常見動機。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在騰訊會議和釘釘兩個主流網課平台上,入侵網課的技術門檻並不高。如果教師未對會議室進行特殊設置,爆破手只需拿到學生分享的會議室鏈接和密碼,便可以直接進入會議室。即使開啟了需要申請入會的設置, 爆破手仍可以把姓名改成班級內同學的真實姓名,再向老師提出申請,蒙混進入。

冒名頂替也是爆破手的常規操作之一,在網絡會議室的暱稱掩蓋下,老師無法分辨爆破手和學生,有時誤將學生「踢」出課堂,爆破手則繼續擾亂課堂,他們覺得「自己拯救了這些學生」。

誰來擔責?如何防治?

對於網課爆破是否構成犯罪,北京博聖律師事務所律師白小勇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網課爆破可能構成刑事犯罪。「比如辱罵老師了,老師因不堪羞辱而自殺身亡,則辱罵、羞辱的人可能涉嫌侮辱、誹謗犯罪。另外還有可能構成尋釁滋事犯罪或者是其他犯罪。」

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范辰指出,根據中國大陸《民法典》《刑法》及司法解釋相關規定,網絡暴力屬於違法犯罪行為。侵害他人姓名權、名稱權、名譽權、榮譽權、肖像權、隱私權等人身權益,須承擔民事侵權責任。若情節較重,如網暴導致被害人死亡,或網暴帖轉發量達到5000次以上,則觸犯刑律,要承擔刑事責任。

中國政法大學刑法學教授羅翔發布視頻,稱對於擾亂正常工作、教學秩序的行為,現行法律提供了許多規制之道,無論是教育法、治安管理處罰法,還是刑法,都有相應懲治措施。

湖南理曜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苑芳軍指出,如果是因為網暴直接導致老師突發心梗,會涉嫌構成刑法上的侮辱罪。按照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權利。這意味著,「網課爆破手」或面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律師白小勇指出,「平台一般情況下不承擔責任,但是也有例外,比如,有違法犯罪或者侵權行為,平台明知或者應知而不採取措施制止或者姑息放縱,則有可能承擔責任。」

逝世教師劉韓博的女兒「小小沼澤醬」在其微博中寫道:「釘釘以及其他網課平台的監管體系該反思改正一下了」。

澎湃新聞報導,涉事平台釘釘內部已關注到此事,並已著手對相關產品功能做出調整與優化。

英國衛報報導,今年四月,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北區美國地方法院法官勞雷爾·比勒(Laurel Beeler)批准了一項和解協議。在多起與「網課爆破」事件相關的集體訴訟下,線上會議平台Zoom所屬公司將向用戶支付 8500 萬美元,並對其業務進行整改。

11月3日,釘釘在線客服回應新京報記者,面對網課入侵的情況,教師可以啟用「僅會議主持人可以邀請」的設置,批量邀請學生進入課堂,如果有闖入者蒙混進入,也可以先將闖入者踢出會議,再鎖定會議,進行「僅會議主持人可以邀請」的設置。

今年9月,騰訊會議曾發布《共同關注!在線課堂「防破」指南》一文,文中提到多種通過設置防止闖入者進入會議的方法,比如會前可以設置會議密碼+開啟等候室、開啟會議報名模式、使用微信特邀會議,會中老師可以管理學生共享屏幕、批註、發言及其他協作權限等。

據新京報報導,有學校注意到網課爆破現象後,對教師進行了相關培訓,培訓教師如何使用「等候室」「會議落鎖」等功能防止外來者闖入。但也有教師表示,此類操作相對複雜,許多不擅長使用電子設備的老師難以消化,而像「管理學生發言」這類功能,需要根據課堂的不同情況隨時打開和關閉,實際操作中容易忘記,也會影響上課效率。

湖南理曜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苑芳軍亦表示,學生邀請網課爆破手入侵網課課堂,一旦事發,邀請入侵課堂的學生可能由於是未成年人無需負刑事責任,對未滿十四周歲的未成年人也無需進行行政處罰,但是其依然逃脫不了民事責任。

11月4日,中國大陸中央網信辦印發《關於切實加強網絡暴力治理的通知》,其中提出, 強化網暴當事人保護,優先處理涉未成年人網暴舉報。

對於惡意干擾課堂秩序、有組織的網絡暴力活動,你認為網課平台應否承擔相應責任?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于霽

中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