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泰國擬以化學閹割法案以減少性犯罪率,你如何看?

「化學閹割」只是一種懲罰方式,卻無法令罪犯改變想法?你認同嗎?


2016年7月12日,泰國曼谷 Klong Prem 高安全監獄內的長期服刑區,囚犯坐在地板上等待進行檢查。 攝:Jorge Silva/Reuters/達志影像
2016年7月12日,泰國曼谷 Klong Prem 高安全監獄內的長期服刑區,囚犯坐在地板上等待進行檢查。 攝:Jorge Silva/Reuters/達志影像

有論者認為,「化學閹割」只是一種懲罰方式,卻無法令罪犯改變想法,你認同嗎?

化學閹割會對犯罪者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你如何看維持人道與阻嚇之間的平衡?

除了化學閹割,還有其他減輕性犯罪者犯罪的方法嗎?

7月11日,泰國參議院以145票贊成、2票棄權和0票反對的比數,通過了「化學閹割」的法案。法案只要再經過另一輪投票和泰國王室簽署同意,法案就會生效。

此法案將適用於暴力和重複犯性罪行的犯人身上,他們可以自行選擇以「降低睪酮水平」的藥物注射進行「化學閹割」,減低重複犯罪並換取減刑。然而,罪犯接受了「化學閹割」後,亦必須配戴電子監控腳鐐,並交由獄方持續監控十年。

另外,法案亦指明,若要執行「化學閹割」的藥物注射就必須要得到性罪犯的同意,並得到最少兩名醫學或精神科專家批准,才能執行。

相關數據和案例

據《鏡報》引述泰國懲戒部門的數據,在2013年至2020年期間,被釋放的16413名性犯罪者當中,就有4848人再次犯上性罪行。

被稱為「泰國版開膛手傑克」的松吉德案件就是出獄後,再次犯上性罪行的例子之一。2005年,松吉德因謀殺了5名性工作者,而被判終身監禁,但他在獄中被評為「行為良好」,所以在2019年提早獲釋。只是,松吉德在出獄後僅僅七個月,便再次成為泰國東北部「51歲酒店女服務員謀殺案」的犯人。最終,泰國警方在呵叻府的一列火車上將他拘捕。

今年年初,泰國曼谷的一名公寓保安強暴了一名女性住戶。而當地的犯罪紀錄顯示,這名保安過往曾經強暴未成年者,認罪並服刑。

各方評價

法案通過後,泰國各方出現了不同的評價或聲音。

早在法案被提出時,公民力量黨議員及法案的支持者Patcharin Samsiripong表示,當看到這類性犯罪案件被報導時,人們總會祈禱這是最後一次,但永遠不會是最後一次。他亦就著此事反問社會大眾,「應該繼續生活在恐懼中嗎?」,表明自己對「化學閹割」法案的支持。

泰國的司法部長Somsak Thepsuthin亦明言,由於自己不想再看到女性受害的相關消息,所以希望法案能夠盡快獲得通過。

至於泰國民眾,早在2020年的一份線上調查顯示,78%的泰國人支持政府對性犯罪者採取「化學閹割」。

然而,男女進步運動基金會主任Jaded Chouwilai 則對此事抱持著相反意見。他認為,「化學閹割」對解決性犯罪事件並沒有任何幫助,罪犯只能在服刑期間起了「改過自新」的心態,出獄後才可避免再犯。他亦表示,如果泰國政府決定要把「化學閹割」變成一種懲罰方式,反而會讓罪犯起了「無法改變」的想法。

社會學家Andrej Konig同樣表示,現時並沒有證據證明,「化學閹割」或「手術閹割」可以有效減少再次犯上性罪行的可能性,亦從來沒有見過一個病人在服藥後,就失去了性幻想或手淫的衝動。他亦指,性犯罪者進行「化學閹割」後雖然能夠減輕性衝動頻繁的問題,但問題依舊存在。

海外例子

若「化學閹割」法案最終能夠變成法律,泰國就會成為少數在法律上接受化學閹割的國家之一。

亞洲首個對性犯罪者實施「化學閹割」的是韓國。當地原本的「化學閹割」法案只用於性侵16歲以下的未成年性犯罪者身上。直至2017年,當地為了整治及打擊性犯罪不斷增加的狀況,便將「化學閹割」的法案內容擴大至所有形式的強姦和性侵犯罪,包括利用針孔攝影偷拍和攝影機偷窺的性罪行。

然而,韓國社會仍然出現不同的性犯罪案件,包括近年的N號房事件,故「化學閹割」法案的執行力度亦引來不少爭議。

同樣位於亞洲地區的哈薩克斯坦則在2018年1月1日,正式實施「性侵犯化學閹割」的法案,並表明首批接受「化學閹割」的罪犯會是兒童性侵犯者。而在2018年9月,當地衛生部副部長拉扎特·阿克塔耶娃亦在首都努爾蘇丹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明,當地將會實行首例的「化學閹割」。

美國部份州份亦有行使「化學閹割」法案。早在1996年,加利福尼亞州就已經批准對性侵兒童的性犯罪者實施「化學閹割」。及後,美國其他州份,例如佛羅里達州和路易斯安那州,亦有推行「化學閹割」的相關法案。

目前,意大利、德國、波蘭、捷克、印度和哥倫比亞等地亦有針對性犯罪者的「化學閹割」法案,並已「拍板」通過。

「化學閹割」引起的人道問題

「化學閹割」素來在社會上有不少爭議。除了藥物帶來的副作用問題,「化學閹割」引起的人道問題亦是一項爭議。

2012年,歐洲防止酷刑委員會曾經批評「化學閹割」並不人道,亦曾經就著德國國內的相關法案表明,不認同以外科手術對性犯罪者進行「化學閹割」。當時委員會亦表示,「化學閹割」除了充滿著羞辱意味,亦會對性犯罪者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2020年,國際特赦組織都表示「化學閹割」是殘忍和不人道的。組織明言,如果實行「化學閹割」的國家希望透過此方式轉移注意力,倒不如把注意力集中在改革工作上,才能解決到性暴力的問題,亦能夠為性侵犯事件的倖存者提供應有的「正義」。

你認為「化學閹割」應否被禁止?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鄭敏婷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