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霧語 福爾摩沙

香港影協發信指金馬獎日趨政治化,提醒會員參加須三思,你如何看?

發信會否進一步限制香港電影創作自由?香港電影會否與金馬獎漸行漸遠?


台灣金馬獎頒獎禮。 圖:金馬獎 Facebook
台灣金馬獎頒獎禮。 圖:金馬獎 Facebook

你認為香港電影及其從業人員會否繼續參加金馬獎?你如何看待香港電影與金馬獎的淵源?

發信會否進一步限制香港電影創作自由?香港電影會否與金馬獎漸行漸遠?

影協認為政治與電影不應混為一談,電影應保持「獨立藝術性」,你認同嗎?

9月13日,香港影業協會致信會員,針對即將於11月19日舉行的台灣金馬獎頒獎禮,呼籲「會員謹慎處理」相關事宜。如會員欲參與金馬獎,「務須三思,以免殃及池魚,得不償失」。

影協在信中指出,近期地緣政治日益緊張,嚴重影響兩岸四地文化交流,令金馬獎蒙上陰影。金馬獎日趨政治化,頒獎典禮中,多名台灣導演或藝人一再提出與電影藝術不相符的言論,將政治與電影混為一談,玷污了電影的獨立藝術性,將整個活動拖進充斥爭議的胡同中。

香港影業協會成立於1986年,自1993年起,成為「中國國家版權局」指定為香港電影作品之版權認証機構。影協目前有180間公司會員,大部分都有與大陸公司合拍電影。理事會名單包括向華強、林建岳、樂易玲等人。影協理事長洪祖星表示,這已經是影協第三年發信提醒會員。

針對這一取態,金馬影展回應《明報》查詢,「金馬獎一向秉持公平、開放、自由的精神,鼓勵傑出的電影與影人,也一直敞開大門歡迎各地華語電影參與,不畏風雨。」

各方回應

影協理事長洪祖星在日前接受商台採訪時指出,現在香港最重要的市場是內地電影市場,不希望因可能出現的政治言論影響與內地的合作。發信的本意並非不支持會員參加電影節,而是要提醒可能的風險。他又指作為「生意人」講求的是賺錢,不希望講政治。

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發言人田啟文表示,近年來,即使電影參展,演員和工作人員也會因擔心影響未來發展,對是否出席金馬獎多有考量。他亦憂慮這種自我審查的思維可能「無限延伸」,「窒礙(台港)合作」。

導演周冠威憑藉《時代革命》在去年金馬獎上獲得最佳紀錄片,他在接受《明報》採訪時指出,香港電影本就已經空間狹小,如不能參加金馬獎,影人的壓力與焦慮會進一步加大。他又批評信件具有威嚇意味,指出影協長期靠攏內地,此舉不過是奉承之舉,大家應忽視信中呼籲。

針對這一消息,有網民認為是金馬獎方進行「政治操弄」在先,是「台獨」言論毀了金馬。亦有網民指出,這樣的信件本身已是極為政治化,藝術無法和政治脫鉤,拒絕干涉政治的藝術,最終一定會被政治干涉、噤聲。

大陸「封殺」金馬之後

實際上,自從大陸官方「封殺」金馬之後,陸港合拍片便已不再赴台參加金馬。

2018年第55屆金馬頒獎典禮上,台灣導演傅榆以拍攝「太陽花學運」的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得最佳紀錄片獎。她在發表獲獎感言時稱「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在大陸被指發表主張「台獨」的言論,立時引起軒然大波。

2019年,中國電影局宣布暫停大陸影片和人員參加2019年第56屆台北金馬影展。之後,陸港合拍片如《追龍2:賊王》、《掃毒2:天地對決》、《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亦傳出在已經報名的情況下退出競賽。同年,原定擔任金馬獎評審團主席的香港導演杜琪峯亦以「與電影投資方的製作合約所限」為由請辭。

因此,仍赴台參加金馬的香港影片主要為無中資介入的本土港產片。儘管合拍片不再參評,但香港影片繼續在金馬獎項上取得亮眼成績。《金都》、《濁水漂流》以及《手捲菸》等片都曾入圍最佳劇情長片。2021年,香港導演羅卓瑤以《花果飄零》拿下最佳導演、周冠威的《時代革命》則拿下最佳紀錄片。不過,兩部與社會運動有關的電影都沒有在香港上映。

你認為香港影業協會的發信會否進一步限制香港電影創作自由?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修遠

香江霧語 福爾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