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日企公布員工高生育率以示其支援在職媽媽,反被指施壓,你如何看?

公布生育率能鼓勵生育還是給予壓力?


2021年7月31日,日本笠岡市,炎熱的夏日,父母在向日葵田裡抱著剛出生的嬰兒拍照。 攝:Buddhika Weerasinghe/Getty Images
2021年7月31日,日本笠岡市,炎熱的夏日,父母在向日葵田裡抱著剛出生的嬰兒拍照。 攝:Buddhika Weerasinghe/Getty Images

生育率與公司對育兒的支援有什麼關係?你會否因為公司高生育率而選擇應徵?

有​​大學講師認為此舉會對同性戀、不孕不育等員工帶來生育的壓力,你如何看?

公布生育率能鼓勵生育還是給予壓力?

日本生育率持續低下,有人歸咎於日本職場環境對在職媽媽不友善。若有企業指其員工生育率高,你會覺得吸引嗎?

日本共同社報導,有企業公布公司的生育率作為支援員工育兒的成果。企業伊藤忠商事在4月首次發布了總和生育率(女性終生生育子女的估算人數)數據,將其定位為「推動女性活躍的重要指標」,伊藤忠宣傳時指2021年度為1.97,即平均一位女性一生會生產1.97胎,遠高於2020年日本整體的1.33。

企業在報告上指公司支援女性平衡工作和育兒,在創造了提早上班、提早下班的工作制度等更友好的工作環境,該數據自2013年度持續上升。伊藤忠商事的負責人就公布目的指希望「表明女性生育後也可以兼顧育兒繼續工作,同時想傳遞出工作方式改革與公司風氣的形成日漸完善」。

網民反應兩極,求職學生紛紛表示歡迎,稱「將成為選擇優質企業的參考」、指其他企業也應公佈生育率,但亦有批評公司不應介入個人問題,企業不應把個人價值觀強加給別人。

關注育兒問題的大學講師齊藤批評此舉侵犯個人隱私,對同性戀、不孕不育等各種處境的員工帶來生育的壓力,「不應將推進對育兒友好的彈性工作方式與生育率掛鉤公佈」,而且選擇懷孕與否是個人意願,調查會使這些人感到痛苦。

日本「少子化」問題

日本正面臨少子高齡化等問題,2020年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比重已經達到29%,老齡化程度為全球最高水平。根據厚生勞動省6月初發布的最新數據,日本出生率降至1.3,創下歷史新低。Tesla創辦人馬斯克在5月推文表示,根據當前趨勢,預告這種情況若未能逆轉,「日本終將不復存在」。

為提高生育率,日本政府在30年來出盡辦法。如1991年推出「育兒休業法」,容許男女於小孩出生前後享有4-8週假期,推出「天使計畫」等多項提高生育率的政策,擴大孩童照護及鼓吹父親參與孩童育養等,甚至在2003年更創設「少子化擔當大臣」,專門負責少子化政策的落實,但仍無助提高生育率,有人歸咎於日本傳統職場文化使女性對生育卻步。

職場環境與生育意願

傳統上日本女性在家全職照顧子女,男性外出工作賺錢養家被視為美德,但日本經濟低迷、勞動人口下降、女性高學歷化等使愈來愈多女性重返職場,但傳統價值下日本女性在職場上仍飽受歧視和缺乏對在職母親的支持,大減女性生育意願。

日本職場文化中重視努力、犧牲的工作價值觀,令許多女性都未能在生育與工作間取得平衡。早前有指許多僱主要求女職員「輪流」懷孕生子,列出各人的「生仔時間表」,若「插隊」懷孕會被批自私和不負責任,員工更需道歉。日本聯合非正規勞動中心的調查發現,有25.6%的職業婦女因懷孕在職場上受到言語霸凌或不公平待遇,包括以懷孕為由終止合同或要求換人,「孕婦騷擾」(Maternity harassment)已為社會問題,可見日本整體社會文化導致許多職業婦女懷孕後就會被迫離開職場。

除此之外,在公司未能給予在職媽媽育兒支援的同時,日本托兒服務亦不足夠,未能申請保育園的孩除被稱為「待機兒童」,在職媽媽被迫辭去工作育兒。可見職場環境對女性生育意願有莫大關係,若女性生育後仍可以兼顧育兒繼續工作,無疑減低她們照顧孩子的負擔。

鼓勵抑或壓力?

雖然民間企業以生育率宣傳公司形象實屬罕見,但過往有香港有地產代理公司以地產經紀接種疫苗劑數作宣傳被淪為笑柄,指向未接種疫苗或只接種一劑疫苗者施壓。

過去有日本部分地方政府以「企業子寶率」調查了當地企業的生育率,會表揚數據優異企業,如福井縣率先於2011年度啟動並得到內閣府的支持,被視為應對少子化的先進對策,當地6年內認證了58間公司,於2017年以「已發揮作用」為由實施了最後一次調查,此後不再實施。

你認為生育率高能提高公司形象嗎?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洛蕎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