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香港補習名師嘲男同學改女性化英文名變態,你如何看背後的性別議題?

你覺得教育工作者開性別玩笑可以接受嗎?


2020年4月29日,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的學生們坐在操場上等待。 攝: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20年4月29日,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的學生們坐在操場上等待。 攝: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你覺得教育工作者開性別玩笑可以接受嗎?在同類議題當前,他們該有怎樣的責任跟態度?

玩笑和欺凌的界線在哪裡?

你認為性別玩笑會否內化歧視?現在社會對性別議題的靈敏度足夠嗎?

15日,香港數學補習名師許思明(Dick Hui)在社交平台發布,指自己到一間中學演講時,遇到一名男同學自稱「Liana」(女性化英文名),後嘲問「你叫自己Liana咁變態?」(你叫自己Liana那麼變態),又指自己開玩笑後全場大笑。有關帖文後獲網民廣傳,不少批評認為其行為涉及性別欺凌,Dick Hui當晚刪去某些留言。

關注男性及跨性別工作者團體「午夜藍 Midnight Blue」亦於同一晚發出公開信,題為「請停止性別欺凌學生」。信中以台灣葉永鋕事件作舉例,葉因陰柔的性別氣質被同學欺凌,某天在廁所發現他倒斃並身亡,指出玩笑和欺凌只是一線之差,而Dick Hui作為不少同學敬仰的老師,會令同學認為性別玩笑是可以接受的事情。

團體又表示他們知悉有跨性別學生因在校內外承受壓力,曾在九月開學前試圖自殺。公開信最後指出,「這些性別玩笑,我們開了好多年,傷害過很多仍在探索自己的年輕人」,呼籲人們停止開性別玩笑,避免扼殺年輕人的多元性和可能性。

16日,許思明刪除帖文,並發文致歉,強調該學生絕對沒有受欺凌,當時純粹互動講笑,而且該學生本來不是叫Liana。他指日後會更小心用詞,對昨晚的文章引起誤解或不安,深表歉意。

不過午夜藍於同日夜晚再聲明,認為許思明的道歉文仍強調只是「玩笑」,對方未曾對此事件的核心問題有所反省。不論此是否該同學的真實名字,當事人沒有受傷實屬幸運,但無法得知有沒有在場同學因此感到難受。有人投訴,許思明曾稱呼跨性別人士作「人妖」、「Monster」,團體擔憂若這些言論均視為「平常課堂互動」,不知許思明傷害過多少學生。

最後,「午夜藍」呼籲許與其透過道歉大事化小,不如真誠反省作為教育工作者應盡的責任和態度。

香港早前曾掀性別定型爭議

今年7月,東華三院黃笏南中學一名中五男學生林澤駿在社交平台發布短片,指自己因頭髮「過長」違反學校儀容規例,若不修剪頭髮,輕則每日一個缺點作處分,重則面臨停學處分。其後林同學向平機會投訴,指學校髮禁違反性別歧視條例,並獲平機會接納處理。

短片長達七分鐘,至今已超過68萬人觀看,不少人留言表態支持。林同學片中形容自己為性別焦慮人士,片中為「不自信的自己」,猶如自揭傷疤,希望自己能引起大家對男生髮禁的討論。他表示,女生享有留長髮的自由,校方在執行校規是往往比男生更具彈性。

片中他又逐一反駁不同觀點,例如男生留長髮會不整潔,但他指出女生留長髮也未因此變得不整潔,更反問「若指留長髮會影響校譽,學校有沒有資格教導學生不要以貌取人?」。他認為,若不作出改變,這種性別定型只會令社會停滯不前,不但歧視留長髮的男生,亦漠視了人們留長髮的原因,就如性別焦慮等心理原因,是現今的社會、學校仍未考慮到的重點。

林同學亦引用前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的司法覆核案件,男囚犯必須剪短髮,而女囚犯不須剪短髮的規定不公。最後終審法院於2020年裁定梁國雄勝訴,判辭指其規定違反《性別歧視條例》。林同學稱,終院判決的裁判在校規上也可應用,但校方卻指學校不同於監獄,不可相提並論。

其後林澤駿,事件發生後校方不願再與他直接對話,8月初原定為平機會舉行調停會議,但校方於會議前夕稱要更多時間諮詢法律意見,將會議延期。

對於能否開性別玩笑,是補習名師不夠敏感,還是大眾太敏感?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曉桐

香江霧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