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

非洲人舉牌被揭涉產業買賣、虐待和剝削兒童,你如何看短片生產背後的問題?

中國作為短片的銷售國,是否有責任監管國民在海外的不良經營手法?


非洲兒童喊「我是黑鬼智商低」的影片。 圖:影片截圖
非洲兒童喊「我是黑鬼智商低」的影片。 圖:影片截圖

你曾否購買過這類非洲人小孩祝賀影片?

你認為為什麼人們會喜歡觀看這類祝賀影片?

中國作為短片的銷售國,是否有責任監管國民在海外的不良經營手法?

2020年,一段令人震驚的影片在大陸社交媒體上流傳:一群非洲兒童被教導用中文喊出「我是黑鬼,智商低,Yeah!」的句子,高興地載歌載舞。BBC調查背後的短片製作產業,發現它並不僅限於歧視,還涉及虐待和剝削指控。

大陸近年流行「非洲人送祝福」的影片,一群小孩或猛男穿著傳統服飾,用中文讀出句子後載歌載舞,送上生日祝福、結婚祝福,或買家要求他們說的字句,價錢由百多元至數百元不等。這類「客製化」的短片深受中國人喜愛。

但前年流傳一段短片,一群非洲兒童被要求說出種族歧視的句子,引發熱議。這些短片的拍攝地點一直成謎,BBC新聞的《Africa Eye》以兩年時間終於解開這類影片的背後內幕。

據BBC報導,非裔記者席琳納(Runako Celina)與同事合作比對類似短片的景物,找出短片是在非洲東南部國家馬拉維(Malawi)首都附近的Njewa村拍攝,當地村民指一個名叫「叔叔(SUSU)」的大陸男子,經常找來附近的小孩一起拍短片,他宣稱自己想要將中國文化帶到當地,並教導非洲孩童中文,大多村民以為叔叔是想透過拍攝短片做公益。

但席琳納發現,叔叔的抖音平台「頑皮哥在非洲」、「非洲小騷克」上有33萬名粉絲,平均每天都可以接到幾百單從大陸來的「祝福影片」訂單。她從賬戶上傳的一張中國居民證找到短片持有人「盧克」(譯音)。盧克承認短片是他拍,並分享生意好的時候,一天就可以賺到76000元人民幣,但小朋友一天只能獲得$0.5美元或是零食。

當中一個六歲名為「小古拉」的非洲小孩經常會在片中出鏡。他在訪問時指,拍短片時當有人唸錯中文或是跳舞動作有誤,叔叔就會施以肢體暴力,輕微的像是大力捏臉、言語辱罵,嚴重的則會鞭打這些孩童。「叔叔」就一直用這班小孩作為娛樂工具,又當他們為「商品」一樣。在一旁一同受訪的母親指,看著自己的小孩在外大喊、賣力跳舞,脖子上總看得見傷痕浮出,但無從阻止,「當我把孩子帶走時,那個人就會把孩子帶回去」。

記者其後找到參與拍攝「智商低」短片的孩子,並向其家人講述「叔叔」透過拍片賺取暴利。孩子父親批評,他們在努力養育孩子,有人卻利用孩子做生意,「他們是我們的孩子,但他們被對待如動物般,沒有幫助」。

網民評價

事件各國網民猛烈抨擊,有非洲網民表示短片使他心情非常沉重,指非洲人應拒絕犧牲自身尊嚴以換取中國對非洲的援助;有中國人指對同胞的行為感到恥辱,代表中國人向馬拉維的孩子及他們的親人道歉;有生活在中國的非洲人指「很多黑人在中國的媒體上講述了這些擔憂,但依然被無視、嘲弄,尤其是被標記上種族主義的誹謗,特別是在抖音上。」

有中國YouTuber批評當事人打著傳播中國文化的幌子,做出沒有底線的事,也相當憂心在非華人接下來可能要面對當地人的反華情緒,呼籲中國人「只有我們尊重別人,別人才會尊重我們 」。

紀錄片也引起馬拉維外交部長南希·坦博(Nancy Tembo)的關注,她表示感到「噁心,不受尊重,和深深的傷痛」。

中國駐馬拉維大使館表示,強烈譴責任何形式的種族主義,強調中國政府對種族主義零容忍。中國外交部非洲司司長吳鵬表示,中國對種族主義「零容忍」,並稱中國一直在打擊這些非法網絡行為,未來將繼續打擊種族歧視視頻。

BBC的紀錄片在發布後很快被轉發到了微博上,但一個名叫「聽我說些些你」的博主在轉發這部紀錄片並配上內容簡介後,不僅貼文被以「違反法律法規」為由刪除,整個賬號也被移除。

目前盧克的抖音賬號目前已消失,有關「非洲祝福」的商品已被淘寶以「淘寶監管」為由下架。報導馬拉維警方已就事件中種族主義及剝削兒童的行為展開調查,鄰國贊比亞發現盧克並將他拘捕,會引渡他回馬拉維受查。

「非洲祝福」短片如何爆紅?

據台灣媒體報導,黑人舉牌喊話短片源於2015年天津港倉庫爆炸事故,被視為此服務創始者的威哥表示,他有位非洲朋友請當地小孩拿著一張「我在非洲為天津加油」的牌子拍照。他看見以後轉發到百度貼吧,引起了大量關注,威哥認為有利可圖,便逐漸將其發展成生意。

這些30秒左右的短片一度激起討論。支持者認為可讓非洲人獲得更多收入,反對者認為,片中演員收到的報酬數字不明,可能構成剝削。 「舉牌祝福」更延伸出不同內容,例如泰國美女、烏克蘭美女,拍攝團隊可以依據下單要求、客製化完成影片。該產業鏈更傳到台灣、日本、韓國等。

有曾購買短片用作廣告宣傳的商家稱這類短片「比較稀奇,別人就會關注你。就有了廣告效應」,也有用戶評價稱很有創意,到貨也快。

貧窮色情與中國種族主意

記者席琳納在另一篇文章中表示,影片在她眼裏看起來就像是人類動物園,製作的影片充滿了救世主思想與貧窮色情(poverty porn)。她指自己在中國生活了6年,某些帶有歧視性的影片讓她想起了部分中國人厭惡黑人的種族歧視心理,如一次在動物園,周圍的中國人把她和猩猩做比較,給她留下心理陰影。

貧窮色情指的是用文字、鏡頭等媒介來消費窮人的處境,藉此觸發觀看者的同情心,早前有「非洲祝福」賣家還特別在非洲小孩拿著零食的介紹圖片中寫上「感謝您的訂購,讓我們可以吃飽喝足」,讓人誤以為產業能幫助貧困兒童。此外,「叔叔」亦在社群上發布發送食物和文具的片段,突顯其慷慨、英雄的形象。

中國近年發生多個與黑人有關的種族主義事件。如2018和2021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上,有演員將臉塗成黑色扮演非洲人,被認為是對黑人的冒犯,疫情期間,有在華黑人指他們被禁止進入商店,被拘禁,並單獨挑出來進行新冠病毒的檢測。而中國一向積極審查政治敏感內容,但針對黑人的種族主義言論和貼文卻很少受到審查或刪除,如盧克的「黑鬼」抖音短片正是由一個專門發布嘲弄黑人的微博專頁傳播開的。

席琳納相信,一些中國人缺少在種族議題方面的教育,希望透過曝光盧克的行為,讓中國觀眾對種族主義能有進一步了解。

你認為事件對中國在非洲的形象造成什麼影響?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陳洛蕎

中國因素